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觀察過你可以瞬間移動出50米,而學院那些老師學習的外家功夫最多也就是30米,並且我們了解到,學校學習的外家刺客功夫只是閹割版的,想要學習真正的刺客功夫只能去丐宗。」

天翔點了點頭說道:「好,既然你們決定了,那等比賽結束之後我就帶你們去丐宗,正好也快放暑假了,你們可以在那裡好好的修鍊。」

第二天比賽場地依然是在體育館內,只不過這次的比賽台被擴大了一倍,並且神殿的五名神主也來了,其中阿美拉看著天翔眼睛中充滿了憤怒,並且讓神武之外的另外四名神主好奇的是,蘭陵最後被重擊的是火系魔法,他們不了解為什麼蘭陵和天翔戰鬥時,會被魔法攻擊。

在加上阿美拉介紹了當天的情況,由於亞瑟利用了空間結界原因阿美拉也不知道當時究竟發生了什麼,這讓神殿的人很好奇,他們懷疑天翔有可能擁有兩種不同的實力。

一萬年來,還沒有那個種族的人擁有兩種不同實力的人,魔法與武道師,如果真的如此那神殿的人必定會想盡辦法將此人挖掘到神殿去。

畢竟蘭陵已經廢了,面前這個孩子才是未來神殿執法者最好的選擇,不僅年齡要比蘭陵小還有這深藏的實力,如果那個種族的神主能拉攏,他那未來神殿的實力就可以為自己的國家帶來巨大的利益。

比賽依然有院長當裁判,一聲比賽開始,天翔就和天狼帶著白象衝擊過去,對方其中有兩名已經開始邁入60級的瓶頸,魔法咒語念動的更快。

天翔還沒有道對方面前,就被冰牆擋住以及火魔法師的爆裂襲擊過來,天翔一個凌波微步躲過,對方沒有想道天翔竟然會放棄保護隊友,自己衝上來對抗他們五個人。

冰牆被白象破壞掉,天翔如同箭飛速的向一名正在吟唱的魔法師衝去,瞬間一條八米多長的蛟蟒擋住了去路,白象那邊也被一頭雪狼糾纏住。

蛟蟒毫不客氣向天翔撲去,天翔一個凌波微步躲開蛟蟒撞過來的巨大蛇頭,利用自己的凌波微步向蛟蟒的身上移動,所為打蛇打七寸。

天翔要準備用自己的匕首試試這蛟蟒的皮膚有多堅硬時,下一秒天翔就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被蛟蟒用尾巴纏住了,天翔沒有想道蛟蟒的速度會如此的快。

蛟蟒在不斷的收縮自己的尾巴,天翔感覺到巨大壓力,蛟蟒這是要利用纏繞讓自己失去意識,天翔沒辦法只好用手中的匕首刺穿了青蟒的皮膚。

蛟蟒感覺到了刺痛,瞬間將天翔摔了出去,此時的天狼也在於一名冰魔法師糾纏著,那名冰魔法師想要用冰牢困住天狼,可是卻被天狼給輕鬆的擊破。

但天狼畢竟面對的是58級的魔法師,想要去襲擊那兩名召喚師是不可能的,在加上他們中間還有一名光明法師,在不斷給他們附加效果,一個普照就讓他們恢復百分之25的魔法力。

天翔感覺到有些力不從心,這時兮雅的回力已經附加在了天翔和兩隻魔獸身上,場面還是僵持不下。

此時對方的火系魔法師發動了火流星直接向琪琪他們砸去,其中三人開啟了防護罩,雖然躲避了一輪攻擊,但防護罩還是破裂了。

緊接著就是纏繞,將四人全部纏繞住,隨後又是一個爆裂,還好爆裂被麗莎利用拳宗的震蕩給阻攔住,這樣麗莎也受到了不小的傷害。

其餘四人因為纏繞都受到了灼傷,在兮雅一次次治療之後算是恢復了,可惜兮雅還沒有到50級,這樣兮雅也浪費了不少魔法力。

對方這次是冰系魔法師發動了雪盲,幾個人瞬間失去了視覺,等恢復之後又是一個火流星,沒辦法麗莎帶著陸岩,琪琪帶著兮雅開始到處躲避。 讓人知道《神農經》的事,羅陽隨時會有性命之憂。

眼紅病是世人的通病。

《神農經》這麼好的東西,誰不想得到?

估摸就算八仙堂這種大勢力,若得知羅陽體內有《神農經》,也會傾巢而出向他索要。

「以後會告訴你的。」羅陽敷衍道。

谷雪有自知之明,不再問。

「我和兩個妹妹都將一生託付給你了,你別……噯!別老是用煙噴我!」

「呵呵,雪妹,跟著我混,不會虧待你們的。」

話雖是這麼說,但羅陽內心卻雜陳五味。

講真,他不缺美人。

谷家三姐妹主動要獻身,羅陽還不敢接受。

畢竟要了她們的身子,那就得幫她們做事。

事情太大,莫說去實施,就算隨便想一想都讓人感到窒息。

「以後你去哪兒,我們就跟去哪兒。噯,別笑,不是有句話叫做嫁雞隨雞,嫁……嗯嗯……」

不等谷雪說完,羅陽便用嘴堵住了她的嘴。

奇怪的是,谷雪也挺喜歡羅陽這樣做的,並沒有推開他的頭。

二人的唇分離后,羅陽才勸道:「雪妹,你們還是住在原來的地方好些。」

聞言,谷雪生氣道:「噯!什麼意思?你玩了我們,就想走人?」

羅陽一陣苦笑。

小丫頭快到碗裏來 他只是吻過她們,都還沒跟她們上過床。

說是玩她們,那言過其實了。

不過對於黃花閨女而言,就算是接吻都是很正經的事了。

她們的初吻都給了羅陽,雖說身子還沒給他,但她們已很在乎了。

「老婆,你多心了。我的意思是,你們住在原來那兒,別人不會懷疑你們……」

「噯,你說來說去,就是想拋棄我們。想都別想!」

羅陽哪裡是要撇開她們,只是想到帶她們回宏運大隊,那怎樣向唐桂花和安玉瑩交待?

屆時谷家三姐妹若得知羅陽家裡還有老婆,一旦鬧起來,那會很煩人。

其次,九陽殿的祖孫二人和八仙堂的張靜都在宏運大隊。

谷家三姐妹一不小心若讓仇家獲悉了真實身份,那她們的性命就堪憂了。

如果跟谷家三姐妹講明祖孫二人和張靜的來歷,那也不好。

當谷家三姐妹和張靜或祖孫二人見面時,勢必會很不友好。

以張靜和祖孫二人的聰穎,她們很容易懷疑谷家三姐妹的來頭。

說到底,谷家三姐妹不適合住在宏運大隊。

可是這些原因,羅陽又不便一一跟谷雪解釋。

說多了,都是浪費口水。

谷雪現今有先入為主的偏見,聽不進別人的勸說。

「我是為你們好,我住鄉下,條件沒城裡那麼好,我怕你們跟我住到鄉下會不習慣。」羅陽委婉道。

「噯,你的意思就是說我們不能吃苦了?」谷雪冷笑。

見羅陽笑而不語,谷雪又接著說下去。

「住鄉下空氣還清新些,環境又幽靜,我挺喜歡的。噯,笑什麼,我是認真的。」

一面說,一面伸手拍打羅陽的脊背,砰砰響。

「老婆,輕些,這麼重手,會打出人命的。」

「咯咯,誰叫你小看人。噯,我們都是能吃苦的。」

聽谷雪的意思,就是以後都跟定羅陽了。

這個麻煩可大了。

若谷家三姐妹真的要跟去宏運大隊,恐怕要發生大事。

先別說她們見了張靜和祖孫二人會怎麼樣,單說她們跟兩位村花就會弄出大動靜。

谷家三姐妹還道洪佳欣真的是羅陽的大老婆,見過大老婆了,洪佳欣又沒什麼反對的意思,以為一切都沒事了。

哪知羅陽的大老婆還在鄉下的老家裡。

以谷家三姐妹的脾性,若得知羅陽還有大老婆中的大老婆,她們不鬧才怪。

安玉瑩可能不會跟谷家三姐妹當場吵嘴,唐桂花則不同了。

雖說唐桂花還算不上女漢子,但她是絕對會跟谷家姐妹杠上的。

除非谷家三姐妹願意做小,事情還不會那麼火爆。

但羅陽就慘了,帶了3個新老婆回家,這事卻不跟兩位村花打過招呼,不被折騰脫幾層皮都不會罷休。

我就想認真做影視 是以,最好是谷家三姐妹不要跟回宏運大隊。

羅陽只得又勸道:「老婆,你們住慣了城市,還是留在天江市比較好,我會經常來看你們的。」

谷雪用手肘撞了一下羅陽的肘,惱火道:「噯!我們可不是你的情人,我們是你的老婆!養在外面,當我們是什麼?!」

見他說的那麼正經,羅陽竟無言以對。

若谷家三姐妹肯聽話,羅陽倒可以帶她們回去。

前提是她們要答應他兩個要求。

一個便是不能跟兩位村花爭寵;二則是見了張靜和祖孫二人不要急著火併。

這兩件事,看似簡單,實質幾乎沒有可能談妥。

雖說剛認識谷家三姐妹,但羅陽覺得她們不是那種逆來順受的女生。

特別是谷雪和谷雲,二女若遇到什麼不公平的事,定然會奮力抗爭的。

想來想去,覺得還是不要帶她們回去比較好。

谷家三姐妹的身份又很特別,羅陽都有點兒擔心她們的事被八仙堂等勢力獲悉,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摟著谷雪婀娜的嬌軀,聞著她身子散發出來的黃花閨女特有的體香,確實讓人著迷。

如果可以拋開一切不管,只享受她的肉體,那倒是一件妙事。

只是羅陽做不出那種事,一旦跟她有了肌膚之親,就更不忍心看著她們被殺。

屆時只能硬著頭皮幫她們,以現今的情況來看,結果多半不理想。

縱使能活下來,估摸都只剩一條藤了。

報仇這種事,羅陽不是當事人,心裡的怨恨自然沒有谷雪的那麼強烈。

他也不敢勸她放棄報仇,估摸她會立刻發飆,鬧得雙方不歡。

又朝谷雪的俏臉噴了一口煙氣,谷雪搶過羅陽手中的煙頭丟掉。

「噯!你再敢這樣弄我,對你不客氣。」

「老婆,我又抽煙又喝酒,偶爾還會去找小……呵呵,又會賭博又會……呵呵,你知道什麼叫壞男人么?我就是啊。」

還道谷雪會說「我看錯你了」之類的。

不料她卻說道:「噯,怎麼了?我就是喜歡你這種男生。別的我連看都沒興趣!」

這……

羅陽只能苦笑了,本以為能嚇退谷雪,不意她迎難而上。

「老婆,你別以為我開玩笑,我真的是有很多缺點的!」羅陽正經道。

「哪個男生沒缺點,沒缺點的男生,這世界上有么?」谷雪反問。 ?最後兮雅還是被砸中暈了過去,麗莎也受了重傷,琪琪發怒了用了一個火流星也砸了過去。

這次琪琪的火流星出現在蛟蟒的頭上,天翔見火流星下來,趕緊上前纏住蛟蟒,由於躲避不及被砸中了幾下,天翔開啟了防護罩,算是沒有被砸中。

但內力卻消耗的很快,蛟蟒出現了眩暈,天翔趕緊趁著這個功夫,利用白象的身體加上凌波微步,跳到對方的陣營中。

他先是利用劍氣打暈那名蛟蟒的召喚師,隨後蛟蟒消失,然後又對火系魔法師發動攻擊,沒想到對方竟然也會外家功夫,一個擒拿抓住天翔的胳膊,將天翔耍了出去。

天翔見事不好趕緊使用流光,大量的飛劍射出火系魔法使躲過了,倒霉的是那名光明法師,被射中之後暈死在一旁。

此時的琪琪又發動了一次纏繞,對方三人被困住,天翔正要利用追魂劍解決掉冰魔法師時,那名召喚師這時手裡拿出了一張盾牌。

將他發出去的追魂劍劍氣反彈回來,還好天翔躲過了,這時纏繞魔法也消失了,其餘兩人也拿出了盾牌向一起靠攏,躲在結界的邊緣。

天翔看著現在的情況算是進入了死局,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此時的天狼與白象一起圍觀那隻雪狼,此時雪狼已經佔了下風,眼看就要不行了。

這時兩到不同的魔法同時向陸岩射去,冰系的雪盲以及火系的爆裂,將陸岩和麗莎直接淘汰,失去了意識的陸岩自然沒法控制白象,白象也消失了。

琪琪趕緊跑了過來,此時對方兩名魔法師因為沒有光明法師的輔助,也已經到了極限。

天翔看著三名魔師,根本就沒有出手的機會,這時火魔法利用自己最後的魔法力向琪琪砸去,天翔只見火焰衝擊向琪琪砸來,趕緊推開琪琪自己受到了攻擊,這一下天翔吐出了鮮血。

琪琪想要過來扶起天翔卻被拒絕了,天翔對琪琪說:「快去幫助天狼先將那頭雪狼擊敗。」

天翔想要從自己的空間中拿出一枚恢復丹藥,卻沒想到竟然將空間中,那隻肥雞給放出來,肥雞看了看左右向那三名法師衝去。

天翔也沒有去多想,吃下丹藥準備去尋找三人的突破口時,只見肥雞順著三人盾牌只見的縫隙鑽了進去。

這下可算是有熱鬧看了,肥雞進去之後就開始撲通這自己的翅膀,用嘴巴去啄幾個人腦袋。

裡面傳出來三人的罵聲:「那裡來的肥雞。」

這時天翔看到了其中的召喚師手中的盾牌掉落了,一個凌波微步走了過去,抓住召喚師一個過肩摔,摔在地上,召喚師暈厥了過去。

那名冰魔法師臉上被母雞拉了一臉雞屎,氣的冰魔法師大罵著去追肥雞,肥雞見事不好就跑,冰魔法師就去追嘴裡罵道:「老子要燉了你。」

天翔那給他機會一個追魂劍直接打去,等冰魔法師想要開啟冰牆防禦時已經晚了,他被追魂劍的劍氣重重拍擊到結界上,雖然沒有暈過去,卻已經無法動彈。

肥雞見冰魔法師不再抓自己走了過去,用嘴巴啄了啄他的頭髮見沒反應就向天狼走去,來到天狼的身邊煽動著翅膀跳到天翔的後背上,雙腿一坐在天狼的背上打瞌睡。

在場下的人看到這,都不禁哈哈大笑起來,三名五十多級的法師拿著神殿執法者使用的盾牌,在以剛才的防守姿勢,只需要等待魔法力恢復,那天翔他們必定會輸,沒想到竟然會被一隻肥雞給突破了。

下面的笑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最前排的五名神主也笑了起來,天族的溫莎笑道:「我看這招如果在戰場上用也可以,反倒可以擾亂對方軍隊的隊形,真想不到這小子竟然會有一隻這麼胖的肥雞。」

天翔也意外啊,沒想到自己養了三年多的肥雞竟然能在這關鍵的時刻幫上自己,不過這勝利來的有點荒妙。

天翔看著依然拿著盾牌蹲在地上的火魔法師說道:「出來吧這場比賽還要比嗎?」

只見火魔法師站了起來,他這一起來全場的再一次大笑,就連琪琪和天翔都笑了,只見面前這位即將60級的火系魔法師,整個頭上全是雞屎,還有這大量雞毛粘在臉上和頭髮上。

看樣子就像是偷雞的小偷,雞沒有偷到,反倒被雞弄得一身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