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錚一把摘過神塔,托塔而行,看著金須魔,眼眸平靜。

金須魔的實力比洪錚要強大,正面相鬥起來,洪錚必定不是對手。但他被洪錚偷襲,猝不及防之下,被洪錚全力攻殺在自己身上,沒有絲毫的防備,已經受了重創。法相,神魂,在這一刻,全部被洪錚擊裂!

尤其是洪銘最後的補刀,更是可怕,絞碎了他所有的生機!

「你們怎麼發現的?」金須魔眼中的光澤越來越黯淡,有些難以接受。天絕大陣從未失手過,所以他才有絕對的自信。

但是,卻偏偏被洪錚等人破掉。

他心中亦是非常的不甘心。

「在踏入此地的剎那,我們就已經發現了你的蹤跡。天絕大陣,對別人來說,能夠發現。但對我來說,真的不算什麼。」大茶壺指了指頭上的獨角,正在發光,像是瑪瑙雕刻而成的,晶瑩剔透,「這玩意,能夠重現之前的景象。我在踏入此地的時候,就催動了獨角,透過時光長河,看到了你進入到了這裡,在布下天絕大陣,融入到了虛無中。」

「我最開始就發現你了,但是我並不是你的對手,只能巧取,來來回回的轉圈,只不過是在麻痹你而已。沒想到你如此的自負,居然上當了,真是可悲。」洪錚托塔而行,緩緩向金須魔所在的方向趕去。

金須魔咳出一口鮮血,非常的不甘心,雙眸都赤紅起來。他看著洪錚手中的神塔,他未了這神塔,連宗門都不管不顧了。但終究是沒有想到,不僅沒有奪來神塔,就連自己的性命也是搭了進去!

「洪錚,我不甘心!」金須魔狂吼一聲,準備臨死反撲。但隨後被洪銘一巴掌拍碎!

錯上總裁房 金須魔隕落!

「交出神塔,我可以放你離去。」一團混沌煙霧如一朵筋斗雲,漂浮在了虛空中,而後迅速扭曲,化為了一個僧人。小無相佛出現了,亦是首次從華嚴世界中回歸的人。

大荒的邊緣,一株扶桑樹拔地而起,剎那間就鋪天蓋地,鏈接蒼穹,比山脈還要巨大,紮根在一座低矮的山峰上。根鬚髮光間,整個山峰都化為了齏粉,化為了飛灰。

葉扶桑!

「洪錚,交出神塔,讓你離去!」

而後,周圍多出了一道道的氣息,徹地大境的氣息交織成天羅地網,籠罩了此地,壓向大荒中的幾人。

「交出神塔,否則殺無赦!」一道熟悉的聲音出現,狀元衡言測出現。

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 他在法相大界中,被洪錚擊殺了法相。但真身的修為,比洪錚要強大。積累的亦是非常的身後,此刻飛來,帶給洪錚難以想象的壓力!

「洪錚,終於找到你了!」怒目天王出現,他緩緩走來,眸子發光,徹地大境巔峰的修為釋放!

洪錚的面色有些凝重,眼前這些,每一個都比他要強大。都積累了多年,不是他能夠比擬的。

尤其是中域三王之一的怒目天王,可怕無雙。一對眸子,像是兩輪太陽在炸裂,將大荒照耀的一片明亮!

「在法相大界中,你那一拳之仇,我可是銘記一生。」怒目天王踏步而來,整個人極速放大,施展出了天地真身。如同一堵神山,橫亘在虛空中,雙眸中電射出百丈長的神光,掃向了洪錚,將虛空都是打的扭曲!

「走,人太多了,不是對手。」大茶壺面色劇變。

「走吧,洪錚,我們並不是對手,眼下最重要的,是千萬中心地帶,奪取魔亂乾坤。」

洪錚眼神掃了一圈,而後轉身,施展出縱地金光,帶著幾人,迅速遠走。

「哪裡走!」一個年輕人出現了,他的修為亦是被推動到了徹地大境巔峰的層次。攔在了眾人的身前,一掌壓蓋而下,封蓋了整個天空。

「滾!」洪不破仰天咆哮,與身後的魔影融合在一起,整個人亦是無比的巨大。眸子像是血色的湖泊一般,電射出兩道百丈長的血光,將那隻大手擊穿。而後,他轟出了一拳,與那年輕人硬撼。

噗嗤!

與魔影融合后的洪不破很是可怕,一拳將其轟成了碎片!

足足有十道氣息出現了,攔在眾人的身前,後方有怒目天王等人在追擊,形勢很是危急。

洪銘衝上前去,背後出現了一個虛無之門。大門很是古樸,邊緣刻滿了無數的花紋。全身上下流轉混血神光。而後,從虛無之門中,走出了一道身影。手持刑天斧,並沒有頭顱。

人還未出現,一股陰森的氣息撲面而來。 第五百三十二章天寶九龍琉璃罐

那道身影就像是從屍山血海中走來一般,氣質陰冷到了極致。

洪銘的身上,有刑天一族的血脈!

他在這樣的環境下,血脈被刺激,打開了自身的血脈之門。召喚出了先祖的大道銘紋!

「吼!」那道無頭身影一斧劈下,頓時虛空都被剖為了兩半,十幾道氣息在他一斧之下,全部的炸碎!

就在此刻,狀元衡言測殺到!他修百家經文,此刻修為被推向徹地大境巔峰,發生了異變。

只見他頭頂懸浮一座神宮,在神宮內,有無數浩蕩的誦經聲傳出。一道符文化為長河沖了出來,烙印在虛空中,遮天蔽日,將虛空染的一片的金黃,而後轟擊在了洪銘的身上!

噗!洪銘身軀被打了一個踉蹌,軀體差點被洞穿,咳出了一口鮮血。

「滾!」洪錚猛然回頭,轟出了降龍十八掌。十八尊真龍橫空,如同閃電,遨遊在乾坤中,全部碾壓向了衡言測。

衡言測冷哼一聲,身軀一震,張開嘴巴,吐出了一道閃電,亦是有無數的閃電符文重組而成,與十八尊真龍轟擊在了一起。

大荒差點被打裂,天地都是傾覆了!

「當洪某是好起伏的么?」洪錚停下了身軀,化為了原始神陣,手持仙魔龍齒棍,就要迎擊衡言測。

「高手太多,不要戀戰。」大茶壺說道,拖著洪錚就要離去。

洪不破正在奔走間,突兀的噴出了一口鮮血,身軀巨震。

「不破,你怎麼了?」洪錚一驚。

只見他身上升起了一道不屬於他的氣息,很是詭異,像是有某種元神在入住!

洪錚看向中心地帶那尊巨魔,再看看洪不破,忽然有種錯覺,二人已經化為了一個人!

「我腦海中多出了不少的信息!」洪不破捂著腦袋,有些痛苦,整顆顱骨都是在發光。

「他在接受古魔的傳承!」大茶壺面色凝重。

「去那裡,快去!」洪不破手一指前方,越過大荒,那是一處大沙漠,很是荒涼,「那裡是古魔的葬身處!」

「走!」洪錚一手拎著洪不破與洪銘,縱地金光施展之下,將所有的強敵都拋在了身後。大茶壺與七彩天雞速度也不慢。逃命的本事堪稱一絕,幾個呼吸間,就追上了洪錚。

怒目天王追擊而來的時候,哪還有幾人的影子。他屹立在原地半晌,而後才離去,向著中心地帶趕去。

古魔像是雕像一般,靜止不動,也不開始誦經了,似乎是在等待著什麼。

「古魔在等待傳承者!」大茶壺說道。

無盡的沙漠中,洪錚幾人來到了此地。無比的荒涼,入目處,黃沙遍地。洪不破跌跌撞撞的,進入到了沙漠深處。而後雙足狠狠一跺,頓時,沙漠塌陷處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將幾人吞噬了進去。

出現在眾人視線中的,乃是一個巨大的地宮。在地宮的寶座上,一尊黑金鑄造而成的王冠懸浮在那裡,正流轉不朽氣息。

文壇締造者 「古魔王冠,初生帝器!」大茶壺驚呆了,雙眸都瞪了出來。洪銘的眼中也是出現了炙熱之色。

洪錚眼神掃了一圈,整座的帝冠空蕩蕩的,只有一個寶座,一尊王冠,還有一個普普通通的瓦罐。

這瓦罐很醜,通體發黃,但卻有點大,或許稱之為瓦缸更為的合適。

「上去帶王冠!」大茶壺說道,眼神炙熱,「這可是天大的造化。」

「洪錚,給你吧。」洪不破說道。

洪錚心中有些感動,初生帝器,連通天大境高手都是無比心動的東西,但是洪不破卻願意送給洪錚。

「我有神塔足夠了,你去摘取,注意安全。」洪錚說道,而後將視線注視在了瓦罐上。

「我怎麼感覺這瓦罐很熟悉呢?」大茶壺緩緩向瓦罐走去,七彩天雞的眼中亦是露出了疑惑之色。

洪不破緩緩走到寶座前,坐了下來,而後,黑金王冠開始發光,自主浮現在了洪不破的頭上,緩緩戴了上去。剎那間,洪不破整個人的氣質變了,變的詭異,陰森,魔氣滾滾!

他在接受古魔的傳承!

「過去看看。」洪錚看著瓦罐,說道。與大茶壺,七彩天雞,還有洪銘向瓦罐走了過去。

這瓦罐有一人高,除了大,看不出有任何神異的地方。像是黃泥燒制而成的,布滿了歲月的氣息。

罐口上蒙了一層皮,呈灰白色。

「人皮!」

大茶壺一驚,感覺心中有些發寒。這太詭異了一點,一個瓦罐上,蒙著一層人皮。那麼瓦罐中,是什麼東西?

「打開看看。」洪錚猶豫了一會兒,說道。

「不會放出來什麼蓋世巨魔吧?」洪銘皺著眉頭。

洪錚道:「應該不會,若真是封印著什麼蓋世巨魔,一個瓦罐根本封印不了!」

眾人一想,頓時覺得有理。

七彩天雞扯了扯大茶壺:「大茶壺,你有沒有覺得,這玩意跟當年的一樣東西很相似?」

「什麼東西?」大茶壺一愣。

七彩天雞眼神火熱了起來:「以軀體化帝器……在血肉之軀中,熔煉出極顛神威的那個瓦罐!」

大茶壺一呆,猛然拍手:「我艹,是這件東西!」

「到底是什麼東西?」洪錚看到大茶壺很激動的樣子,問道。

「這裡面蘊含了難以想象的大道銘文,是一種將自身鑄造成帝器的經文,於自身中孕育出帝器神威!你想想,血肉之軀中有帝器神威,誰是對手?」大茶壺眼神無比的炙熱。這麼多年來,一直有人想將自身錘鍊成帝器,但一直沒有成功。

因為帝器的首要前提,就是粗胚中天生就孕育有帝器紋路,有大道符文。而血肉之軀不行,孕育不出極顛神威!

但這瓦罐的出現,卻改變了這一點。

據說裡面裝滿了大道銘文,融入到自身中,可在身軀內孕育出極顛神威!

「天寶九龍琉璃罐!」七彩天雞也是非常的激動了,「想不到居然見到了傳說中的東西。這是一個已經滅絕的種族,舉全族之力,鑄造出來的東西。想到今日居然在這裡。」 第五百三十二章危機來臨

天寶九龍琉璃罐矗立在那裡,普普通通的,沒有絲毫的異象。就像是凡人間普通的盛水的水缸。只不過上面以人皮封印,顯得有些恐怖。

「這絕對是一位大成准帝的皮膚,否則不可能封印著其中的大道銘文!」大茶壺說道。

仔細看去,只見人皮上,畫滿了繁複的圖案與紋路。像是某種真法,在鎮壓著瓦罐中的存在。

「洪錚,你進去吧。我不用擔心,洪望天前輩說了,將會送我去往一處次元空間,在那裡,我能夠快速的覺醒,也能孕育出極顛神威!」洪銘說道。

洪錚看向大茶壺:「你呢?」

大茶壺傲然的說道:「我還有幾身一旦尋回,能夠覺醒更加厲害的東西,所以我不需要。」

七彩天雞全身神光內斂,毛髮土黃土黃的:「偉大的七彩天雞大人修鍊造化一道,我模仿天地而修鍊,自然也不用。」

洪錚點點頭,走上前去,右手摸在了人皮封印上。

頓時從指間處傳來一股厚重而滄桑的感覺,有些溫熱。幾對眸子死死的盯著罐口,不肯錯過絲毫的細節。

洪錚心中亦是有些緊張,但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已經不可能放棄了。

他緩緩揭開人皮封印,頓時,一道神光從瓦罐中衝天而上。太璀璨了,像是一輪太陽在炸裂,光柱衝天,筆直而粗壯。光柱中,有無數玄奧的符文在上上下下的沉浮。每一枚符文,都玄奧無比,眾人根本不認識。

因為那是已經消失的種族所會的文字。

眾人眼神灼熱,快步向瓦罐中走去。只見瓦罐中,盛放了黃金液體,波動如同汪洋一般的劇烈。

液體乃是由無數的黃金符文凝結而成的,一股濃烈的清香傳了出來。

這些符文,就是能夠孕育出極顛神威的符文!

「天道神髓,我靠,居然還有這種好東西!」大茶壺忍不住了,跨上前去,一頭扎進了瓦罐中,喝了一口。

腹黑姐夫晚上見 頓時整個人都燃燒起來,口鼻中噴薄出了黃金火焰,慘叫一聲,到處打滾。

七彩天雞鄙視的說道:「沒有玄極境的生命層次,也敢去喝天道深邃!」

七彩天雞也不敢輕舉妄動,雖然對天道深邃很是眼熱。但卻沒有絲毫的辦法,這玩意,肌體強度不夠,生命層次達不到玄極境,喝上一口,能夠將全身經脈與五臟六腑都是焚毀。

大茶壺噴著火,不斷的分離著自己的幾世身,變換著面孔,最後才壓制下。

「我沒事,我已經是玄極境的生命層次。」洪錚說道,而後右手探入到了瓦罐中,感覺全身都是暖洋洋的。渾身的細胞都是歡呼起來,在貪婪的汲取著天道神髓中的力量。

那些能夠孕育出極致神威的符文,也漸漸的鑽入到了他的孔竅中。

「快坐進去,將這些大道銘文煉化到自己的體內,烙印在自己的血肉中。」大茶壺說道。

洪錚點點頭,足交一點,坐入到了瓦罐中,只剩一個頭部在外面。

頓時,無數的金色大道銘文鑽入到了他的孔竅中。天道神髓在洗滌著他的肉身,他全身都是在發光,七竅中都在噴薄霞光,眸子開闔間,有金光閃爍。

他推動了星辰至尊神與喚龍經,虛空中降下了龍力,灌入到了他的身上。

大道銘文實在太過於繁複與眾多,如同星辰一般的浩瀚,鑽入到他的體內,與他的每一個細胞都是在融合。一個銘文對應一個細胞,在不斷的融合與煉化。

他的骨骼,血肉,經脈,都是在被天道深邃熔煉!

大道銘文實在太多了,沿著他的孔竅,不斷的沒入到其中,與細胞結合。他完全的閉上了眼睛,陷入到了閉關中,全力熔煉。

轟!

整個地宮抖動了一下,眾人的面色一變。

一道全身散發金光的身影從外界打入了進來!

楊雄!

「果然有寶物!」楊雄聲音很是冰冷,他見到虹光沖霄的剎那,就感覺到了此地步對勁,絕對有至寶出世。他離此地也非常近,所以第一時間打了過來!

他看到洪錚的時候,愣了一下,而後哈哈大笑:「洪錚啊洪錚,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我找你許久了,今日終於讓我碰到了!」

楊雄全身都是殺機,徑直向洪錚所在的方向撲殺了過來。手中持一件雷公鑿,雷電炸裂,身軀也是如同閃電。

「攔住他,不能打斷!」洪銘怒吼一聲,他對洪錚的印象已經完全的改變。現在完全是唯洪錚馬首是瞻。見到楊雄撲殺而來,他當先就沖了上去,手中拎著一柄三尖兩刃,與楊雄劈殺。

鏗鏘一聲,洪銘與楊雄對轟了一擊,整個人後悔好幾步,貼在了瓦罐上。但瓦罐紋絲不動,反觀楊雄,被震退一步。

在此地,楊雄,並不能完全的壓制洪銘。但洪銘,也絕對不能佔據上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