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北羽抽了口煙,轉頭透過窗戶望向夜空,「不管怎麼說,如果童古來了,肯定要打!」

一個打字說起來容易,可目前[四方]的情況仍然很糟糕。

張北羽刺殺崩牙狗這件事,的確給了大家很大的鼓舞。但也僅僅停留在精神層面,眼下的局面是:如龍腰部受重創,至少修養三個月。外援趙雨橋在雙雁隨時面臨著與[F.S]的惡鬥。 野蠻勾勾纏 經過四方樓開業那天的一戰,有五六個人至少要斜上一個月。

王牌受傷,外援被困,主力損失,軍心紊亂。這樣一個團隊,別說童古了,恐怕連當初的房雲清都贏不了。

能指望的似乎只有身在紐約的那兩個人了。 有了傳送陣就是不一樣。

想當初,靈劍宗召開那個開宗立派大典的時候,發請柬到客人抵達,足足七天的時間。

現在倒好。

傳送陣一飛。

第二天,全都來齊了!

「呦,牛掌門來啦,聽說最近批發靈獸賺了不少靈石啊,恭喜恭喜!」

「哈,張宗主客氣啦,誰不知您那門派的洞冥草一直供不應求,您才是發大財的主兒呢!」

「行啦,你倆就別謙虛了,瞅瞅,瞅瞅,這可是須彌戒指啊,都是有錢的土豪!」

「托拉丹子道友的福啊!」

「話說,拉丹子掌門召集咱們前來,是不是又有什麼發財的項目?」

「那可得趕緊抱緊了大腿!」

極品淘妻限量版 「那是必須的,拉丹子道友生財有道,跟著他,肯定錯不了!」

都是賺足了錢財。

原本扣扣索索的窮日子一去不返,而今,就這些小門派,哪個不抻個百八千萬的,就算至不濟,也得個上百萬靈石的身家。

再想想以前,建個傳送陣都沒錢。

乘了一艘好船啊!

所以。

這一聽說喬拉丹要召開會議,這些個人,立馬就趕了過來,這是認準了喬拉丹能帶他們發財呢!

這一次的招待,可是比上一次好多了。

上一次還只是靈茶管夠。

這一次,不光有靈茶,還有靈果、靈酒。

修士不食人間煙火?

是不需要吃,不代表不能吃,更不代表不喜歡吃。

而且。

這些個靈果靈酒之類的,可都是對修士有補益的靈物,使用之後可增加靈氣,可蘊養神識,好處多著呢。

當然了,這價格自然也不會便宜。

這都是托七寶玲瓏閣幫忙採辦的,就這一場宴會下來,幾百萬靈石進去了。

卻也一點兒不心疼。

羊毛出在羊身上,在場的這些個大佬,都是靈劍宗賺錢的金主兒,沒了他們,交易市場還賺個屁!

萬獸真人和丹辰子一開始還有些心疼,被喬拉丹這麼一勸,也想通了。

使勁兒造!

反正都能賺回來!

喧鬧聲中,喬拉丹,走到了台上。

他這一出場,四周頓時鴉雀無聲,全都眼巴巴的看著。

不錯不錯!

喬拉丹心中一陣得意。

「好久沒見大家了,怪想念的,今兒個著急大家過來,就是聯絡一下感情,大家吃好、喝好,一定要盡興。」

這話一出口,卻沒人領情。

「喬掌門,您客氣了!」

「咱們都是老熟人了,用不著這一套,您有事兒直說,俺們可都等著呢!」

「就是就是,有什麼發財的大計趕緊說出來。」

「俺老張可是攢足了本錢,就等著跟您干一票了!」

得了。

一個個都鑽錢眼兒里出不來了。

那就說正事兒。

「第一件事兒,本少準備舉辦一屆比武大會,凡是不高於築基境的修士皆可參加,還希望各大門派踴躍參加,給本少捧捧場哦!」

比武大會?

眾大佬卻就懵了逼。

倒並不是不知道比武大會,小門派歸小門派,也是要進行門派比試遴選弟子的。

可是。

那都是各門派自己舉辦的。

還沒聽說過喬拉丹這種跨門派比武的。

什麼個意思?

一臉的困惑。

喬拉丹卻不管他們的困惑,繼續說道:「這比武大會呢,既然是本少提出來的,場地、費用、獎勵之類的,自然也都是本少包了,錢不多,意思意思而已,只要進入十六強的,每人十萬靈石!」

嚯!

此言一出,全場皆驚。

「什麼?十、十萬?」

「卧槽,十六強,每人十萬,這豈不是一百六十萬?」

「瘋了,敗家也沒這麼敗的啊!」

「這傢伙想幹什麼?」

「難道真是錢多了沒處兒花了么?」

一個個,驚的不行。

還沒完。

「凡是進入八強的,每人二十萬!」

「凡是進入四強的,每人五十萬!」

「第三名,一百萬!」

「第二名,二百萬!」

「第一名,五百萬!」

轟!

這下是徹底炸開鍋了!

「卧槽,五、五百萬?我沒聽錯吧?」

「這,這,瘋了,瘋了!」

「我去,這全部算下來,近千萬了吧?」

「近千萬?你會不會算?光是前三名就八百萬了,第四名五十萬,再來四個二十萬的,再來八個十萬的,一千零一十萬!過千萬了!」

「卧槽,這小子也太能花錢了吧?」

「圖個啥呢?」

圖個啥?

喬拉丹嘿嘿一笑。

一來,借這比武大會,訓練之下靈劍宗弟子的實戰能力。

別的門派,還需要限制一下參賽選手的數量,靈劍宗作為東道主,自然是想派多少就派多少了,到時候,把靈劍宗那些個不錯的弟子全都派上去,一番比斗下來,肯定能增長不少的實戰經驗。

這二來嘛,卻是喬拉丹向著另開財源了。

光是一個交易市場還不夠。

眼前的紅火,不代表著以後也會一直這麼紅火,妖獸、藥材,都是需要時間積累的,現在的交易之所以如此火爆,那是各門各派累積了數百年的資源砸出來的,等過了這一陣,等這些個存貨全都處理完了,生意肯定會回落。

不說別的,就說那洞冥草吧,想要入葯,至少也得十年份兒的,想要賣上好價錢,那得是百年份兒的,一旦賣完了,有的等了。

也因此,喬拉丹瞄上了這比武大會。

前世,喬拉丹可是見慣了各種各樣的比賽項目,裡面掙錢的門道多了去了。

建場地收門票,這只是最基礎的斂財手段。

收廣告費。

組建戰隊。

整成聯賽形式。

……

那傢伙,賺的錢多了去了,比眼前這個小小的交易市場可是多的多了。

而且。

相比較於交易市場,比武大會還有另一重優勢。

交易市場,做的再好也沒用,上面還有個七寶玲瓏閣壓著呢。

這比武大會卻就不同了,乃是別人未曾涉獵的行業,若是做大做強了,就算覆蓋整個修真界都沒問題。

要真是做到那一步的話,普天之下,誰還敢跟靈劍宗為敵?

所以。

一千萬就這麼砸了出去。

於是。

在場之大佬,全都振奮了。

能不振奮么!

第一名可是五百萬的獎勵啊,都快趕上忙活這大半年在交易市場的收入了。

就算拿不到第一,第二、第三什麼的也可以啊,都是錢啊!

「我的門下有十六名築基境弟子,全都參加!」

「我門下有三十一個,全參加!」

「還有我,還有我!」

「老夫也想參加!」

「滾,你個培元境的,瞎摻和什麼,只要築基境的!」

「老夫要自爆金丹,降到築基境!」

「……」 張北羽對自己很了解,自己有多少本事,心裡有數。說實話,武不如立冬,文不如鹿溪,如果他們倆能及時回來,不說扭轉整個局面,至少能好轉不少。

「冬子和小鹿…還沒有消息么?」張北羽問了一句。

江南略帶遺憾的搖了搖頭,「沒有。從放假前到現在,已經快一個月了。按照最後一次聯繫時,他們說的時間,早就應該回來了。我在想…是不是要報警啊?」

張北羽想了想道:「再等幾天吧,或許他們碰到什麼情況了。咱們要是真報警的話,說不定他們會更麻煩。」

隨後,兩人陷入沉默之中。

也就是說,立冬和鹿溪暫時還是指望不上。張北羽腦子裡把[四方]的每一個人過了一遍,期望能找出幾個能頂得住壓力的人,可惜想了一圈,愣是沒找到一個。

這個時候開始,張北羽也漸漸意識到,僅靠學校里的這些混混遠遠不夠。

隨著[四方]的發展越來越快,面對的敵人也越來越強大,再是什麼恐龍、紅狗、房雲清之流。同樣作為學校里的混混,張北羽這一伙人還是有優勢的,但真正遇上社會上摸爬滾打多年的老混子們,實在是不夠瞧的。

當然,張北羽本身在不斷的提升,甚至親手開槍殺人,以他目前的檔次,完全可以跟崩牙狗、童古他們正面杠一下。可其他人就不行了。

光靠著這幾個核心人物就想跟[君和]對抗,根本是痴人說夢。整他勢力的提升和強大才是本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