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指摸了摸下巴,眼珠子骨碌轉動。

之前聽護衛隊的人說,傅芊芊在醫院裡得罪了自家的太后,太后能輕易接受傅芊芊?

他記得,那位夏叔叔家有個剛大學畢業的女兒的!

想來,太后這是要給他嫂子戴綠帽呢。

他得趕緊通知嫂子。 傅芊芊回到傅宅,便看到傅老爺子一個人坐在偌大的客廳里,孤獨的一個人在那裡發獃。

自從盧巧妍被抓了之後,傅明聲便常待在公司里晚歸,甚至整晚不歸,而傅靈月一直惦記著傅老爺子只記得傅芊芊一個孫女兒的事,所以,一回到家,就躲在自己的房間里不出來,以至於傅老爺子常常像現在那樣,一個人坐在客廳里發獃。

看著傅老爺子孤獨、寂寞的身影,傅芊芊的內心裡升起一股心疼來。

傅老爺子是她這具身體的爺爺,也是這個家裡,唯一給予她溫暖的人,也是這個家裡,傅芊芊唯一在乎的人。

傅芊芊輕喚了一聲:「爺爺!」

傅老爺子聽到傅芊芊的喚聲,回過頭去,看到傅芊芊,臉上露出了喜色。

「芊芊回來啦!」傅老爺子激動的站起來,迎向傅芊芊,微顫的手抓緊傅芊芊的:「回來的這麼晚,有沒有吃飯?」

放學之後,傅芊芊就去了通幽閣七分舵。

她摸了摸有些空癟的肚子,如實回答:「沒有!」

「正好,家裡還留著很多菜,我這就讓廚房裡的人去給你熱。」

傅老爺子高興的拄著拐仗,用那雙不太靈活的腿走去喚傭人。

傅芊芊想自己去的,可看到傅老爺子這般高興便作罷。

不一會兒,傭人便把熱好的飯菜端到了餐廳里。

傅芊芊給傅老爺子遞了一雙筷子:「爺爺,你也沒吃吧,一起吃!」

「好!」傅老爺子笑著接過傅芊芊遞過來的筷子。

只是很簡單的一頓飯,傅老爺子卻吃的很開心,因為有人陪。

吃完飯之後,傅芊芊擱下筷子,對傅老爺子說:「爺爺。」

「嗯。」傅老爺子用溫毛巾擦了擦嘴:「怎麼了,芊芊?」

「以後我若是回來得遲,您先用餐,不必等我。」傅芊芊嚴肅的叮囑傅老爺子:「您的身體最重要。」

傅老爺子尷尬了一下:「呃……」

「假裝用過了,也不可以,我會隨時打電話回家檢查!」

傅老爺子的心裡暖了一下,笑著點頭答應:「好,我聽芊芊你的!」



吃完晚飯後,傅芊芊稍歇,便去了小區的花園裡跑了一圈,又舒展了一下身體才回到了家中。

這時傅老爺子已經休息了。

她回到自己的房間,關上門,便脫掉了身上的衛衣,露出了底下的內衣,準備換睡衣。

然而,她才剛剛脫掉衛衣,窗戶邊上便傳來了一陣動靜,伴隨著一聲小聲驚呼。

傅芊芊皺了下眉,快步走到窗邊,一把將貓在她窗外準備逃走的人抓了進來。

當把對方拽進來的瞬間,傅芊芊握起拳頭便要朝對方的臉上砸去。

對方及時出聲提醒:「隊長,是我!」

傅芊芊聽到了熟悉的嗓音,拳頭在對方的臉上三寸處停下。

移開拳頭,傅芊芊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吳名,是你!」

吳名的臉上有著不太正常的紅暈,輕咳了一聲,目光不太自然的艱難的從傅芊芊的身上移開,準確的說,是從某洶湧的兇器上移開。

「那個……隊……隊長,您……能不能先穿上衣服,咱們再說話。」 經過吳名的這麼一提醒,傅芊芊才突然想到,自己在進門時,身上的衛衣被脫掉了,裡面便是內衣,這樣確實不雅。

傅芊芊皺眉走到床邊,把自己的衛衣重新穿上,然後重新回到窗邊。

因為傅芊芊已經穿好了衣服,吳名才敢將視線放在傅芊芊的身上。

可是,在他將目光放在傅芊芊身上的時候,視線卻不由自主的往傅芊芊的某處瞧。

以前的紫車,因為常年穿著作戰服和軍裝,並看不清她的身材,表面上看去,穿上寬鬆衣服的傅芊芊與紫車的身材差不多。

只不過,沒想到,底下的身材竟然是那樣的正點,若不是他的定力好,剛剛只怕是鼻血都要流出來了。

揮去腦中的綺念,吳名併攏雙腿,手掌斜在太陽穴上,朝傅芊芊行了一個軍禮:「隊長!」

傅芊芊目光微柔:「我說過了,吳名,我現在已經不是你的隊長了!」

女主被穿之後 「但是,在吳名的心裡,您永遠都是吳名的隊長!」

傅芊芊也不與吳名爭辯:「你這次過來,是有什麼事?」

「是有事,不過我有事想先問您,隊長,上次白蔻在南山腳下的車子被炸了,這件事您知道嗎?」

傅芊芊淡定的承認:「是我做的!」

吳名的臉上升起了一絲驕傲來:「我猜就是隊長你做的,那天他們回來的時候狼狽極了,你沒看到,他們是坐農用機動三輪車回來軍部的,衣服和靴子全部襤褸不堪,頭髮都被燙卷了。」

從吳名的敘述,傅芊芊已經能想象出白蔻等人的狼狽模樣。

傅芊芊微勾唇角:「嗯。」

「對了,隊長……」

吳名剛想要說什麼,傅芊芊手裡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吳名眼尖的看到傅芊芊手機屏幕上跳動著三個字『小白臉』。

小白臉?

只見,傅芊芊看到那個名字的時候,眼睛里有著他從未見過的溫柔,整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一股暖意。

「喂!」 異界末世的悠閑生活 傅芊芊接起手機。

裴燁的聲音從話筒的另一邊傳來:「在哪?」

「家裡!」

「事情辦完了?」

傅芊芊的身子輕輕的靠著窗戶,從二樓的位置,恰好可以看到花園裡的景緻。

月光下,花園裡的牡丹正值花期,朵朵盛放,格外的嬌艷。

她輕聲答:「嗯,已經辦完了。」

「一定累了吧,晚上早點休息,明天早上我接你去學校。」

「好!」

說罷,傅芊芊便掛掉了電話。

掛完電話之後,傅芊芊抬頭,看到的卻是吳名愣住的表情,她斂眉。

「怎麼了?」

吳名:「……」

剛才傅芊芊接電話的時候,嗓音幾近溫柔,那表情就像……就像戀愛中的小女人,可是,當傅芊芊看向他時,表情卻變為了公事公辦的態度。

吳名輕咳了一聲:「那個,隊長,我還有一個問題要問。」

「問!」簡單而帶有命令語氣的一個字。

果然,態度差並不是他的錯覺。

吳名:「隊長,您跟裴氏家主裴燁訂婚這件事,是真的嗎?」

「怎麼了?」

吳名委婉的問:「不是……被逼的嗎?」

「裴燁他沒有逼我!」

「不是,我的意思是,裴燁他不是被逼的嗎?」

傅芊芊:「……」 在吳名的心裡,他家隊長在黑鷹突擊隊時,那可是一頂一的霸氣,對待隊里的人,那更是兇殘無比,再加上傅芊芊的武力值較高,隊里哪個人沒被傅芊芊給虐過。

那裴燁吧,是個商人,商人在軍方人的眼中向來是弱勢群體。

那張臉吳名在雲喬廣場的時候見到了,容貌比秦杭市長還要俊俏上許多,那顏值在整個雲城怕是都沒有幾個比得上他。

試想,哪一個女人能放過這樣俊美的男人。

他家隊長雖然兇殘,可她還是一個女人,再加上傅芊芊給裴燁的備註是『小白臉』,更加肯定了吳名心裡的猜測。

一定是他家隊長看中了裴燁的顏,以非正常手段,逼迫裴燁就範,使得裴燁成為她的未婚夫。

在他的心目中,他家隊長智商那麼高,身手那麼好,裴燁那樣柔弱的小白臉是不可能逼迫得了傅芊芊的,結果當然就只能是另一個了。

隊長教過他,不管任何時候,都必須要講真話,說話也要直接,所以,他也毫不客氣的將隊長教他的話,貫徹了個徹底。

只不過,當他問完這句話之後,為什麼傅芊芊臉上的表情,有那麼點難以言喻。

怎麼,他問錯了嗎?

「你覺得……我像是那種人?」傅芊芊面無表情的盯著吳名的臉。

吳名感覺這是一道送命題。

他先是點了點頭,然後又劇烈的搖了搖頭,求生欲極強的說:「隊長您怎麼可能是那種人,我剛才只是開玩笑的。」

傅芊芊懶理吳名的話,至於她跟裴燁之間的約定,她暫時也不想告訴其他人。

「說吧,你來找我,到底有什麼事?」

傅芊芊轉移話題的態度,更是讓吳名肯定了自己的猜測,若非是心虛,隊長怎麼會轉移話題?

他有自知之明,絕對不可能再提剛才的事,往槍口上撞。

「隊長,是這樣的,軍隊近期得到了消息,上次導致黑鷹突擊隊精英全軍覆沒的那個組織,近期會在雲城中再一次出現,這一次他們再一次出現,恐怕會導致極大的傷亡!」

「目標?」

「雲城所有的生物研究中心。」

傅芊芊皺眉:「生物研究中心?」

「對!」吳名點頭:「從明天開始,各大生物研究中心都會布置軍方的人員暗中警戒,以防不測。」

傅芊芊眯眼:「你會過來,是不是已經有了重點懷疑對象?」

吳名再一次點頭:「目前,有兩個生物研究中心是整個雲城乃至全國最大的研究中心,是保護的重點,其中一個叫未來生物研究中心的,便在雲城第一中學附近。」

傅芊芊還是紫車時,直覺向來比旁人敏銳,未來生物研究中心又在傅芊芊的學校附近,吳名跑來告訴傅芊芊這件事,也是為了能更準確的找到可疑人員,進而打擊那些恐襲者。

傅芊芊點了點頭:「好,我知道了。」

等吳名走後,傅芊芊的臉色變得猙獰起來。

大婚向晚 她有預感,她和那些人……終於要再見面了! 第二天上午,裴燁如約來接傅芊芊。

第一節課剛上課,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主動跟傅芊芊開口的盛延,突然轉過頭,看向了傅芊芊。

「傅芊芊同學!」盛延喚道。

他剛才一直糾結,到底怎麼喚傅芊芊。

雖然傅芊芊現在是裴燁的未婚妻,可是,他畢竟是他的同班同學,而且……倆人的年紀都是十八歲,喚她大舅媽覺得就把她給喚老了,他也覺得自己喚不出來,所以,還是跟當初一樣,喚她的名字。

因為老師還沒到,所以,傅芊芊轉頭看了盛延一眼。

「怎麼了?」

傅芊芊那正直的目光中,帶著一股盛氣凌人,令盛延的氣場一下子弱了下去。

盛延的嘴唇動了動,艱難的開口:「傅芊芊同學,有一件事,我想請你幫忙。」

「說!」

盛延感覺自己的氣場更弱了。

面對傅芊芊的目光,盛延覺得自己將要提出的要求太無恥,支支吾吾著,十幾秒鐘后,他才終於鼓起勇氣開口:「過兩天有一場測試,測試的時候,你能不能……」

說了一半,盛延還是覺得自己說不下去了。

傅芊芊狐疑的盯著他的眼:「你想說什麼?」

盛延被傅芊芊問的心虛,別過頭去:「沒什麼,沒什麼,到時候你好好考!」

「嗯!」傅芊芊一本正經的看著他:「你也別拖後腿!」

盛延:「……」



下午放學后,傅芊芊出了教室不遠,便與閻小敏、傅靈月和鄭書城三人碰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