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紅煙沒有反駁,仍舊和墨一郎離開。

在兩人離開后,群龍氣氛就變得有些僵硬了,因為主降的是五個媚頁境頁眉級,而主戰的才喬歡和周嶄兩個媚頁境。

所以,祁姿,薛壞壞以及喬摩生三人就是主戰派必須拉攏的對象!

首先,喬歡便問喬摩生:「摩生,你要與姐為敵?」

喬摩生失笑而接:「同源血脈,怎會為敵?」

「不主戰,就是為敵!」喬歡卻道。

無奈,喬摩生只得道:「好吧,我戰,不過,我不殺人。」

喬歡也有些無奈,不再語。

隨即周嶄對祁姿和薛壞壞道:「祁士,薛士,我們昔日八大貴族不是應該為綬庭共同進退嗎?」

祁姿沉默。

她還有事未竟,不能死。她要再見一次潘賽婷菲,以同等姿態面對她!

同樣,薛壞壞也沉默了。

當初月獅軍團覆滅,她就目睹了西門太慧她們的強悍,如今她們捲土重來,必然是有極大把握!

她薛壞壞是識時務者,不想淪亡,她還有慾望,她還要走得更高,嫏頁城並非最好之地!

這時,澹臺雪珠發話了:「不願戰者,滾出綬庭!」

超級仙尊在都市 聞言,墨姓五人,一齊冷色!

祁姿和薛壞壞卻是選擇了黯然轉身。

就在兩人要離開之時,西門太慧榮紅魚她們八人現來! 171.回頭,央要戴火玫瑰!

還未等綬庭眾人驚愕回神,八人隨後又自覺分兩排站。

頃刻,正裝武仙娘憑空一現排中!

綬庭眾人再次震疑。

這個……美女人是誰?

怎的生得如此之美?

簡直就是……一尊美極仙魔!

是個女人,就會黯然神傷,太不可思議了!

是個男人,就會心躁血翻,太讓人震撼了!

「夫人,還少了兩個,屈紅煙和墨一郎。他倆應該是準備回姮頁城報復。」掌握著不少情報的西門太慧輕稟來。

高達之王者降臨 的確,屈紅煙念念不忘姮頁城之仇。她跟隨綬彌雀就是盼有朝一日能夠殺回姮頁,一雪仇恥!

如今綬彌雀消失,她這心思自然就不再克制,她要回姮頁,報復那妲璐!她要回姮頁稱王稱霸,做一個姮頁女皇!

跟隨綬彌雀打打殺殺,風險太大了。

回去和男人坐擁一頁城,人生足矣!

可惜的是,他倆註定死於歸途。

因為聽后的武仙娘道:「而鎏,鎮菱悅,你倆去追。見到人,就地格殺!」

「是!」

「是!」

鎮菱悅和而鎏領命而去。

而見此情形的綬庭眾人,又是神色各異。

「你們餘下六人,將這五個男人處死!」武仙娘一掃雙眼褻瀆的墨姓五人,出語帶煞。

實際上這也怪不得他們墨姓五人,因為武仙娘如今的身貌真的是一種無法抵抗的慾望魔葯!

見之,即發!

一發不可收拾,一發讓人沉淪,無法自拔!

都市超級雇傭兵王 沒有哪個男人能去克制內心衝動。

想當初,那丁逆就是如此。

「是!」

「是!」

「是!」

「是!」

「是!」

「是!」

西門太慧榮紅魚六人當即動手。

轉眼,墨姓五人大駭,拚命相搏!

可是,這卻是沒用的,因為西門太慧和榮紅魚她們六人都能越頁地戰鬥!

而六人一聯手,就是武仙娘自己,都能被她們拖延一兩息。

所以,很快,原本的墨虎五掌軍,就被碾殺成霾!

如此血淋淋的一幕,其餘綬庭眾人當真心驚肉跳!

然而,不待他們回神,武仙娘話音又起:「你的雙眼,央要了。」

被盯的喬摩生,一震。

剛才自己的情難自禁,讓他尷尬。

他真沒想到世間竟然有女人的身貌讓他直接淪陷,成為一個低俗之人!

「你做夢!」回答武仙娘的,是往前一擋的武諾。

武仙娘冷冷一瞥她,道:「你就是武諾?」

「沒錯!你要怎的,女魔頭?」武諾豁出去了。

武仙娘冷哼一絲,道:「沒用的東西!是央剝奪你的姓氏,還是你自裁?」

武諾一怔,下意識回敬:「憑什麼?」

武仙娘懶得廢話,一揮手,便是締力迫其下跪!

武諾雙腿支撐不住,當即跪倒!

「你!」武諾掙扎。

「央再說一次,是要姓還是要命?」武仙娘只問。

武諾忍不住道:「我武諾生來姓武,此乃天經地義,你有何資格剝奪於我?」

「看來你是要姓了。那央成全你!」

「等等!」喬摩生急呼。

武仙娘瞥向他,待他說。

喬摩生未敢再迎視武仙娘,微俯首,道:「夫人,她無知,請不要與她計較,我……將雙眼給你!」

「不!」

「摩生!」

武諾和喬歡同急。

然而,喬摩生說到做到,他手一動,竟然真的自挖雙眼!

再一拋遞,一對血淋淋的珠目就朝武仙娘飛來!

然而武仙娘一哼之下,這對珠目卻是徹底震碎!

此時此刻,武仙娘確如一魔,惡魔!

「你,可以滾了!」

「夫人!請問,如何才能放過我等?」忍著劇痛的喬摩生卻立問。

「央再說一次,你可以滾了!」

喬摩生面如死血,不禁一語:「夫人,我喬摩生敬你,不是畏你!」

話出,武仙娘卻是締力瞬動,一股無形之勁隨即將喬摩生脖子扣住!

喬摩生心頭震駭,他本已全神防範,竟然還是讓人不費吹灰之力就鎖死!

這女人到底是什麼實力?!

「放開她,女魔頭!」武諾和喬歡再次同聲急怒。

武仙娘脾氣一上來,就要滅人,起殺



然而就在這時,她頁囊中的鎮眠薔薇卻是倏然一震!

她頓時呆住。

你醒來了,雲哥哥!

心頭喜意頓生的武仙娘,戾氣漸散。

而沉眠一百年的廷雲則是在一聲嘆息后,從鎮眠薔薇中出來。

如果再晚點,你還要製造多少殺戮,仙娘?

儘管心中有此無奈,但從頁囊中出來的廷雲卻並沒有將它說出來。

夫妻本一體,她殺和我殺又有何區別呢?

「抱歉,喬掌旅,讓你受牽連了。」未管在場諸人有多呆愣的廷雲,看著喬摩生的雙眼,內心愧疚不已。

喬摩生強行摒去內心苦澀,強顏一笑道:「好……久不見,廷兄。」

廷雲沒有多話,直接一提締力,為其療傷!

喬摩生本欲拒絕,可是由不得他,因為廷雲此時的締力非同小可!

就是武仙娘出手,也無法立即干擾!

她要斟酌,是選擇將自己男人強行擊傷來阻止,還是任其干涉。

很顯然,她沒得選,她做不到兩全其美。

她無法立即束縛她的男人!

她的男人此時和她有得一拼。

一百年鎮眠,他也是在締練!

不過,剛生的喜意卻是化作了一股火味!

哼,該死的混蛋!你一醒來就要這麼拂我臉嗎?

不多一會兒,喬摩生雙眼痛意消失,他能感覺如果現在去晉陞,他應該很快就能到媚頁境頁底級!

這是補償嗎?

他的苦澀又生。

「多謝。」

廷雲搖搖頭,道:「目前,我還無法復生你的雙眼。但假以時日,我能為你做到。請別怪……仙娘。」

喬摩生欲言又止。

這時,回神的武諾卻是一冷:「少假惺惺了,你們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

「找死!」武仙娘兩字一落,就要揮掃,滅人!

然而,「仙娘!」廷雲回身一瞪。

武仙娘更是火冒三丈,就差叉腰一怒了:「廷雲!你有完沒完?央已經忍你了,休要蹬鼻子上臉!」

廷雲看著小姑奶奶要暴走的模樣,最終是哭笑不得,他柔聲一語:「仙娘,好了啦,我剛出來,腦袋還有點暈暈乎乎,你就別讓我腦袋再疼了,行不?」

醫妃捧上天 看著男人擺出一副死乞白賴,武仙娘心底又氣又笑,最終一接:「不行!你給我回頁囊去!這裡沒你的事!」

廷雲無奈,只得欺近小姑奶奶,對盯道:「仙娘,你累了,回我頁囊去。」

武仙娘怒瞪,問:「怎麼,你想和央動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