葉靈尋到呂峰,呂峰也好像在等著葉靈。

「你來了。」

「呂城主!」葉靈朝著呂峰抱拳。

「聽說李古將你打下了福靈魔淵?」呂峰好奇的看著葉靈。

「是的。」葉靈並沒有因為呂峰突如其來態度的轉換有任何的反應,「呂城主或許對李古會有興趣。」

呂峰的好奇更強了,或者說他覺得葉靈更加有趣了,「我為何會對李古有興趣,仙魔兩族都知道我於李古勢如水火。」

「李古心懷不軌,有取代魔尊之意。」葉靈不急不忙,「不知呂城主現在有沒有興趣了。」

呂峰臉色一變,很快就收斂了,「你這話可不能亂說,挑撥魔族關係,魔尊可不會放過你的。」

「是不是真的呂城主心中有數,不是嗎?」

呂峰突然覺得關於李古將葉靈打下福靈魔淵這件事是不是面前這人故意,他並不覺得李古是這個小姑娘的對手。

畢竟能對他的威壓毫無感覺的人……可不是李古可以對付的。

「我會報告給魔尊,這個消息若是真的,我魔族欠仙子一個人情,但若是假的……」呂峰的眼睛一眯,氣息不復剛才的隨和,「仙子可得付出代價。」

「魔族的人情可沒有用。」葉靈微微一笑,「不過,呂城主許了,那可就一定要履行。」

呂峰臉色微變,並沒有說什麼。

「小女謝過城主對家父的留情,明日小女便與父母離去,這是家父所應的青木。」葉靈將一個木盒放到一旁的桌子上,隨後轉身離開。

當葉靈徹底離開呂峰所在的院子之後,呂峰猛地吐出一口血,面色非常的凝重。

取出一個黑色的玉牌,輸入魔氣,玉牌飛到空中,呂峰對著玉牌單膝跪下。

「尊上!」

玉牌前顯現出一個帶著魍魎面具的人

「何事?」

「李古有異心。」呂峰不敢抬頭,「另外葉靈修為大漲或與尊上不相上下。」

這還是呂峰保守說的,他感覺葉靈的修為極有可能比尊上還要強。

婚有暗香來 「葉靈?」師韶咀嚼著這兩個字,「可知為何?」

「葉靈掉下過福靈魔淵,不知是不是在福靈魔淵里得了機緣。」

「你確定葉靈掉下過福靈魔淵?」師韶的語氣有些沉。

「是的。」呂峰覺得身上的壓力驟升,強硬的撐著。

「有趣。」師韶沒有想到這世上居然還有人能從那裡出來,不過那提升的修為絕對不是因為福靈魔淵。

那裡面並沒有任何的傳承,可以提升修為的就只有靈藥仙草和靈獸魔獸神獸的獸丹,但是這都不能讓一個人的修為短時間內提升這麼多,就算真的有,那修為要不是虛的,要不服用之人會死。

「本尊知曉了。」

等師韶的身影消失之後呂峰才站起來收起玉牌,他並不知道師韶的想法,這也不是他該考慮的。

第二天呂峰和孫書蕊,葉慰新,葉靈笑容滿面的告別,完全不顯昨天對葉靈的凝重。

「我們去母親的府邸吧。」等到了仙界地界,葉靈突然說。

孫書蕊的笑容一滯,隨後笑著附和,「靈兒說的對,便去我的府邸吧。」

葉慰新看著母女兩人的異樣,想到什麼,「是不是葉家那些人說了什麼?」

葉靈並咩有回答葉慰新的問題,只是說,「父親,葉家,不是好去處。」

不用細說,葉慰新也明白了,葉家那些人的作風他也是明白的很,說好聽點是顧全家族大義,但其實就是自私,獨權。

靈兒此次從福靈魔淵平安出來不管靈兒有沒有得到什麼好處,但是那也是非常特別的,特別到令人害怕,連福靈魔淵都無法傷靈兒,他們肯定會認為靈兒身上有什麼好東西,從而拿出家族逼迫靈兒交出東西。

不得不說葉慰新是真的非常了解葉家人了,葉家當時的確是這個打算,只是才開了個頭,葉靈就極為強硬的帶著孫書蕊離開了。

而且葉靈所說的話的令葉家人忌憚,雖然現在回給葉靈該有待遇,但是心中肯定是有所謀划的。

他們也是打算等葉靈一家人回來之後穩住三人,想辦法得到葉靈手中的至寶,這樣福靈魔淵就好比他們的後花園了,只是葉靈卻是並不打算回葉家了。

如果葉家安穩,她必然不會做什麼,但是若是不安穩……

葉靈從來都不是什麼心軟的好人。

孫書蕊的父母是化神期大能,只是在渡劫之時沒能扛過雷劫隕落了,因此孫家就成了孫書蕊一個人的府邸。

但是好歹是當初化神大能的府邸,法陣防禦手段不知幾何,並沒有人會想要挑戰化神大能盡心打造的府邸。

更何況這個孫家兩位化神大能就怕渡劫不過,有人欺負了他們女兒,除了渡劫用的,其他所有的好東西都給了孫書蕊,並且不眠不休一個月都是在對府邸加防禦陣,攻擊陣。

總之,只要是想得到的都加在這個府邸上,這一個府邸怕是比許多的門派都還要安全。

在三人回到府邸之時葉家人和青岩就得到了消息,只是三人進了孫府就沒有出來了,這讓想要見到三人的人都沒有辦法。

青岩從來沒有和原主在一處,要見卻見不到的時候,一時間心裡感覺有些奇怪,但他不知道那是什麼感覺,便壓下了那異樣的感覺,寫好拜帖遞進孫府。

孫書蕊在接到拜帖只是就給了葉靈,「是青岩,要見嗎?」

若是之前她便是做主將人放進來了,畢竟她女兒和青岩的情誼她是知道的,但是現在她確實不敢自作主張了。

葉靈看著拜帖上面寫著關心她的話,心中毫無波瀾,若說有,那就是諷刺,現在顯得對原主有多情深,以原主的下場來看就有多諷刺。

「讓他進來吧。」葉靈將拜帖隨手放到一旁。

孫書蕊敏銳的感覺到葉靈的態度不對勁,雖然葉靈對其他人也不熱衷,但是卻也沒有表現得這麼冷過,連語氣里都帶著一股子的冷意。

孫書蕊不傻,能到如今修為的人都不會太傻,想到葉靈代替他們女兒的原因,差不多也可以想到一些。

青岩怕是在以後背叛悠然了,就算沒有也絕對是捨棄悠然了。

孫書蕊想到如此,對於青岩關心他們女兒的高興也沒有多少了,只是現在畢竟不是以後,那雖然是事實,但是現在卻是沒有發生過的。

但是若想要用以前的態度對待也是不可能的,雖然極力隱藏,心中卻總歸是有了疙瘩。

孫書蕊想了下,還是讓葉慰新去開門,她怕自己忍不住將人趕走。

葉慰新不知道葉靈當時的態度,便將人依舊看做自己的女婿,雖然現在也不確定這門婚事還會不會成,但是在心中,青岩依舊是他的女婿。

「葉伯父。」青岩看到來開門洞餓是葉慰新很是意外,「靈兒呢?」

「我看你心中就只有靈兒。」葉慰新打趣道,心中有些可惜,「靈兒在自己的院子里,你自己去吧,我就不去打擾你們了。」

青岩有些不好意思,但急著見到葉靈就朝著葉慰新告罪之後往葉靈的院子去了。

「靈兒。」青岩見到院子里的葉靈,淡然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 「青岩仙君。」

相比於青岩的熟稔,葉靈顯得客氣得多,青岩立刻就感覺到了。

「靈兒?」青岩溫潤冷漠的眼中浮現疑惑,「可是發生了什麼?」

「無甚麼,只是找到了自己的道,那個與我相伴之人不是你。」

青岩的笑臉轉換為著急,他從來沒有想過葉靈會這麼輕描淡寫的說與她相伴之人不是他。

他曾經遲疑葉靈合不合適成為他的道侶,後來他漸漸的舍不下葉靈,才確定他的道侶就是葉靈。

猶記得當初得知他與她心意相通之時,一向冷漠的葉靈當時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想個小孩一樣,他肯定葉靈是愛慘了他。

無上血帝 「靈兒,莫要開這種玩笑!」青岩心中已經無比心慌了,他知道葉靈從不開玩笑,但是他依舊希望這是葉靈突然興緻來了,和他開的一個玩笑。

「青岩仙君,你知道的,我從不開玩笑。」葉靈說的認真,「而且,最和你道的道侶也應該不是我。」

青岩一愣,他沒有想到葉靈知道,他選她做道侶最直接的原因不是因為愛,而是他的道。

「還請青岩仙君往後注意,靈與青岩仙君只是同族仙友。」

「青岩仙君家裡那位現應以等急,仙君該回了。」

「你吃醋了!」青岩自認為找到了原因,伸手要抓住葉靈的手臂。

葉靈後退一步,眼中已經有了冷意了,「望仙君不要丟了風度。」

若說之前葉靈對青岩並沒有什麼看法,畢竟青岩只是堅定自己的道,雖然這樣很渣男。

但是現在她已經將話說明了,而且青岩因道給了原主機會,後來又因道無情殺了原主,而她因道與青岩分手,這樣很公平。

但她沒有想到青岩比想象中的還要渣,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愛上了原主,但可以確定的是,在青岩心中最重要的絕對是他的道,如果他知曉他的道最佳伴侶不是原主,雖然不會立刻提出分手,但絕對會提出分手。

因此,此時知道原主的道所選的伴侶並不是他之後都應該不再糾纏。

「我是真的愛你的。」青岩深情的看著葉靈,眼中非常明顯的悲傷和挽留,若換個人說不定就立刻心軟了。

但是這裡只有葉靈。

「仙君該離開了。」葉靈說完不顧青岩的反對,直接用陣法將青岩送出了孫府。

「魔君來了這麼久了,藏著也累,不如出來和靈喝杯茶。」

葉靈坐到椅子上開始沏茶,將一杯茶放到對面。

「你這人倒是與其他仙族有趣。」師韶現身在桌前,慢條斯理的將茶喝完,「好茶。」

「不知魔尊來此所為何?」

這下子師韶更加的感興趣了,「本尊想知道你是如何存活於福靈魔淵的。」

「那是一處好地方。」葉靈笑道,雖然東西並不算好,但在此界已是頂級的了。

師韶打量著葉靈,雖然福靈魔淵的確是個好地方,但是進去過的人絕對不會這麼說。

那裡就是一個吸引貪婪者去的墳墓,進去了裡面連魂都別想留下。

而他雖然平安從裡面出來了,但是當時所付出的代價可不小,若非他煉製了分身,可在危機時刻捨棄本身,借分身復活,但饒是如此,他在進入分身之後依舊重傷九死一生。

而至今已過去兩千多年,他依舊無法開始煉製第二具分身。

「若魔尊有興趣,可與靈一起去趟福靈魔淵。」

師韶的氣勢瞬間展開,毫無保留的壓向葉靈,但是葉靈連頭髮絲都沒有動一下。

「本尊很好奇,你是誰?」師韶收起威壓,笑著說,只是那笑不達眼底。

「靈自然是靈。」

對面的女孩子明明眼睛清澈,一眼可望到底,那冷漠也一眼可望到底,但是面前這個女孩子絕對不可能是這麼簡單的人。

「那本尊等著仙子的邀請。」

「時間魔尊定,靈,都可以。」

「那便明天。」師韶也完全不客氣。

「可。」

師韶嘴角微微勾起,突然靠近葉靈,在耳邊輕聲道,「那本尊今日便留在此處,與仙子同院而歇。」

葉靈依舊巋然不動,完全沒有因為師韶的突然靠近,情緒發生變化。

「隨意。」

一如既往的冷淡,好像什麼也不能打破,這讓師韶非常的不爽,他想要看到面前這個女孩出現別的情緒,臉上出現別的表情。

於是他越發的靠近,將葉靈完全納入懷中,嘴唇就快要貼上葉靈的耳朵。

師韶的動作很慢,眼睛觀察著葉靈的表情,他期待葉靈的表情發生變化,只是師韶註定失望了。

哪怕師韶的唇已經貼到葉靈的耳朵上了,葉靈依舊沒有任何的反應。

師韶浮現出震驚。 師韶不明白怎麼突然間,他就到了葉靈的懷裡了。

「靈兒……」孫書蕊感覺非常的尷尬,完全沒想到青岩剛離開,葉靈就這麼霸氣的抱著一個人。

「母親。」葉靈放開師韶,完全沒有被看到這一幕的尷尬。

師韶暗暗磨牙,不是說仙界的那些人,特別是女人都特別的矜持,遵守各種禮儀的嗎?

他就沒看出這個女人的作風有哪裡矜持了,被自己母親看到了也沒有一點的覺得不好意思,這真的是仙界的女人嗎。

「你將青岩趕出去沒問題嗎?」孫書蕊忽略剛剛看到的那一幕,說起她來找葉靈的目的,「他畢竟是天瀾宗的首席。」

「母親不用擔心我,只是你有父親需要小心。」

「你不用擔心我與你父親,天瀾宗還是要面子的。」孫書蕊的語氣里不無諷刺,在她知道青岩會拋棄他們女兒之後她就對天瀾宗沒什麼好印象了。

她知道這是遷怒,但是真正來講,天瀾宗也不會有多無辜。

師韶被忽視了也不覺得生氣,反而興緻盎然的看著母女兩人。

真是有趣,都說仙界葉靈仙子和青岩仙君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但是他看到的卻是葉靈母女對青岩並無好感。

「魔尊可否幫我一個忙?」葉靈突然看向師韶。

師韶還未回話,倒是將孫書蕊嚇了一跳,「魔尊!」

師韶並未理被嚇到的孫書蕊,「什麼忙?」

「將青岩仙君府中蘇柔與魔靈城城主李古往來勾結之事廣而告之。」

師韶嘴角微勾,「本尊為何要幫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