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靈,這是怎麼回事啊?」周寒連忙在腦海裡面質疑道。

「你看看殘缺魂兵的殘缺之處就知道了。」祭靈道。

周寒立即撩起殘缺魂兵身上的黑袍,表情頓時愣住。

這魂兵殘缺斷裂的地方,居然有著緩慢的突起了,雖然這突起非常的細微,但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淚魂可以通過吃靈藥,來自主的修補殘缺的身體,沃妮馬,這也太拉轟了。

周寒剛剛還在給淚魂說,等找到了材料再給它修補身體,而現在,它自己居然能夠通過吃靈藥來自我修補。

淚魂這個小吃貨沒有注意到身體的細節,依舊開開心心的啃著靈藥。

「嘿嘿,不錯,若是淚魂將身體修復了,咱就多了一名實力相當於真氣境六段的幫手了。」周寒的心情大好。

「你別高興太早,如果讓淚魂這樣啃下去,你的靈藥還遠遠不夠。」祭靈道。

「沒事,只要能修復殘缺魂兵,再多的靈藥都沒有問題。」周寒毫不在意的說道。

總裁在上之壓倒嬌妻 「祭靈,現在這碗里的眼淚已經沒有了意志了,這排異反應自然就沒有了吧?」周寒重新端起碗,準備一飲而盡。

「沒有排異反應,那你如何測試?」祭靈道。

「你的意思難道是說,這碗稀釋的眼淚已經沒有用了嗎?」

「我可沒說。」祭靈道。

「那你的意思是……」

「這碗稀釋的眼淚,它裡面的青龍意志沒有了,但眼淚本身產生的排異還在。」祭靈道。

「哦,對對對,你看看,我剛一高興,居然就把這茬給忘記了。」周寒經過祭靈一提醒,一拍腦門醒悟過來。

意志是最大的排異反應了,既然這意志排異沒有了,那麼……等等,好像還有一個地方不對勁。

「祭靈,這單單一滴眼淚意志都成了精,那麼這瓶子裡面剩下的眼淚,它們的意志是不是都成精了?」周寒連忙問道,若都是這樣的話,那就算周寒測試出了眼淚本身的排異特徵,但在他要進行凝妖體的時候,這時候使用的引子裡面若是還存著成精的意志在抗拒的話,到時候怎麼辦?

「那麼多的眼淚,你收集在一起,這就彙集了一股強大的意志流,肯定一起成精了。你從裡面分出一滴眼淚出來,也只是從這意志流中分出了一丁點意志出來而已。」祭靈道。

「那到時候我凝妖體的時候,這些意志是不是也要抗拒?」周寒問道。

「這個很簡單,到時候你把這些意志一併弄到殘缺魂兵身上就是了。」祭靈道。

「它們不會起衝突嗎?」

「本來它們就源自一股強大的意志,你把它們分開,又結合,根本不會有什麼影響,除非是夾雜了其他妖獸的意志,才會產生衝突。」祭靈道。

「嗯,我明白了。」周寒點著頭,他搞定了來自排異最大的風險,將來凝妖體的時候,把剩餘眼淚之中的意志引流到淚魂身上便是了。

周寒不再有任何的猶豫,將碗里的青色液體舉到嘴邊,一口喝了個乾乾淨淨。

這液體一入肚子,就和喝一碗普通的涼開水一樣,沒有任何異樣的感覺。周寒等了好一會,居然都沒有什麼反應,只是感覺有點困了。

或許是因為今天先練習了製作見習符籙,然後又耗費了真氣探查獸皮裡面的陣圖封印,消耗了太多精力,所以才有點困了吧。

周寒又等了一會,結果還是沒什麼反應,就是感覺又困了許多。

周寒接連打了幾個哈欠,上下眼皮開始打架了,身體依然還是沒有什麼反應,莫非這眼淚對於周寒的身體來說,一點排異反應都沒有嗎?

「祭靈,為什麼我沒有感覺到任何的排異特徵?」周寒打著哈欠,昏昏欲睡了。

「你不是已經感覺到了嗎?」祭靈道。

「我已經感覺到了?」周寒一愣,隨即便是驚異道,「難道我的困意,就是排異反應嗎?」

「每個人的體質不一樣,所以排異反應都不一樣。你要是睡著了,誰知道你什麼時候會醒來。」祭靈道,「你可千萬不能睡,一旦睡著了,也許你就完蛋了。」

「可我真的好睏啊!」周寒哈欠連天,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原本還以為可能會遭受到各種各樣痛苦,比如渾身像萬蟻啃噬一樣難受,或者是全身猶如刀割,也可能是身體被放入油鍋裡面煎炸般的劇痛,可周寒偏偏沒有想到,自己的排異反應居然是困。

若是這各種痛苦,也許還能夠咬牙堅持。這困怎麼堅持啊,眼皮重的就像灌了鉛,身體癱軟到了極點,真想閉上眼睛痛痛快快的睡上一覺啊。

「困,你就睡吧,只要你睡著了,建寧公主的仇你可以不報了,周亮那惡人也可以繼續自在逍遙,還有老國師,他繼續孤苦伶仃的漂泊著,不需要你去管了,藤香這個好女孩,你不想要了,可以讓給別人……」祭靈開始刺激周寒。

「卧槽尼瑪,祭靈,你特么就不能說點鼓勵我的話嗎?」周寒頓時破口大罵,儘管疲憊到了極點,他真的一刻都不想要再堅持下去了,但面對祭靈的「混賬話」,周寒的心中冒起了怒火。

周寒現在的命,可以說不是他自己的,他要留著命為建寧公主復仇,給死去的父親討個公道等等,他根本不能死,他也放不下這一切。

「你不是堅持不了了嗎?這才剛剛開始呢。」祭靈道。

「誰說我堅持不了了,我能堅持,你看著吧。」周寒拿出隕尖槍,槍尖刺入了大腿皮膚,大腿上的劇痛傳來,周寒用痛苦來抗拒來自身心的疲勞。 也許這個世界上沒有懸樑刺股的故事,周寒這麼刺股或許也算是開了先例了。

鮮血從大腿傷口流溢而出,浸透了周寒的整條褲管,然後朝著地面滴淌,地面的血跡灘慢慢的擴大了。

縱使如此,周寒卻感覺到困意變得越來越重了,大腿傷口傳來的痛苦,在這股困意的襲擾下,就好比星火抗拒狂風一般,隨時可能會淹沒。

眼皮重的快要睜不開了,眼睛眯成了一條縫隙,周寒真想要閉上眼睛,痛痛快快的睡覺,然後什麼都不用管了。

但腦海深處的意志一直提醒著周寒,他不能睡,千萬不能閉上眼睛,不然也許他永遠都不會再有機會了。

噗!

周寒手上的勁力加大了幾分,隕尖槍的槍尖已經刺到了周寒的骨頭上,只需要再稍稍用力,槍尖就能夠刺入骨頭之中。

劇烈的疼痛也只是讓周寒的精神稍微振了一點,然後漫天的困意再次包裹了周寒,包裹了他全身任何部位,包裹了身上所有的細胞,每一個細胞,都睏倦無比了。

「淚魂!」周寒強自振作精神,朝著那還吃的津津有味的淚魂呼喊。

「什麼事?」淚魂看著周寒這疲憊的樣子,知道這是眼淚的排異,但它僅僅只是眼淚裡面的意志,現在已經分離了出來,它根本沒有辦法幫忙周寒。

「去廚房給我拿點鹽巴,烈酒也可以。」周寒幾乎是耗盡了最後一點力氣,睏倦的連說話都吃力了。

「嗯。」淚魂連忙跑去了廚房,很快就拿來了一罐鹽巴,烈酒倒是沒有找到。

「你要鹽巴做什麼?」淚魂問周寒。

「撒在我的傷口上!」周寒硬撐說道。

「哦!」淚魂一聽,直接將鹽巴往周寒的大腿傷口猛然傾倒。它是剛剛成精的意志,根本不明白在傷口上撒鹽意味著什麼。

「啊……」

傷口上猛然傳來的劇痛讓周寒忍不住發出了凄厲的慘叫,甚至整個身軀都劇烈才顫抖起來,渾身肌肉繃緊,臉上青筋暴起,眼珠子都快要凸出來了。

如此劇烈的痛苦,總算干過了來自身體的濃濃疲倦,周寒的堅持轉變為挺住來自大腿的傷口的劇痛了,而倦意,慢慢的開始減弱了。

「祭靈,我是不是過了排異反應的巔峰期了?」感受到倦意的減輕,周寒在腦海裡面詢問道。

「是的,你已經過了排異反應的巔峰了。」祭靈道,「真是沒有看出來嘛,你居然還能夠想到在傷口上撒鹽這一招。」

「祭靈,這不過就是區區一滴眼淚而已,而且還是經過稀釋的,排異反應都這麼強烈了,將來我凝妖體,那排異反應肯定非常的巨大了,這需要的輔助東西肯定也非常的難搞吧?」周寒已經猜到這點了。

「區區一滴眼淚而已?你也不想想,這滴眼淚來自何等的妖獸。這青龍的眼淚區區數月就可以自我成精,排異反應肯定異常的劇烈了。輔助的東西需要幫你抗拒來自凝妖體時候引子的排異,也就是抗拒你的疲憊,這東西當然異常的珍貴,一般在極地的地方可以找到。」祭靈道。

「什麼是極地的地方?」周寒問。

「就是絕境的意思,比如寸草不生的大漠,飛鳥不過,鴻毛不浮的弱水等。」祭靈道。

「寸草不生的大漠我還能明白,這飛鳥不過鴻毛不浮的弱水是什麼?」周寒疑惑問道。

「就是密度非常大非常重的水,具備著非常強大的引力,飛鳥飛在弱水上空,會直接被吸入弱水之中淹死,鴻毛不浮,指的是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在弱水之上漂浮,只要落入弱水之中,直接會沉下去。」祭靈道。

「還有這樣的水?」周寒大感驚詫,這誰也特么太邪門了。

「這個世間很大的,很多東西你沒見過,並不代表沒有。弱水如此的可怕,但裡面卻依然有著生物在生長呢。」祭靈道。

「那這弱水之中的輔助之物是什麼?「周寒皺著眉頭,單單這弱水問題都如此的艱難了,恐怕裡面的生物將更加難對付。

「生長在弱水之中的蛟龍之血。」祭靈道,「畢竟你的引子來源青龍,所以必須要用這些很高級的東西來輔助。」

「很難弄得到吧?」周寒瞪大眼睛,蛟龍算是水族之王了,弄它的血,簡直是找死吧。

「廢話。」祭靈道,「不過你弄不到,並不代表別人弄不到,放心吧,等你有機會進入了宗門,可以依靠宗門的力量來弄到這些東西。」

「那我凝妖體,總共需要哪些輔助東西啊?」周寒惡寒的問道,這凝妖體的代價也太大了。

「凝妖體的代價不大,區區百年之內躋身這片大陸的頂尖強者之流,你以為這話只是說說而已嗎?」祭靈道,「你需要的東西一共有四樣,分別是洗禮液,弱水之中的蛟龍之血,寸草不生大漠之中的人蔘掌,地岩之中的菩提火蓮。」

「地岩之中的菩提火蓮?這生長在地岩之中,地岩指的是懸崖峭壁嗎?」周寒狐疑問道。

「懸崖峭壁算得上是極地嗎?」祭靈道。

「那指的是……」

「地下岩漿。」祭靈道。

「沃妮馬!」周寒閉嘴了,地下岩漿溫度何其之高,真可謂極地之中的極地啊。

「祭靈,這些東西恐怕一時半會弄不到,那我的實力是不是暫時先修鍊上去?」周寒問道。

「五年之內吧,看五年之內能不能搞得到這些東西。」祭靈道,「這五年之內,你肯定不能懈怠修鍊,這是肯定的。」

「五年?」這也太長了,之前祭靈可是把話說的輕描淡寫,等到周寒晉入了真氣境,然後幫忙凝妖體,百年之內躋身這片大陸頂尖強者行列,現在周寒才知道,凝妖體不是一下子就搞定了,這真是的好坑。周寒可是還想過,當他真氣境一段實力的時候,凝妖體了,分分秒秒滅掉西岐國師元武,現在想想,這可真是夠可笑的。

不過周寒現在依靠兵器感悟,倒也應該能夠滅掉西岐國師元武了。

「你要是等不及,你可以五天就弄到,前提是你得有這個本事。」祭靈道。

「咳咳,希望我能夠儘早弄到吧。」周寒壓下心中的抓狂,這畢竟是凝妖體,萬里長征的第一步最重要的基礎,基礎打好了,將來才能夠走的更遠。

和祭靈說話間,周寒徹底的挺過了來自眼淚的排異反應。周寒咬牙用清水將傷口的鹽巴沖洗乾淨,然後止血包紮,吃了幾株效果絕佳的靈藥,周寒的傷口就恢復了七七八八。再養一天,就可以痊癒了。

周寒的精神重新恢復了,這時候那淚魂也將周寒剛剛抓給它的一把靈藥吃了個乾乾淨淨,又蹦過來,朝著周寒伸手:「我還要吃。」

「沃妮馬,這才多久啊,居然就吃完了。」周寒眼睛一瞪,時間才過了差不多兩刻鐘,也就是四分之一個時辰的時間,淚魂居然就吃完了周寒剛剛給它的靈藥。

剛才那一把靈藥周寒沒有仔細盤算,但品級都不低呢,粗略的算一下,起碼也是上百萬金了。

這四分之一個時辰就吃完了,這樣算來,一個時辰就要吃掉價值四百萬金的靈藥。一天就要吃掉價值五千萬金的靈藥,這尼瑪簡直比霸霸這個吃貨吃的更多啊。

雖然周寒現在是土豪,但土豪也架不住這個無底洞啊。

一天五千萬金,一個月就是十五個億。用不了一年時間,就能夠把周寒吃回窮光蛋的原形。

「祭靈,這淚魂不會一直這麼吃下去吧?」周寒不確定的在心中問道。

「怎麼,現在你就不打腫臉充胖子了嗎?你不是說養得起嗎?」祭靈道。

「那當時你也沒有說清楚啊,我以為一株普通靈藥可以夠它一個星期呢,誰知道它現在這麼能吃,我有種又被坑了的感覺。」祭靈無語說道。

「看你那小家子氣的樣子,它吃靈藥可以自我修補殘缺,這是你盼都盼不來的好事,你以為修補魂兵的東西很容易弄到嗎?不比弄到你凝妖體輔助的東西輕鬆。」祭靈道。

「修補魂兵用低級魂兵應該可以吧,比如用其他的低級魂兵,來補充?」周寒有些狐疑,在他看來,殘缺魂兵應該完全可以用其他低級魂兵來進行修補。

「是可以,不過這也需要藉助別的輔助東西才行,比如需要銜接靈魂的極品玉石,將魂兵修補好了,然後還要用催化物慢慢幫助其融合,畢竟不同的魂兵,靈魂不一樣,相互之間會有排斥等等,總之魂兵修補,根本不是你想象中那麼簡單的。」祭靈道。

「那這淚魂會不會一直這麼吃下去?」周寒聽祭靈這麼一說,倒是覺得好像這也不是很坑爹,淚魂不就是比霸霸吃的多點嘛。

「淚魂現在之所以吃的多,主要還是在修補魂兵,它自己本身的需求,早滿了,像我之前說的,一株普通的靈藥,足夠它一個星期了。」祭靈道。

「哦,原來是這樣子的。」周寒頓時就心裡舒坦了,敢情只要淚魂將魂兵的殘缺部位修補好了之後,就會停止了。

用靈藥就能夠這樣簡單的修補魂兵,這的確是好事。

周寒撩起殘缺魂兵的黑袍,果然,殘缺之處的突起又長大了一些,雖然不多,但淚魂這麼一天天吃下去,用不了多久,殘缺魂兵就可以完整了。 「祭靈,現在可以把源力引導到空間來了吧。」周寒又給了淚魂一大批靈藥,在地上堆了一個小山,讓它慢慢吃,然後周寒把精力轉移到源力溝通這上面來,這也是今天最後一件需要做的事情了。

至於兵器感悟,這在殺戮的時候才能夠更好的體會。萬金拍賣場弄來的神秘盒子,祭靈的源力不夠,暫時擱置不提。

「行,可以。」祭靈道完,周寒立即感覺到腦海裡面一股奇異的感覺沿著他的脖頸到達了心臟部位,然後這股奇異的感覺包裹了一點心臟外部的青色薄膜,將這點青色薄膜拉入了祭靈空間。

「這是風屬性的源力,你先慢慢熟絡溝通,等你將這點風屬性源力掌控了,我再繼續幫你引導其他風屬性的源力。你把風屬性的源力全部掌控了之後,然後再熟絡雷電屬性的源力,這兩種源力你一種種的來,不必著急。」 農女匪家 祭靈道。

「嗯,好的。」周寒點著頭,調動著自己的精神力,將這點青色的風屬性源力包裹了起來,然後就開始感應熟絡。

周寒的精神力感應能力很強,一下子就感覺到了,這些風屬性的源力似乎不是一個整體,而是由無數的密集粒子組成。

這些粒子非常的微小,活動也非常的不規律,但都運動的非常的快速,周寒幾乎都很難準確的進行捕捉。

周寒嘗試用精神力調控其中一些粒子,但都失敗了,這些粒子看上去微小,但似乎每一個都充滿著巨大的能量,周寒的精神力根本無法調動它們。

無法用精神力來調控粒子,周寒就慢慢的觀察感應,看能不能找到一點溝通這些粒子的痕迹。

不知不覺之中,時間過去了一個時辰,周寒從祭靈空間裡面抽出了精神,神情疲勞無比。

和源力溝通非常的消耗心神,周寒用了一個時辰,卻還沒有找到溝通源力粒子的突破點。

「別灰心,這才剛剛開始,你若是一開始就找到了突破點,那還得了。」祭靈安慰道,「只要你把這點風屬性的源力溝通好了,剩餘的風屬性源力就非常的容易了,可以進行複製溝通。」

「嗯。」周寒點著頭,心中也並不著急,祭靈之前不是說了嘛,至少三月才有效果成就,一朝一夕急不來的。

周寒疲憊的很,準備睡上一覺。看著那淚魂面前的靈藥山還剩了許多,想必夠淚魂吃一個晚上了,於是周寒便是去睡覺休息了。

而在大運武盟總部的密室之內,老國師將楚雲天,牧辰,雲斬以及步錚四人叫齊了。

「國師,你叫我們來,是不是商量後天城主大人給西岐武盟十日期限到期的事情?」楚雲天率先疑惑的看著老國師。

「老國師,我看這根本不用商量了,乾脆到時候咱們直接殺上西岐武盟總部,滅了他們就是了。」步錚和牧辰均是直接說道,倒是雲斬看出老國師的態度有些不對勁,似乎老國師並不是很在意後天的事情,而好像有別的事情一樣。

「國師,你是有別的事情吧?」雲斬試探性的說道。

「呵呵。」面對大運武盟的四個核心長老,老國師露出微笑,將裝載了洗禮液的葫蘆拿了出來。

雖然說這四個核心長老年紀都大了,洗禮液用在他們身上不如用在年輕人的身上,這樣能夠讓大運武盟的真氣境高手多守護大運武盟幾十年時間。

但老國師卻要把四個核心長老一起弄上去,尤其是楚雲天,他已經是真氣境兩段實力了,老國師還要把楚雲天的實力往上面推,主要是因為這四個核心長老乃大運武盟的四根柱子,他們擁有著豐富的經驗,這是那些年輕人所不具備的東西。

大運武盟滅了西岐武盟,並不會僅僅止步,而會立即朝外擴張。只有大運王朝愈發的強大了,然後才會永遠擺脫被人欺凌的命運。

而這四個核心長老晉入真氣境,都將獨當一面,成為大運王朝擴張的先鋒脊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