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啊,怎麼會突然出現這樣一幅畫面?」我心裡暗暗道。

我繼續看著那石壁上的蜃文,看著看著,突然一條蜃龍隱隱約約的出現在了那幾行蜃文之中;沒錯,那的確是一條由字跡形成的蜃龍,它的兩隻眼睛正有力的注視著下面的這個平台。

我打著手電筒往那兩隻眼睛上一照,突然那兩隻眼睛竟然發生了反射,瞬間兩道反射的光線自上而下落在了平台的最中心的那塊石板上。

突然,那塊青石板泛起了青光,我看著那塊石板大喊一聲:「在這兒·······」 第七十五章封印

那道青光正是從上空石壁上的那條字龍的雙眼中發出的,而被燈光一照則發生了垂直發射照在平台上最中心的那塊青石板上,所以青石板這才會發出青色的光芒。

我們所有人都在看著那塊青石板,我慢慢蹲下身,細細的看著,那塊青石板似乎跟其他的青石板有點不一樣,它的光澤有點太過強了,完全不像是反光所導致的。

我慢慢伸出手準備摸一下,我很想知道我眼前的這塊青石板到底是什麼東西。

「慢著,小心點。」陳老爺子突然喊道。

我回過頭看看陳老爺子點點頭說道:「嗯,我會小心的。」

我尋思著還是先拿手電筒試一試,萬一有什麼機關,我這一隻手下去可就完蛋了。

我想了想拿著手電筒慢慢杵了下去,當我手中的手電筒剛觸碰到那塊青石板的時候,那塊青石板所發出的光澤突然發生了變化,一抹白中帶青的冷光突然乍現,我瞬間感覺兩隻眼睛一陣酸痛,然後就愛是眼前一黑什麼也不知道了。

我趕緊閉上眼睛,用手輕柔著眼睛,過了好大一會兒我的眼睛才慢慢有了知覺;我睜開眼睛看著,我身後的那些人一個個都在揉著自己的眼睛,看來他們都被這一道刺眼的冷光所刺激到了。

「大家都沒事兒吧?」我問道。

所有人都搖著頭說道:「沒事兒······」

可是,就在我回頭再看向那一塊青石板的瞬間,我完全被驚呆了。

那塊青石板突然變成了一塊透明的類似於玻璃材質的東西,而我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塊青石板下面的東西,是一條蜃龍。

「這下面的東西好像是一條龍······」張六子低著頭看著石板下面說道。

陳老爺子搖搖頭說道:「不,這應該是通往龍冢的機關。」

我趴在地上仔細的看了看,那的確是一個蜃龍的雕刻;但是我根本沒有辦法觸及到那個雕刻。

「老爺子,我們根本沒辦法碰到下面的那個機關,這也就是暑我們無法打開通往龍冢主墓室的通道。」我站起身對陳老爺子說道。

陳老爺子捋著鬍鬚看了看那塊青石板說道:「這個東西絕對是當時的能工巧匠費盡心力所做的,所以光靠蠻力是絕對打不開的。」

「哼,老子就不信了,這玩意兒能有多厲害;你們退後,看我打破這個東西。」李震風上前一步說道。

「別亂動······」我喊道。

可是我話音未落,李震風那傢伙一驚掄起手中的九星劍狠狠的劈了下去。

突然,砰的一聲響,李震風莫名的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反彈了出去,並且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就連他手中的九星劍也被震落在地。

「你沒事兒吧?」我感激跑過去扶起他問道。

李震風捂著胸口搖搖頭說道:「我沒事兒;不過這石板好像有一股特別神奇而強大的力量,它會自己排斥襲擊它的力量。」

「你先休息會兒吧。」我說著將李震風攙扶到一邊。

「老爺子,這種機關我還真的從未見過,就連在專門的考古陵墓中的機關陷阱的資料和書籍中都從未記載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問道。

陳老爺子頓了頓說道:「這並不是簡單的機關,而應該是一種巫術;難道你們忘了蜃公是幹什麼的嗎?」

「蜃公就是一條蜃龍,他擅長占卜,能知天命,所以他為了防止自己死後被人打擾,所以才設下了這麼一道巫術的障礙。」我心裡暗暗道。

「您的意思是說這機關是巫術在作怪?」我低聲問道。

「管他什麼東西,要我說咱們給他炸開不就了了嗎。」張六子拍著自己的包兒說道。

「不行,這平台四周都沒有支撐,一旦起爆勢必會造成整個平坦坍塌,到時候我們所有人都得給蜃龍陪葬;難道你們都想死在這裡嗎?」我立即制止道。

「不不不······」所有人頓時使勁兒的搖著頭說道。

張六子看了我一眼頓了頓說道:「你說的有道理,是我考慮不周。」

我繼續看著自己腳下的這個平台以及那塊透明的如玻璃板的石板,我的腦子裡一直在重複著陳老爺子剛才的說的那一番話;這個石板是受巫術控制並封印的,而要打開這塊石板,必須首先解除封印。

「那麼到底怎樣才能解除這封印呢?」我的腦海中一直在思考著這個問題。

我想了半天,幾乎說是絞盡了腦汁,但依然是沒有任何一點頭緒。

「天星,你不會服用過血竭嗎,據說這血竭具有辟邪解封的神奇功效,我們不妨試一試。」陳老爺子走過來拍著我的肩膀低聲說道。

「真的嗎?」我驚奇的問道,似乎是一下子有了辦法一樣,我的心裡頓時一陣興奮和激動。

陳老爺子點點頭說道:「應該沒錯。」

「反正此時我們已經是無計可施了,倒不如試一試,說不定還真就解開這該死的封印了。」我心裡暗暗道。

「好,那我試一試。」我看著陳老爺子的眼睛堅定的說道。

陳老爺子對我再一次點了點頭,示意我可以試一試;我心裡也感覺到有了底。

我慢慢俯下身,蹲在那塊石板旁邊,拔出別在腿上的那把軍用匕首,展開自己的左手掌,然後眼睛一閉一刀劃了過去,突然,一抹鑽心的疼痛讓我心跳加速毛骨悚然。

「這他娘的真的是食指連心啊,竟然這麼疼。」我心裡暗暗道。

我睜開眼看著,我手指上的血慢慢流了出來,一滴一滴的落在了那塊透明的石板上。突然,我的血液剛落到那石板上的一瞬間,整塊透明的石板頓時變成了火紅色,就像是被火烤紅了一般,就在此時,突然發出了一聲蜃龍的慘痛的叫聲,頓時,我看見一條黑色的蜃龍正在熊熊的烈火中極力的掙扎著、嚎叫著。

那火燒惡越來越旺了,而那條火中的蜃龍也隨之掙扎的更厲害了,它就像要是從那石塊中衝出來一樣,不停的涌動著。

「快閃開······」我大喊道。

突然,一聲悶響驚煞了在場所有的人,而那塊石板突然崩裂消失不見,那條石制的蜃龍清晰的呈現在我們面前。

我再一次蹲下身,仔細的看著那條巧奪天工的石雕蜃龍,簡直是太完美了,栩栩如生,就像活的一樣;我仔細的看了一圈,突然發現它的下面竟然有一個底座,看樣子那石雕蜃龍應該能動。

「老爺子,這玩意兒應該是一個機關,它好像能轉動一樣。」我說道。

陳老爺子看著那條石雕蜃龍說道:「沒需哦,這就是一個機關,打開它我們就能進入龍冢了。」

我伸出手慢慢摸向那條石雕的蜃龍;突然,當我的手剛觸碰的那東西的瞬間,一種奇妙的活生生的感覺瞬間從手掌傳入了我的大腦。

那鱗片就像是真的一樣,摸上去很有質感,也很堅硬;似乎就連那龍身也有一定的溫度;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因為緊張而產生了幻覺,但這種感覺我確定是永遠也忘不了的。

我握住那條蜃龍的身體試著輕輕的轉動它,果然,那玩意兒真的動了起來,一時間整個平台上傳出了吱吱吱的齒輪轉動的聲音。

突然,咔嚓一聲,那條石雕的蜃龍連同那個底座一同沉了下去,就像是電梯一樣,很勻速的向下沉去;而隨著它的下沉平台中間出現了一個洞,一個四周都有石梯的石洞。

石雕蜃龍已經看不見蹤影了,但是石洞出現了,我打著手電筒往下探了探,但是除了能看見部分石梯之外,其他的什麼也看不見。

「老爺子,這下面應該就是龍冢的主墓室了。」我看著那深不見底石洞說道。

陳老爺子點點頭說道:「沒錯,這下面就是了。」

「好,既然我們已經找到龍冢的主墓室了,不下去是不可能的;但是這下面還有什麼危險我們誰也不知道,大家必須打起精神來,注意高度警惕,千萬不要亂動,更不能單獨行動;下墓之後也不能胡思亂想,一定要緊緊的跟著自己前面的那個人,都明白了嗎?」我看著所有的人說道。

「明白了······」所有的人都回答道。

經歷了那麼多危險,我們幾乎都是死裡逃生,所以他們應該都清楚墓裡邊的危險;沒有哪一個人蠢到連自己的生命也不要了。

失憶后總有大佬想娶我 「那好,我先下,李震風殿後,大家一定要小心。」我看著他們說道。

一切都準備就緒,我打著手電筒第一個下洞了。那洞看著洞口挺小的,但是下去不到兩米深卻變得寬闊了許多,直徑大約在兩米左右,四周都有石梯,一直通向最下面,但是由於是整個石梯都是和石洞垂直的,也就是九十度,所以我們每一個人都必須緊緊的貼著石洞的洞壁一個石梯一個石梯的慢慢往下走,一旦手一松一腳踩空,那就等於是進了鬼門關和閻羅殿。 第七十六章吸血蝙蝠

我的胸緊緊的貼著那寒冷的石壁慢慢的一點一點往西移動著,我們每一個人都走的是那麼的艱難,因為只要稍微一不留神,我們都將會掉下去;據我的觀察和直覺,如果一旦掉下去,那生還的幾率必定為零。

我已經記不清是自己下了多少米,只覺得兩條腿酸困無比,一點勁兒也沒了;兩條胳膊更是軟的更麵條兒一樣,絲毫使不上力氣;全身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所浸透,整個人都已經虛脫了。

我幾乎不敢停下來,因為我已經找到一種適合我的節奏,我怕我一停下腳步就會打亂這個節奏,而一腳踩空掉了下去;可是我實在是沒勁兒了,一點兒都堅持不住了,腦袋暈乎乎的,感覺身體都在打顫,似乎猛然一下子就要掉下去似的。

我低頭看了一下,頓時心跳加快了好幾分,砰砰砰的;我頓時感覺就好像是有一隻隱形的手在拽著我,把我使勁兒的往下拽。

「媽呀,這是什麼地方,蜃龍那棺槨是怎麼放進去的,老子強都不扶,就服你。」我心裡暗暗道。

「喂,你沒事兒吧,還行不行?」李震風站在我對面的一塊石梯上向我喊道。

「我····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我拖著聲音說道。

我哪裡還有那麼大的勁兒張大嘴巴沖他大聲的喊,我一呼吸我都感覺自己要暈倒;所以我只能拖拉著聲音勉強的回應他一下。

「什麼,你說什麼?你小子給老子堅持住,堅持住······」李震風沖我喊道。

我點點頭道:「放心吧,老子還不想就這麼死了。」

我也不知道那傢伙聽沒聽見,反正我是說了一句,不過估計他也沒聽見,因為我的聲音真的很小。

「不行,我得想個辦法看看這洞到底有多深,不然這樣爬下去,我們都他媽得累死。」我環視了一下四周心裡暗暗道。

因為手腳都不方便活動,所以我只能將手電筒叼在嘴裡,靠著一顆腦袋不停的轉動觀察著石洞天井的四周。可是我看了一圈,除了那石梯之外就是光滑的石壁,幾乎沒有什麼可以讓我們依靠的東西;而我嘴裡的高光手電筒根本看不到石洞天井的下面,因為這個石洞天井實在是太深了。

「有什麼東西才能照亮這個鬼地方呢?」我心裡暗暗道。

想來想去我覺得我必須得找一個能發出強光的東西,這樣才有可能看的遠一點深一點。

可是我們所攜帶的裝備中好像沒有什麼能發出強光的,能發光也就只有蠟燭好和手電筒了。

我稍稍的挪動了一下左腳,想稍微換個位置,讓腳掌放鬆一下;我一諾,突然那背上的什麼東西碰到了石壁上,我稍稍歪過腦地一看,竟然是我背上的那把步槍。

突然,我腦子裡閃現出一個想法,我們不是還有信號彈嗎,那玩意兒不是可以發出強光嗎。

「李震風,打一發信號彈,我看看下面還有多深。」我趕緊喊道。

「哎,這倒真是個好辦法,你小子到底還是大學生啊,腦袋瓜子就是好使。」李震風笑著說道。

那傢伙伸手從褲腿上拔出那把專門發射信號彈的手槍,對著腳下就是一槍。

砰·····一聲槍響,信號彈隨之、在空中爆破發出強烈的紅白色光芒,瞬間整個石洞天井都被完全照亮了,我趕緊張大眼睛看著,果然,我看到了洞底,大概距離我們還有三四百米的樣子,在那石洞天井的最底下竟然還是一個平台。

「看樣子我們還得在向下走三四百米就到了最底下,大家在堅持一下。」我鼓足力氣喊道。

因為三四百米的距離對我而言,我還是堅持得住的,畢竟馬上我們就要到達石洞天井的最底層了,這也就意味著我們距離龍冢的主墓室更近了。

雖然我已經破被捕看,但一想起那盞陰性的幽冥古燈以及蜃龍的那些傳說和不解之謎,我就頓時來了興趣;當然也就來了動力,所以無論如何我都要下去。

所有的人都緊緊的貼著石壁稍稍的休息了一會兒,幾分鐘后我們繼續踩著那窄小的石梯艱難的向下走去。

走著走著,我突然好想聽到了一陣什麼怪怪的聲音,就好像是什麼鳥類的翅膀在一下一下撲哧撲哧的扇動著。

我隱約的聽到了那麼幾次,我並沒有怎麼在意,因為我覺得那可能是接近天井的底部而通風口處傳來的風聲吧。

我繼續往下挪動著,可是那撲哧撲哧扇動的聲音再一次傳入了我的耳朵中,而且這一次更加明顯,就好像是在我的附近一樣;我停下腳步,打著手電筒看了一下,已經馬上就要到底了,差不多還有五十米的樣子;而當我將手電筒照向石壁四周的時候,我卻猛然發現天井四周的石壁上竟然出現了無數個小洞,密密麻麻的,看上去倒是很嚇人。

「怎麼了?」李震風問道。

我用手電筒指了指石壁四周說道:「你看,這裡怎麼突然會出現這麼的小洞?」

李震風嘴裡咬著手電筒看了半天說道:「真是奇怪,這馬上就要到底了,怎麼會突然出現這麼多的小洞,難不成這小洞裡面還有什麼東西存在嗎?」

我搖搖頭說道:「不知道。」

「對了,你剛才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就像是翅膀扇動的聲音,撲哧撲哧的那種聲音。」我看著李震風問道。

「好像有,但又不是很明顯,我也不知道了。」李震風回答道。

毒寵小謀妃 我們倆話音未落,突然一陣陰風吹來,緊接著便是一股子腥臭味兒撲入了我的鼻子。

「這他媽的什麼味兒啊?」李震風捂著鼻子罵道。

「你們倆小心點,這裡有東西。」陳老爺子走下來說道。

「這裡會有什麼東西?」我不解的問道。

「剛才的那股子腥臭味兒你們沒有聞到嗎,那就是吸血蝙蝠所發出來的味道。」陳老爺子說道。

「老爺子,這個地方已經墓底了,怎麼會有吸血蝙蝠呢?」我低聲問道。

陳老爺子搖搖頭說道:「這個我也不知道,但這種積屍很多的墓裡邊兒有吸血蝙蝠也不足為奇,我們需要小心。」

「老爺子您說得對,我們還是趕緊下去,千萬不要驚動那些東西。」我說道。

「怕個毛,不就幾隻蝙蝠嗎,它要敢來,爺爺我一梭子子彈過去保證讓它們永世不得超生。」李震風一臉無所無懼的說道。

「行了行了,別嗶嗶了,趕緊下去吧。」我白了他一眼說道。

我們繼續踩著石梯往下走著,突然張六子的一個手下一腳踩空,整個人都掉了下去;就在危急時刻,張六子突然一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但是不好的是兩個人全都掛在了石壁上,不能上也不能下,動也動不了。

五十米的高度摔下去,運氣好了可能沒事,運氣不好那也很有可能要被閻羅王帶了去。

而這時,張六子身上的包兒已經滑落,徑直掉了下摔在了下面的平台上發生砰的一聲響。

突然,那個撲哧撲哧的聲音又來了,而且越來越明顯;我看了李震風一眼,又看了陳老爺子一眼;突然,陳老爺子大喊一聲:「是吸血蝙蝠來了,快走。」

愛死你 可是,還沒等我們邁出一腳,一下子數百隻吸血蝙蝠瞬間從我們身邊的石壁上的小洞里飛了出來。

頓時,整個石洞天井中都是數不盡的黑蝙蝠,那些傢伙一個個撲哧撲哧的向我們所有的人飛了過來;看見我們就好像是看見了新鮮的食物一樣,張開那彎勾勾的鋒利的嘴巴就向我們的身上咬來。

我一看形勢不妙,根本就不可能躲開,但是我一隻手抓著石壁上的石梯,另一隻手還拿著手電筒,我根本就沒有抵抗防禦的機會。

但是那些傢伙好像也看出了我沒有抵抗的機會,越加兇猛的飛了過來,我頓時閉上眼睛摔起手中高光手電筒就是一頓亂砸,只聽見吱吱吱的叫聲響起,感覺到有幾隻已經被我砸了下去。

而李震風那傢伙也被無數的蝙蝠所包圍,但是那傢伙身手好,他踩著石梯一個飛轉,手中的九星劍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鞘,隨著他一個三百六十度的飛轉,一道冰冷的劍光閃過,一層蝙蝠便落了下去。

而陳老爺子也是風采依舊,那把玄鐵劍在手中出神入化的揮動著,每一劍過去就是數十隻蝙蝠落地。

但是,張六子和他的那個兄弟的處境卻非常不好,他們還掉在半空之中,而那些趕著吸人血的傢伙已經將他們圍住了;張六子根本就沒有還手的機會,他只能不停的扭動著,但是突然手一松,他和他的兄弟一起掉了下去;「砰······」一聲,張六子已經落地了。

那些吸血蝙蝠好像永遠也殺不完一樣,還在源源不斷的飛出來,向我們撲過來。我站在石梯上動都不敢動,就好像等著那些傢伙來吸我的血一樣。

「媽呀,誰來救救我啊······」我一邊拿著手電筒亂砸一邊哭喪著喊道。 第七十七章火燒血蝠

李震風那傢伙緊緊抓著我的衣服將我完全拎了起來,我只是感覺到自己像是飄在空中一樣,只是十幾秒鐘的時間,我突然感覺自己的雙腳踩到了地面上,此時此刻我心裡懸著那塊石頭終於是落地了,我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睜開眼睛一看,我的媽呀,那些黑色吸血蝙蝠已經追了上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