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也有一樣比較愚蠢或者說熱血的犧牲者,多數都是一開始看到魔獸吃人拼著能救一個是一個的去擊殺第一批魔獸的那些隊伍,死亡了就高了。擊殺得越多,引來的魔獸就越多也越快,到後面他們也一樣頂不住數量巨大的魔獸群,在逃亡的時候造成了一些傷亡。

沒多久,小白夜他們就跟著大部隊一起回到了天塹城,因為天塹城防衛軍和老師們都察覺到了這一次獸災並不是偶然這麼簡單,所以有一些詳細的事情要問一下救援的學員,特別是小白夜,或者說詢問阿城。 「恩~~~~啊!」

小白夜伸了一個懶腰:「從新回到了天塹城就是好啊,真是累死人了,最重要是累死累活還沒獎勵。白忙活」

眼鏡:「有獎勵的」

小白:「有嗎?我上次怎麼沒有」

小胖:「?上次?你還有上次?」

小白一時間說漏嘴了,上次的D級獸災其實是要求保密的,不過要小白夜保密顯然是一件不怎麼正確的事情

「啊?什麼?我有說什麼嗎?哈哈哈,天氣真好」

眼鏡:「是上次天塹城的D級獸災吧,我記得天塹城的防衛軍對外宣稱是我們學院的學員解決的,不過不可思議的是,不但名字沒有說,就連修為等級,年齡,性別通通沒說。你說是吧」

小白看向遠處:「啊哈哈哈,好像的確是這樣吧,我不怎麼了解時事,不太清楚啊」

眼鏡沒有放過他,繼續說道:「好像還是兩個人的吧」

眼鏡和小胖看向了韓靜兒。

韓靜兒捂臉,遇到豬隊友是真的沒辦法,你還能怎麼樣?除了在歡聲笑語中打出GG也沒什麼可以幹了。

小白:「好吧,我承認,不過你們可別說出去啊,他們要求我們保密的」

蕭紫羅:「為什麼要保密?」

韓靜兒:「一開始我也不懂,說為了我們的人身安全,不過經過這次我想我知道了」

「看來我們那次只是一次演習啊」

天塹大廣場,就是小白夜他們新生招生時候的那個廣場,現在所有學員都沒有回家或者說回學院,因為這一次影響太大,所有有用的信息要第一時間收集起來,再傳回學院聯盟,畢竟可以隨意在任意地點開啟獸災的亞空間實在是太可怕了,要是再來一次超S級的獸災,那就真的是生靈塗炭了。

一樣是那個廣場,一樣還是那個講話的高台,一樣是一群小屁孩加上一大群的老師。不過不一樣的是人。不是他們長大了,而是殘了~~~~

綁個繃帶算是輕的了,看看人家天塹學院八級修為的那位長老級的人物,頭上纏著繃帶,右手都斷了,現在還被一圈白光包圍治療著。

你說好像小說那樣吃一個丹藥就滿狀態,斷臂重生?可以啊,有這樣的丹藥,別說丹藥了,治癒魔法又不是沒有。不過本質都一樣,加速細胞分裂分化再生肢體而已,這樣就會導致你的細胞壽命加速減少,要不是在戰場上那樣瞬息萬變的情況,在安全的時候還是慢慢的恢復吧,憑空直接生成?從無到有?

怎麼說,鍊金術上來講這是不可能的,要得到什麼就一定要付出什麼。不過醫學上還真有!調用天地靈力,用天地靈力來完成再生。可惜有兩個缺陷。

第一,修為要求太高太高,這其實就是創世的開始——創物。算是創世的一種吧,要求何其的高,雖然沒到創造生命的地步就是了(創造生命只有白明東可以做到)。

第二,天地靈力生成的和自身生長出來肯定不同,特別是修鍊者的肢體,是陪伴自己一起鍛煉的,用靈力造成的叫靈體,肯定是用不習慣的,也不是強不強的問題。

不過就算是重新長出了手臂也需要鍛煉,要鍛煉成原來的程度雖然沒有從頭開始這麼慘,不過也是需要一點時間。

想像比克大魔王那樣,哇一下就長出一個完全一樣的手臂?不不不,基本不行,除了白明東之外,就算是龍叔那些神位所有者一樣不行,他們可能更慘,要重練的可是神軀。

「哇!是張城主」

「沒想到是城主親臨啊」

「啊啊啊,是張城主。」

只見一位身穿天塹城軍服,兩鬢髮白,容貌倒是很普通,不過卻有著一股堅韌的氣勢的男子走上了高台,而與小白夜他們有一面之緣的防衛軍總司令則是站在高台下面保護城主的安危,雖然城主比陸司令修為還高,但是這不影響他有護衛保護。

小白:「這就是天塹城的城主嗎?不用這麼熱情吧」

眼鏡:「你不是天塹城本土人所以不知道,當初天塹城發生過一次SS級的獸災,雖然沒有直接出現在城裡,不過也是在城外很近的地方出現了」

蕭紫羅:「這個我知道,當時的SS級獸災很強,八級魔獸不說,還出現了一頭九級魔獸,當時天塹城沒有一個九級修鍊者,就算學院聯盟有意救援,九級修鍊者也不是說派遣就派遣的,九級的修鍊者不是閉關就是遊歷在外,這次陳老和唐老兩位來得這麼快實在是讓人想不懂」

九級修鍊者哪裡會說有事就叫人家去解決的,他們是厲害,但是同時經歷的也太多,心也會慢慢的冷下來。所以基本上不發生SS級以上的獸災學院聯盟也不會派遣九級的修鍊者來救援的這次純粹是陳唐二老自己的主意,或者說是怪物學院的主意。有些三級學院可是連九級的修鍊者都沒有,可以看出怪物學院的底蘊的確很強。

「之後呢?」

「之後?等到學院聯盟聯繫各個九級修鍊者,終於是有一位大能有空肯出山,但是要趕過來也需要很長的時間。等到那時候估計天塹城骨頭都不剩了,當時還不是城主的張風華,就是現在的張城主挺身而出,以一己之力力抗那頭九級魔獸」

「最後張城主生命力透支過多,損傷了根基,導致他一直停留在八級巔峰,終身九級無望。他的偉大犧牲和那種精神,才是讓這裡的學員如此瘋狂的原因」

小白聽了也點了點頭,力量可以讓人屈服,但是高尚的品格卻可以征服人。

張城主:「我也不多廢話!我知道大家剛剛戰鬥完回來已經很累,但是這一次的獸災事關重大,不得不第一時間獲取所有相關的資料應對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事情。現在大家以學院為單位,工作人員會問大家一些問題。請大家如實回答,為了我們家人朋友的安全,拜託了!」

城主說完后深深的鞠了一躬,久久沒有抬頭。

一位八級巔峰的大能!一位手握一城權力的城主!如此人品,舍他其誰?

啪啪啪!

場面響起了一陣久久不息的掌聲。

一個傳送大門出現,就是當初在天塹大廣場報名時候的那個傳送大門,大門也一樣是通向報名那個大廳,只是不同的是沒有了一個個報名的攤位,而是變成了一個個的小房間,完全隔絕外界,可能也是防止消息泄露吧。

「你們兩個跟我走」

就在小白夜準備去怪物學院學員指定區域去「錄口供」的時候。老怪物出現了。

「兩個?」

「嗯,你和韓靜兒」

這時候小白就有點懵了,叫他很正常,畢竟阿城是他護衛,單獨叫開自己沒毛病,不過還要拉上韓靜兒就有點奇怪了。

韓靜兒:「嗯」

蕭紫羅調侃道:「完了,你們早戀的事情被主任知道了」

咚!

「嘔!」

韓靜兒對著蕭紫羅的肚子,用力一拳直接把蕭紫羅打得口吐白沫,暈了過去。

韓靜兒好像沒有發生過任何事一樣:「我們走吧」

「呃。。嗯!」 小胖:「你說小白能不能駕馭得了?」

眼鏡:「我看懸」

老怪物沒有帶小白夜和韓靜兒兩人去大廳的小房間,而且繞過了大廳,來到大廳的裡面。裡面有一些房間。

房間特別大,隔音特別好,光線特別明亮。沒錯!就是VIP貴賓的待遇——才怪!!!

小白打開房間門一看,頓時就想跑。

為什麼?房間很好,真的,雖然不是很大,不過起碼比外面的臨時隔開的小房間要好很多,問題是,這裡面根本就是審問犯人的房間好吧。就是香港電視劇警察把嫌疑犯帶到去問口供的那個白色的房間。

小白:「喂喂喂!當我們是犯人啊?」

老怪物也明白小白夜不滿意在哪裡,但是比較好而且能容納好幾個人的房間也就這些了,畢竟這裡不是辦公的地方,只是一個大廳而已,最重要的是,其實這個大廳一開始還真的是審問犯人的地方。

「呵呵,小白夜同學,稍安勿躁,這的寓意的確不是很好,不過環境還是不錯的嘛。有空調,房間又大,又安靜。哈哈,要不委屈一下?」

韓靜兒:「就這裡吧」

「不是吧,也。。。」

「恩?你不想在這裡?」

雖然韓靜兒是在詢問,不過語氣就是另一回事了。

「。。。我覺得這裡其實也不錯?」

韓靜兒就沒有這麼多要求了,她現在想快點結束回去,她的家族也在催她想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

老怪物:「你們要喝點什麼?」

「咖啡」

「奶茶」

。。。。。

「奶茶」

「咖啡」

。。。。。

「我兩樣都拿來吧」

她們兩個也沒有等太久。怪物學院的兩位守護者陳老和唐老就進來了。之後一會天塹城城主張城主和天塹城護衛軍總司令陸司令也進來了。

不包括老怪物的話,現在天塹城上修為最高的人都在了。

張城主張風華首先開口:「我代表天塹城所有人感謝你們」

小白:「???哦哦,沒什麼,本分嘛」

張風華:「我已經聽陸司令說了,當初解決天塹大商場的D級獸災也是你們吧,小小年紀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小白:「哈哈哈,你過獎啦」

張風華:「沒有過獎,你們憑著一級修為在剛剛的獸災更是為救援開闢了道路,不然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了」

小白:「哈哈哈,都是城主有先見之明在會場設置多出障礙,不然我們也夠嗆啊」

「不知道城主叫我們所謂何事?」

韓靜兒都看不下去了,他兩個要互吹到什麼時候?

「咳咳,我們說回正事,我想知道你們在剛剛的獸災和天塹大商場的獸災有沒有感受到或者看到什麼相同但是又不是平時能感受到的,例如一些很特別的感覺」

小白:「???啊」

韓靜兒:「城主可不可以先告訴我們,兩件事的關聯」

城主思考了一會:「其實我們懷疑兩次的獸災並不是偶然,是獸災盟的人自行打開的獸災空間,引導魔獸降臨的」

!?

韓靜兒:「獸災的亞空間不是無法找到嗎,怎麼會」

張城主搖了搖頭,表示他知道的也不多。

小白:「我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哦」

韓靜兒也搖了搖頭。

「不過我可以問一下阿城」

小白拿起晶卡,按了幾下:「喂!阿城?」

「我想問一下你,剛剛獸災發生的時候你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嗎?哦哦,恩恩,哦,我明白了」

小白放下晶卡:「阿城說沒有任何特別的感覺,他說當初他已經把神念散的很開,也沒有發現什麼特殊的情況。只是」

「只是什麼?」

「阿城說當初有兩個懷疑是獸災盟的九級修鍊者,跟阿城交了幾招后他們是傳送走的」

陳老:「怎麼樣的傳送」

陳老和唐老一直弄不懂,為什麼當時那兩個黑袍人可以傳送走,空間法則一直被紊亂他們都能感覺到。難道有不用空間法則的空間移動?這和沒有米卻煮出飯來有什麼不同?騙鬼的吧。

「阿城說當時另一個修為高的黑袍人拿出一張黃色的符籙,對著空間一按就出現了一個空間裂縫,他們就這樣走進去,然後就走了」

「空間裂縫?打破空間?但是不應該能移動啊,打開的空間裂縫應該也會因為法則紊亂而紊亂才對啊,根本無法移動」

小白:「阿城說,他懷疑那兩個黑袍人不是傳送走,而是進入到了獸災的亞空間裡面去了」

陳老等五人瞳孔一縮。

氣氛一瞬間變得緊張起來。

如果阿城說的是對的話,那麼就是說獸災盟的人已經找到了獸災的亞空間,並且還找到了如何進出的方法。那就太可怕了。就是不知道獸災盟是否可以控制亞空間裡面的魔獸,希望還不行,不然,獸災盟等於是掌控著一股不亞於一個主星整體的力量。

張城主:「事關重大,我先去跟學院聯盟的人商討,先行告辭!」

張城主和陸司令急急忙忙的就離開了。

小白疑惑:「這麼急幹嘛?有這麼重要嗎」

韓靜兒:「你豬啊。要是獸災盟能自由打開獸災的亞空間,那麼他們可以在一些重要的地方釋放大量的魔獸」

「?,所以?「

「會有大量的普通人或者修鍊者死亡啊」

」其他人死了又怎麼樣?陌生人罷了」

!!

這一瞬間,在場的四人,老怪物,陳老,唐老和韓靜兒,有那麼一種感覺,感覺眼前的小男孩好像缺少了什麼,和其他人不一樣。

太平靜了,小白夜說這句話的時候完全是發自內心,在他眼中人的生命真的比一顆靈石貴不了多少。

小白:「?幹嘛都看著我啊?對了,陳老你又來是幹嘛的?」

陳老:「我說你小子,謝謝都沒有一句嗎,好歹是我們兩個救你的」

小白不屑道:「拜託,人家都打完你們才來,要不是阿城在,別說還有兩個獸災盟的九級修鍊者在,就是那九隻八級魔獸都夠我們死了」

陳老:「這小子,真的是無法無天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