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在墓穴,也不可能一無所獲,同樣得到了一件天階下品的靈器。

想著間,手掌一動,出現白色晶球。

隨之靈力剛一湧入,絲絲極寒烈焰,不斷的從中釋放而出,向著羅無生兩人而去。

而羅無生在這時,終於摸索清楚了白如意這件靈器。

其不是什麼攻擊型的靈器,也不是什麼防禦型的靈器,應該算輔助之類的靈器。

在一瞬間,釋放出的滾滾極寒白霧,一個變化,在虛空之中,凝結出五道與羅無生一模一樣的白色身影。

至於身上的氣息,不是很強大,只能跟一般的靈穹境後期差不多。

但是在凝結出一瞬間,身形一個模糊,消失在虛空之中。

然後一個眨眼間,出現在冷笑寒五人的四周。

「呵!」

對於出現在身前的白色身影,冷笑寒不覺得嘴角輕蔑一笑。

然後白色晶球釋放出的極寒烈焰,一個猛的呼嘯,就將身前的白色身影,給籠罩吞噬在了其中。

冰無極嘴上同樣輕蔑一笑,手一個揮動,一道道尖銳鋒利的錐刺,從冰地之上,冒了出來,同樣將白色身影給滅了。

至於其他三人,在見到白色身影的第一時間,同樣施展出強大的攻擊,向其攻擊而去。

重生之緣來如此簡單 可是就在攻擊的時候,羅無生嘴角突然戲謔一笑。

而在這時,攻擊的另外三道白色身影,其中兩道直接被轟爆了開來。

妖后難惹 但是那最後一道,在攻擊快要觸碰的時候,突然一絲靈力波動,現出羅無生的身影。

然後在一瞬間,身形一個模糊,消失在虛空之中,將那攻擊給躲避開來。

對於這一幕,那施展出攻擊的青年,臉色大變,沒想到那白色身影,居然直接變成了羅無生。

而冷笑寒冰無極,對於羅無生的消失出現,臉上也是一驚。

接著還沒有等他們反應過來,羅無生已經出現在了那個青年的身前。

剛一出現,就是五指緊握霸道一拳。

這一拳,凝聚羅無生的四成武道之意和融合了隱約龍形。

那青年見到突然出現的羅無生和那霸道一拳,臉色大變。

從這一拳中,他感受到一股很強大的心悚。

然而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拳轟在了胸口心臟之上。

強大的力量,瞬間轟碎其體內的五臟內腑。

「找死!」

見到自己這邊有人被殺,冷笑寒雙眼厲芒猙獰下,一臉殺意道。

同時催動白色晶球,對著羅無生釋放出滅殺極寒冰焰。

但是在一瞬間,白如意極寒白霧一個呼嘯,再次凝聚出五道白色身影,向著四周快速的掠閃而出。

而羅無生的身影,在同時,又一個模糊,消失在虛空之中。

等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出現在了冷笑寒等人的身後。

剛一出現,羅無生嘴巴一開,一道銀色烈焰,從中激射而出。

這道銀色烈焰,就是之前滅殺溫灼得到的銀煞冰火。

之前去冰海絕地的途中,他已經將這銀煞冰火,給重新煉化了。

這銀煞冰火,不是什麼特殊強大的靈焰,煉化起來,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雖然不是強大的靈焰,但是其中的威力,對於天府境後期的武者來說,還是有非常大的殺傷力的。 「你找了姐姐?」

姜錦炎猛的看向周遠,怒道:「誰讓你去找姐姐的,你……」

「你以為今天的事情能瞞得住姐姐?」

周遠對著姜錦炎說道:「先不說程雲海和阿秀婚事在即,就是耿宏毓,他是臨遠伯的兒子。」

「臨遠伯府就這麼一個獨苗,他們絕不會善罷甘休,除非能將你直接治罪,否則這件事情遲早都會鬧的人盡皆知。」

「你的身份旁人不知曉,可那些當年見過你的人還能不知道嗎?」

「姜家當初在京中也是有頭有臉的,而你那時候在京中的名聲不低,就算見過你的人再少,可總有那麼一兩個能將你認出來,就如同如今京中人人都知道攝政王慕容堃,是當年意外而亡的孟家四爺一樣。」

「你以為你的身份能瞞得住多久?」

周遠看著姜錦炎臉上怒色淡去,面容微微泛白,他聲音低沉道:

「待到那時,就算你不想牽扯到姐姐身上,也有的是人會藉機攻訐於她。」

「除非姐姐能狠心將你推出去,平息此事,否則她稍有半點偏袒,落到旁人眼裡。」

「知曉你身份的,是姐姐護短。」

「不知道你身份的,卻會以為姐姐因為曾是赤邯帝女所以偏袒赤邯之人。」

「等到那時,不僅朝中之人會對她心生不滿甚至怨憤,就連那些被大燕收復之國也會擔心陛下將來有所偏袒,心生不滿或是貪婪。」

「你可知道這其中干係到底有多大?」

如今大燕收復各國本就占著優勢,大燕的百姓正是意氣最高之時。

這個時候一不小心不僅會被挑唆著同仇敵愾的對付姜錦炎,更有可能會連累到赤邯。

到時候一旦上升到兩國之事,就算是姐姐他們也會麻煩纏身。

周遠看著姜錦炎:

「我知道你不想驚擾姐姐,可是與其被人找到理由牽累姐姐,倒不如一早便告訴姐姐。」

「到時候就算真有什麼麻煩,姐姐和陛下也不至於措不及手。」

姜錦炎原本滿是怒色的臉上緩下來許多,他掙扎的手中力道卸了下來,緊抿著嘴唇站在廳內,聽著門外那些叫罵聲。

周遠對著他道:「錦炎,不必聽他們叫罵。」

「他們此時多罵一句,我將來都會讓他們連本帶利的還回來。」

姜錦炎抬頭看著周遠,低聲道:「我知道我惹了大麻煩……」他頓了頓,卻又道:「可是我不後悔,他們敢那麼對阿秀,我只恨我沒打死了那兩個混蛋。」

周遠聞言伸手撫了撫他的發,眼底冰涼一片:

「我知道。」

「你不用後悔,該後悔的也不是你。」

周通坐在一旁,看著周遠扶著姜錦炎的模樣,只覺得有那麼一瞬間的古怪。

周遠的性子太冷,不是冷漠,而是平淡,就好像什麼都驚不起他的好奇。

這些年他大多數時間都留在麓雲書院,很少回京,而周通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他相處,可卻也看得出來周遠不喜與人近身,可他待姜錦炎卻是格外的親近。 第兩百五十四章底牌各出

對於銀煞冰火,那兩個實力稍弱的兩家子弟,背後一陣寒悚驚恐,然後在一時間,向著一旁躲避開來。

見到那兩個子弟的躲避,羅無生神色戲謔一笑,然後控制這銀煞冰火,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向著冷笑寒和冰無極而去。

冷笑寒兩人雖然強大一些,但是也不敢直接讓銀煞冰火擊中。

隨之身形一轉,想要將其抵擋下來,但是就在他們身形轉到半路的時候,虛空之中,突然一絲漣漪波動。

對於這漣漪,冷笑寒兩人有所察覺,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分別兩個圓環,套在他們的手腕之上。

至於最後一個套在冷笑寒的脖子之上。

剛一套住,其中一股洪流狂奔的巨力咆哮湧現,讓冷笑寒兩人心驚不已。

隨之連忙運轉體內的真元,想要將巨力抵擋掙脫開來。

啊啊!

可是在這時,兩道數道血影,一個模糊,出現在他們的脖子之上。

剛一出現,冷笑寒兩人就一臉痛苦的大叫了一聲。

不止他們兩個,另外兩個家族子弟,也幾乎在同時,痛苦的大叫了一聲。

血毒蜂剛才吞噬了冰晶蟻,氣息強大了許多,同時其那蜂毒,也厲害了許多。

其中有些血毒蜂,已經陷入沉睡,只有再次醒過來,就可以完成蛻變,到時候就可以開始產卵了。

控制這冰晶小鼎的雪柔晴,雖然不知道羅無生想要幹什麼,但是那血影,她知道是什麼,就是之前羅無生施展出吞噬冰晶蟻的靈蟲。

既然連那強大的冰晶蟻都能吞噬,其中肯定有些其他的手段。

對此,雙眼殺意一閃,體內真元一動,瘋狂的催動冰晶小鼎,釋放出極寒雷電,向著冷笑寒兩人滅殺而去。

冷笑寒兩人對於羅無生殺意之極,但是在剛才的刺痛之後,全身體內的真元靈力,有些絮亂了起來。

這種緊要關頭,出現這樣的事情,對他們非常的不利。

但是見到而來的銀煞冰火和極寒雷電,臉上有些驚慌,然後連忙催動手中白色晶球,釋放出極寒烈焰將他裹挾護在其中。

冰無極則體內真元,化為滾滾的極寒白霧,同樣將其護在其中。

羅無生見此,嘴角再次一笑,然後身形一個模糊,向著之前逃離的兩個家族子弟而去。

那兩個家族子弟,對於羅無生向著自己而來,臉色大變。

只能施展出攻擊,阻止羅無生的前進。

「滅!」

對於那兩個家族子弟的攻擊,羅無生嘴角神色有些不屑,滾滾的青色罡風,一個撕裂,直接抵擋下來。

然後羅無生身形一個模糊,出現在他們的身前。

剛一出現,五指一拳,轟在他們的胸口之上。

洪流巨力,如之前一般,將他們兩個體內的五臟內腑,全部轟碎開來。

轟碎后,體內靈力滾滾一個咆哮,那青色小峰撕裂著罡風,出現在冷笑寒兩人的頭頂之上。

都市之少年仙尊 出現的時候,一個極速的旋繞,化為一個罡風龍捲風暴,向著冷笑寒兩人撕裂而去。

另外在同時,四成毀滅武道一個波動,融合罡風龍捲風暴之中。

讓其威力,再次大增。

感受到罡風龍捲風暴的威力,冷笑寒兩人臉色一變,他們沒想到羅無生居然有這麼強大的實力,不僅領悟了毀滅武道,而且還將其提升到四成。

如果是平時,依靠他們體內的真元,還不用太擔心,但是現在,體內真元靈力出現絮亂,施展出的攻擊,比全盛時期弱了一些。

至於雪柔晴,自然不會給他們有任何的機會,瘋狂的催動著冰晶小鼎,釋放出極寒雷電,讓他們騰不出手來。

而羅無生之前施展出的銀煞冰火,此刻一個變化,化為滾滾的銀色火海,與冷笑寒施展出的極寒烈焰不斷的對碰在一起,發出相互吞噬的嗤嗤聲。

「羅無生!雪柔晴!這是你們逼我的!」

冷笑寒見四周的攻擊,越來越兇猛,神色猙獰殺意道。

然後在一瞬間,取出兩張符籙,對著羅無生兩人一人一掌拍出。

對於這符籙,羅無生突然心神一悚,然後在反應過來的第一時間,向著四周逃離開來。

同時催動著白如意,釋放出極寒白霧,凝結出五道白影,向著四周快速的逃離而去。

這白如意,雖然沒有攻擊,但是可以施展出多個白影分身。

只要意念一動,想要傳送到那個白影,就可以傳送到那個白影。

有一點不足的是,只要傳送了,其他的白影,就會爆裂開來。

想要再次傳送,只能再次催動施展出白影。

另外以他現在的實力,只能凝結出五道白影。

按照這白如意的等階,最多應該能凝結處九道白影分身。

而在這時,那符籙化為一道極寒烈焰箭矢,突破銀色火海,向著羅無生攻擊而去。

對於這攻擊,羅無生再次感受到一絲心悚。

因為這攻擊,已經達到了一般化元境初期的全力一擊。

看來這三個家族進入的嫡系子弟,應該都有一些保命手段。

可是既然他有白如意,想要殺人,有些痴心妄想。

隨之那道極寒烈焰箭矢,離他只有半丈的距離時,身形一個模糊,消失在虛空之中。

等再次出現之後,已經在不遠處的三丈之外。

而那道極寒烈焰箭矢,從模糊的身影,掠穿而過,轟擊在冰地之上。

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