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宗宗主張無極問明矛盾,把祝昆傑叫出來,帶到近前,對凌天道:「凌道友,祝昆傑得罪了你,我讓他向你賠罪,還請你看在我的面子上,饒恕他這一次吧。」

「凌前輩,我先前態度惡劣,有眼無珠,我知道錯了,請你原諒我!」祝昆傑向凌天深深鞠了一躬。

周圍的十多個太上長老,都有些不滿,先天宗何時對別人低過頭,就算得罪了又如何。

這也是看在凌天激發靈力光柱,殺了魏星,表現出強橫的實力,才給了他面子。

不過,雖然聽在場的人說凌天擊殺了魏星,但新來的眾太上長老都沒有親眼見到,對凌天也沒有多大敬畏。

法相境巨頭,無論在哪裡,都是一方霸主,除了靈嬰境,誰的面子也不用賣,個個都是眼高於頂的人物,怎麼會把凌天放在眼裡。

尤其凌天看上去平平無奇,說他殺了魏星,說實話眾太上長老都不怎麼相信。

「行,我給張宗主面子,不用他自斷一臂,斷一隻手就行了。」凌天點了點頭道。

看凌天那一副好像做了很大讓步的樣子,祝寒雲就氣不打一處來,指著凌天罵道:「姓凌的,你不要給臉不要臉!還斷一隻手?我看斷一隻手的是你才對!」

「凌道友,你過分了,看我們宗主好說話,就以為我們先天宗軟弱可欺嗎?祝昆傑已向你賠禮道歉,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了,如果你還要糾纏不休,先天宗也不是好惹的!」

寧成東踏上幾步,傲然對凌天說道,顯得氣度非凡。

寧成東話說出,其他太上長老都是點了點頭,覺得這話說得不錯。

這裡上千人圍觀,有許多別派子弟,別說先天宗沒什麼錯,就算有錯,也不能失了面子。

在寧成東等眾太上長老看來,凌天就算說得如何厲害,終究是一個年輕小輩,宗主帶著祝昆傑向他道歉,已是給了他天大的面子了。

他竟然還要糾纏,讓祝昆傑自斷一手,簡直是給臉不要臉。

要不是聽說他擊殺魏星,早把他當場打死了。

「真是找死!」凌天搖頭,嘆了口氣。

凌天此言一出,全場嘩然,先天宗的眾太上長老們,更是變了臉色。

「凌天,我已向你道歉,你還敢放肆,我先天宗不會放過你!你才是找死!」祝昆傑咆哮道,他已躲在父親身後,有眾太上長老撐腰,不再懼怕凌天。

凌天手指一彈,一道無形的勁氣,跳過了十多丈的空間,直接擊穿了祝昆傑的腦袋,他的腦袋如一個大西瓜爆開了,紅白相間的液體濺了周圍的太上長老們一身。

劍氣跳空,彈指殺人,視十二名法相境巨頭如無物。

全場死寂! 正當她要把錦囊系回腰間時,她又想到,她怎麼說也是極淵未來的王,姥姥再想讓她出來經歷什麼樣的磨難也不會讓她死。

所以這個錦囊肯定是有什麼秘密,只是她不知道。

尋思著又將錦囊拿出來再次好好的研究這空錦囊到底是起什麼作用的。

左翻又翻,里內反過來,只差沒把袋子給一線一線地拆了分解開來看裡面到底有什麼機關。

「姐姐怎麼啦?」葉北見她一會拿出來看一會又系回腰帶上,接著又取下來盯著看像是在思考著什麼,他好奇的從她手裡拿過來看這是什麼東西。

葉茜也是好奇的搶著要看。

蘇心優從他們手裡拿了回來說道「這個啊,可能是寶貝吧,我在啄磨著裡面有什麼東西能助我們從這裡出去。」

「可它是空的啊!會不會是在念咒語,像芝麻開門之類的才能開啊?」剛才有打開來看的葉北沒懂這裡面明明是空的能有什麼。

葉北一席話讓她想起極淵是有那麼一句開門暗語。

瞬間弄明白了這個錦囊的用處,開心的親了下葉北「小子你真棒!」

於是再次打開,嘴裡念著極淵暗語「黑暗之神請賜於我力量,讓我渡過這次難關。」她念著手伸了進去,很明顯的手伸進袋子里是空的,如果是正常的錦囊她的手就摸到底了可這個她整個手臂都伸進去還沒到底。

外在的人看來就像是這個錦囊將她的手吃掉搬。

葉茜高聲驚呼「姐姐,錦囊吃掉你的手」

「沒事,我手還在呢。」

她的聲音極為尖銳,整個房子都在迴轉她的聲音,接著躺著的未亡人都緩緩坐了起來。

嚇得葉北捂住自己姐姐的嘴巴,這時他也是害怕了,因為這些人他們雖然不知道睡在這裡多久了,但是他們並沒有死而是被妖化了,如果有尖銳的聲音驚嚇到他們的話會起來咬人的。

太可怕了。

蘇心優見這些人在動也是大感不妙,在他們下地時拉著兒女便躲進錦囊裡頭。

果然,她剛才猜的沒錯,這錦囊裡頭另有天地。

一條小路,這知路她曾走過,就是回極淵的路,小路旁還有小屋,相信這小屋裡面的東西是姥姥給她準備的。

她好不容易才從極淵出來,她不想帶著兩個寶貝進了極淵與何弘翰分開。

「姐姐這是哪啊?怎麼黑不溜秋的?」葉北四處轉了轉,對此處十分好奇。

極淵不像外面那麼亮堂,如果沒有在黑暗中生活習慣的人進來這裡確實是感到很黑。

「這裡啊,我也不知道是在哪裡,我們還是趕緊出去吧,一會這裡有可怕的怪獸就不好!」蘇心優沒有告訴他們這裡就是她的家鄉,想讓他們出去不在這裡於是騙他們說這裡也是危險的地方。

「喔!姐姐,姐姐,那外面也是很危險,我們怎麼辦啊?」葉茜指指出口。

透過袋可以看到外面的那些不死人在那踩來踩去。

再從錦囊那出去是不可能的,既然這裡是連接著極淵那麼她就可以帶兩個小傢伙從極淵出去。

當然這事要偷偷地進行,被發現了兩個小的就帶不出去了。

他們剛到極淵還不會怎麼在這浮力極大的極淵中飄移,唯一能想到的是讓他倆坐在澡盆中她拉著走。

「我帶你們走小路回家」

「小路?姐姐這裡能回我們家嗎?」

「能,你們放心姐姐怎麼樣也會把你們從這裡帶出去的。」

她可不想他們一家人分開,讓何弘翰在外邊孤獨到老,這樣對於他來說是殘忍的。

「姐姐,你以前來過這裡嗎?」葉北是個小機靈,他察覺出了蘇心優對些地非常的熟悉,只是不想告訴他們這裡是哪裡而已。

「來玩過啊,我要去找找出口在哪裡。」

再走前一點沒有實地全是黑暗的地方便要帶著他們走,不然他們肯定會掉到極淵最深處她想找都找不到。

這個極淵就相當於銀河系,一個小塵挨掉到銀河系裡,那是任誰來找都找不到的。

「姐姐你也太厲害了竟然隨身帶著個空間。」

「嗯,我確實也是很厲害,哈哈。」

回到了極淵他們就可以大聲的講話和笑了。

「姐姐,你不要笑,你看都把那些人引來了。」葉茜有點慌張地扯扯她的衣服提醒她不要太大聲了。

「這裡天大地大,怕啥?」進來極淵,蘇心優可不會害怕那幾個小妖。

「不是,他們進來了。」見她完全不緊張葉茜更急了。

看向入口那些妖怪真的走了進來,不錯哈,這樣都能進來。

他們像殭屍般雙手伸直尋找方向,臉上那草看著噁心得要死。

「沒事別慌,跟姐姐來,我們帶他們去看好玩的。」

並不知道極淵出了大事,裡面已經被毀了,連極淵的姥姥也出去外面的世界,只剩下殘破的極淵讓大臣們帶著剩下的子民重建極淵。

之前她對付過比這玩意還要噁心的喪屍,所以她並不擔心自己會被他們傷著,要擔心的就是她的兒女,他們還小怕沒保護周全而受傷。

這些草妖行很快,一下子就到了他們的跟前。

一共有十個,圍成一個圈的不讓他們走。

這裡還不是真正的極淵所以漂不起來。

「姐姐我來開路你帶我弟弟走。」葉茜十分仗義地叫蘇心優帶自己的弟弟先走,她留下來掩護他們出去。

草妖並不會攻擊人,一但攻擊人是想續命。

他們的命並不是無限期的,跟正常人一樣也是只有一百年時間,草花五百年一開,能養到草都開紫色小花那也是找了不少人來續命才能讓他們繼續活在自己想要的夢裡頭。

如果找不到的話那他們只能活在噩夢中,變成了噩夢之後,那歲月是無期的,他們會在痛苦地渡過漫長的歲月。

小小年紀就能如此,這女兒果真是她生的,性格都像極了自己。

蘇心優開心地笑道「沒事,你們先出去,我來對付他們。」

「姐姐,你是凡人他們是妖,你打不他們的,我是未來的小仙女,我會法術,你們走!「葉茜見蘇心優不以為然,還笑了,她很生氣,這個大人怎麼那麼不懂事情。 舞清清驚叫著在那個人的環抱中轉過身去,來人正彎下腰低頭認真地看著自己。

那麼深邃的眼睛,那麼憂鬱的眼神,那麼玩世不恭的笑容,那麼完美無瑕的臉龐,那麼熟悉的身影,除了沉睡在記憶中日思夜想的他,還能有誰?

舞清清的眼淚瞬間流了出來:「怎麼會是你?」

「怎麼不會是我?哭什麼?哭了就不漂亮了。」輕輕地吻去舞清清臉龐的淚珠,把她的小腦袋按到胸膛,任健覺得自己的心裡一陣絞痛。

「怎麼去了那麼久?」舞清清完全忘了自己對任健的怨恨,此時此刻內心無助的依戀全部化為心靈深處的委屈統統倒了出來。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不好,沒有處理好那些瑣事,害你傷心了,對不起清清,對不起。」任健附在舞清清耳畔低聲呢喃,輕輕拍著舞清清的後背哄著她。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都不跟我說一聲就走?」舞清清委屈地抽噎著問。

「你都不肯接電話,怎麼解釋呢?好了好了,我們回家,我給你好好解釋好不好?」任健有點無奈地微笑著。

「不回!那不是我家!」舞清清倔強地說。

「不是你家是誰家?家裡家外到處是你的痕迹,怎麼會不是你家?」

「回去了就沒有聽你解釋的機會了。」舞清清腦子裡突然浮現出讓人羞羞的事情來了。

「亂想什麼?你這個小腦袋瓜一天到晚想的事情太複雜,以後只管吃好喝好睡好玩好就好,什麼都不要想了,一切交給我。放心,我已經狠狠地收拾了任安安,保證以後她再也不敢嘴賤了。今晚我們先回咱們家,明天帶你回去見公婆好不好?」任健捧著舞清清的小臉目光灼灼地問。

不知道為什麼,舞清清在腦海里已經勾勒出了一千種拒絕和任健交往的場景了,可是等他真的來到自己面前,舞清清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只想好好跟他說說話,聽聽他的真心話。

「好吧。」

「太好了,回家咯。」任健一把打橫抱起舞清清就往步行街里走。

「放我下來!太招搖了!」舞清清氣急敗壞地捶打著任健。

「就要招搖,要不然,哪個不知道好歹的不知道這是我媳婦,來搶走了怎麼辦?」任健抱著舞清清一路走到了停車場,乘直梯直上10樓去取車。這短短200米不到,吸引了一大批觀看的人,如此霸氣的帥哥引起了圍觀許多女孩的想入非非。舞清清一直把頭埋在任健懷裡不敢抬頭,可是那條烏黑油亮的長馬尾,已經告訴了許多人,她是誰了。

上了車,任健迫不及待地轟油門就走,舞清清提醒:「安全帶!」

「哦,對對,看我都高興忘了。」

路上舞清清問他為什麼這麼晚回來了?

任健告訴她,事情已處理完,他就回來了,餘下的交給律師,他不想再見到那個噁心頭頂的章池君,沒有必要。

「那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舞清清問。

「當然不是!怎麼可能是我的?我一沒有碰過她,二沒有給她捐過種子,怎麼可能是我的?只不過這種事情,被咬上了就得惹一身騷,不去還不行。」任健有點氣憤。

「到底是誰的?」舞清清問。

任健臉上突然浮現出了一絲扭曲的笑,似乎在強壓抑著內心的情緒爆發:「不太確定,不過基本我能猜到。」

舞清清急了:「誰啊?能不能說清楚?吊人胃口。」

「不說你也能猜到,你想,從咱們從荒島回來,到現在章池君一直處於羈押、收監狀態,能有幾個男人能被她接觸到?她之所以那麼肯定是我的,呵呵,無非是因為在島上的時候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任健臉上的笑容開始蔓延。

「你是說,可能是王卅川?」舞清清瞪大了眼睛,「真的假的?他們倆沒有措施嗎?」舞清清問。

「那誰知道?反正咱倆有事後措施。」任健邪惡地回了一句。

「任健你能不能認真點。」舞清清臉紅了。

「好好好,車裡確實不太適合,不過車震也不錯。」

「你夠了!再胡說我不理你了!」

「我投降投降,媳婦千萬別不理我。」

「老實說到底怎麼回事?」舞清清氣的滿臉通紅。

任健回頭看了舞清清一眼,笑著回答:「其實在島上章池君曾提出幫我洗衣服,我這個人有潔癖,除了我媳婦,任何女人都不能碰,所以我的衣服怎麼能隨隨便便讓她沾手?於是就把王卅川那天早上剛換下來的衣物給她了,其中就包括內褲。」

「洗衣服就能懷孕?」舞清清遲很嚴重的懷疑態度。

「當然不會!不過你自己想想章池君是怎麼做的才讓她自以為是我的孩子?」任健提醒到。

舞清清想了一會兒苦著臉說:「不會吧?她居然會做出這種噁心人的事兒?再說,王卅川怎麼會把那個留在衣服上?」

「就說你人小沒經驗,多陪陪你男人我就知道了。」任健又開始調戲自己的小媳婦。

「你正經點!」舞清清狠狠掐了任健一把。

「啊!」任健疼地方向盤都抖了一下,「來真的?看我待會怎麼收拾你。」

「其實,王卅川不是還有個外號嗎?種驢!」任健補充了一句。

舞清清還不是完全明白,直到當晚任健用自己的身體給她上了一堂生理課之後,舞清清才徹底弄明白是怎麼回事。當然這是后話。

車子開進小區地下庫負一層,舞清清問:「這個車庫又幾層?」

任健一邊拉著她的手往直梯口走,一邊回答:「四五層吧,沒數過,不過你可以參考旁邊那個地下商場。」

「我哪有機會去?」舞清清抱怨。

「你每天回家之前過去逛逛不就行了?」任健故意欺負舞清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