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從另一個房間里走出來了一位老人,他是慕正道的爸爸慕正義。

慕正義輕聲的咳嗽了一聲說道:「大早上的都在門口吵什麼呢?

慕正道和真靈佳兒聽到后,忙轉身站好,然後各自說了一聲:「爸爸早。」

然後慕正道說:「沒什麼事,我們在叫潤兒起床呢!」

正在這時,慕正言的房門打開了,睡眼惺忪的慕正言穿著睡衣從裡面走了出來。

慕正言出來后,看到他的爸爸媽媽和爺爺都站在門口,不禁一下子清醒了許多,他立刻皺著眉頭擔心的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真靈佳兒聽后忙笑著說:「沒事,沒事,我在叫你起床吃飯呢!」

她甜不可攀 慕正義聽真靈佳兒把話說完后,就嚴肅的說:「以後不管有事沒事,早上都不許大聲吵嚷。」

慕正道和真靈佳兒聽后,忙點頭說:「知道了,知道了。」

「好了,都各自去忙吧。」慕正義說完后就下樓跑步去了。

慕正道看到他爸爸下樓去了,就瞪了真靈佳兒一眼說:「你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

真靈佳兒不好意思的微笑著說:「我今天可能是太緊張了。」

接著真靈佳兒認真的說:「我保證就這一次,以後再也不會了。」

「行了,不說了,都該幹啥幹啥去吧!」慕正道說完就轉身回房間洗漱去了。

慕正言看到這兒,確定真的是沒有什麼事,就轉身回房間。

真靈佳兒也跟著進了慕正言的房間。

慕正言看他媽媽也跟了進來,就不解的問道:「媽媽,你今天是怎麼回事啊?」

真靈佳兒聽后,搖搖頭說:「也沒什麼事,今天不是你學校公布分數嗎?媽媽就是特別緊張。」

「哎呀,媽媽,你就放心吧,我肯定會是滿分的,上恆世(達天最高等學府)那是必須的。」慕正言胸有成竹地說。

真靈佳兒聽后嘆了口氣說:「是呀,我兒子這麼優秀,肯定會考滿分的,看來是我過多的擔心了。」

慕正言聽他媽媽說完后,就有些撒嬌似的說:「媽媽,你先出去一下好不好?我還要換衣服呢!」

真靈佳兒聽后,忙點點頭說:「好,那你趕緊洗臉刷牙換衣服吧,收拾好后就下去吃飯。」

真靈佳兒說完轉身沒走出兩步,就又轉過身來說:「你說,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又打遊戲了?」

慕正言一聽吐了一下舌頭,然後嘻笑著說:「我就打了一會兒。」

「什麼你就打了一會兒,看你這樣子就不像是打了一會兒,應該是打了一夜還差不多吧!



「雖然現在不上學,但也不能這麼熬夜,對身體不好,知道不知道?這樣長久下去身體……

」真靈佳兒說著說著就嘮叨了起來。

「好了,我知道啦,我以後會注意的,你出去吧,我就要換衣服了。」

慕正言打斷他媽媽的話,邊說就邊過來推他媽媽走,慕正言聽她媽媽嘮叨也真的是害怕。

真靈佳兒看慕正言推她了,就只好不再說了,便出了慕正言的房間,然後下樓去廚房看飯菜做好了沒有?

慕正言收拾完畢后,看了一下時間,正好七點半到吃飯時間了,他就下樓去吃飯。

慕正言來到樓下餐廳,看到他的爺爺和爸爸媽媽都已經坐好了,他就坐下來和他們一起吃飯。

慕正言一看餐桌上的飯菜不禁驚嘆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呀?這麼多菜,還這麼豐盛?哇!好多都還是進口菜呢!」

「你說什麼日子呀?你是不是睡迷糊了?」真靈佳兒嚴肅的說道。

慕正言聽后笑了笑說:「知道知道,不就是公布個分數嘛,至於搞這麼隆重嗎?搞得這麼隆重,我都有壓力了,我要是考不了滿分怎麼辦?



「你小子說什麼呢?」慕正言的爸爸慕正道邊說邊照著慕正言的頭拍了一下。

「開個玩笑,你們放心吧!我保證,我絕對是滿分。」慕正言趕緊認真的說。

慕正義乾咳了一聲說道:「好了,都趕緊吃飯吧!」

幾個人聽后相互看了一眼,然後就開始吃飯。

今天這頓飯吃的時間可是比平時長了很多,平時是七點半開始吃飯,一般七點五十就結束了,然後慕正道就會坐車去離家只有五分鐘車程的公司里上班。

而今天這頓飯他們就一直是慢悠悠的吃著。

到了七點五十,慕正道也沒有要離開去上班的意思,他的爸爸慕正義也沒有催他。

到了七點五十五分,除了慕正義之外,其他幾個人都不約而同的拿出了手機。

慕正道和慕正言拿出手機后,就打開手機登上了學校的網站,準備著到八點了好查看學校公布的分數。

真靈佳兒雖然也拿著手機,但是她並沒有打開,她心裡還是十分緊張的,她就等著過一會兒了,看他們父子兩個人的表情就知道了。

慕正義雖然沒有拿他的手機,但他也是在耐心的等待著八點時公布的分數結果,他不時的看一下牆上的掛鐘。

時間終於來到了八點整,慕正道和慕正言,同時在各自的手機上刷新了一下。

當慕正言看到自己的名字後邊,寫著766時,一下子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他興奮的叫到:親愛的恆世我來了,然後他就過去抱住了他的媽媽。

與此同時,慕正道看到自己兒子的名字,後邊是766的時候,激動的就拍起了桌子。

這時穆正義就乾咳了一聲,看向了慕正道,慕正道一看,就趕緊把手機拿過去讓他爸爸看。

慕正義看后輕輕的點了點頭。

慕正道看他爸爸看完點頭了,就拿過來手機,發信息給他的助理度直,讓他趕緊打電話把福地大飯店包下來,說明天他要邀請親戚朋友過來慶祝他兒子考上恆世。

這邊的真靈佳兒被慕正言抱住后,她還是先抓住慕正言的手,看了一下他手機里的分數,這才確實相信,她的兒子考上了恆世,然後她就緊緊地抱住了慕正言。

過了一會兒,真靈佳兒激動的說:「我要趕緊上網把好消息給親戚朋友們說一下。」

說完后她就鬆開慕正言,坐下拿起手機,打開緣友(社交網站)發信息。

慕正言聽了,也說道:「對,是應該趕緊給朋友們報告一下好消息了。」

慕正義看他們母子兩個興奮的樣子,就嚴肅的說:「低調一點。」

慕正道聽后也附和著說:「低調低調,別一有點事就搞的沸沸揚揚的。」

緊接著慕正道就說:「發信息的時候順便說一下,就說明天在福地大飯店開個慶祝會讓大家明天及時參加。」

真靈佳兒聽后,有些疑惑的看著慕正道說:「你什麼時候把福地大飯店定下來了?那福地大飯店是你想什麼時候定就什麼時候定的嗎?再說了你怎麼敢保證潤兒一定會考上恆世的?」

慕正道聽后遲疑了一下說:「我也不敢保證潤兒一定會考上恆世,我就是讓度直提前去福地那邊打了個招呼,想著如果潤兒考上恆世了,就可以先把福地大飯店給包下來,主要是怕等結果出來再去定的話,可能會等好長時間,那不是太掃興了嗎?我想現在不出什麼意外的話,應該是可以定下來的。」

慕正道的話音剛落,就聽到他的手機響了一下,慕正道低頭看了一下,然後就說:「度直發來消息說福地飯店已經定下了。」

慕正言聽后搖了搖頭說:「爸,你可夠低調的啊!那飯店包一天得花多少錢呀?」

慕正道聽后痴笑了一下,沒說話。

真靈佳兒看著慕正道雖然沒說話,但她心裡卻是深深的被慕正道感動到了。

這時慕正義就對慕正道說:「你一會兒到公司,開個會說一下,就說為了慶賀潤兒考上恆世,下個月十號發工資的時候,給每個工人的工資多發百分之十。」

「百分之十這也太多了吧?」 婚不過三 慕正言有些吃驚的說。

慕正義聽后看了慕正言一眼,然後又繼續說道:「還有就是從明天開始,整個一個月,我們恆昌乳業旗下的所有產品全部八折銷售。」

慕正道聽后就點頭說:「好,知道了,我一會兒就去公司開會。」

慕正義等慕正道說完后就起身離開了餐廳。

慕正言望著慕正義的背影愣愣的說道:「還是我爺爺最低調。」

真靈佳兒聽后指了一下慕正言的額頭笑著說:「還不是因為你爭氣嗎?」

慕正道起身說:「好啦,你們趕緊發消息讓親朋好友,明天都準時到福地飯店,我先去公司了。」

慕正道說完后就興沖沖的走了。 慕正道一到公司里就立即通知開會。

當慕正道把他兒子慕正言考上恆世的消息一說出來,整個會議室里的人都鼓掌歡呼。

等慕正道把他爸爸給交代的話都說出來以後,會議室里徹底的沸騰了,大家都紛紛站起來鼓掌歡呼。

在家裡的三個人也不閑著,各自在各自的房間里,拿著手機不停的發消息打電話,收消息接電話,忙的不亦樂乎。

吃午飯的時候,一家人又聚到了一起。

一家人動筷子前,慕正義就鄭重的對幾個人說:「我說一下,等一會兒,吃完飯以後,都必須去收拾一下頭髮,然後需要買什麼衣服的,就去買些衣服,一定要體體面面的去參加明天的慶祝會。」

幾個人聽后都愉快的點頭答應。

吃完飯後,穆正義就一個人去坐車,到他平時常去的那家理髮店理髮去了。

慕正道和真靈佳兒,還有慕正言一塊兒坐車去真靈佳兒常去的那家理髮店理髮。

他們三個人到理髮店后,慕正道就讓理髮師趕緊先給他理髮。

那家理髮店是比較大的,理髮師也不少,而且這個時間店裡也沒幾個人。

因此真靈佳兒和慕正言,只是比慕正道晚坐到理髮椅上了一小會兒。

慕正道先理完頭髮后,就對真靈佳兒她們母子二人說:「公司里還有好多事呢,我就先走了,等多田(慕正道的司機)把我送到公司以後,我就讓他再過來送你們去買衣服什麼的。」

真靈佳兒聽后就說:「不用了,我們一會兒弄完頭髮了,打個車去就行,公司里有事就趕緊去吧! 邪惡前夫,靠邊兒站! 不用管我們的,你快去忙吧!」

慕正道聽了就說:「那好吧!我這就去公司了。」說完之後就走了。

慕正言理好頭髮后,等了好半天,他媽媽真靈佳兒的頭髮才弄好。

真靈佳兒的頭髮一弄好,她們母子二人便立即出了理髮店,到外面打車去買衣服。

慕正義理髮的時候,也讓他的司機界邊和他一起去理髮。

慕正義理完頭髮后,理髮店的老闆就出來和他打招呼。

兩個人客氣的寒暄一陣后,慕正義就隨著理髮店的那個老闆去到了一間屋子裡。

他的司機界邊則在外面默默等候。

當慕正義和那個理髮店老闆,進到屋子裡關上門之後,剛才還滿臉堆笑的兩個人,一下子就都變了臉色,而且一個比一個變得嚴肅。

一陣讓人窒息的沉默之後,那個理髮店的老闆就先開了口:「上級希望慕正前輩能夠利用家孫考上恆世的這件事,好好的把恆昌做大。」

慕正義聽后立即認真的說道:「請上級放心,屬下已經吩咐小兒做出決定:從明天開始,恆昌旗下的所有產品全部八折銷售,會持續一個月。」

「下個月還會給每個工人多發百分之十的工資,明天也會在福地大飯店舉辦慶祝會,正在邀請親朋好友和社會上的各界人士參加,以便提高恆昌的知名度。」

那個理髮店的老闆聽完後點了點頭說:「很好。」

然後那個理髮店的老闆向慕正義跟前走了一步看著他問道:「就這些?沒有別的了嗎?」

慕正義看到理髮店老闆看向了自己,立刻就低下頭,就像是一個做錯了事,正在接受老師批評的學生。

慕正義聽那個理髮店老闆說完后,就遲疑了一下說道:「沒有了,就這些。」

那理髮店老闆聽后搖了搖頭,然後皺著眉說:「看來慕正前輩真的是年齡大了。」

那個理髮店老闆頓了一下,然後又說道:「一定不要忽略了媒體的力量。」

那個理髮店老闆看了一眼低著頭的穆正義又繼續說道:「每年能進入恆世的,也就那麼幾十個人,而真正能滿分考上恆世的,卻寥寥無幾,我看了一下,今年考了滿分的只有九個人,考上滿分的這些人可比那些因為各種原因進入恆世的人關注度要高很多,因此你一定要好好的把握住這次機會,加大力度做好宣傳推廣,好讓恆昌的知名度有一個大的飛躍。」

「現在恆昌在國內的乳品行業里只能排到八九名,希望可以利用這次機會,能夠讓恆昌擠身到前五名。」

「回去后一定要竭盡所能的多邀請一些做媒體人,平時要和他們搞好關係,不要吝嗇錢財。」

那個理髮店老闆說到這兒向慕正義跟前走了兩步,然後站住又對他說道:「目光要放遠一點,不要因為眼前的一點兒小利,就忘記了以後的錦繡前程。」

「現在不要心疼錢,等你把恆昌做大了,有你賺不完的錢。」

「如果你真是沒錢的話,也可以說出來,上級絕對會大力支持你的。」

慕正義於聽到這兒,立即堅定的說道:「屬下從來都沒有半點兒私心,一切都會以統一大業為重,錢是絕對沒有問題的,只是屬下愚昧,沒有閣下想的周全而已。」

「那就好,現在就立刻回去做準備吧!希望到時候能做出好成績來,不會辜負了上級對你的期望。」那個理髮店老闆冷冷的說道。

慕正義聽完,退後了一步,然後又繼續堅定的說道:「請閣下轉告上級,屬下一定不會辜負上級對慕正的信任。」

慕正義停了一下說:「那屬下這就去做安排了。」

慕正義說完后,又後退了一步,就準備轉身離開。

「等一下。」突然,那個理髮店老闆又叫住了他。

慕正義聽后就立即恭敬站立好聽候那個理髮店老闆的指示。

那個理髮店老闆看著慕正義聲音沉重的問道:「不知道家孫選的是恆世的哪個系?」

慕正義聽后立刻答道:「家孫他還沒有決定選哪個系?不過屬下已經決定讓他選化學系或政法系。」

那個理髮店老闆聽後點了點頭說:「慕正前輩的覺悟還是蠻高的嘛!不過就眼前的形勢來看,上級還是希望家孫能優先選擇化學系,其次才是政法系,希望慕正前輩能夠明白。」

「屬下明白,屬下一定會儘力的。」穆正義誠懇的說道。

「還有就是一定要做強產品質量,能做出讓大眾信得過的好產品才是重中之重。」那個理髮店老闆意味深長的說道。

「好了回去忙吧!」那個理髮店老闆說完后就轉過了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