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痛恨自己不會畫畫啊,其實腦子裡是有很多唯美的畫面的。像宮崎駿、新海誠動漫里的那種,梔子的西瓜地特別好看,還有她的窗戶,還有窗檐上的燕子窩,還有穿著短褲T恤、帶著米白色遮陽帽、拿著西瓜種子和小鏟子的梔子……特別想把那種生活的畫面寫出來,奈何筆力不夠,要是有大觸能畫出來,可以貼到評論區哦~然後記得投票餵食呀,還有給角色們比心~) 參加筆試的人員一共有三十人,都是已經通過了資格初審的候選人。

今天的筆試內容主要分兩部分,一部分是心理健康、價值觀測試,還有一部分是專業能力的考核,心理學的各個學科內容均有涉及,著重圍繞《臨床心理學》出題。

元嘉沒見過監考的老師,他拿出準備好的證件資料交給監考官審查登記,然後落座到自己的座位上等待考試。

位置坐得很寬敞,來參與應聘的其餘二十九人也基本都到齊了,都很淡定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要想應聘心理學的講師,自身的心理素質自然是過關的。

筆試這關考得是專業能力,元嘉也沒有把太多的心思放到別人身上,在座的都是學霸,還是得集中精力做自己的題才好。

「很榮幸各位能來參加這次考試,具體考試要求和錄用條件,相信大家都已經看過通知了,我就不再贅述,本次考試時間為180分鐘,兩點鐘開始到五點鐘結束,總分為三百分,時間比較緊迫……」

監考官說著考試要注意的事項,一點五十五分的時候,他便開始髮捲子了。

卷子一共有五張,一張心理健康測試量表、一張價值觀測試量表,剩餘的三張是專業能力的試題。

量表是不計入總分的,但會作為選拔的首要依據,但對於在座都是應聘心理學講師的考生來說,量表作用其實並不大,只是招聘流程中必要的一個環節而已,是要記錄檔案的。

那麼關鍵的就是專業能力的這三張試題了。

元嘉拿到試卷之後,簡單地翻看了一下題目,都是教學大綱內很重要的知識點,考核的方式分三種。

第一種是名詞解釋,比如『心理學』、『自變數』、『定勢』、『表象』、『恐怖症』、『自我知覺』等等,一共二十個,滿分一百。

第二種是問答題,比如『試述公平理論對企業的啟示』、『心理諮詢和治療的區別』、『人格的品質』、『如何提高和培養積極的自我概念』等等,一共十個,滿分一百。

第三種是論述題,比如『不同心理學派的諮詢目標』、『能力和知識技能的關係』、『用信號檢測論設計一個實驗,並論述辨別力指數和判斷標準的計算』等等,一共五個,滿分一百。

除去做心理量表的時間,剩餘做專業題的時間也就兩個半小時,其中問答題和論述題需要大量的文字書寫,要浪費掉很多的時間。

對於在場的絕大部分人來說,這兩個半小時是不夠用的。

在元嘉還在翻看題目的時候,便已經聽到寫字的沙沙聲,周圍的考生都趕緊拿起筆來開始作答了。

全場人都很緊張的情況下,就元嘉還顯得悠哉悠哉的,人家心理量表都快填了一半了,他還在津津有味地看題,監考官也不由地多看了他兩眼。

元嘉自然心裡有數,粗略瀏覽下來,這些題都是他會做的,那麼要思考的就只是如何盡量答得完美,才能獲得高分。

其實只要給夠充足的時間,元嘉也相信,在場的考生絕大部分人都能拿到兩百七十分以上。

元嘉開始動筆了,先把心理量表填完,他的手速很快,因為觀察力和身體協調力的提升,他一眼掃過去便能快速選擇自己的答案。

在系統的評定里,他的愛心、尊重、接納屬性都是非常優秀的,這同樣是教師這個職業所需要的基本素質,心理量表就按照自己的實際情況填就行了。

然後到了專業題這裡,答案早已在他腦海里形成,他寫字的速度同樣很快,身體協調力提高的好處完全凸顯了出來,哪怕他寫得很快,但字跡並不潦草,十分地工整好看。

答題區是沒有橫線的,就一大片空白位置,但是元嘉的答案一行一行像是被尺子量過似的,筆直平行,字與字之間的間隔幾乎相同,沒有任何錯別字以及塗改的痕迹,像是印表機敲出來的一樣。

光是卷面分,其他人拍馬也趕不上。

關鍵是這傢伙卷面整潔的同時,答題還飛快,因為都是比較基礎核心的知識點考核,沒必要答得花里胡哨,高分的判斷只有一條:答案標準、基本功紮實。

元嘉的位置比較靠前,台上的監考官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的卷面。

看到他像印表機似的快速寫下一行行賞心悅目的文字,監考官也顯得十分驚訝,再看看其他人,元嘉做完了二十個名詞解釋,有人才剛寫到第五個名詞,卷面給人的感覺更是沒法比。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期間有人上廁所,跑著出去上完又跑著回來,越到考試末尾,眾人的臉上也不禁露出了焦急。

按照大眾的速度來看,全部題做完是不可能的,於是有人捨棄掉了耗時多、得分少的部分名詞解釋和問答題,做後面的論述題。

在距離考試結束還有三十分鐘的時候,除元嘉外,其餘考生都沒法再像剛開始那樣淡定了,緊張的氛圍瀰漫考場,眾人手心冒汗,原本清晰的解題思路也有些混亂起來,字也越寫越潦草……

任何看重考試結果的考生,雖然比不上考試綜合症那樣嚴重,但聽著鐘聲滴滴答答,而看到自己還有大片題目沒做之時,都會產生緊張焦慮的情緒。

怎麼辦?還剩十五分鐘!還有這麼多題目沒做!我要完了!

元嘉親身體驗過考試綜合症,心態自然不是其他人可以比的,因為前面做題速度飛快,在考試時間還剩一個小時的時候,他就基本答完了全部的題目,還剩最後一道實驗設計的題目。

『用信號檢測論設計一個實驗,並論述……』

這道題是關於《實驗心理學》裡面的重點知識,實驗的設計也相當考究個人對這塊知識的理解。

元嘉的考試時間很充裕,他悠哉悠哉地轉了轉手中的筆,像耍雜技似的,沉重且不規則的鋼筆在他指間翻轉,倒是有種賞心悅目的好看。

監考官看著他在轉筆,又看看其他急得抓耳撓腮的考生,心裡一陣無語……

元嘉的筆停下,開始設計實驗。

『做小球重量差別閾限時,A同學感覺兩個小球重量有細微差別的時候,他就會大膽說出不同,而B同學比較謹慎,當兩個小球重量相差很大時才會報告。那麼A比B感受性強嗎?為此我們設計一個實驗……』

『假設A和B同時在家中看電視等待客人,客人到了開始敲門,電視聲為噪音,敲門聲為信號,聲音大小會變化,那麼有信號有反應,稱為擊中;有信號沒反應,稱為漏報;無信號有反應,稱為錯誤預警或虛報;無信號無反應,稱為正確拒絕。』

『不同情形之間的關係如下……【曲線圖】【曲線圖】』

……

實驗心理學的獨特之處在於,它是用科學的實驗方法研究人的心理現象和行為規律的。

元嘉洋洋洒洒地設計下整個實驗的過程,詳細到『擊中率』和『虛報率』的過程計算,還畫上了坐標曲線的分布圖,最後計算得出AB兩人感受性因信號強度不同而變化的函數曲線。

當他合上筆帽的時候,抬頭看看時間,還有半小時才到五點鐘。

再看看周圍的考生,天氣並不熱,但不少人額頭冒汗,襯衫的領口扣子也解開了兩個。

筆試通過率三分之一,題目其實並不難,時間不夠用是真的,但心態也很重要,若是一直保持著平穩的心態答題,哪怕時間不夠用,也基本能考進前十名裡面。

為了給與其他考生鼓勵,安撫大家的緊張情緒,元嘉決定提前交卷。

他收拾好自己的東西,起身走向講台,一瞬間便吸引了全部人的目光。

大家都有些奇怪,才四點半不到,能答多少題啊,這兄弟這麼早就放棄了嗎?

帝少心尖寵:迫嫁小嫩妻 於是他們下一秒就看到元嘉的卷子。

監考官檢查翻閱中,他們看到了卷子的每一頁,密密麻麻地寫滿了答案……

眾考生:「???」

觸手怪,請你當個人好嗎!

緊張的氛圍更濃郁了……

.

. 走出考場的時候是四點半鐘,這會兒校園裡的學生也多了起來。

有穿著好看的衣裳,梳著帥氣的髮型,準備去外面浪的,也有換上運動衣準備去跑步打球的。

夕陽光落在元嘉的頭髮上,有一層淡淡的金色光暈。

他在慢慢走,也有不少女孩子偷偷打量著他。

元嘉的模樣並不老氣,皮膚白皙乾淨,身材瘦高,穿著一件白襯衫,髮型也是那種柔和線條的斜前紋理型,看起來特別的都市時尚,因為長得帥的緣故,真就像個小明星似的。

其實讀高中那會兒,還真有所謂的星探來找過他,也不知道是不是騙子,反正元嘉給拒絕了。

模樣好看的人走到哪都是受歡迎的,人天生就對美的事物有更多的溫柔和耐心。

包括不少咨客找心理諮詢師時,諮詢開始前最關鍵的要素不是對方的那一大堆證書、也不是他的名氣,而是一種讓人跟他相處時,不會反感的感覺,有些人光靠模樣就能很『治癒』。

容貌問題是青春期里最困惱人的問題之一,也許過幾年就長開了,或者過幾年就想開了……

元嘉看看時間,往籃球場那邊走去,老爸這會兒怕是在打球,叫他回家吃飯了。

元源是生物系的教授,在蘇大任教也有二十多年了,現在他的課程並不多,每周也就六節課左右,其餘大部分時間都在搞科研項目,關於生物製藥方面的,還帶著兩個研究生。

在學術研究上,元源也算是業內小有名氣的教授了,論文發表了不知多少,科研成果多次獲得省級一等獎,在校的地位也是蠻高的。

父子兩平時溝通不多,但元嘉知道,其實自己這性格還是隨了元源,對待學術認真,生活只求平和安定,待人接物也十分融洽。

老媽的文化不高,看起來好像跟老爸這個知識分子搭不上邊一樣,但愛情就是這麼神奇,兩人還真就看對眼了。

六跡之夢魘宮 對於楊和美來說,她憧憬丈夫的職業,他是個文化人,有著文化人的浪漫。

對於元源來說,他離不開妻子對家庭的照料,一日三餐,溫柔和關切,都讓他感覺到溫暖和真實。

結婚二十多年,元嘉印象中,夫妻兩幾乎沒吵過架,反正小事都是楊和美管,丈夫在外工作掙錢,她作為家庭主婦,家裡還是打理得井井有條的。

不知不覺走到了籃球場,元嘉遠遠地便看到一群穿著球衣球褲的戴眼鏡中年油膩男人在打球,汗如雨下,球打得不咋地,氣勢倒是都挺足的。

都是學校的老師,元源也在,這會兒剛好換下場,大大咧咧地盤腿坐在籃球架下,一手拿著眼鏡,另一手從背包里拿出來手帕,擦擦眼鏡框沾上的汗。

元源五十歲咯,身體素質自然不像年輕時那般猛,打一會兒球就累的不行了,不過他倒是樂此不疲。

陳主任也在,這兩人技術不談,屬於分組時被球友用來平衡兩隊實力用的。

元源抬頭的時候也看到了正往這邊走來的兒子,愣了愣喊話道:「誒,你咋過來了,不是筆試嗎?這才幾點啊……」

「寫完了就過來走走,還打呢?差不多回家吃飯了。」

元嘉也在籃球架下盤腿坐下,笑著跟陳主任打了聲招呼:「陳教授好啊,好久不見了,剛剛看你打球,精氣神很足啊。」

陳主任自然認得元嘉,他年紀比元源大一些,笑著用手掌拍了拍元嘉的肩膀,特別有力,拍的元嘉一震一震的。

朕的皇后是男人 「臭小子,我這身子骨能跟你們年輕人比?咋樣啊,今天的筆試應該發揮不錯吧?」

他沒有問元嘉怎麼又考慮跑回來當講師,相對於其他人應聘這個職位,陳主任自然更願意元嘉來擔任,一方面對他熟悉,一方面元嘉本身的素質也是相當不錯的。

陳主任是心理系的系主任,也是教授,當年元嘉就是當他研究生的。

「不難,都是基礎題,做得快了就出來得早。」元嘉笑道。

「那你可別亂做啊,這題量做得完嗎,我可跟你說,筆試你要是拿不了第一,那你就沒機會了,我看這裡面絕大部分人都是博士生。」

陳主任說話一向直來直往,要是涉及到學術討論,更是自視甚高,屬於學生眼中那種很不好相處、脾氣臭的教授,研究心理學其實也就是研究人,他倒是很喜歡元嘉,覺得他有靈性。

「應該問題不大吧。」

「嘿,你還挺自信。」

關於考試倒沒啥好說的,元源和陳主任又開始約周末什麼時候去釣魚了。

父輩在說話,元嘉就在旁邊聽,偶爾給與雙方一些肯定,或者就點點頭,也不主動挑起話題,他們就覺得元嘉很懂事,不像很多他這個年紀的年輕人那樣,以為他們這些老頭什麼都過時了、什麼都不懂了。

「哎呀……」元源從地上站起來,拍拍屁股的灰塵,休息也休息好了,球也打夠了,就該回家吃飯了。

「老陳,我們先回去了,那明天你開車來接我吧,你那邊進去那條路真的難走……」

「好好,你們回吧,我差不多也回了,得先去看一下卷子。」

陳主任也起身拍拍屁股,拿好自己的東西,往學院辦公室走去。

試卷自然不需要他批改,但還是得看一下的,陳主任也對元嘉的卷子挺好奇的。

……

父子兩一起結伴而行。

平時天氣好的話,元源都是走路來上班的,要是下大雨啥的,他就開車送卉卉去學校,然後自己再開車過來。

跟很多家庭一樣,父子間的關係是比較微妙的,不像母子間那般親密。

元嘉的第一任偶像就是老爸,但隨著慢慢長大,這個偶像在心裡就似乎站不住腳了。

叛逆期倒說不上,不過元源在他心中,倒不像小時候那般崇拜了。

父子兩好多年沒像現在這樣并行著一起慢慢走了,元嘉自然也不可能像卉卉那樣黏著老爸,他也是個成熟的大男人了。

於是兩人都沒怎麼說話,偶爾元嘉會挑起一些話題,但聊起來也不像朋友間那樣啥都可以說,又不像孩童時那樣乖乖聽父親說。

他已經沒有什麼能再教兒子的了,兒子也不會像從前那樣問他很多為什麼。

宋先生今天又等不及了 曾經的偶像,年紀真的大了。

這感覺怪奇妙的,也有些傷感。

「以前這塊我記得是有條小溪的吧?」元嘉問。

「是啊,你很小的時候就填平了,現在這裡搞了個大商場,你看那邊,那裡以前是一塊荒地……」

「…以前哪有那麼多車,那時候你媽在廠里上班,我騎自行車送她上下班的,一送就是三年。」

「…那廠啊,早就倒閉十多年了,現在什麼變化都快……」

似乎元源能夠說的,就只剩下他的人生閱歷和回憶了。

元嘉也很珍惜這部分共同的話題,就跟老爸聊著以前的事情,聊著蘇南這些年來的變化。

夕陽,西下。

……

考試已經結束了,負責監考的老師將卷子收了回來,陳主任便拿過來簡單看看。

一份、兩份……從上往下翻,眉頭也是微微皺起。

題目不是他出的,都是相對而言比較基礎的題,畢竟考生大部分都有高學歷,但教導的只是本科生而已,出太難的題沒必要。

題量倒是很大,考試時間也很短,那麼主要考核的就是完成度和準確率了,越是基礎牢靠的考生,得分自然越高。

只是一路翻下來,沒有遇到一個答完全部題的,而且從卷面上來看,越到後面,字跡越潦草,解題思路也不像前面的題那樣清晰,這就是心態上不夠過關了。

完成度高的,有達到百分之九十,有些低的,只有百分之八十不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