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雙眼瞪得老大,仔細打量著放開法杖后若無其事的蒼伊,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說道,「你小子沒事嗎?怎麼可能!」

「托您的福,小子沒事!」蒼伊一副沒好氣的樣子,方才差點就被這夏爾陰了,要是換了別的小惡魔抓住這法杖,定會陷落在審判之仗營造出的氣場中。不過,蒼伊可是親身經歷過幽白之夜和那隻七星黒木獅鷲的威壓,夏爾的精神威壓雖然強大,但也奈何不了轉識境的蒼伊。

「這可不能怪我!黃金元器哪是你能碰的!」夏爾收回驚訝之色,回復一臉平淡,說道,「不過,你小子的精神力真不錯,竟然在威壓下還能脫離出來。」

「小伊,夏爾先生不是故意的!」惜雪此時也看明白髮生什麼事了,對蒼伊解釋道,「每一位觸碰黃金元器的惡魔,只要不是元器的持有者,都會受到元器的排斥,這是元器本身的性質,不是夏爾先生可以控制的!」

「而且,是誰允許你碰我了!」夏爾再次瞪了眼蒼伊,同樣沒好氣地說道。

蒼伊看著這器靈一副小正太生氣的樣子,一陣無語,夏爾這話!可有很引人深思的歧義。果然,王胖子聽了夏爾的話,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不過這一笑,正好緩解了現在有些緊張的氣氛。身為器靈的夏爾手持審判之仗,跟在一行小惡魔身後,離開了這個封印空間。

夏爾的腳剛剛脫離空間門,踏入門外城池的大理石地面上,背後的空間門猛地就發出一陣朦朦朧朧的光,然後,蒼伊感覺到那裡的空間一陣雜亂的波動,在看去時,空間門上的花紋明顯地斷裂開,還開著的門后,是一片空氣,這門,不管是樣子和功能,都已經和普通的木門一模一樣了!

「隨著夏爾的離開,這個封印空間也崩潰了!怪不得他要最後一個離開那裡!」蒼伊暗暗點頭,心道。

「你小子的精神力很不錯!」夏爾回過頭看了眼那已經變樣的空間門,良久,長嘆了一聲,好像在嘆息待在這裡封印祈並者的那段難熬的歲月,就算是器靈可以不吃不喝以沉睡熬過時間,但還是讓他有種往事不堪回首的感覺。現在總算能夠脫離這個地方,夏爾的面色雖然不變,心中還是十分興奮的。黃金元器,其神智和正常惡魔已經沒有兩樣,能夠恢復自由,自然讓夏爾心情大好。

「夏爾先生,您有什麼打算,回到金眸族嗎?」一行惡魔加器靈往法師塔走著,一路上開口閑聊起來,惜雪突然就問夏爾道。

蒼伊心中一驚,這才知道,大名鼎鼎的西奧德里克竟然是金眸族的絕世強者,也難怪這小子吃驚,他得知領主境惡魔信息的來源,都出自那本《領主志》,而西奧德里克是大陸第二任輪值審判長之一,眾所周知,審判長因為其公正的執法,其身份和種族都是要保密的,這是為了防止日後的報復和行賄,而《領主志》也是在西奧德里剋死后,才把他的信息收錄,但也只是記載了生平,對其種族和家庭絲毫沒有提及,這也是出自保密的需要。

旋即,蒼伊面色一變,以他如今念頭之通達,智慧之深徹,瞬間便聯想到自己的『老朋友』金焰,冰晶塔都派惜雪過來了,蒼伊可不信金眸族就任由審判之仗失落在這裡。而三位勇者境強者為金焰保駕護航,蒼伊當時還感覺大材小用,但現在看來,很可能是金眸族派來,護送審判之仗回歸的。想到這裡,蒼伊的面色就沉了下來,雖然這只是自己的猜想,但仔細想想,可能性還真不小!

「不管怎麼樣!不能讓審判之仗回歸金眸族!」蒼伊想到和金焰的過節,頓時下了結論。

這些念頭的流轉不過瞬間,夏爾回答的話此時才響起,「回去金眸族!?不,你為什麼要用『回去』這個詞語!我和金眸族有關係嗎!?」

「哦!?」這下連蒼伊都吃驚了,審判之仗是西奧德里克的元器,就算西奧德里克隕落了,於情於理也應該回歸才對。難道這小正太封印祈並者太久了,導致腦袋出了毛病不成!

就在蒼伊瞎想的功夫,夏爾笑了笑,再次說道,「西奧德里克.金眸,是我的第二任持有者!審判之仗是大陸輪值審判長的特有裝備!並不屬於個體所有,當審判長卸任或者隕落後,就自動屬於下一任審判長!」

「每一屆大陸輪值審判長都有三位!」夏爾好像頗有興緻,繼續說道,「分別持有三件黃金元器,審判之仗,正義天平,律法之書!」

「傳說每個大陸的輪值審判長,持有的都是這三件元器,只不過其等級有高有低,那些大型的大陸審判長,甚至持有了傳奇元器!」夏爾講到這裡,神色就帶了些自豪,「我們這三件元器,可不是隨便選的,而是仿製了流金天陽上,那主持全惡魔界仲裁和法律工作的大審判長的三件元器。」

「原來還有這種來頭!」蒼伊聽得津津有味,不覺連連點頭,最後嘆道,「那您一直待在這裡,外面豈不是要有一位審判長沒有審判之仗!」

「應該不會!」夏爾先是一愣,而後笑道,「黃金元器雖然珍貴,但審判長是公共職業,十分重要,文森特議員不可能讓這種情況發生,想必已經鍛造了新的審判之仗!所以我現在,應該是自由身了!」

「西奧德里克先生離開這裡后不久就卸任了職務!」惜雪點了點頭,說道,「原來是把身份象徵的審判之仗失落在這裡,才不得不引咎辭職!」 第282章永夜魔藤

金焰滿臉興奮地看著一片廢墟中那挺立的精美木門,滿腦子激動的他絲毫沒有注意到,木門上的花紋看似華麗,但其實已經破碎不堪。

懷著激動的心情,金焰緩緩拉開木門,瞬間,他散發金光的眼眸使勁一縮,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死死盯著面前的木門,而門后,還是一片廢墟,根本沒有什麼空間通道。

「怎麼可能!?」金焰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一下子軟在地上,喃喃道。

「難道!?」他的心思流轉,很快便聯想到一種可能,難道是冰晶塔的那群惡魔把審判之仗驅走了!?」

想到這裡,金焰的面色越來越難看。

「長老們說過,審判之仗現在雖然是自由身,但先祖留下了制住他的方法,只要我依法而行,就能把此杖帶回族中!」金焰暗暗想著,同時,一絲不可抑止的殺機,毫不掩飾地浮現在臉上,「冰晶塔!?要是不把審判之仗還給我,就別怪我大開殺戒了!」

「而且!」金焰掃視了四周,想找到一絲蛛絲馬跡,心中暗暗警惕,「我那幾個弟弟也不太安分,要是我這次失敗了,怕是金眸族繼承者的身份,要受到衝擊,千萬!千萬不能失敗!」

「找到了!」金焰在四周的地面上一掃,總算找到了好幾行帶著水漬的足跡,蒼伊一行是踩著積雪過來的,靴子上或多或少都沾了積雪,融化成水跡,在大理石地面上十分明顯。

「看來數量不少!可是!」金焰冷靜下來,看著地面上雜亂的足跡,暗暗想著,「不是說冰晶塔只擁有一枚欺詐者之戒嗎?怎麼可能來這麼多惡魔?奇怪!要麼是來者真是年齡在二十歲之下,要麼是冰晶塔尋到了新的欺詐者之戒!要是前者還好,二十歲之下的小惡魔根本就是盤菜,但要是後者!…」

想到這裡,金焰那熾烈如火的殺機,頓時被一盆冰水潑下,要是真的找到了欺詐者之戒,那對方可能是多位群星境惡魔,可不是自己能輕易對付的!

「還是先去看看情況,就算在這裡沒辦法動手,威力先生他們還在外面等著呢,那裡可是必經之路,他們要出去,定然要經過威力先生把手的地方,那時候在出手強奪,以威力先生六星巔峰的實力,除非冰晶塔那位塔主親自出手,否則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金焰默默算計著,臉上浮現成竹在胸的微笑。

順著足跡,金焰小心翼翼地往前走著,緊緊跟在蒼伊一行後面。

…….

而此時,蒼伊一行正站在莫拉斯的法師塔前,仔細打量著這扇被黑色藤蔓一層層死死覆蓋的大門。

「永夜魔藤竟然覆蓋了大門,看來莫拉斯真的把這法師塔當陵墓用了!他想必也知道,研究神力出結果定然希望渺茫。」小正太夏爾手持審判之仗,仔細看了看門上的宛如夜色般黑暗的黑色藤蔓,面帶凝重地說道,「這段永夜魔藤是當時在他們幾個組成小隊在魔鬼深淵第六層探險時,斬殺的一隻勇者境巔峰的永夜魔藤,這魔藤的身軀蘊藏了濃郁而邪惡的黑暗力量,領主境以下,簡直是誰碰誰死!把這東西擺在門口,擺明是不讓進去!」

「那怎麼辦?」蒼伊四下一看,不單是門上,連法師塔的窗戶上也被一層黑色藤蔓覆蓋,根本是連只蒼蠅也飛不進去。

蒼伊無奈地看了眼維斯萊妮給自己的法師塔機關圖,維斯萊妮千算萬算,也沒想到莫拉斯竟然把這麼陰毒的魔藤放在了門窗上,要是進不去法師塔,要這機關圖也沒什麼用!

「夏爾先生,您有什麼主意嗎?」這種情況下,蒼伊也只能求助夏爾這個貌似正太的積年老鬼,恭敬地問道。

「莫拉斯這麼鄭重的護住大門,我反而更加好奇了!」夏爾卻冷笑一聲,看著黑色藤蔓,笑道,「你們把元力注入我的身體,困在這裡這麼久,我的元力儲備早已消耗,沒有元力,我可發揮不出多少力量!」

大家想了想,也就一個個把手貼住夏爾的靈體,把自己的元力注入進去,有了蒼伊的前車之鑒,誰也不敢碰觸這審判之仗的杖體。

只見夏爾那略顯虛幻的身體中,出現了一道道或強或弱,顏色不一的元力,有厚重的土黃色,這是魯諾的元力,有輕靈的淡青色,這是卡莉的元力,還有王胖子那濃郁而神秘的黑色元力,蒼伊精純成液態碎空流元力,茉蕊那沒有顏色的透明元力,紫鈴呈現淡紫色,散發葯香的元力,其中最強的,還是惜雪那冰藍色的液態元力,其中甚至有一些元力呈現固態,整體看起來是冰水混合物的形態。

但看元力就能一窺大家的實力,惜雪的力量絕非二星境,居然已經有部分元力開始固體化,這分明就是三星巔峰惡魔的境界!

「這丫頭果然不誠實!」蒼伊心中有些不忿,但還是理解惜雪的舉動,畢竟,一開始大家也不認識,只有愣頭青才會一見面就把實力抖摟出來。

於此同時,惜雪也見到了蒼伊那群星境惡魔標誌性的液態元力,心下一驚,早感覺這小子不凡,沒想到維斯萊妮居然真能找到二十歲以下的群星境。

「不過,應該只是一星惡魔!」惜雪心中一安,雖然蒼伊的實力和年齡讓她有些吃驚,但和自己三星境的實力根本沒法想必,威脅性也不大。

這些元力流入夏爾的體內,彼此屬於不同的惡魔,所以並沒有交融在一起,反而四處亂串起來,夏爾微微一笑,靈體發出一陣微光,進入體內的元力一道道開始沾染上金色,最後,除了蒼伊和王胖子的兩道元力外,別的元力都化作了金色,在夏爾的靈體中流淌著,讓他有種容光煥發的感覺。

「好久沒感受到元力了」夏爾輕嘆一聲,手持審判之仗,在門口的永夜魔藤上輕輕一點。

「以審判之名,給予爾等真實和公正,那黑暗而邪惡的,必將燃為灰燼,永歸虛無!…審判之炎!」夏爾面色肅穆,輕聲吟唱,點在永夜魔藤上的審判之仗,發出一陣奪目的輝光,與此同時,夏爾體內那濃郁的元力光芒急速消散,不一會,門上的永夜魔藤上,突然冒出了點點火星,這火星呈現刺目的金色,給人一種神聖而莊嚴的感覺,猛地燃燒起來。 第283章草紙

漆黑如墨的永夜魔藤,在這火焰中扭動起來,好像巨蟒一樣不斷地顫抖著身體,一絲絲黑氣從藤蔓上冒出,而後被這金光凈化成一絲青煙,這魔藤雖然強大,但畢竟已經被斬殺只是死物,怎麼能經受住那看似微弱卻異常強大的審判之炎。不一會,永夜魔藤的身體整個燒裂,一朵朵巨大的黑雲從裂口生出。

「快退!」夏爾驚呼一聲。

其實不用這正太提醒,大家都看出這黑雲不是什麼好東西,急忙後退,遠遠避開這溢出的黑雲。

黑雲聚在法師塔的頂上,把整個空間彷彿都黯淡起來,好像從白天變成了黑夜。而且,這黑夜還不同於普通的夜晚,富含了神奇的魔力,給人一種深深陷入其中不可自拔的感覺。

「這隻永夜魔藤全盛時期,散發出的永夜之雲完全營造出漆黑的夜晚,帶著這夜晚之中,會被黑暗逐漸同化,最終成為它的事物!現在雖然只是殘留的一點永夜之雲,也不是你們能對付的!」夏爾肅聲說道,「營造黑暗夜晚來吞噬獵物,這也是這魔藤得名永夜的來歷!」

黑雲一會便散去了,再看那大門,永夜魔藤已然消失不見,只留下地上一灘黑色的灰燼,散發一陣陣腐臭味,一朵朵金色火焰還在灰燼上滾來滾去,那灰燼中的黑色也在金色火焰下逐漸散去。

總裁大人要夠 夏爾看了看面色蒼白的幾位小惡魔,笑道,「燃燒你們幾個小傢伙的部分元力,可以釋放出一個六星法術!這麼高級的法術,從你們手中間接施展出來,你們應該才是!」

「可是,我現在的元力只剩下四成不到了!」紫鈴的面色有些難看,單是在門口就損失了這麼多元力,而法師塔里還不知有多少危險呢!

「還有你們兩個!」夏爾透明的小手一揮,一道濃郁的黑色元力,和一道呈現液態的透明碎空流元力,從他的身體中飛出,各自回到自己的主人體內。

「你們兩個的元力真是奇怪,我竟然無法轉化!」夏爾搖了搖頭,笑道,「一個竟然是天地間的各種晦氣組成,一個竟然是空間的碎片!真是奇怪,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奇怪的元力,而且一次竟然見了兩個!」蒼伊為之一滯,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至於王胖子,早就嚷嚷開了,「這可是您自己不用嗎,可不能怪我們沒奉獻精神!」

夏爾搖了搖頭,也不理睬這胖子,一馬當先用審判之仗推開大門,往法師塔內走去,蒼伊默然看著他的背影,這器靈,看起來對莫拉斯的法師塔蠻有興趣的樣子!不過,讓他走前面也好,法師塔內機關重重,而且,經過這麼多意外,蒼伊對維斯萊妮提供的機關圖已經不抱任何希望,有一個沒有身體而且十分強大的器靈探路,當然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法師塔的一樓面積頗大,足足有三個籃球場的大小,裡面裝飾的十分豪華,門扉,窗沿上都雕刻了密密麻麻的黑色紋路,這種黑色給人一種深沉內斂的感覺。透過窗外永夜魔藤的縫隙,一絲絲光下遺落下來,讓這黑色的空間多了幾分光明,可以看到一樓中央那通往樓上的螺旋台階,和四周有些散落的桌椅板凳。蒼伊輕輕扶起一個倒落的椅子,手中的觸覺告訴他,這黑色椅子雖然看起來簡潔,但木質細膩,摸起來就像軟玉一般柔軟,而上面的黑漆雖然經過這麼長的時間,但依然十分光潔,纖塵不染。

蒼伊四下一掃,注意到每一個椅子桌子上,都有一個小小的紫色六芒星標記。這是一個很明顯的商標。

「六芒星商會!」夏爾也注意到這一點,不由的驚嘆道,「莫拉斯還真是奢侈,竟然購買這麼多六芒星商會的商品,那個奢侈品商會的東西,可是貴的咋舌呀!」

蒼伊雖然心中一驚,但緊接著便是一陣喜悅,連待客用的法師塔一樓都有專營奢侈品的六芒星商會的商品,可以想象莫拉斯的財富是多麼驚人!大家小心地在一樓搜索起來,雖然法師塔的一樓一般用來待客,應該沒什麼財富,但也不能放過。

「這是?」眼尖的王胖子瞅見沙髮腳下有東西,連忙跑了過去,撿起一看卻大失所望,「一張鬼畫符的破紙!」

夏爾聽見王胖子失望的聲音,頗感興趣地走了過去,一看這胖子手裡的紙,面色陡然一變,急聲說道,「快!拿過來給我看看!」

王胖子知道,夏爾只是靈體,並不能觸摸實物,也就沒辦法拿起紙張自己觀看,所以聽話地把那張紙舉在夏爾眼前。

夏爾越看,臉上的神色越嚴肅,最後,一張正太臉上滿是陰雲,沉默了良久,嘆道,「莫拉斯,我還真小看你了!」

「怎麼回事?」蒼伊此時也注意到這邊的動靜,走近問道。

「沒想到呀!莫拉斯這老頭竟然研究到這種程度了!」夏爾面色嚴肅,低聲說道。

蒼伊則拿過王胖子手裡的紙,仔細看著上面的文字,一個個跟鬼畫符一樣,而且十分凌亂,充滿了塗抹修改的痕迹,看起來就是一張演草紙!他的眉頭也皺了起來,但和夏爾不一樣,這小子完全是因為看不懂,但是這文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這是夜鶯族的文字!」塞西莉亞湊了過來,看著皺著眉頭的蒼伊,面色一紅,說道,「我從維斯萊妮老師那裡學習過這些文字!」

哦!蒼伊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看起來眼熟,原來在維斯萊妮的法師塔里也見過類似的文字。

「莫拉斯應該已經提純出了神力,然後才藉此研究藉助神力來實現長生的方法!」夏爾面色肅穆,指著那紙張說道,「從這張草紙上的推理來看,莫拉斯的理論應該很成熟了!」

「藉助神力來實現長生!」蒼伊心中一驚,問道,「夏爾先生,您還看出什麼了!莫拉斯先生成功了嗎?」

「成功!?」夏爾一哂,笑道,「怎麼可能,你看這字跡!」

蒼伊老臉一紅,他可看不出什麼,但塞西莉亞還在身邊看著呢,蒼伊可不想破壞自己在這少女心中知識淵博的形象,當即輕咳一聲,急忙從山海老人那裡調出夜鶯族語言的字典,以自己強大的靈魂運轉能力,急速翻譯著紙上的信息。

「可是,莫拉斯先生不是夜鶯族的領導者嗎?怎麼寫了這麼多錯別字!」蒼伊眉頭再次皺了起來,指著上面的十幾個文字,說道,「這些字,都少了不少的筆畫!」 第284章烈焰骷髏

「莫拉斯是夜鶯族的領導者,當然不可能寫這麼多錯別字!」夏爾冷笑一聲,說道,「但也要看看是什麼情況,一個惡魔臨死之際,那顧得上這麼多!從這草紙上就能推斷出來,就算莫拉斯研究出了成果,以他的身體情況,怕也無福消受了!」

「這一樓看來沒什麼東西,我們去上面看看,我記得莫拉斯的收藏室是在五樓,當年他在法師塔宴請西奧德里克時,我親眼見到的!」夏爾把目光從那草紙上轉移出去,四下一掃,說道。

「也好!」大家搜尋無果,只找到一張草紙而已,當即點頭同意。王胖子收起那張草紙,有些失望地嘟囔了幾聲,這胖子一點也不認識上面的文字,雖然找到了這東西,理論上是他的戰利品,但實在沒什麼用處。而這草紙上的內容凌亂而粗糙,不管是夏爾和蒼伊都看不上,倒也沒向這胖子討要。

到了二樓,蒼伊一行走起來來就開始小心了。蒼伊早已拿出維斯萊妮提供的機關圖,小心翼翼地仔細對照著。

「紫鈴姐姐,停下!別踩那塊地板!」剛走出螺旋台階還沒走幾步,蒼伊便急忙拉住前面的紫鈴,指了指她腳邊即將踩住的木地板,提醒道。

大家的腳步都倏然停了下來,看著那塊黑色的木質地板,這一仔細看,當即就發現了異常,這塊地板的黑色,明顯比周圍的地板淺了一點。

夏爾泛著金光的眼眸仔細打量著那塊地板,嗤笑道,「莫拉斯這傢伙,把一個黑暗腐蝕陷阱擺在這裡,也不怕自己的學徒誤踩上去,被腐蝕成一地骷髏!」

「莫拉斯先生在晚年獨居一隅,沒有再收弟子,這些布置大概都是預防咱們這些不速之客的!」蒼伊從維斯萊妮那裡聽了不少莫拉斯的生平,當即笑道,「不過,維斯萊妮女士可是把機關圖給我了,咱們只要小心走路,應該不會出問題!」

紫鈴則心有餘悸地看著那塊地板,方才,要不是蒼伊拉住她,這少女就會踩著這黑暗腐蝕陷阱上,地板定會往上噴射劇毒無比的腐蝕毒液,定然凶多吉少。

二樓的布置比一樓簡單許多,只是擺了好幾排書架,擺滿了書籍,旁邊還有一個豪華的大書桌,看來是莫拉斯放自己藏書的地方。

「莫拉斯這老傢伙,居然收藏了這麼多書籍!」夏爾眼前一亮,好奇地走到書架旁。 千古一帝:宦妃千千歲 這器靈只是靈體,根本不會觸發這裡的種種陷阱,但蒼伊一行就不敢這麼大膽了。在蒼伊小心翼翼地辨認下,大家足足用了十幾分鐘,才走到書架旁。

「這些書都好舊呀!」茉蕊隨便抽出一本,看了看書皮上古舊的紋理,說道。「這些書起碼有兩千多年的歷史了!」蒼伊也拿出一本漆黑的厚書,看了看上面的出版日期,嘆道,「這家樹木之靈出版社我知道,去年剛剛倒閉,是家在通靈城經營兩千多年的老店面,當時還成新聞刊登在報紙上。」

「我看看!」塞西莉亞拿過蒼伊手中的泛黃書籍一看,面色微變,「還真是樹木之靈出版社出版的古書,這個出版社以出版魔法書籍知名,可惜這只是一本《基礎黑暗法術理論》,收藏價值不高!但現在也是絕版書了,能賣不少錢呢!」

「哦!」蒼伊翻看書籍仔細看了看,這書籍的每一頁上,都用細小的紋路刻劃了放置腐蝕的陣紋,再加上所用的紙漿上乘,所以才保存了這麼多年!

「這是老師的筆跡!」塞西莉亞突然指著這本書上的一行字跡,驚叫道,「我認得,這確實是老師的筆跡沒錯的!」

蒼伊仔細看了看,最終下了結論,這本書應該是維斯萊妮曾經的教材,上面寫滿了維斯萊妮的筆記,而每一行筆跡下,基本上都有莫拉斯字跡的批改。

「不得不說,莫拉斯先生真是好老師呀!」蒼伊也為之一嘆,像這麼盡職盡責,連學生的筆記都要修改的老師,可是不多。

「說是盡職盡責,其實也是一種過渡的管制,連筆記都逐行批改,維斯萊妮的壓力可想而知,大概也就是因為莫拉斯管的太多了,甚至控制了維斯萊妮的職業選擇,才導致兩者後來的形同陌路。」蒼伊緩緩合上書籍,對這師徒倆的恩怨糾葛有了更深的理解。

「不過,看來莫拉斯對維斯萊妮還不是全無恩義!」蒼伊摸著下巴,心中暗道,「畢竟,這本筆記並沒有被丟掉,反而鄭重地擺著藏書之列,這就是個很好的證據!」

「這些書太多了,不可能全部帶出來!」蒼伊看著四處尋找感興趣的書籍,儼然把此地當圖書館的大家,出聲提醒道,「我們的空間戒指內空間有限,大家挑幾本喜歡的帶走吧!」

大家自然不會反對,這麼多書籍,雖然都是名貴的古籍,但確實不可能都帶回去。

「紫鈴!紫鈴!」卡莉抽出一本淡紅色的古書,先是自己看了看,而後對身旁的紫鈴笑道,「你看這本《緋紅之心藥劑的製作方法》,這藥劑看起來很有趣!」

「哦!我看看!」紫鈴好奇地拿過古書,她本來就喜愛研究藥劑,一下子就被書中構思的藥劑吸引。

「好完備的理論,這本書起碼是位專家寫的!」紫鈴越看越覺得敬畏,剛要翻到最後一頁,看看作者是誰?

異變突起!

紫鈴手中的這本淡紅色古書,突然不住地顫抖起來,一陣陣雜亂無章的火元力波動頓時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過來。

「不好!」紫鈴嚇得花容失色,下意識地鬆開了緊握書本的雙手,但為時已晚,這淡紅色書籍上亮起一層發光的紋路,而後,整本書劇烈地燃燒起來,一瞬間便化作一個燃燒著紅色火焰的骷髏頭,一對冒火的眼眶死死瞪著紫鈴,上下的頜骨一張一合,噴出一股股深紅中帶黑色的火焰,徑直奔向紫鈴。

「三星術法_烈焰骷髏!」夏爾也為之一驚,叫道。 第285章分歧與辦法

這烈焰骷髏出現得實在太快,蒼伊和夏爾和紫鈴又相距較遠,誰都沒來得及救援。

只見那燃燒著黑紅色火焰的骷髏頭,噴吐著火焰奔到了紫鈴的心口處,眼看這少女即將香消玉殞,她胸口處,突然就冒出一股朦朧的紫光,阻擋了這烈焰骷髏一下。就趁著這阻擋的功夫,紫鈴下意識地轉動身體,要害的心口處快速挪開,把肩膀對著這骷髏。

嗖的一聲,烈焰骷髏竟然從紫鈴的肩膀出,硬生生把肩頭的皮甲燒出了洞,鑽入體內不見了蹤影。紫鈴的身體,軟綿綿地倒在了地上,肩膀處一片烏黑,散發焦臭味,與此同時,她心口處的紫光,順著心口往身體四肢攛去,頓時,紫鈴全身被一片紫光包裹,只剩下被烈焰骷髏鑽入的那條胳膊,整個被一層熾烈的紅光覆蓋,而這層熾烈的紅光,仍然不依不饒地往胸口奔來,雖然被紫光一次次彈開,但絲毫沒有衰減的意思。

兔起鶻落間,紫鈴已經倒在了地上生死未卜,大家連忙放下的手中的書籍,聚在紫鈴身邊,焦急地看著她身上那紅光紫光互相對抗。

「怎麼回事?」蒼伊面色陰沉,詢問著離紫鈴最近的卡莉。

「那本書!..那本書突然變成了骷髏頭!」卡莉有些語無倫次,顯然被嚇得不輕,她的雙眼已經含滿了淚光,嗚咽著喃喃道,「都怪我,都怪我,不該給她看那本書的!..」

「是一個很歹毒的三星術法——烈焰骷髏!莫拉斯真是小氣,連一本書都不讓看!」夏爾此時也走了過來,對蒼伊淡聲說道。

「那現在怎麼辦?紫鈴不會有事吧!?」茉蕊有些手足無措,她焦急地跺著腳,想要幫助紫鈴,但看她全身發光的異景,一時間也不敢輕舉妄動,問道。

「先放心吧!」夏爾此時開口道,「本來一個小惡魔,在這麼近的距離被一個三星術法攻擊到,那是必死無疑的,但這丫頭身上竟然有護身的寶貝,看來暫時不會有事!」

「我想起來了!」茉蕊眼前一亮,叫道,「紫鈴曾經跟我說過,臨走之前,她爺爺把家傳的紫晶鱗片給她護身用!」

「紫晶鱗片!?」蒼伊火速調動記憶庫,搜尋出這東西的信息,「專家級藥劑,呈現鱗片狀,富有強大的生命力,佩戴在身上相當於多了條命!」

「但是!」蒼伊眉頭一皺,紫晶鱗片可是專家級藥劑,從記憶庫中搜出的資料來看,其功能應該可以馬上驅散出烈焰骷髏的侵蝕才對。

「紫晶鱗片的功能怎麼會這麼弱?」夏爾也為之一滯,皺著眉頭仔細看了看被紫光紅光包裹的紫鈴,而後才緩緩開口,「原來如此,這紫晶鱗片想來已經使用了多次,藥性大減!不過,也能暫時護住她的生命!不過,也護不了多久,紫晶鱗片蘊含了澎湃的生機,而烈焰骷髏又是燃燒惡魔的生機的歹毒術法,兩者就像水和火,足夠多的水固然可以滅火,但要是水太少了,只能成為火勢的助燃劑!」

「那怎麼辦?怎麼辦?不能讓紫鈴死,不能!!」茉蕊失聲痛哭起來,這善良的少女一下子坐在地上,淚眼婆娑地看著紫鈴。

「現在把她帶到夜鶯市治療,還有生存的機會?」夏爾經驗可謂極其豐富,低頭檢查了一下紫鈴的情況,下結論道,「現在的紫晶鱗片內生機還算充足,能夠壓住火焰骷髏,但這生機同樣是火焰骷髏的燃料,其火勢不會輕易熄滅,等紫晶鱗片內生機消耗得差不多時,這丫頭也就沒救了!」

「那怎麼辦?咱們現在趕緊離開吧!」茉蕊求助式地看了眼蒼伊,畢竟,這小子才是他們的隊長。

蒼伊被茉蕊的淚眼盯著,頓時陷入兩難的境地,他當然想就紫鈴,但維斯萊妮的任務又不能不完成,這些小惡魔只知道維斯萊妮讓他們來取提坦之花,根本不知道這對維斯萊妮意味著什麼。維斯萊妮的身體情況,出了塞西莉亞,也就只有蒼伊知道了,要是沒有提坦之花,蒼伊可以肯定,維斯萊妮的身體根本堅持不了多久。

一方面是一個小惡魔的生死,一方面是一位中流砥柱的領主惡魔的生死,兩者重要性誰都看得出來。但要蒼伊放棄紫鈴,這小子顯然沒辦法無情無義地做到這一點。

「老師的任務必須要完成!」塞西莉亞此時堅定地開口道,她了解維斯萊妮的情況,深深知道,要是沒有維斯萊妮的守護,夜鶯市會在獸潮中絕對會搖搖欲墜,到那時,死的就不止一位惡魔了,但這善良的少女還是建議道,「這樣吧,我們可以兵分兩路,一隊帶著紫鈴回去,一隊留在這裡繼續完成任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