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洛辰眸光落過去:「什麼面癱臉?」

「……」

何禹微側眸:「你不知道你是面癱臉?」

離落芊側眸看向何禹微:「你和他相處這麼多年也不知道他不知道他是面癱臉?」

何禹微眸光移過去,猛地搖頭道:「不知道啊,我一直以為他知道的,我們也都沒說。」

離落瑤眉梢半挑了下:「面癱就是用來形容面部表情極少的人的形容詞。」

季洛辰眉心微擰:「我不是面癱。」

「噗。」離落瑤忍不住的笑了下,單手捂了下唇:「嗯,你說不是就不是吧。」

季洛辰靠過去:「你真的覺得我是面癱?」

離落瑤看著那張清冷矜貴風毫無表情,只有那雙藍紫色眸子裡帶著的情緒,嘴角微勾,單手抵在他的腦門,拉開了距離:「這和你突然靠近並沒有關係。」

說完,她邁步走到了離落芊身邊坐下。

離落芊開心是開心,可是這樣一來,她要忍耐自己就更難了。

葉雨晴下來的時候,離落瑤剛坐下。

葉雨晴走到離落瑤身後:「落落,我餓了。」

離落瑤轉頭:「你不是吃了蛋糕了嗎?」

葉雨晴咬著叉子點頭,很誠實的回答:「吃了,但是時間上該吃午飯了。」

離落瑤抬眸看向客廳牆壁上掛著的古銅色壁鍾。

壁鍾里,最短的那一根錶針正指著十二點。

離落瑤似是嘆了口氣:「行,我去做飯,你們聊,別太瘋。」

葉雨晴坐下:「哦。」

離落芊湊到葉雨晴旁邊:「剛剛樂宇軒和你說什麼了嗎?」

葉雨晴側眸:「他說要不要一起過年,看煙花,吃飯,還有出去玩。」

離落芊眉梢半挑了下:「那你同意了嗎?」

葉雨晴點頭:「同意了啊。」

離落芊正想說,終於有點進展了。

葉雨晴就嗓音淺淺的繼續說了一句:「我們一起出去玩為什麼不同意?」

我……們?

應該……不是她想的那個意思吧?

離落芊愣了下:「你說的我們是?」

葉雨晴說的自然:「我、你、陌歆、落落還有他們幾個一起啊,不過陌歆估計是又要被拐了的。」

離落芊覺得有點不對勁:「等等,他原話是什麼?」

「嗯?」葉雨晴偏了下頭,仔細的想了下:「『我們能一起過年嗎?』」

離落芊:「……」

她個人覺得,樂宇軒話里的那個「我們」,和她話里的那個「我們」,貌似不是同一個意思……

離落瑤做飯途中,依舊和做蛋糕時一樣,被某人粘著了。

不過好在做飯,有很多簡單的步驟,可以讓人離她遠點,不然她可不一定能像剛剛用手推開他時一樣淡定。

不過好像對於季洛辰來說並沒有什麼影響,這樣的表現反而讓離落瑤覺得自己有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不過沒關係,遠離點總是沒壞處的。

只是……

離落瑤看著眼前被削的只剩下只有原本三分之一的土豆,眉心微擰:「怎麼削個土豆都削不好?」

離落瑤無奈,拿過季洛辰手中的土豆自己開始削。

季洛辰坐在一旁,看著她,突地開了口:「你經常做飯?」

離落瑤手上削著土豆:「這不是你該關心的事。」

季洛辰雙眸淡淡:「那我應該關心什麼?」

離落瑤把削好的土豆收好,站了起來:「你個季家的大少爺,這種時候不好好的在家裡幫忙,出來之後玩?鄔簡的事已經解決了?」

季洛辰眸光跟著她移動:「那些事我還沒資格管。」

「那麼,同樣的道理。」離落瑤眸光微偏,湛藍色的眸子不帶絲毫的情緒:「我的事,你也沒資格管。」

季洛辰眉梢輕挑了下:「同樣的道理?」

季洛辰站直了身形,修長的雙腿邁開步子,雙手撐在檯子上,附身湊近:「那些事,遲早我會有資格管,你也是?」

離落瑤洗著土豆的手一頓,剛想側眸,卻因為距離問題,很快就又轉了回來:「這是不同之處。」

季洛辰嘴角像是輕挑了下,嗓音清淺低磁的響在她耳畔:「確實不同,那些事是義務,你,是興趣使然。」

「呵。」離落瑤輕呵了一聲,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我可沒興趣給別人當寵物。」

季洛辰伸手抱住了她的腰,下巴放在了她的肩上,輕嗅著鼻尖處縈繞著的藥草微澀清香,雙眸漫不經心的微眯了下:「不是寵物,是夫妻。」

季洛辰嗓音輕淺的微磁響在她的耳邊,雙手抱的更緊了下,頭埋在離落瑤的脖頸處。

離落瑤雙眸微動了下:「用魔法禁錮,強製得到的?」

季洛辰抬眸,將輕吻落在脖頸處:「因為你總是推開我,有點不舒服。」

離落瑤身形被禁錮著,不能輕顫,神經卻是被那一個輕吻重重的拉動:「我也很不舒服。」

季洛辰鬆開了她,似是抱歉的開口:「對不起。」

離落瑤指尖動了下,鬆了一口氣:「不用,但下次再占我便宜,你就死定了。」…… 商業街上的某一家餐廳。

莫紀羽嘴角勾起,手中的勺子送到了對面人的口中:「啊~」

夏陌歆看著眼前的人,很是不好意思:「不用,我自己可以。」

莫紀羽將勺子收了回來:「好吧,你還要吃什麼嗎?」

夏陌歆低著眸子:「不用。」

莫紀羽單手撐著下顎,眸光柔柔:「還在生氣嗎?」

夏陌歆吃著意麵,嗓音淺淺的聽不出來情緒:「生什麼氣?」

莫紀羽雙眸看著她:「之前的事。」

夏陌歆低著頭:「沒必要。」

莫紀羽沉默了一會,開口時似是帶著怯懦:「你還愛我嗎?」

夏陌歆白皙的手頓了下,抬起眸來看他時,看不出情緒:「你覺得呢?」

莫紀羽眉心微擰,眸光里都像是帶著害怕:「我不知道。」

夏陌歆眉心微擰了下,抬起手去,指尖落在了他的眉心,眸子又低了下去:「你變了,好膽小。」

莫紀羽愣了下,嘴角勾了下,意味不明:「是變了。」

夏陌歆低著眸:「為什麼?」

因為害怕啊。

莫紀羽笑了下,只是不語。

夏陌歆吸了口氣,抬眸:「你這樣子,讓人看著很不舒服。」

莫紀羽愣了下,接著嘴角揚起的笑和平時無異:「你不喜歡,那就不那樣了。」

夏陌歆和他對視,眉心微擰了下,又低了下眸:「好弱。」

莫紀羽愣了下,不懂她話的意思。

夏陌歆深吸了口氣,很輕的偏過頭去:「你這麼弱,根本沒辦法完成當初說好的事。」

莫紀羽愣了下。

當初……說好的事?

……

男孩雙眸都亮了下:「那好!我們約好了,等我打得過你了,你就嫁給我!」

女孩也不知道是怎麼了,一口答應了下來:「好!」

……

莫紀羽雙眸亮著:「那我能贏你了,你就嫁給我?」

夏陌歆也不怎麼知道是哪根筋突然抽了,秒答:「好!」

……

莫紀羽雙眸都亮了下:「你答應了?!」

夏陌歆偏頭:「我之前已經答應了,又不能反悔。」

「當然不能反悔!」莫紀羽褐色眸子里的光閃著。

夏陌歆眸光看了他一眼,就又移開了眸光:「不要一副已經贏了我的樣子,從小到大,你可從來就沒贏過我!」

莫紀羽笑意淺淺:「是啊,一輩子都贏不過你的。」

夏陌歆愣了下,眸光落在那張笑得好看的臉上,明白他的意思,眸光落在了別處,臉上一紅:「一天到晚油嘴滑舌,沒用!打不贏我就別想娶我!」

「嗯。」莫紀羽的笑里,像是散著暖陽:「我會努力的。」

夏陌歆臉又是一紅,嘴上還是不饒人:「努力什麼?之前還要管鄔簡呢,還心疼她在地上磕著,抱你手臂的時候你也不反抗,還有訂婚宴都結束了。」

莫紀羽愣了下,接著就是止不住的笑了下:「之前那是因為還需要她幫我找到你,訂婚宴舉行的時候,我不是正在和你一起出任務嗎?」

夏陌歆愣了下,似是在回想著什麼,一會兒之後,才半信半疑的開了口:「真的?」

「真的。」莫紀羽嘴角輕勾。

夏陌歆沉默了一會兒,又偏過了頭去:「我才不信呢!你這十一年來對她肯定很好,情話什麼的肯定沒少說!」

「陌歆。」

…… 夏陌歆頓了下:「幹嘛?」

莫紀羽一臉認真道:「我莫紀羽,從今往後,只會對你一個人說情話。」

夏陌歆愣了下,篤定道:「看吧!我就說你肯定對她說過情話!說不定,你們還已經……」

夏陌歆想到那些事情,鼻頭忍不住一酸,眼淚瞬時間就在眼眶裡打轉。

莫紀羽看見她眼眶裡的人眼淚流轉,頓時就慌了:「別,別哭,我是對她說過,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嗚……」夏陌歆鼻子一抽一抽的:「你的意思是,你對我不用心嗎?嗚嗚……」

莫紀羽拿著紙巾給她擦著斷斷續續落下的淚珠:「不是,是我不是故意對她那麼說的,我是以為她是你我才會說那些話的。」

夏陌歆哭聲停了下:「那你也是對她說了,聽見的人不是我。」

莫紀羽看著她又要開始掉眼淚了,眉心都是擰起的:「我以後會慢慢對你說的,每一句,每一個字都不會錯過的。」

夏陌歆眼淚在不斷的從白皙的臉上滑落:「嗚,我不要和她一樣的,我要我自己的,只屬於我自己的,不要和別人分享,不要和別人一樣的!」

莫紀羽手忙腳亂:「好,好,不一樣,不一樣,我之前對她說過的,都不會對你說,以後我對你說的,都是你的,你自己一個人的,絕對不會和別人一樣。」

情根深種 變身女記事 夏陌歆某種意義上來講,很會抓重點:「嗚,也就是說,你以後還會對其他人說,對她說過,嗚,或者是,不會對我說的情話?」

「不會的,我以後,只會對你說情話。」莫紀羽雙眸看著她淚眼汪汪的樣子,只覺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夏陌歆哭聲停了下:「真的?不騙我?」

莫紀羽給她擦著淚:「真的!我發誓!所以別哭了,好嗎?眼睛都腫了,我會心疼的。」

夏陌歆吸了下鼻子:「嗯。」

夏陌歆看著莫紀羽給她擦眼淚的樣子,眉心擰著,褐色的雙眸里慢慢的都是心疼。

好像真的回到了以前。

夏陌歆吸了下鼻子,嗓音還帶著點沙:「那,你以後,每天都要對我說情話!」

莫紀羽正用沾濕了的紙巾放在她的眼上:「好,每天都說,那我們每天都要見面哦。」

夏陌歆點頭:「嗯!」

莫紀羽把用過的紙巾全部放在了一旁,坐在夏陌歆的對面。

「今日份情話。」莫紀羽單手握著夏陌歆的一手,眸光淺淺,嗓音緩緩:「陌歆,你和每個人都不同,你是我未來的妻子,我會娶你回家,會視你做掌中寶,你是我最喜歡,也是唯一的愛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