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檢測完畢,小孩身中詛咒,剩餘壽命只有十個月又七天。」

詛咒?

葉天恍然,難怪在他剛才的感應中,小孩的身子無比昂然,不像有病的樣子,卻偏偏擺攤讓人說出他剩餘的壽命了。

當下,他胸有成竹的說道:「你還能十個月又七天,對嗎?」

這話一落,只見劉希生張大了嘴巴,有些急促的喊道:「對……對了,你說對了,你就是我的有緣人!」

眾人都愣了,沒想到這人居然說對了?讓他們只覺得不可能吧?

畢竟前前後後那麼多人都說錯了,這小子一上來居然說對了?

這該不會是騙局吧?

可眾人見劉希生欣賞將千年靈藥交給葉天時,那陰冷的老者卻沒阻攔,所有人都閉上了嘴巴。

看來,這人是真說對了,簡直是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叮!裝逼成功,逼格+60。」

葉天接過靈藥,看似放在懷裡,實際上是直接收進系統包裹中,心中暗喜,這一趟來的當真是值。

不僅得了一件佛門法器,而且也弄到了第一株千年靈藥,現在只差兩株,自己就能向系統典當,轉而兌換離魂水了。

邊上,寇道寺緊皺眉頭,那千年靈藥原本是他打算送給家中前輩的壽禮,居然落在這個葉天手裡。

不過這樣一來,他要對付葉天就更加有理由了。

「趙詩明快把你的名字倒著寫吧,哈哈哈。」章余梢對著趙詩明嘲笑道。

趙詩明臉色難堪,沒想到葉天居然能蒙對,這下之前的玩笑話成真了,而且之前有不少人都聽到,不履行自己的諾言,顯然會被人笑死的。

「寫就寫,誰怕誰啊!」

說著,趙詩明蹲下,用手指在地上倒著寫出了自己的名字。

這時候,又有人起鬨,讓之前要認爹的武者上去認爹。

這讓那武者憤怒,指著葉天叫道:「小子,你們是不是一夥的?故意設下這個套來讓我難堪!」

說話間,這武者對手一伸,就要抓向葉天。

不等葉天反應,劉希生已經用山民特有的語言對老者說了什麼。

陰胎十月:鬼夫,纏上身 那老者點頭,看似衰老的身體卻是行動迅速,輕眼便到了這人面前,手中拐杖點在了這武者肩上,將他震退。

隨著他嘴中念叨,袖子中又飛出了數十隻毒蟲,撲向了那武者,頓時慘叫聲疊起。

不過一剎那,這武者已經面目全非,全身腫脹,倒地不起了。

當然,這主要還是回為老者沒打算殺他,但也足以讓他躺上幾個月了。

邊上,劉希生笑道:「既然你是我的有緣人,那我又怎麼能讓別人傷害你呢!」

聽到這話,葉天倒不意外。

劉希生又說道:「有緣人,你既然能夠看出我還能活多久,那你也已經知道我得的是什麼病吧?能治嗎?我不想死,我還想活下去!」

說話間,劉希生眨巴的大眼睛中,蘊含著希翼之色,輕咬嘴唇,那模樣別提有多可愛了。

姜嫣然也走過來,對葉天說道:「葉天,你應該知道這個小朋友得的是什麼病了吧?

他好可憐,年紀這麼小,卻只能活不到一年時間了。」

葉天點了下頭,心中向系統問道:「系統,檢測一下這孩子為什麼會有這種詛咒,又為什麼只剩不到一年的時間。」

劉希生見姜嫣然幫自己論話,知道她跟葉天關係絕非一般,自然也對著姜嫣然笑了笑。

葉天點頭,緩聲說道:「我知道你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聽到這話,劉希生呼吸急促,期待的看向葉天,希望早點知道自己究竟得了什麼病。

這是從他出生開始,就一直伴隨著他的病。

每當他入睡時,這病就會發作,好像有無數蟲子在他的魂鬼魄中噬咬,令他極為痛苦。

同時也帶來了身體虛弱,無法修行的無奈。

這些年,劉希生也是拜訪了無數名醫,吃了各種各樣的靈丹妙藥,可這種奇特的病卻從不見有好轉的跡象。

如此一來,所有人都對他的怪病束手無策,卻又都檢測不出任何原因。

直到不久前,劉希生那身為山民中最著名的大祭司,耗費十年生機,為他占卜。

雖然占卜出劉希生得的是什麼病,可卻意外的占卜出了劉希生剩餘的生命,以及那一線生機。

有了這次的占卜,劉希生便帶著老者到了這裡來,只要有人說對了劉希生剩餘的生命還有多少天,那麼這人也就可以看出劉希生的病因,甚至治好這個怪病。

可劉希生早早來了,卻等了三天,也沒人說對他剩餘的時間,這自然讓劉希生不免心生絕望了。

可剛才,葉天居然說對了,而且還真知道他的病因,這讓劉希生眼中又燃起了生的希望。

只所葉天說道:「你中的是一種詛咒!」

「詛咒?」

劉希生愣了一下,重複的念叨了一句,顯然有些不明白。

在場所有人也都愣住了,不明白葉天為什麼這樣說,這也說得太玄乎了。

唯獨那個老者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之前劉希生的親爺爺耗費生機占卜后,他也曾偷偷去問過,是不是真的占卜不出劉希生得的是什麼病。

劉希生的爺爺回道:「不是占人不出來,是不能再占人下去,這種占人已經觸及了冥冥之中的底線。

我們一族不想全滅的話,就不要再插手希生的病了,除非是高人相助,否則希生只有死路一條。」

老者當時愣住了,過了片刻,才又問道:「那大祭司能不能稍微透露一點具體的信息?」

劉希生的爺爺長嘆道:「希生這病不是生理上的,是魂魄上的詛咒。

當今世上,基本上沒人能治,沒人能治啊!」

也因此,老者在聽到葉天說出詛咒二字時,自然驚訝起來。 老者有些激動的望向葉天,期待他真的有什麼辦法,能救治自家少主。

這時,寇道寺冷笑道:「我說你到底行不行啊?瞎說什麼?說什麼是詛咒,我看你剛才說對這小孩還能活多少天只是蒙的吧?」

這話一出,諸多武者紛紛附和,數落著葉天就是瞎說,純粹的坑蒙拐騙而已,實在是太不要臉了。

實際上,這些人根本不在葉天是不是坑蒙拐騙,這和他們沒有關係,他們之所以會寇道寺,只是因為自己沒能弄到靈藥,心懷嫉妒罷了。

葉天面色微寒,看向寇道寺,見寇道寺面帶挑釁的,不禁冷笑道:「你是真的跟我作對啊?看來是需要給你點教訓了。」

寇道寺一怔,面色頓時陰沉了起來,在場那麼多人,葉天用這種頗有大人訓小孩一樣的語氣說出這樣的話,這讓他如何能的忍耐。

更何況他本就有要對付葉天的想法,本就想找個借口,沒想到這個白痴居然自己將借口送上來了,簡直是再好不過。

寇道寺心想著,厲喝道:「小子,當真是口出狂言,區區一個普通人,居然如此猖狂,之前的無禮也就算了,我只當你無知!

可現在,你居然當眾辱我,我堂堂寇道寺豈是你能輕辱的,今日若不給你一點顏色,豈不讓人笑話我寇家衰弱,連個普通人都能欺到頭上嗎?」

隨著寇道寺三字一出,眾武者頓時嘩然四起。

「寇家?莫非是那個荊南七家之一的寇家?如果是的話,那這小子可倒霉了。」

「寇道寺?聽說這位寇家大少的脾氣可不好,得罪了他的人從來沒有好下場的。」

亂晉我為王 「可不是!這個小子區區一個普通人,居然敢對寇道寺說出這樣話,這下是死定了。」

「不錯,而且這小子還得了千年靈藥這種寶貝,等下絕對要吐出來,這好東西可不是普通人能擁有!」

「小子,快跟寇少道歉,說不定寇少一會還能給你留個全屍!」

眾武者看著葉天,沒有一絲憐憫之意,反而幸災樂禍,都期待著葉天接下來倒霉的時刻。

既然他們都知道,就算葉天倒霉了,那千年靈藥也落不到他們手上。

可這些武者的想法卻是就算自己得不到,也不能讓比自己弱的人得到。

這時,老者開口道:「有我劉磊在,誰也不許動這位小兄弟!」

葉天事關劉希生活下去的希望,劉磊自然要出聲保護。

寇道寺皺眉:「這位老先生,我算你實力高強,又豈能與我們一眾武者作對?況且你難道不知道我寇家的實力?

這小子剛才出言不遜,辱我在先,不給他點顏色,我寇家顏面何存?又豈是你一人能護住的?我勸你還是不要插手此事較好。」

見識過老者的詭異手段,寇道寺並沒有立馬對葉天動手,而是搬出寇家,希望能讓老者有所忌憚,避免其繼續與他作對。

我變成了女精靈 畢竟在荊南省的武者都知道,山民一族的巫師有多難纏,如果不能一擊必殺,最好不要與他們發生衝突。

如果這老者真要保葉天,寇道寺也不會直接和對方發生衝突,只會等老者與葉天分開之時再動手,或者叫來家族中的高手,將這老者一併收拾了。

顯然這老者要是因為寇家之名而有所忌憚,那省去了他多費功夫,這也是寇道寺最希望能夠看到的。

可與寇道寺所希望的相反,老者並沒有理會他,反倒站在葉天前面,根本沒有忌憚寇家之名,勢要保下葉天。

這讓寇道寺眉頭緊皺,他的目的其實是葉天得到的千年靈藥,而不是這個山民一族的巫師發生衝突。

可現在這老者在他搬出寇家之後,居然沒有一丁點退讓,根本不將寇家放在眼裡。

眼下這麼多人看著,如果自己為此退讓,反倒損傷了寇家的名聲,這讓寇道寺陷入進退兩難之中。

就在這時,葉天卻開口道:「劉磊是吧?你讓開吧!我和這位寇少的事,我自己來解決!」

劉磊回頭看著葉天,張了張口,想要說些什麼,卻又沉默了下來,轉身退下。

劉希生有些急了,劉磊卻用山民特有的語言低聲說了幾句,頓時讓劉希生安靜了下來。

此時,正陷入左右為難的寇道寺先是一愣,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隨後驚喜的冷笑道:「葉天,我該說你是愚蠢呢,還是死要面子呢?

有人保你,結果你居然自己跳出來找死,看在你這麼主動的份上,我等下會讓你死得好看一點,至少留你個全屍。」

在他看來,葉天不過是一個區區的普通人,之前老者出頭要保他,自己免不了有所忌憚。

可現在,這傢伙自己找死,居然讓那要保護他的老者退下。

如此一來,憑著自己的內勁初期的實力,一掌拍死葉天這個普通人還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不過,寇道寺可沒打算這麼輕易就讓這葉天死去,他要慢慢折磨這傢伙,然後當著這傢伙的面,把姜嫣然搶過來,讓這傢伙在絕望和痛苦中死去,這才是最完美的。

心想著,寇道寺看向了姜嫣然,本以為姜嫣然會驚慌失措,卻沒想到姜嫣然神情平靜,只是看過來的美眸中,卻透著一絲憐憫。

憐憫?她憐憫我?不對,應該是在憐憫這個葉天才對。

看來這個姜嫣然雖然也是普通人,但至少出身姜家,讓她明白這東西要比那個葉天多得多。

這個樣子,似乎是要與葉天分界限,想來說不定等下葉天死了之後,會主動投入我的懷抱呢!

哈!算她識相,我一定會好好的調教她的!

寇道寺心裡想著,更加的得意了。

姜悠冉也是得意,期待寇道寺趕緊出手收拾這個葉天,她早看這個葉天不爽了。

心道等下寇道寺出手后,自己也要上去踩兩腳,方才能一解之前的心頭氣。

這時,葉天神情不變,冷聲道:「哦!全屍嗎?

既然你已經為自己的死亡選擇好了方式,那就按你說的來做吧!

希望你們寇家的人能有機會來給你收屍!嗯,希望到時候你們寇家還能存在!」 「叮!裝逼成功,逼格+50。」

寇道寺大怒,這葉天不僅要他等著讓人收屍,而且言外之意還有想要滅掉寇家,簡直是囂張到了極點。

當下,他直指葉天,厲喝:「把他給我抓起來,我要讓他知道什麼叫做人間地獄!」

一聲令下,幾個姜家子弟便爭先恐後的前沖,獰笑著抓向葉天。

「滾!」

葉天靜立不動,雙手背負,輕喝一聲,頓時便有無形的真元波動震蕩開來。

那些姜家子弟還沒等靠近葉天,便紛紛被慘叫著摔倒在地,七竅流血,直接身死當場。

瞬間,全場陷入一片死寂,所有人甚至都屏住了呼吸,不敢相信自己親眼所見的這一幕。

「叮!裝逼成功,恭喜宿主裝了個震驚全場的逼,逼格+110。」

此時,這些姜家子弟似死也仍瞪大著眼睛,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想來就算是直到死亡,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可他們不知道是怎麼死的,邊上圍觀的一眾武者卻是知道,只聽有人神情獃滯的失聲驚呼。

身後,老者如同蛇瞳般的豎瞳劇縮,忍不住擺出了防禦姿勢,雖然立馬反應過來,但也是以見得老者被葉天這一下給驚到了。

貧嘴小妞戲總裁 隨後,老者沒有因為剛才的下意識反應而有所羞惱,反倒眼中露出了狂喜。

另一邊,獃滯的武者當中,有人失聲驚呼道:「隔……隔空震殺……天吶!這小……不,這位先生並非普通人,這可是內氣巔峰的武者!」

身形不動,單靠一語輕喝,便震殺了幾個姜家子弟,比之內氣隔空殺人更可怕,也唯有領悟了武道至理的內氣巔峰武者才能做到!

全場皆驚,看向葉天的眼神又敬又畏!

敬是因為眼前再看是普通人的葉天,居然會是那僅次於先天大宗師的武道強者,一人便可立下省級世家的超然存在。

是的是他們剛剛在寇道寺的帶領下,紛紛指責、數落過葉天,如今這葉天並非是普通人,而是內氣巔峰的大高手。

要是他計較,恐怕在場沒有一人逃得過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