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小蘇是誰啊?」王瑞祥問道。他這兩天都在外地出差,今天才回到家。對於軍屬院最近發生的事,他都不知道。

「小蘇是隔壁戰團長的妻子,年紀輕輕的很有本事。今天我們回來的時候,公共汽車上人太多,根本就擠不上去,是小蘇去借了一輛汽車開了回來,不然今晚我還不知道睡哪呢。」田翠芳道。

「他們不是剛搬過來嗎?怎麼在這裡也有朋友?」王鵬程詫異道。對於戰亦寒和蘇瑾月,他也聽說過一些,的確都非常有本事。戰亦寒戰功赫赫,只要他接手的任務,從來沒有失手過。而蘇瑾月,他在報紙上看到過一些她的報道,她的醫術就連那些國際上的權威醫生都是甘拜下風。

「也不是朋友,是剛認識的。」田翠芳將蘇瑾月借車的經過說了一遍。

「這樣對方也肯借啊?」 如嬌似妻 王瑞妮和王瑞祥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現在一輛車可是不便宜,那調料再金貴,也不可能和一輛車比。

「小蘇也給了我一瓶,等一下我做菜的時候試試。」田翠芳從口袋裡拿出放調料的玉瓶。

王瑞祥看到玉瓶,眼中閃過一抹不敢相信的神色,伸出手道:「媽,給我看看。」

「你又不會做菜,怎麼知道調料的好壞。」田翠芳雖然嘴上這麼說,還是將玉瓶遞給了王瑞祥。

王瑞祥接過玉瓶仔細端詳,「這瓶子是用上好的翡翠打造而成的,一個就要好幾千呢,難怪那人肯借車。」他最近正在和一個朋友做玉石方面的生意,他雖然主要是以和田玉為主,但是對翡翠也是有些了解的。那蘇瑾月究竟是什麼人啊?要說她不知道這是翡翠,他是不信的。可是她當真如此富有嗎?

「什麼?」田翠芳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著王瑞祥手中的玉瓶。

「哥,你沒看錯吧?」王瑞妮懷疑道。怎麼會有人用一個翡翠做成的瓶子裝調料,對方不是腦子有問題,就是富可敵國。

「是啊,你在仔細看看。」田翠芳點頭贊同道。要是這真的是個翡翠瓶子,她一定要還給小蘇。這實在太貴重了。

「我不會看錯的,我現在正和朋友做這方面的生意,我這次出去,就是去疆城看和田玉的,我那個朋友家裡,也有著幾件用翡翠雕刻的物件。」王瑞祥確定的說道。

「那我去把調料倒出來,將瓶子還給小蘇。」田翠芳連忙站起身,就要往廚房間走。她怎麼能拿這麼貴重的東西。

「媽,你先別急,給我說說那個小蘇的事。」王瑞妮拉住田翠芳,她現在對蘇瑾月是充滿了好奇。

「我也想知道。」王瑞祥也開口附和道。一個一出手就是翡翠玉瓶的人,是敗家,還是是錢財如糞土。他覺得是後者更有可能。

「我和小蘇也是昨天才認識的,對她也不了解,只知道她的師父是一名村醫,她懂一些醫術,你們喝的茶就是她昨天給我的。」田翠芳道。

「她不是懂一些醫術,而是醫術非常好。」一直沒有開口的王鵬程說道。

田翠芳三人齊齊的看向了王鵬程,等著他接下去的話。他怎麼知道蘇瑾月的醫術很好的?

「我給你們看一樣東西,你們就知道了。」王鵬程站起身,走到一旁的書櫃旁,彎腰打開書櫃,從裡面拿出一疊看過的報紙。

田翠芳三人詫異的看著王鵬程,不明白他找報紙做什麼。

王鵬程抱著報紙,走到沙發旁坐下,開始在那疊報紙中翻找了起來。

「找到了。」王鵬程從那疊報紙中抽出兩張報紙,「你們看一下這兩篇報道。」他用手指了下報紙上的報道。

王瑞祥和王瑞妮分別接過報紙看了起來。 「爸,報紙上說的那個蘇瑾月,難道就是住在我們隔壁的那個小蘇嗎?」王瑞妮看到報紙上蘇瑾月的名字,立即想起了隔壁新搬來的軍嫂就叫蘇瑾月。可是這會是一個人嗎?

王瑞祥也抬起頭看向王鵬程,等著他的回答。如果報紙上的蘇瑾月就是隔壁的小蘇,那她真的是太了不起了!他一定要去拜訪她。

「是的,這個蘇瑾月就是住在我們隔壁的那個蘇瑾月,她的醫術已經到了神鬼莫測的地步,聽說只要還剩一口氣就能救活。」王鵬程道。

「難怪昨天小李說小蘇救了她家公公。」田翠芳也想起了昨天的事。

「一人獨挑整個倭國,將國際權威打的落花流水,真是一個奇女子!爸,你邀他們來家裡吃頓飯吧,我想見見那個蘇瑾月。」王瑞妮期盼的王鵬程。她好崇拜那個蘇瑾月,年紀輕輕醫術竟然那麼厲害。

「爸,那個戰團長是不是家世很好?」王瑞祥開口問道。報紙上蘇瑾月的外貌看不太清楚,不過依然還是可以看出她是一個年輕的女子。那個戰團長,能這麼年輕就當是團長,如果不是非常有本事,那就是家世非常顯赫。

「戰團長和小蘇是一個村的,他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田翠芳道。這個她是知道的。

王鵬程點了點頭,「戰亦寒的出身很平凡,但是只要是他接手的任務,從來沒有一次失敗過,他是一個非常優秀的軍人。」知道戰亦寒要調過來的時候,他是非常開心的。他已經仰慕戰亦寒很久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見。這次不但見到了,而且以後他們還會在一起共事。

「好厲害的一對夫妻,我一定要見見他們。」王瑞妮激動道。她還沒見到他們,就已經開始崇拜他們了。

「那明天我問問小蘇,看他們有沒有時間來家裡吃晚飯。」田翠芳道。小蘇車開的那麼好已經讓她很崇拜了,想不到她的醫術竟然更好。她真的只有二十歲嗎?

「那我明天早點回來。」王瑞妮開心道。

王瑞祥臉上也滿是期待之色。

夜色沉沉,街道上寂靜無聲,偶有一兩個下夜班的工人騎著自行車經過。

歐陽麒放下手中的書,站起身,微笑著看向突兀的出現在他家裡的蘇瑾月和戰亦寒,「你們來了!」他就知道蘇瑾月今晚會來,只是沒想到,蘇瑾月的丈夫竟然也是修真者,而且還是一個比她修為還高的修真者。

「你是在等我們?」蘇瑾月淺笑道。

歐陽麒點了點頭,對著蘇瑾月兩人做了個請坐的手勢,「兩位請坐!」

蘇瑾月和戰亦寒依言坐了下來。

歐陽麒也跟著坐了下來,從儲物戒中拿出自己早已準備好的茶和點心放在桌上,「我本是天溪大陸上的人,渡劫失敗才來到這地球上的,我在這裡已經生活了一百二十七年了,一直找不到回去的方法。」對於修士來說,一百多歲還算是年輕的,隨著修為的不斷提升,活幾千上萬年也不是問題。要是有幸飛升成仙,那就是永恆。

「我們只聽說過天月大陸和魔天大陸。」蘇瑾月道。她在知道還有魔天大陸和幽冥界后,就知道肯定還有其他的位面,果然和她猜測的一樣。

歐陽麒苦澀的一笑,「那你們是來自哪個位面的?」如果他們是地球上的人,應該不可能修鍊的這麼快。他修鍊了那麼多年,到現在為止,也才勉勉強強的晉級元嬰。蘇瑾月和戰亦寒的年紀明顯的很輕,可他們的修為卻超出他不知一點半點了。

「我們就是華夏人,不過我們去過修真界。」蘇瑾月道。

「是天月大陸?還是魔天大陸?」歐陽麒有些激動地問道。 不死武皇 如果能去修真界,他的修為肯定不會像現在這麼慢。

「天月大陸。」戰亦寒道。從歐陽麒身上散發出的靈韻,就能夠知道他不是一個壞人,每個修士身上都會有一層靈韻之氣,修士殺的人越多,身上的靈韻之氣就會越淡。

歐陽麒的身體緊張的緊繃了起來,清澈如水的眸子中有著一絲期待和激動,「你們能告訴我怎麼去天月大陸嗎?」只要他去了修真界,就有可能回到他原本的那個界面。 幾名軍嫂倒抽了一口氣,看著蘇瑾月直搖頭。

「一片一塊,那一個月不得三十呀,都夠我開銷一個月了,果然是個敗家的。」

「人家命好,嫁了個團長。」

「噓!輕點別被她聽到了。」

眾人的議論自然逃不過蘇瑾月的耳朵,不過她是不會在意這些。在她看來與其羨慕別人,還不如自己去努力。

田翠芳聽到外面的動靜走了出來,看到章偉他們正在將傢具搬出來,走到蘇瑾月身旁,「小蘇,你將這些傢具搬出來做什麼?」

「這些傢具都不要了。」蘇瑾月道。

「那麼你們用什麼呀?再說這些傢具都好好的也沒有壞,扔了怪可惜的。」田翠芳有些可惜的看著不遠處的一堆傢具。她知道小蘇有這個能力買得起新傢具,可是這樣也太浪費了。

「我們已經訂好了一批傢具,等吃過飯我和亦寒過去拿。」蘇瑾月道。

「那這些舊傢具你要怎麼處理?」田翠芳看了一眼不遠處正虎視眈眈的盯著那些傢具的軍嫂們。

「有人要就讓他們搬走,不要去賣去舊貨市場。」蘇瑾月道。不過看情況,這些傢具她是不用送舊貨市場了。

「王嬸子!戰嫂子!」方美靜和李秀蘭走了過來。

「你們是聽到消息才過來的?」田翠芳笑著看著兩人。

「是啊,聽說戰嫂子將傢具都搬了出來,就過來看看。戰嫂子,這些傢具都不要了嗎?」方美靜看向蘇瑾月問道。

「嗯。」蘇瑾月點了點頭。

「那張書桌可以賣給我嗎?我們家兩個小的一直在飯桌上做作業,早就想買一張書桌了。」方美靜道。她和丈夫去看過書桌,價格實在太貴了。

「你拿走就好了。」蘇瑾月道。

「那怎麼好意思呢。」方美靜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張書桌一點都沒有壞,看起來和新的也差不多。

「沒什麼不好意思的,你拿走吧。」蘇瑾月不在意道。

「戰嫂子,真是太謝謝你了!」方美靜感激的說道。戰嫂子真是太大方了!

蘇瑾月搖了搖頭。她也只是做順水人情罷了,這些傢具原本就不是她的。她不缺錢,自然也不會用這些傢具來換錢。

「那隻五斗櫥我可以搬走嗎?」李秀蘭猶豫了半響,不好意思的開口道。她也知道自己這樣是在占戰嫂子的便宜,可是她不開口,等一下其他的軍嫂也會將這些傢具全部搬走。

「可以。」蘇瑾月點頭。

「戰嫂子謝謝你!以後要是用得到我的地方你儘管開口。」李秀蘭開心地道謝道。

圍觀的軍嫂見狀,心裡急了,紛紛圍了上來。

「戰嫂子,那隻餐桌給我吧。」

「我要兩把椅子。」

「那張床可以給我嗎?」眾人爭先恐後的問道。就怕晚了自己什麼都得不到。

見場面失控,蘇瑾月有些無語。她原本沒有太在意這些傢具,所以也沒有想到,軍嫂們會來爭這些傢具。

想了想對著眾人道:「大家靜一下!」

等到眾人安靜下來,蘇瑾月開口道:「這裡一共只有這麼幾件傢具,大家都想要我也不知道該給誰,要不這樣吧,你們抓鬮吧,誰抓到就誰搬走。」

「行!」眾軍嫂點頭應道。

蘇瑾月掃了眾人一眼,走進了屋,不一會她拿著做好的鬮走了出來,看向眾人道:「你們每人拿一張,抽到的自己將傢具搬走。」

眾軍嫂連忙走上前,紛紛從蘇瑾月手裡抽了一張鬮。

「我是空白的。」

「我有!是一張椅子。」

「我也沒有。」眾人有開心也有失望。

田翠芳笑了笑,轉頭看向蘇瑾月,「小蘇,今晚上有空嗎?我和我家老王,想請你們夫妻去家裡吃頓便飯。」

「有空的。」蘇瑾月點頭道。

「那我就回去準備了,你們晚上一定要到。」田翠芳高興道。

「好。」蘇瑾月微笑著點了點頭,看到章偉幾人已經將傢具都搬完了,走上前從自己的包里拿出幾瓶汽水遞給他們。

「嫂子不用了,我們不渴。」幾人不好意思的擺手。

「不用跟我客氣,喝吧!」蘇瑾月將幾瓶汽水分別塞給幾人。

「謝謝嫂子了。」章偉幾人感謝道。

「你們幫了我的忙,應該是我謝你們才對。」蘇瑾月笑道。

章偉的臉一下子就紅了,他有些不知所措,「嫂…嫂子,那我們就先走了。」

說完,他急匆匆的帶著眾人向著軍區走去。嫂子長得這麼漂亮,她一笑,讓他都不好意思了。

蘇瑾月微笑著點了點頭,目送著幾人離開。他們真是單純的可愛!

「這張椅子是我的,你放手。」

「你怎麼這麼不要臉,明明是我抽到的,怎麼就成你的了呢?」

蘇瑾月轉頭望去,看到兩名軍嫂正在爭搶著一張椅子,忍不住皺了皺眉。她可以確定自己不會弄錯,不可能會出現爭搶的情況。

「怎麼回事?」蘇瑾月走上前淡聲問道。

「戰嫂子,是這樣的,這張椅子明明是我抽到的,她偏偏說是她抽到的,你看我這張紙上寫著呢。」吳香琴將手中的紙條遞給蘇瑾月。

「我這裡也有,戰嫂子,你看!」張菊英也將自己的紙遞給蘇瑾月。

蘇瑾月接過兩人的紙看了一眼,的確兩張紙上都寫著椅子,她抬眼看向正搬著椅子離開的黃秋英,「那位嫂子,你等一下。」

黃秋英身體一僵,停住了腳步,轉頭看向蘇瑾月,呵呵笑道:「戰嫂子,我是抽到的,剛剛她們都看到了。」

「是啊,我看到了。」一名軍嫂開口道。剛剛黃秋英給她看過那張鬮,因為自己沒有抽到所以很羨慕。

「我也看到了。」另一名軍嫂也附和道。

黃秋英看了一眼張菊英,「戰嫂子,我可以走了嗎?家裡還等著我做飯呢。」

「那把你的鬮給我看一下。」蘇瑾月走上前,伸出手道。她剛剛看到黃秋英對張菊英使眼色,不用猜就知道她們有問題。

「我的鬮被我撕了,扔進垃圾桶了。」黃秋英放下手中的椅子,指了指不遠處的一隻垃圾桶。蘇瑾月總不能讓她去垃圾桶里將鬮找出來吧。 幾名軍嫂倒抽了一口氣,看著蘇瑾月直搖頭。

「一片一塊,那一個月不得三十呀,都夠我開銷一個月了,果然是個敗家的。」

「人家命好,嫁了個團長。」

「噓!輕點別被她聽到了。」

眾人的議論自然逃不過蘇瑾月的耳朵,不過她是不會在意這些。在她看來與其羨慕別人,還不如自己去努力。

田翠芳聽到外面的動靜走了出來,看到章偉他們正在將傢具搬出來,走到蘇瑾月身旁,「小蘇,你將這些傢具搬出來做什麼?」

「這些傢具都不要了。」蘇瑾月道。

「那麼你們用什麼呀?再說這些傢具都好好的也沒有壞,扔了怪可惜的。」田翠芳有些可惜的看著不遠處的一堆傢具。她知道小蘇有這個能力買得起新傢具,可是這樣也太浪費了。

「我們已經訂好了一批傢具,等吃過飯我和亦寒過去拿。」蘇瑾月道。

「那這些舊傢具你要怎麼處理?」田翠芳看了一眼不遠處正虎視眈眈的盯著那些傢具的軍嫂們。

「有人要就讓他們搬走,不要去賣去舊貨市場。」蘇瑾月道。不過看情況,這些傢具她是不用送舊貨市場了。

「王嬸子!戰嫂子!」方美靜和李秀蘭走了過來。

「你們是聽到消息才過來的?」田翠芳笑著看著兩人。

「是啊,聽說戰嫂子將傢具都搬了出來,就過來看看。戰嫂子,這些傢具都不要了嗎?」方美靜看向蘇瑾月問道。

「嗯。」蘇瑾月點了點頭。

「那張書桌可以賣給我嗎?我們家兩個小的一直在飯桌上做作業,早就想買一張書桌了。」方美靜道。她和丈夫去看過書桌,價格實在太貴了。

「你拿走就好了。」蘇瑾月道。

「那怎麼好意思呢。」方美靜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張書桌一點都沒有壞,看起來和新的也差不多。

「沒什麼不好意思的,你拿走吧。」蘇瑾月不在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