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聚會之後,班上同學就要分道揚鑣了,考上大學的將繼續上學深造,沒考上大學的,要不就復讀,要不就步入社會。

這次聚會,林軒也參加了。

同學都很興奮,在聚會結束之後,關係好的,各自留下了聯繫方式。

今天五班同學玩到晚上11點才各自散去。

林軒,凌佳樂,方寺音三人走出了ktv。

林軒隨手招了一輛計程車。

三人上車,朝家趕去。

回到家之後,方寺音率先上樓睡覺。

客廳只剩下林軒和凌佳樂。

林軒坐在沙發上,伸了一個懶腰,「高考終於結束了,終於能安心干自己的事了。」

凌佳樂翻白眼,沒好氣的說道:

「你看看你最後這兩個月,去學校多少天。」

林軒嘿嘿一笑,問道:

「佳樂,你想去哪裡上大學?」

凌佳樂搖頭。

她還真的沒想好去哪裡上大學,一切要等分數出來之後在決定、

「林軒,不管我去哪裡上大學,你都必須跟我同一所大學。」

雖然沒想好去哪裡上大學,但凌佳樂卻不想跟林軒分開。

「那是,必須的啊。」

林軒笑吟吟的說道:「不過我可能要外出一段時間。」

「外出?去哪裡,什麼時候回來?」

「出國。」

林軒打算去緬甸。

至於什麼時候回來,那就不確定了。

這次去緬甸,最起碼要消滅緬甸一切幫會,為自己地下世界打造創造一個開始。

凌佳樂知道自己管不了林軒。

她只是提醒道:

「不管你去哪裡,你都要小心一點,如果你敢在外面找女人,我繞不了你。」

「那能呢。」

林軒笑了笑,起身將凌佳樂摟在懷中。

「有你這個如花似玉的大美女,我就知足了。」

「哼哼。」

凌佳樂冷聲哼哼,但嘴角卻不由的上揚,勾勒出淺笑。

「行了,你先睡吧,今天晚上我就不在你這裡住了。」

凌佳樂知道林軒很忙,也沒挽留他。

林軒告別了凌佳樂之後,就朝黑玫瑰購買的別墅趕去。

與此同時,緬甸。

現在已經是夜晚了,但在內都市卻燈火通明。

一棟八層樓的大廈。

頂層,辦公室中。

黑玫瑰正在處理著文件。

咚咚咚。

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進來。」

房門打開,汪港走了進來。

他手中捧著一個精緻的盒子,臉上帶著燦爛的笑意。

「玫瑰姐。」

黑玫瑰放下手中的文件,淡淡的問道:

「這麼晚了,還有什麼事嗎?」

汪港將手中精緻的盒子遞過去,說道:

「今天挖礦的時候,挖出了幾顆晶瑩的礦石,我特地給你送來。」

黑玫瑰指了指桌子。

「放下吧。」

汪港將盒子放在桌子上,就轉身離去。

黑玫瑰拿起精緻的盒子,將其打開。

盒子中有兩個晶瑩的礦石,礦石大拇指大小,隱約之間散發出淡淡的白光。

「這是什麼?」

她好奇的拿了起來。

晶石拿在手中,還有淡淡的餘溫。 黑玫瑰把玩著手中的白色的晶石。

她當特工多年,見過不少寶物,可是這樣的寶貝她還沒遇到過。

她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但她知道這肯定價值連城,因為拿在手中有淡淡的餘溫。

她將其收起來,打算等林軒來了之後,給林軒看看。

澎。

就在這霎那,辦公室玻璃忽然被震碎。

一道人影迅速的破碎的玻璃中沖了進來。

黑玫瑰擦覺到動靜,迅速的從抽屜中拿出一把手槍。

但她速度還是慢了一點。

剛剛拿起槍,還沒來的來開槍,一道人影就出現在她身前,對著她腦門一拍。

她就這麼暈死過去。

桌子上的兩顆白色晶石散落在地上。

門外的保鏢聽到辦公室中傳來的動靜,迅速的沖了進來。

可是等他們衝進來,黑玫瑰已經消失不見了。

保鏢頓時通知汪港。

汪港迅速的趕來,看到被撞碎的玻璃,他神色中帶著濃重。

這裡可是八樓,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打碎了八樓的玻璃把黑玫瑰擄走?

汪港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這件事情,他必須告訴林軒。』

現在已經晚上12點了。

林軒盤膝坐在床上,催動太上心經修鍊。

此刻,電話響了起來。

他停止了修鍊,拿起一旁的電話。

「喂。」

「林老大,出事了,玫瑰姐被人擄走了。」

電話中傳來汪港焦急的聲音。

「什麼?」

林軒變了臉色。

旋即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我也不知道,玫瑰姐辦公室傳來動靜,手下衝進來的時候,發現玻璃被砸碎,而玫瑰姐已經不見了。」

「我知道了。」

林軒掛了電話。

他本來是想明天在去緬甸的,哪知今天晚上就出事了。

他穿上外套,起身離開了房間,朝寧初雪房間走去。

輕輕敲門。

「咚咚咚。」

「來了。」

很快,房門就打開了。

渾身纏著紗布的寧初雪出現在林軒視線中,詢問道:

「這麼晚了,有事嗎?」

林軒說道:

「我要外出一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來,我不在這段時間,就叫方寸心幫你敷藥。」

寧初雪點頭說道:「嗯,我知道你,你小心一點。」

林軒跟寧初雪打聲招呼之後就離開了。

離家之後,他迅速給魔影打了一個電話。

「魔影,給我準備一輛專機,我要出國,去緬甸內都市。」

林軒是龍魂核心成員,想要使用專機只是一句話的事情。

魔影頓時去辦。

二十分鐘之後,林軒出現在龍魂江華市訓練基地,專機已經準備好了。

林軒上了專機,朝緬甸內都市趕去,幾個小時之後,他出現在內都市。

在飛機上,他已經聯繫了汪港。

剛下飛機,汪港就親自來接他。

很快林軒就到了黑玫瑰辦公室、

林軒看著被擊碎的玻璃,以及掃視著辦公室。

辦公室中沒有打鬥的痕迹。

而黑玫瑰是一個身經百戰的特工,一般人根本就近不了她身,現在辦公室中沒打鬥的痕迹,說話擄走她的人是一個強者。

不是武者就是異能者。

他輕揉太陽穴、

「汪港,這段時間,你們有沒有惹到什麼大人物?」

汪港搖頭說道:「玫瑰姐接管了我產業之後,我們都是做好本分的事情,沒有去招惹其他人。」

林軒陷入了思忖中。

黑玫瑰沒招惹敵人,那麼敵人擄走黑玫瑰,就是沖著他來的。

而他的敵人只有一個。

那個是k1、

現在他大致能猜測到,擄走黑玫瑰的是k1.

前段時間李浩慘死,k1在華夏的研究基地都被端了,k1都沒什麼動作。

直到……

林軒想到了一個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