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小團圓還是一顆人蔘果。

所以,這萬千的身體痛苦,都得公孫婉兒一個人受著。

這撕拉的聲音,讓公孫婉兒毛骨悚然。

雖然,公孫婉兒在凡界戰場上的時候,也是受到了很多的傷,她從來都沒有叫喊過。

如今,公孫婉兒是連哭帶喊。

這痛是一直痛,這換皮的痛苦,公孫婉兒永生永世都不會忘記的。

她第一次這麼慘,受這麼重的傷。

紅衣都已經是看不下去了,她咬著自己的下嘴唇,咬出了血。

她都不覺得痛,因為她的心裡更痛苦。

紅衣看不下去,卻又不能走。

她很想哭,她很心疼公孫婉兒,可是又不能在這裡哭出來。

水神與燭神在門外坐著。

他們也很擔心這裡頭的情況。

只要公孫婉兒大聲地叫一聲,他們的心就會糾結在一起。

這種痛苦,是他們根本就無法想象的。

燭神捏了捏自己手上的肉,想想平常的時候,只要劃上一刀,都已經是覺得是要天塌下來了一樣。

可是,現在公孫婉兒受到的是五千刀的痛苦。

水神正在努力地生產著冰塊。

用冰塊可以降低公孫婉兒的痛覺,讓她稍微舒服一點,也是好的。

燭神看著水神弄冰塊,他陷入了沉思。

他覺得雲夢瑤真的是十分厲害,只要一個小小的手段,就可以讓公孫婉兒這麼慘了。要是,她使用了大手段,這公孫婉兒定是要被她搞死的。

燭神在一瞬間,居然是想要投靠雲夢瑤了。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他覺得雲夢瑤很有機會可以當神后,要是她當上了神后的話,公孫婉兒那是一定會死的額。

倒時候,自己也是會死得非常慘的額。

燭神開始是為了自己的前途而擔心了。

他在想著要不要變換一下陣營呢。

今夜有喜:誘拐腹黑BOSS 不,不,不,燭神是立馬否定了自己的這個想法。想,自己與雲夢瑤之間那可是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啊。當初自己可是發誓了,一定要弄死這個雲夢瑤啊。

如今,這是怎麼了,居然還想要站在她的隊伍當中。 這不是瘋了,這是什麼。

可是另外一個聲音,勸著燭神可以放下過往的恩怨,投身於這雲芙蓉的隊伍之中。

燭神還在這裡瘋狂地糾結著。

也許,燭神一直都是一個十分沒有志氣的神。在他的眼中,利益才是最為重要的。

公孫婉兒痛苦地叫著,她一直都在看著自己的皮膚。這皮膚被一點一點地撕扯下來,只要撕扯下一點,這鮮血就會像水龍頭那樣,瞬間噴涌了出來。

紅衣讓公孫婉兒轉頭,不要再看這一幕了。

這一幕是那麼的血腥可怕,是那麼的痛苦不堪。

但是公孫婉兒就是要看,而且還要將自己的眼睛睜大了看。她就是要自己記住今天的自己是有多麼的慘,這往後都是要還給那個雲夢瑤的,還有這個神界的那些冷漠的天神,最為主要的就是神帝的額。

這一切的幕後主使者就是他了。

要不是他的話,蘇婉怎麼可能會失去神法,怎麼可能會變得這麼慘呢。

都要怪神帝。

而,現在的神帝,正在找雨霖神君算賬呢。

神帝已經是發現了,雨霖神君對風華頌動了手腳。

神帝很是生氣。

他沒有想到,雨霖神君居然是有這麼的膽子。

他居然還想要這個神帝之位,還想要跟頌兒斗。

他是不是瘋癲了。

神帝已經是來到了雨霖神殿。

只見,這雨霖神殿當中,都是神帝的畫像,都是雨霖神君寫給神帝的信。

這每一封信,都寫得那麼的感人肺腑。

都說了雨霖神君對神帝的愛。

神帝看到這個場景的時候,他的內心當然是有些震撼的。

這雨霖真的是如此的愛自己?

或者就是為了作秀給自己看的?

神帝那個時候,他內心被一股淚水給填充了。

病嬌重生守則 他的心不知道是被什麼打動了一下。

他就這樣靜靜地看著這些信件,這些畫像。

這些信件,都是雨霖神君用血跡寫出來的。

就在這個時候,雨霖神君走了出來。

他正在喝酒著,他的頭髮也是散落了下來,衣服穿得十分的邋遢,似乎沒有一點人樣啊。

他的眼眶已經是通紅了,他看到神帝的時候,他的眼淚便掉落了下來。

眼淚從他那深深的眼角滑落了下來,就像黃豆那麼大。

這滴答滴滴答,的眼淚聲,神帝都聽進去了。

這雨霖神君哭的是那麼的凄慘。

可是,隨後,雨霖神君立馬是擦乾了自己的眼淚,冷笑了一下,說道:「不知道父帝,找我何事啊?」

雨霖神君已經是猜到,神帝已經是知道風華頌發瘋的事情是由雨霖做的了。

所以,神帝這一次來,應該就是來找自己算賬的吧。

呵呵,來,就來吧。雨霖神君早就心如死灰了。

「你這麼做,是想得到我的同情嗎?」神帝拿著一張雨霖神君寫的血信件。

雨霖神君冷冷地一笑:「呵呵,父帝想怎以為就怎麼以為好了。對,我就是想用這些血,得到父帝的愛,哪怕是一點也好。寫完,這些紙的時候,就是我身上鮮血全部流光的時候。即便是那樣,都與父帝沒有任何關係。」

雨霖神君指了指堆在一旁的白紙。

這些白紙有整整三米高。

神帝看了看這些白紙,他的內心有些波動了。

但是,他依然覺得雨霖神君這是在裝。

可能,這些信件上的血跡,都是普通的神獸血跡罷了。

呵呵,神帝才不會相信,這些都是雨霖神君用自己的血一筆一劃地寫出來呢。

因為,神帝覺得雨霖神君一定是十分痛恨自己的,他應該是巴不得把自己殺死吧。怎麼可能還在這裡寫「愛父帝」之類的話呢。

神帝不相信。

可是,事實就是這樣。

神鳥監視著雨霖神君。

它是親眼看見雨霖神君割開自己的血脈。沾著自己的血,一筆一劃寫下了這些信件。

神帝知道這件事後,他的心愣住了。

他沒有再問雨霖神君任何關於風華頌發瘋的事情,就這樣離開了。

神帝回到了自己的那一片小花園后,他便開始思考著,這件事情。

這一次,雨霖神君確實是十分的聰明。他懂得利用風華頌的心思,來控制他的行為。

這一點做得很好。

雨霖神君達成了自己的目的,又不讓別人輕而易舉發現這是自己所為的。

這一點做的很有神帝的風格。

修真之以弱制強 神帝欣賞雨霖神君這一次的計謀了。

神帝再次想起雨霖神殿當中的那些血書。

他想著:雨霖真的是不怕死嗎?他真的是愛自己的嗎?他對自己到底是真心真意的嗎?他會不會像他那個娘親一樣,做出違背自己的事情呢?

其實,神帝之前是有心的,有情的。

只不過,是雨霖母親的離開,讓神帝心灰意冷了。神帝才會這樣痛恨雨霖神君的。

神帝不斷地嘆氣著。他依然還是選擇繼續讓風華頌走神帝的位置。

即便。雨霖神君怎麼努力都是沒有辦法改變這個事實的。

因為,雨霖神君不配。

此時,在星宿神殿當中,公孫婉兒已經是成功換皮了。

這換皮的過程實在是太過於痛苦了。

公孫婉兒永生永世都沒有辦法忘記這一切。

這仇恨,她公孫婉兒一定是會報的。

風華頌,雲夢瑤,這神界眾神,都要死。

都要死。

在靈動森林之中,六月理終日都是一張怨婦臉。

她恨啊。

她心裡最為痛恨的就是那個蘇婉了。

要不是蘇婉,紫淵劍肯定是會愛自己的。

她的心裡也是痛恨紫淵劍的,他當初闖進了自己的心扉,就應該是要對自己負責。

可是,他卻不想對自己負責了,反而是將自己徹底拋棄了。

這過往的一切,對於六月理來說,都是那麼珍貴的。但是,對於紫淵劍來說,可能什麼也不算吧。

這才是讓六月理最為難過的事情。

但是,要是有天紫淵劍可以回到自己的身邊,六月理還是會馬上放下所有的怨恨,與紫淵劍站在一起的。

因為六月理缺愛,因為她十分的孤獨。

即便,紫淵劍十分的冰冷,對於六月理來說,他都是有溫度的。

只要他在,便好。 前段時間,雨霖神君還在跟六月理聯繫著,討論要反神界的事情。

可是,這段時間,雨霖神君就像是消失了一樣,不知去了何處,這造反的事情也只能是先耽擱一個段落了。

六月理覺得是非常的鬱悶,無論她是與紫淵劍合作,還是雨霖神君合作。這合作都會遭到攔截,難道他們魔界的命運就是如此的坎坷如此多舛嗎?他們魔界就應該被封印在那黑暗的深淵當中嗎?

六月理絕對不會就這樣輕易放棄的。

就在這個時候,神界的天神來了,他想要和六月理達到和解。

只要六月理一輩子待在這靈動森林當中,就可以安然無恙,若六月理踏出這靈動森林半步的話,就要讓她消失在這三界之中。

現在的六月理當然是想反抗的,但是她卻沒有反抗的資本,所以它只好是先行硬了下來,之後再做打算。

這靈動森林滋養著天底下的萬物,是各種生物的家園,可是對於六月理來說,這就是她的囚籠啊。

黑暗之中,六月理,蹲在角落裡,她仰望著這片星空,哪怕是看到一點點紫光,她就覺得那就是紫淵劍。

這應該就是凡人所說的思念心上人的感覺。

紫淵劍是否會來到靈動森林裡呢?他是否會想念自己呢?

這無邊無際的黑暗,緊緊的包裹著六月理的心,將她的心困在那冰冷的地窖之中,只有紫雲劍,才可以讓她那顆冰冷的心有一絲溫度。

神界之上,剛剛經歷換皮痛苦的公孫婉兒,連滾帶爬地想去探望雲芙蓉。

紅衣攔住了。

她的眼眶紅彤彤的,很是不忍的說道:「她只不過是半妖半神之體,如今,已經是面目全非了。幸好,大地神有權勢。這大半的神醫都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