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聯合剿滅了博林西亞,可謂是大功一件,正在飲酒商討今後的戰略布局。這時,一個士兵匆匆走了進來,稟報道:「三位將軍,屬下已經派人搜索了所有地方,並沒有發現博林西亞的統帥博塔的蹤跡!」

「什麼?」杜冷丁大喝一聲,把酒杯摔在了地上,「給老子去找,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那傢伙給老子找出來!」

文曲星見杜冷丁動怒,也不說話,看著杜冷丁肩膀的傷口,獨自抿了一口酒,眼神中閃過一絲專屬於智者的狡黠……

當晚,文皇曲星就給蘇辰寄去了一封信,至於信的內容,無人知道……

………………

經過一夜的清剿,第二天,大局已定,博林西亞的領地被古葉帝國正式接管,只是依舊沒有發現博塔的身影,這個博林西亞的統帥,好似憑空消失了一般!

草原王莫薩帶領莫西多羅部落識趣的退回了蒙域草原;杜冷丁也整頓軍備,等待命令;文曲星調兵遣將,把佔據的領地管理的井井有條……

博林西亞的名號,自此成為了歷史! 博林西亞被滅亡的第二天,也就是蘇寧打敗博薩的第二天,蘇寧終於從昏迷中緩緩睜開了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古麒!這小丫頭趴在床邊睡著了,看來是累壞了!

蘇寧靜靜的看著古麒,看她睡覺的樣子,恬靜的表情,十分可愛,就連蘇寧自己也想不明白,昨天這小丫頭是哪裡來的勇氣?竟然變得這麼兇悍,一個人就震懾住了這麼多的族內長老!

但不得不承認,這小丫頭穿女裝的樣子真是蠻可愛的!

………………

蘇寧的傷勢恢復的很快,睡了一覺就基本上全恢復了,葉鱗只能是羨慕嫉妒恨,要知道,當初他受傷的時候,足足恢復了半個月,而且還是在有酒徒仙人暗中幫助的情況下!

中午的時候,霸域古族內部召開了一個高層會議,會議由古佳夢主持,蘇寧和葉鱗也被邀請參加。在會議上,古佳夢任命了幾位自己的心腹成為新一任長老,並且宣布了對古清河等人的懲罰。最重要的是,古佳夢在最後宣布,她將要在半年之內解除代族長的職位,推舉古麒繼承族長!

這項決定自然沒有人反對,古麒雖然和古佳夢一樣是女兒身,但是,昨日古麒展現出來的族長風範,已經開始在古族內部流傳!抽古清河耳光,拿劍威逼長老,她幾乎成為了年輕一輩的偶像!

這場會議,足足召開了有三個小時,古佳夢把每一件事都安排的井井有條,而且事無巨細。

「她這是在為古麒上位做鋪墊啊!這個女孩也終於可以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了!」蘇寧心中感慨,然後頗有深意的看了看一旁的葉鱗,發現葉鱗正目不轉睛的看著古佳夢,兩人還時不時的來個眉目傳情……

………………

會議結束后,文曲星將軍親自帶領軍隊來接蘇寧回黑龍城,沒錯,蘇寧準備回去了,因為他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去處理,比如博林西亞殘餘勢力的清剿。

古佳夢率領古族眾人來為蘇寧送行,一直送到霸域古族的邊境,足見古佳夢對蘇寧誠摯的感謝,確實,如果沒有蘇寧,他們霸域古族恐怕就淪為博林西亞的傀儡了!

即將分別了,蘇寧拉著古麒的手,找到了一處僻靜的地方。其他人都沒有阻止,因為在這分別的時候,誰都能想到這對年輕男女要做什麼,沒有人想去打擾他們。

古麒低著頭,紅著臉,被蘇寧拉著小手,來到了一處沒人的地方。

「你……你就要走了?」古麒紅著臉,明知故問起來。

蘇寧小聲嗯了一下,然後,理了理古麒額前的秀髮,溫柔的說道:「頭髮再長一點就更漂亮啦!不過現在也不錯!」

古麒小聲啜泣起來,依舊低著頭問道:「我們……我們什麼時候還能見面?」

「嗯……」蘇寧若有所思起來,「什麼時候都可以啊!你就在霸域古族,我就在黑龍城,你什麼時候有時間了,隨時都可以來找我!」

「可……可是……我還要跟著姐姐學習啊!我還要跟著她學習很多東西,恐……恐怕我就沒時間了!」古麒無奈的說道。

「沒關係!到時候我來看你!」蘇寧安慰道,「你一定要跟你姐姐好好學習,管理一個家族可不能光靠武力,你要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呢!多幫幫你姐姐吧!」

古麒乖巧的點了點頭,然後長舒一口氣,雖然強裝鎮定,可還是能夠看出她緊張的心情,吞吞吐吐的說道:「我……我要問你一個問題,你……你一定要如實回答我!」

蘇寧嘴角微揚,隱隱猜到了古麒要問什麼,但還是說道:「你問吧!」

「我……我問你……」古麒深深的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小臉漲得通紅,「我……我問你……你喜歡我嗎?」

果然是這樣!蘇寧心中一喜,打算戲弄一下這個小丫頭。

「我……我……」蘇寧故意吞吞吐吐。

看著蘇寧猶猶豫豫的樣子,古麒的心驟然一緊,不知不覺的啪嗒啪嗒掉起了眼淚。

看到古麒竟然哭了,蘇寧不禁慌亂起來,連忙為她拭去眼淚,安慰起來,「你別哭啊!你都是要成為一族之長的人了,怎麼還總是掉眼淚,讓人看見多不好啊!別哭了,乖,聽話!」

古麒一下撲入蘇寧的懷裡,哭的更傷心了,嗚咽的說道:「那……那你怎麼不回答人家的問題!人家有多傷心你知道嗎?嗚嗚嗚……」

蘇寧真是拿這小丫頭沒轍了,撒起嬌來還真是讓人受不了,拍了拍古麒的背,哄道:「好啦!好啦!你這丫頭還真是不讓人省心,我不是沒說什麼嗎?看把你急的!」

古麒把蘇寧抱得更緊了,一邊抱怨一邊說道:「那你怎麼總是猶猶豫豫的,難道那個問題很難回答嗎?難道你不喜歡人家嗎?就是因為人家的胸也不大屁股也不翹嗎?嗚嗚嗚……」

蘇寧聽后不禁啞然失笑,拉開古麒抱著自己的手臂,然後輕輕彈了她一個腦瓜崩,「你這小丫頭,腦子裡成天在想什麼?真是個小花痴!」

古麒一隻手捂著額頭,一隻手輕輕打了蘇寧一拳,委屈的說道:「那你說,你到底喜不喜歡人家?」

「好吧!」蘇寧舉手投降,「我喜歡,這總行了吧?」

「哼!」古麒又打了蘇寧一拳,「你又敷衍我!」

蘇寧雙手搭在古麒的肩膀上,表情嚴肅起來,他語重心長的說道:「小麒!我當然喜歡你,但是,你看,我們兩個年紀都還小,如今談婚論嫁都還太早。況且,我的未來,還由不得我去決定。我現在實力太弱了,有很多人都在暗中算計我,所以,我現在還給不了你幸福!等著我,等我慢慢變強,我會帶著整個天下,來娶你!」

古麒感動的眼淚不住的流,又撲入蘇寧的懷裡,微笑著,滿臉的溫馨,「我當然等你,永遠等你!你是干大事的人,不要牽挂著我。反正我已經說出來了,已經沒有了遺憾。從今往後,我只等你,只為你改變,只愛你一個!」

說著,古麒的小臉在蘇寧胸膛蹭了蹭,表情越來越溫馨! 在那片小樹林里,蘇寧與古麒依依惜別,互相吐露心聲。兩人足足談了有半個時辰,之後,蘇寧輕輕拉起古麒的小手,向大部隊走去。這次,是真的要分別了!

但就在此時,蘇寧感到,一股陰冷的氣息從背後傳來,這是——偷襲!

那股氣息來的很快,陰毒狠辣,讓人猝不及防。慌亂之中,蘇寧連忙把身旁的古麒推向一邊,之後就感覺全身一緊,被一道光影抓到了空中!

「蘇寧!還我兒命來!」

一道惡狠狠的聲音傳來,就見一道略顯邋遢的身影從一處岩石後面跳出。正是曾經的博林西亞統帥,實力處在開塵境巔峰的——博塔!

此時的博塔,一副落魄的樣子,就像是喪家之犬,眼神中儘是瘋狂!原來,博塔在兵敗之後,多方打聽,得知了自己的兒子博薩已經被蘇寧殺死。原本還抱有一絲希望的他頓時萬念俱灰,所以才來尋找蘇寧報仇。以他開塵境巔峰的實力,只要杜冷丁不在蘇寧身邊,他就有足夠的實力擊殺蘇寧!

蘇寧也已經猜中襲擊自己的就是博塔,心中暗叫糟糕。可此時,他發現,自己正被一隻由鬥氣化成的巨掌禁錮在空中,鬥氣鎖住了他的經脈,全身上下動彈不得,被壓制的毫無辦法!

古麒見蘇寧被擒,慌亂的驚叫起來。大部隊就在不遠處,這裡的動靜早已被實力不菲的老管家希爾和葉鱗察覺。

「蘇寧!只要杜冷丁那傢伙不在這裡,今天你就死定了!老夫先殺你泄憤!」博塔幾乎歇斯底里地吼道。那鬥氣手掌突然變成了深藍色,瞬間淹沒了蘇寧。

蘇寧被壓迫著吐出一口鮮血,呼吸頓時粗重起來。死亡的恐懼席捲全身,這是他第一次深切體會開塵境巔峰修者的力量。雖然蘇寧在都涼山獲得了莫大的機緣,但是武者等級的差距讓他連絲毫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博塔!虧你還是一方統帥,竟然搞起了偷襲!拿命來!」老希爾趕了過來,啪啪拍出兩掌。博塔冷哼一聲,抬手便輕鬆化解。

「我說過!只要杜冷丁不在這裡,沒人能奈何的了我!」博塔狂妄的道。

蘇寧在那團藍色鬥氣中已經瀕臨死亡,鬥氣隔絕了空氣,他快要窒息了。

葉鱗也趕了過來,見情況危急,先砍出一記龍炎刀,隨後兩劍同時出鞘,無匹的鬥氣劍光向博塔席捲。

博塔也不在意,不躲不避,鬥氣凝結成鎧甲,任由那些刀光劍影向自己身上劈砍。他一切都不在乎了,眼神中儘是瘋狂,他就是要儘快殺了蘇寧。

依照這個態勢,即使葉鱗的攻擊全部擊中博塔,蘇寧也會窒息而死!博塔眼神中的瘋狂轉為得意,確實,以開塵境巔峰的實力,再加上老道的戰鬥經驗,在老希爾和葉鱗面前,他已經算是無敵了!

「沒人能救的了蘇寧!就讓他給我兒子陪葬吧!」博塔又加大了幾分力道!

可是下一刻,只聽轟隆一聲,博塔就被轟飛了五六米遠,緊接著,一道金光從遠方天際射來,恰好擊中了包裹著蘇寧的鬥氣手掌,那手掌瞬間化為漫天碎片,蘇寧身子一輕,就從20多米的高空跌落而下,然後,就見一隻全身上下電光閃耀的巨型青鳥急速掠過,穩穩接住了處在昏迷邊緣的蘇寧!

巨型青鳥上還站了一個人,衣袂飄飄,蘇寧看的清楚,那人……那人竟然是蘇辰!!

蘇辰從懷裡掏出一粒丹丸,塞入蘇寧嘴中,蘇寧立刻趕到了一陣清爽,原本被鬥氣禁錮的身體瞬間舒暢。蘇辰乘坐的是一隻戰獸,而且還是罕見的飛行戰獸!這是蘇寧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戰獸,心中不免有些激動。

巨型青鳥緩緩落地,蘇寧從青鳥翅膀上滑下,就看到古麒遠遠的向自己這邊跑來。

蘇辰也從鳥背上飛掠而下,說道:「接下來交給我吧!我倒要會會這個博塔!」說完,輕輕吹了聲口哨,那巨型青鳥便自行離去,蘇辰卻一個閃躍就來到了博塔面前!

博塔看著眼前的辰皇子,心中驚駭不已,他並不認識蘇辰,但卻知道眼前的這個年輕人肯定有著強橫的實力,否則也不會這麼輕易的就把自己打倒了!

「你叫博塔是吧?」蘇辰冷淡的問道,眼神中儘是輕蔑。

博塔還是第一次被人這樣輕視,就算是北疆府大將軍杜冷丁遇到自己也要忌憚三分,這年輕人到底是什麼身份?博塔心中打鼓,忐忑的說道:「我正是博塔,你又是誰?」

妖孽皇后:龍椅要換人 蘇辰只是冷笑,戲謔的說道:「反正你也要死了,就讓你死個明白,我就是蘇辰!你可聽過?」

博塔聽到蘇辰的名號,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雙腿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作為曾經的博林西亞統帥,他雖然沒親眼見過蘇辰,但蘇辰的名字早已聽了不下千遍萬遍。

早在一年前,蘇辰的名號就已經響徹北疆府,尤其是三角域一帶。博塔也曾聽聞,這年輕的辰皇子,實力非凡,接管北疆府後,把北疆府的所有將領整治的服服帖帖,就連大將軍杜冷丁也招架不住其一招之威!

杜冷丁的實力博塔是清楚的,雖然鬥氣不如自己渾厚,可早已具有了越階殺人的資格。如果就連他在蘇辰手中都過不去一招的話,那這蘇辰到底強到了何種地步?

博塔萬萬沒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辰皇子!強忍著心中的畏懼,他大喝一聲,全身鬥氣瘋涌而出,孤注一擲的向蘇辰衝來。但他並不打算以命相搏,而是想靠這一擊暫時吸引住蘇辰,然後再突然逃跑!是的,現在的他,只能選擇再次逃跑了!

可是,當他的身體快要接近蘇辰的時候,竟然動不了了,全身上下彷彿被一股若有若無的氣流鎖死,甚至連體內的鬥氣都停止了流轉!

蘇辰身體泛起深藍色的熒光,輕蔑的對博塔說道:「你對鬥氣的控制還不夠細膩,你連碰都碰不到我,所以,你死定了!」

蘇寧體表的深藍熒光化為狂暴鬥氣,把兩人完全包裹,那勁暴的鬥氣吹的博塔睜不開眼睛,然後,博塔就隱約看到,蘇辰伸出了一根手指,緩緩向自己眉心處點來!

那手指上,凝聚了濃郁的深藍鬥氣!

「不……不……」博塔終於徹底絕望了,「你的實力是……靈武……」

嘭!博塔還未說完,身體就被暴成了粉末,然後被蘇辰狂暴的鬥氣吹散,化為了一片血霧…… 處在開塵境巔峰的博塔,在蘇辰的一指之威下,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這是何等恐怖的實力!

蘇辰殺死博塔的過程,被不遠處的眾人看得清清楚楚,尤其是之前不了解蘇辰的人,都被其展現出來的實力所震撼。蘇寧也是如此,沒有修行之前,蘇寧對於修者的境界還沒有切身的體會,但是現在不同了,他以一名修者的眼光看蘇辰的一招之威,發現自己就像是仰望山嶽一般!

處理完博塔之後,蘇辰緩緩向大部隊走來,文曲星將軍率領一眾將士紛紛跪迎。

蘇辰臉色冷峻,對著文曲星問道:「杜冷丁在哪?」

總裁輕輕親:丫頭,好久不見 「杜冷丁將軍準備返回北疆府,正在整頓軍務!現在應該還在霸域古族和博林西亞的邊界上。」文曲星答道。

「傳我命令!」蘇辰冷厲的聲音,竟然讓空氣又寒冷了幾分,「讓杜冷丁一個時辰后必須趕到這裡,否則後果自負!」

文曲星不敢怠慢,馬上寫了一封信,綁在一隻雄鷹的腿上。雄鷹立刻向重劍杜冷丁所在的方向飛掠而去。古葉帝國軍方是依靠特別訓練的雄鷹來傳遞消息的。

………………

博塔的突然襲擊,讓古麒受了不小的驚嚇,蘇寧好好安慰了一番古麒,才來到蘇辰的身邊。兄弟兩人站在林間,斑駁的樹影與他們的影子交融,不分彼此,見證著兩人的再次相見。

「哥哥,多虧你來了!要不然我今天就可能在此殞命了!」蘇寧說道。雖然他說的是生死之事,但是語氣卻很淡然,足以看出,蘇寧的心態已經歷練的很堅定了。看開了生死,唯有一顆變強的心。

「總有一些放心不下你啊!」蘇辰嘆了口氣,他比蘇寧高出不止一個頭,就像小時候那樣,他用手揉了揉蘇寧的腦袋,繼續說道:「短短兩月不見,你竟然步入了開塵境,也算是有些自保的能力了,是我之前低估了你!」

望著哥哥那高大的身影,又聽到哥哥的誇獎,蘇寧心中升騰起一股自豪之感,不好意思的捎了捎後腦勺,一副兒時的羞赧模樣。也許,在哥哥蘇辰面前,他永遠都是一個孩子吧!

「還是哥哥厲害啊!抬手一指,一招之威就解決了博塔,哥哥應該是靈武境了吧?」蘇寧的崇拜之情溢於言表。

「靈武境又算什麼!等你真正到了修者的世界,進入了宗門,你才能體會到修者世界的廣闊與浩瀚!修者的世界,是實力為尊的世界,一步走錯,可能就是身死道消啊!」蘇辰的話語中略帶傷感,全身散發出穩重氣質和強悍實力,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20多歲的年輕人。

蘇寧看著陽光下哥哥那稜角分明的臉龐,感覺哥哥身上好像莫名背負著一些東西。他的身影彷彿已經蒼老了,倦了,彷彿已經經歷了那無盡歲月的沉澱。突然地,一個疑問襲上心頭,蘇寧很好奇,哥哥在自己三歲時離開皇宮,又在自己十歲時回歸,這其間,哥哥到底在外面經歷了什麼?

雖然疑惑,可是蘇寧並沒有問,因為他感覺,哥哥那幾年的經歷,應該並不愉快吧!

………………

「哥哥,既然博塔已死,為什麼還要把杜冷丁將軍叫過來?」蘇寧言歸正傳,談論起了這場小規模的邊疆戰爭。

當日,蘇寧和博薩激斗的時候,聯軍正在圍剿博林西亞,所以,蘇寧並沒有見過杜冷丁。但是,蘇寧醒來后,多次聽過杜冷丁的名字,他早就聽說,這次圍剿博林西亞,那個杜冷丁將軍功不可沒,率領北疆軍直接殺到了博林西亞的老巢。這樣的人,蘇寧不明白為什麼蘇辰言辭中還帶著一股苛責。

看蘇寧疑惑的表情,蘇辰的臉色緩和了幾分,解釋道:「我把杜冷丁叫過來,就是想讓你見見他!一會兒,你只管看著就行了!」

文曲星把蘇寧拉到一旁,笑道:「小皇子殿下,顯然,您還不了解北疆府地區的局勢,還不了解杜冷丁這個人。一會兒,我自然會向您解釋的!」

蘇寧點了點頭,也不再問什麼,反正,自己只管看著就行了。僅僅過了半個多小時,杜冷丁就快馬趕了過來,只帶了幾個下屬。

剛一到,杜冷丁就踉蹌著跑到了四皇子蘇辰的面前,跪了下來,老淚縱橫,哭喊道:「殿下,末將有罪,請您責罰!」

這個縱橫戰場的將軍,跪倒在蘇辰面前,竟然戰戰兢兢起來。蘇辰緩步走到杜冷丁面前,眉頭緊皺,語氣威嚴,「杜冷丁將軍,你口口聲聲說自己有罪,那你可知道自己所犯何罪?」

賴上小嬌妻 「末將沒有完成殿下交代的任務,沒能在戰場上擊殺博塔,差點導致小皇子殿下被刺殺,末將愧對殿下的信任,末將有罪,請求殿下責罰!」杜冷丁額頭滲出了汗水。

四皇子冷哼一聲,一股凌厲的氣勢爆發開來,全身的鬥氣繚繞,狠狠向杜冷丁壓去,「杜冷丁將軍,你說,沒完成我特意交代的任務,我該怎樣懲罰你?」

杜冷丁不敢催發鬥氣抵禦蘇辰的威壓,只是憑藉身體的本能堅持著,全身已經濕透,甚至說話都有些吃力,「末將甘……甘願受……受任何責罰,請殿下治罪!」

「杜冷丁!」蘇辰佯怒道,「你要記住,任何的小聰明,都逃不過我蘇辰的眼睛,都只是自取滅亡!我念你之前戰功赫赫,所以一直器重你,但是,你不要考驗我的耐心!你要好好選擇自己的立場!」

「末將不敢!末將願意誓死追隨殿下!」杜冷丁連忙表明自己的忠心。

蘇辰終於收了威壓,但是語氣依舊嚴厲,「我希望你能記住你剛才說的話,自己領100軍杖,退去吧!」

杜冷丁連連磕了數個響頭,匆忙退去!

一旁的蘇寧一言不發,但從兩人的對話中,蘇寧聽出了一些端倪。他看出,這杜冷丁果然有些問題。蘇寧察覺,雖然這杜冷丁看起來對蘇辰唯唯諾諾,但是卻言不由衷,恐怕不是真心相待!

文曲星看蘇寧在沉思,笑道:「小皇子殿下,您也看出來了吧?」

蘇寧點了點頭,但並沒有多說什麼。

「實話告訴您吧!」文曲星解釋道,「那博塔是杜冷丁故意放跑的!」

「那他又為什麼放跑博塔?」蘇寧追問。

文曲星繼續解釋,「在杜冷丁帶軍隊來三角域之前,辰皇子殿下就得到了情報,知道杜冷丁和處在皇城的二皇子蘇炎有書信來往,於是,為了試探杜冷丁的忠心,辰殿下就派他來剿滅博林西亞。也許您還不知道,博林西亞也和二皇子蘇炎有來往!」

「哦?!」蘇寧精神一震,他沒想到,遠在天都皇城的蘇炎,竟然還和博林西亞有聯繫。

「這也沒什麼奇怪的!」文曲星說道,「二皇子蘇炎權傾朝野,南方已經被他完全控制,只有北方的四皇子殿下才是他的心腹大患。為了削弱四皇子的實力,他只能從北疆府的內部下手!於是就找到了重劍杜冷丁還有蟄伏在三角域的博林西亞!這次在您的帶領下剿滅了博林西亞,說起來,您也是幫了辰殿下一個大忙啊!」

「只是誤打誤撞罷了!」蘇寧謙虛的說道,「要怪就怪博林西亞太猖狂了!讓我不得不先拿它下手!」

這時,蘇辰走了過來,拍了拍蘇寧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我這次把杜冷丁叫過來,只是想告訴你,這個人絕對不像表面那麼簡單!以前他獨掌北疆府大權,所以,我來到北疆府後,他一直對我不滿,要不是我實力強硬,根本鎮壓不住他!只是礙於他的軍功和地位,我還不好向他下手,往後你要小心這個人!」

蘇寧點了點頭,「放心吧!如今我也開始修行了,我會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

蘇辰嘆了口氣,輕輕吹了聲口哨,那隻全身雷電閃耀的藍色大鳥就從遠方飛來。蘇辰輕輕一躍,就跳到了大鳥的背上,對蘇寧一行人說道:「好了!你們也快回黑龍城吧!往後,三角域一帶就拜託你們了!」

蘇寧點了點頭,看了看天色,時候確實不早了,也該上路了。他目視蘇辰離開,看著蘇辰來去自由的樣子,羨慕不已。

然後,蘇寧又轉身,揉了揉古麒的小臉蛋,嘿嘿笑道:「好啦!你們也快點回去吧!好好向你姐姐學習哦!」

………………

在蘇寧的號召與帶領之下,聯軍剿滅了三角域的頑固勢力博林西亞!此後,三角域勢力重新洗牌:都涼山依舊保持中立;霸域古族和古葉帝國開始合作,再加上草原部落莫西多羅,三方共同開發博林西亞的領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