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團准帝本源,直接被剖成了兩半,切口無比的整齊,像是星辰被破開一般。洪錚縱身一躍,躍於九重天上,一腳踏了下來,重重的踩在三屍神子的天靈蓋上。

咔擦一聲,將三屍神子直接踩落,跪在了地面上。雙膝將地面跪出了百丈方圓的裂縫! 第七百三十章斬三屍神子

他模樣凄慘到了極致,渾身都是鮮血,雙臂折斷,准帝本源被剖開,任由洪錚踩在他的頭頂,低垂著頭顱。

無論是南國,還是東荒,亦或者是白玉唐等人,全部都驚呆了。白玉唐那一批人知曉洪身後就是洪錚的分身,一個個瞪大了眸子。

尤其是白玉唐,初見洪錚的時候,他只不過是一個家族中的孕骨小修士。這才十幾年,他居然已經成為了一個能殺准帝的可怕人物。

白鴻機與蘇鐵匠對視一眼,艱難的咽了咽唾沫:「五年後,必成王!」

尤其是蘇鐵匠,喃喃自語:「此人要是入我青帝宮該多好?他如果願意如我青帝宮,我願意將兩個女兒都許配給他。」

蘇慕婉冷哼一聲:「我覺得洪錚比他強多了。」

白玉涵點點頭:「你這個觀點我非常同意,洪神候再厲害,也不能與洪錚相比。」

白鴻機非常無奈的說道:「白玉涵啊,你也要為白帝宮考慮考慮啊,洪錚要是沒死,我一定不會拆散你們的。但是現在洪錚已經死了,洪神候又對你痴情一片,你就不如考慮考慮洪神候吧。」

白玉涵搖搖頭:「我心裡裝不下任何人,我的愛也沒有那麼多。」

三屍神子還未徹底的死去,但已經徹底失去了戰力。南國眾人獃獃的看著被洪錚踩著天靈蓋而跪的三屍神王,只感覺心中怒氣翻滾。

一直被他們視為美食的東荒萬族,居然如此虐殺他們的神子!

尤其是三屍神王,發出了憤怒的咆哮聲,吼的整個九千關都是在顫抖。

「南國,這就是你們的神子嗎?太弱了,看我等會一個個去殺!」洪錚對著南國傳音。

多摩神王,三屍神王等人眼眸冰冷一片,這可真是奇恥大辱。

「南國你們應該也能夠聽到我的話吧,你們說現在我如果糟蹋了三屍神子,會不會也非常有趣?」洪錚這是在還擊之前三屍神子給東荒的話語。

眾人一聽,頓時愣住了。

這傢伙口味這麼重?

楊小雨俏臉一紅:「洪神候,你如果願意,可以找我的……魔族太噁心,還是個男人。」

「噗!」金膽神宮內,楊小雨的父親吐出一口老血,「逆子!就算你要獻身,也不要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啊!」

「哈哈哈,楊小雨太可愛了!」

心動后他是甜的 「楊老鬼,你女兒要被拐跑了。」

白鴻機,詹璇璣,天機老人等嘴角抽搐。

蘇慕婉笑的東倒西歪:「這個小妮子,還是真性情。」

楊小雨雖然聽不到眾人說的話,但也反映了過來,吐了吐舌頭,站在一旁。

洪錚一愣,疑惑的看向楊小雨:「找你幹什麼?」

而後,他繼續對南國眾人開口:「看看,這就是你們以後的下場。」

眾人都是在疑惑,卻沒有見到洪錚右足發光,靈智規則轟入到了三屍神子的頭顱中,一下子摧毀了他的神智。

「喊爹。」洪錚說道。

三屍神子發出了咆哮:「爹!」

洪錚站在他的身前,一巴掌打在他的臉上:「我沒有你這樣的丑兒子!」

東荒眾人哈哈大笑,而南國,則是沸騰一片。

「三屍神子瘋癲了嗎?」

「搞什麼?」

「神族的榮耀不可辱!」

洪錚一巴掌將三屍神子打飛了,而後繼續開口:「說南國都是一群渣渣。」

「南國都是一群渣渣!」三屍神子說道。

三屍神王不斷的咆哮著,恨不得現在就衝進西土,將洪錚給斬殺了:「洪神候!」

「南國魔族,看好,挺好。」洪錚面色冷漠,提著劍,向三屍神子走去。

「你們眼中的東荒,都是美食,都非常弱小。那是以前,現在我要告訴你們的是,有我洪神候在的一天,你們休想踏入到東荒中。來一個,我殺一個。要開闢戰爭之路,你們儘管開闢,來多少我殺多少!」洪錚提著至尊琉璃劍,步履沉穩,包裹在帝法中。

「跪下!」洪錚劍指三屍神子。

三屍神子跪在地上,一言不發。而後,洪錚一劍削去了三屍神子的頭顱,摧毀了他的元神。

三屍神子隕落!

赤紅色的神劍上,還有鮮血滴落,非常的刺目。

「東荒不可欺!」洪錚咆哮著,吼的所有的古佛雕像都是顫抖。他籠罩在帝法中,但所有人都看到,他的眸光變的赤紅一片!

「南國,只要洪某活在世上一天,就要與魔族對抗到底!」

「東荒,蘇醒吧,不要在內訌,覺醒你們的血性!」

「因為東荒,是我們共同的家園!」

洪錚咆哮連連,聲音鏗鏘有力,充滿感染力。東荒所有人都透過古鏡,看到聽到了洪錚的咆哮聲。

詹璇璣的眼中出現了複雜之色,洪神候,絕對有大帝之姿!

楊小雨受到了感染,只感覺眼眸都濕潤了,她獃獃的看著洪錚,道:「洪神候……」

洪錚回頭,恢復了平靜,問道:「什麼事?」

楊小雨非常的激動,撲了過來,抓著洪錚的手臂:「洪神候,你可以嫁給我嗎?」

我嫁給你?

洪錚滿臉的黑線。

東荒眾人也是愣住了,這丫頭說什麼胡話?

楊小雨呸了一聲:「呸,不對,是我可以嫁給你嗎?說反了,說反了!」

她直視著洪錚,非常的激動,眼中甚至淚光閃爍。

蘇鐵匠撇撇嘴,對蘇慕婉說道:「學學人家。」

有人向金膽神宮內喊話:「楊老鬼,你女兒要被人拐跑了,要娶洪神候。」

楊老鬼咬牙切齒的聲音從金膽神宮內傳出:「這個死丫頭,出來我非掐死她不可,丟了我一世英名。不過話說回來,洪神候嫁給小雨……不對,說反了,是小雨嫁給洪神候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啊。」

「不要臉的老貨!」

「無恥!」

眾人腹誹著,狠狠將楊老鬼鄙視了一番。

楊小雨抓著洪錚的手臂,期待的俯視著洪錚:「可以嗎?」

沒錯,是俯視,她比洪錚還高上半個頭,一對酥胸在洪錚的手臂上蹭著。

洪錚不著痕迹的想抽回手臂,道:「再次不才……嗯,不才……那個,我先走了。」

洪錚落荒而逃,以他的情商,實在不知道如何去拒絕。

楊小雨看著他逃走的背影,恨恨的跺了跺腳,牙齒咬的咯吱咯吱作響:「我就有那麼恐怖嗎?」

洪錚想要逃走,卻又擔心她的安危,於是有返回,道:「楊姑娘,一起走吧,去尋找蛛絲馬跡。」

楊小雨眸子一亮,點點頭。 第七百三十一章魔皇三世鏡

萬佛嶺廣袤而又浩瀚,連綿不絕。佛像無盡,一眼望不到邊。洪錚不斷的觀察著一尊尊佛像,但都沒有任何的異狀。

金瞳王懸浮在虛空中,兩束眸光洞穿虛空,掃視在無盡的佛像中,面色漸漸的凝重起來。難怪西土無數年都沒有發現蛛絲馬跡。

二代佛帝根本就如同沒有出現過一般,什麼痕迹都沒有留下。

眾人進入到此地已經三個月了,但都一無所獲。

此刻,金瞳王,六耳王與白龍象,東皇長恨已經彙集到了一起。南國魔族也有幾人匯合了,此刻,赤羽鵬王的身邊一個魔族神子盤膝而坐。

他非常的神異不凡,通體呈湛藍色,乃是人形狀態。但滿頭藍色髮絲狂舞,眉心中還睜開了一隻豎瞳。

赤羽鵬王在面對這個神子的時候,都是有些心驚肉跳。不是他的修為有多麼強大,而是他來自於皇族,乃是帝族的旁系——三世藍魔族。

他們修一種可怕的瞳術,據說是其祖上根據帝器衍化而來的。

只見他的兩隻眸子,一黑一白,被打磨成了兩面古鏡一般。眉心中,更是有金色的古鏡在沉浮,化為了他的豎瞳。

三隻眸子如同三面古鏡,發出了可怕的光華,若太陽一般炸開。他發出了可怖的光華,與數萬裡外的金瞳王眸光碰撞在了一起。

咔擦。

風起雲湧,虛空崩塌,萬物朽滅。

金瞳王眸光如電,兩束金光將藍魔的眸光壓了回去。藍魔口吐鮮血,最近卻出現了冷笑:「金瞳王,有意思。」

他修為不及金瞳王,但金瞳王面色卻凝重到了極點:「此人居然將眸子鑄造成了魔皇三世鏡。」

六耳王是他胞弟,兩兄弟當年跟隨白帝,見多識廣,聞言道:「這不是南國的混沌帝器嗎?」

帝皇神子一愣,道:「什麼是魔皇三世鏡?」

金瞳王道:「傳說魔皇三世鏡在混沌中誕生,一直都沒有出世。但其先祖卻汲取了帝器本源,衍化為一種可怕的瞳術,將眼球,眉心,全部打磨成了魔皇三世鏡的模樣。左眼前世鏡,映照過去,右眼今生鏡,俯瞰當世,眉心未來鏡,貫穿未來。」

「此人既然已經展現出了魔皇三世鏡,就非常有可能尋找到二代佛帝。」金瞳王說道。

「為我護法,我先開啟前世鏡,映照所有佛像。」藍魔說道,橫空而起,左眼發光,瞳仁化為古鏡,有萬物在沉浮,照在佛像上。頓時,所有的佛像在他的視線中,都是在倒退,此地化為了蠻荒一般。

在他的視線中,一代又一代大佛開始來此地建造佛像,足足有幾十萬尊。

「現在今生鏡!」他右眼發光,黑色的烏光足有水桶粗細,數十里長,映照在佛像上。而後,他身軀移動,四周幾個神子為其護法。

東荒眾人見狀,眸子都凝重了起來。

詹璇璣道:「魔皇三世鏡,他非常有可能尋找出二代佛帝。」

南國一支皇族卻是非常的激動與傲然:「藍魔神子隱藏的好深,到現在才施展出三世鏡。我族億萬萬人,能修成魔皇三世鏡的,也只有這幾人吧?」

藍魔三鏡齊開,萬佛嶺中蕩漾出了三道水桶粗細的光柱,橫空而起,映照諸天萬界。他盤坐一方虛空,周身垂落准帝法則,如瀑布落九天,精氣神滾滾。在他的四周,幾個神子為其護法。

洪錚本尊正在勘查一座佛像,他發現每尊佛像內部都有經文凝聚,還有無盡的圖騰源力灌入。這些佛法,都非常的深奧,並且很霸道,一旦修鍊,能將人完整的化為西土修士,連心態都會改變。

「我覺得壓根就沒有出現過二代佛帝。」楊小雨說道。

洪錚道:「為什麼這麼說?」

楊小雨想了想,隨後說道:「西土一脈相承,佛法都是第一代佛帝傳下的。所有的西土修士都可以說是一代佛帝的舍利子化成的。 快穿之並非什麼善男信女 二代佛帝也不例外,如果想尋找二代佛帝,還不如在一代佛帝的身上下手。能成為佛帝的人,從舍利子中繼承的法則都是非常多的人。」

洪錚搖搖頭:「沒那麼簡單,我們能想到這一點,西土沒理由想不到。一代佛帝的雕像,必定會被他們衍化了無數年。」

「西土的思路有問題,如果出現了二代佛帝,才能夠誕生三代佛帝。如果二代佛帝不存在,那麼三代佛帝是誰的舍利子分裂衍變成的?」楊小雨撇撇嘴。

洪錚一愣,眼中陡然出現了亮光。

對啊,按照這個思路,二代佛帝一定存在。不然三代佛帝是誰的舍利子衍化的?一代佛帝的舍利子衍化的嗎?

那三代佛帝肯定有感。

「二代佛帝肯定存在,從一代佛帝的雕像上入手是個好思路,但另一個更好的思路則是三代佛帝之後的佛像,逆向去推,將佛法融合,一代代的逆推,直至推演到二代佛帝為止!」洪錚說道。

楊小雨搖搖頭:「這太麻煩,耗費的時間太久了,單單是領悟每尊雕像內佛法,都需要漫長的時間。」

洪錚也是在苦惱,難道真的要將幾十萬的佛像一一衍化嗎?

「還有一個辦法,就是將二代,三代,四代,直至現在的雕像全部區分開來。」洪錚起身,懸浮到虛空中,看著無盡的佛像,臉上露出了沉思之色。

正在思索間,三道恐怖的眸光從幾十萬裡外掃來。眸光宛若時光長河,各種異象在其中沉浮。

三道眸光照在了洪錚的身上,頓時一下子炸裂了。

藍魔慘叫一聲,三世鏡一下子崩碎,化為了瞳孔,縮回到了他的眼眶中。他雙眸,眉心,流下了鮮血。

「怎麼了?」赤羽鵬王問道。

藍魔道:「不知道,我剛才正在還原佛像的前世今生和未來,忽然掃到了一個人。那個人太可怕了,看不清面容。看不清前世今生和未來,就像是一團混沌一般。」

「看到了誰?」赤羽鵬王問道。

「沒看清楚。」藍魔方才視線有了一瞬間的黑暗,臉上出現了駭然之色。一個人的前世今生未來都看不清,混沌一片。只有兩個可能,第一,他不應該存在這片天地。第二,他是個驚天動地的大人物。 第七百三十二章奪取視界

「是他。」赤羽鵬王隨後看到了洪錚。

藍魔站了起來,瞳孔如刀,看向真龍身,面色無比的凝重。這個人非常的不凡,包裹在蒼茫的帝法中。

洪錚與幾人對視,皆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殺機。對方有五六人,現在絕對不是上去廝殺的好機會。

他冷笑一聲,轉身離去,向其他佛像探查。

藍魔等人也是轉向另外一個方向,他重新祭出了三世鏡,推算這些佛像的前世今生,以此來確定哪一尊是二代佛帝的。

時光悠悠,眾人來到西土已經快一年了。這一年內,眾人都沒有任何的發現。金瞳王等人都是有些沮喪了。

「二代佛帝應該不存在。」金瞳王說道。

六耳正準備點頭,忽然耳邊傳來了無盡波紋,他聽到了微弱的梵音,猛然站起:「東方三萬裡外,有佛音出現,看看那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