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愛頤珍藏的首飾,許多都放置著,極少挪動,古時的做工雖然精細,可能是金銀提純方面有問題,也可能是年代久了,導致介面處有些龜裂,模特不敢佩戴,擔心鑲嵌的寶石掉落。

京星遙正等著嚴氏的老師傅過來,想快速修復這個,並不是易事,尋常人都不敢動。

這些首飾,若是出現一點瑕疵,可能整條鏈子就毀了。

嚴氏能修復這種鏈子的老師傅早就放假了,蔣二專門去接,來回挺耽誤時間的。

後台模特正在化妝,換衣服,有一些還在吃東西補充體力,後台亂鬨哄的。

經常有人不小心蹭到京星遙,「抱歉。」

京星遙嘆了口氣,又看了眼時間,合上面前裝項鏈的盒子,直接往更靠後的休息室走去,展出很快會開始,她也要換衣服。

項鏈貴重,她自然緊緊護在懷中,小心謹慎。

單研菲看她走出彎腰走出後台,立刻側開身子,待她離開才小心翼翼跟上去。

她……

不會在偷東西吧!

她看了眼後台,忙得亂了套,化妝師服裝師,都在催著模特抓緊時間,助理,工作人員到處穿梭,似乎根本沒人在意。

這麼貴重東西在後面,嚴家都沒人管?

其實她壓根不知道,後台暗處都有保鏢,這麼多珠寶在場,嚴家怎麼可能不做一點防範。

只是怕保鏢在場,模特工作人員心底緊張,他們家素來都是外松內緊。

她小心跟過去,瞧著京星遙動作極快進了一個休息室,走這麼快?擺明是做賊心虛。

她哪裡知道,京星遙是擔心時間不夠,要抓緊時間換衣服。

單研菲緊盯著緊閉的房門,打量著周圍,這邊是貴賓休息室,走廊都沒設監控,也是最大限度保障貴賓的隱私,她咬了咬嘴。

宋風晚一直說她人很好,要是今天這種場合,來個人贓並獲,她怕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這樣的話,宋風晚也不會覺得是自己心機重,只會後悔沒聽自己提醒,對自己好感倍增。

她打量著周圍,直接去洗手間取了個洒掃用具,將手柄處抵在門上,只要從外面別住,裡面是壓根打不開的。

做好這一切,她才調整呼吸,準備通知傅家人。

可她壓根不知道,此時屋內可不止京星遙一個人,聽到外面窸窣的動靜,兩人面面相覷。

京星遙沒作聲,只是進了隔間,準備換衣服。

……

單研菲確保京星遙跑不掉之後,小跑出去叫人,剛拐彎,收不住腳,差點撞到迎面而來的段一諾。

段一諾正偏頭和許佳木說話,得虧另一側的段一言眼疾手快,將自己妹妹扯到了自己身邊,才避免撞到。

「啊——」段一諾今日難得穿了高跟,鞋跟太高太細,又是新鞋子不大合腳,走得本就不舒服,忽然被一拽,差點崴倒。

「不好意思,抱歉。」單研菲急忙低頭道歉,這一抬頭,差點嚇得魂飛魄散。

傅三爺一家,段家四口人,傅斯年夫婦,還有幾個她並不認識的人,都是年紀不大的,端看也知道是小圈子裡幾個。

她方才以為抓住京星遙的痛腳,剛興奮著,此時看到他們,一顆心臟噗通亂跳,神經高度緊繃,大腦出現瞬時的空白。

「這位小姐是不是來錯地方了?」說話的是嚴遲,他原本正與懷生說話,此時走到前面,「您沒看到前面的牌子,這地方,閑雜人禁止進入。」

嚴遲冷肅著臉,神情稀缺寡淡,倒是分外凄厲,加上身高優勢,十分嚇人。

「……」單研菲一時被嚇得說不出話。

「單小姐?」宋風晚忽然開口,「小遲,你嚇著她了,這姑娘我認識。」

「傅夫人。」單研菲一看宋風晚開口解圍,心底那叫一個感激。

完全把她當救苦救難的菩薩。

「你不在前面,到這裡幹嘛?」這邊是貴賓區,自然不是隨便能進的。

「我……」她腦子想法非常多,深吸一口氣,忽然瞥了眼傅欽原。

這裡哪個不是人精,有些事大家沒公開說,卻也心知肚明,都偷摸摸看了眼傅欽原。

傅欽原別開眼,都看他幹嘛?

脆愛 他也是受害者。

「是不是走錯地方了?」宋風晚笑得那叫一個溫柔可親。

她點著頭,「我原本是想找洗手間的,就……就……」她欲言又止,「傅夫人,我能單獨和您說嗎?」

「這裡沒有外人,你有話直接說。」

「我是看到有人偷東西才跟來的,她現在肯定在銷贓準備逃跑,我正打算通知您,您就來了……」她垂著頭,心跳快得幾乎要蹦出嗓子眼。

不止是緊張,更是興奮,因為這件事極有可能成為她人生的轉折點。

「人呢?」宋風晚笑容消失。

「在那邊,我把門抵住了,她跑不了,我帶您過去。」單研菲急著立功。

一群人跟上之後,傅歡走在後側,想往前擠一下,這個瓜可真是新鮮。

他們也是幾分鐘前到的,剛匯合,就聽嚴家的安保人員說看到單研菲進了貴賓休息區,並且那東西抵住了門,把京星遙給關了,詢問要怎麼處理。

他們是想看看這女人到底想幹嘛,居然把人給關了,所以急忙過去,在這裡遇到,可不是偶然……

而是特意堵她的。

沒想到不等他們質問,一盆髒水潑過來。

說京星遙偷東西?

都是群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也想看看她還能整出什麼幺蛾子,也沒點破,就跟她往裡走。

傅歡挪到段一諾身邊,某人已經掏出手機,顯然是準備把這個瓜給錄下來。

……

「就是這裡了。」單研菲緊張的手心直冒汗。

她餘光瞥了眼另一側正在打電話報警叫保安的嚴遲,心底那叫一個亢奮,總之她今天在劫難逃了。

「你確定裡面的人偷了東西?」宋風晚又問了一遍,「要是污衊了好人,誤會可就大了。」

「我肯定她拿了。」

宋風晚沒作聲。

此時她挪開抵住門的洒掃工具,猴急的,甚至是有些急切地撞門進去。

「就是她偷了東西,她就是賊,我親眼看到——」

單研菲都沒看清屋裡做了誰,指著一個人影就說是賊。

休息室有兩個房間,一個類似小客廳,另一個則是有床的小卧室,此時門撞開,坐在沙發上的人,並不是京星遙,而是……

傅漁!

單研菲話說了一半,生生被咽了回去。

「三奶奶?」傅漁起身,與長輩依次問好后,笑著看向單研菲,「這位小姐,你剛才說什麼?我是賊?」

單研菲呼吸急促著,她親眼看到那個女人進了這個屋子的,怎麼可能變成傅漁。

「單小姐是吧?你這是什麼意思?」說話的是余漫兮,「難道你口中的賊就是我女兒?」

「不是,不……」單研菲此時面對一群大佬,大腦發懵缺氧,幾乎沒辦法思考。

「我在這裡好好地,怎麼就變成賊了?難不成就是因為上次我說了你兩句,你就準備污衊我偷盜?」

傅漁素來不會讓自己吃一點虧,況且這人是自己往槍口上撞的。

「我明明看到她進來的,她……」單研菲面對眾人質疑的目光,慌亂打量四周,看到一側的門,立刻指著說,「她肯定在裡面,她肯定是藏起來……」

她說著,就準備推門進去,可是傅漁動作更快的堵住了門,單研菲差點撞到她身上。

「這裡是我的休息室,你擅自闖入,連門都不敲,污衊我是賊就算了,還準備幹嘛?把我這裡翻個底朝天?」

「你是膽子太大,還是壓根沒把我放在眼裡。」

「覺得我可以任你胡來?」

「到底是誰給你的膽子,讓你這般目中無人!想搜我的房間,行啊,把警察叫來!說我是賊,你把證據拿來,若不然今天,你怕也出不了這個門!」

單研菲被她強大的氣場給震懾住,支吾著不知該說些什麼。

「小漁,你剛才說你們之前發生了一些事?」余漫兮詢問。

鬼物老公萌萌噠 「就是之前懷生師父……」傅漁看向懷生的時候,他側額前幾天磕出的淤青還未盡數散去,看得她一陣心虛,別開眼,「他在京大講課,我去捧場,給小叔他們留了位置,某人不請自來,佔了位置,還出言挑釁。」

豪妻的億萬老公 「她喜歡小叔,這是個人自由,我不干涉。」

「但是當時這位小姐準備擅動他的東西,我就想問,當時您的行為是什麼?」

「不經過他人同意,亂翻亂動別人東西,那不僅是沒素質沒教養,說你是賊也可以吧。」

「之後她想和我見面賠罪,打了幾次電話,都被我拒絕了,我不與素質低下的人來往。」

「可能是兩件事之後,賊喊捉賊,憑空來污衊我吧,真是夠倒霉的。」

單研菲沒想到傅漁會從這個角度入手質問自己,不知怎麼解釋,只看著宋風晚說道,「不是的,真不是,不是她說得那樣……」

此時懷生站在後側,傅漁素來有一說一,犯不著這時候構陷她,他也將兩次看到傅漁「發火」的事情聯繫起來。

默默補了一刀。

「傅漁說得是真的。」

段一諾忽然問了句,「你怎麼知道?」

懷生只給了她一個,我就是知道的眼神,並沒解釋。

單研菲算是慌了,怎麼突然就變成傅漁了。

此時京星遙與她也就一門之隔,只是方才她進去換衣服,此時剛穿好罷了,此時也是一臉狐疑,偷東西?

她看著放在床頭的首飾盒?若有所思。

她還以為過去這麼久,這人不會做什麼了,沒想到在這裡等著她呢。

------題外話------

門一打開,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傅漁:好氣(`?′)=3 傅漁神情冷澀,本就是個氣場很強的人,幾句話,連消帶打,句句在理,硬是懟得對面的人差點哭出來。

屋內的京星遙只安靜聽著,覺著無聊,拿起方才一側的一疊鍋巴小零食,嚼了兩口。

唔……

味道不錯!

單研菲是沒想到會撞到傅漁,沒準備,被懟得大腦一片空白,好似缺氧般,臉都漲紅了,眼底俱是水汽。

「小姑娘,別哭啊,要是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我欺負你了,到底誰才是受害者啊?」傅漁見不得這般作態的人。

「說我偷東西,就拿證據,若不然……」

「你就是哭瞎眼,這事兒啊——也沒完。」

單研菲此時是孤立無援,她只和宋風晚熟,偏頭看了她一眼,沒想到宋風晚忽然側頭看向站在門外的千江,「把她父母叫來。」

「傅夫人,我真的看到那個人進來,她肯定在門后,我真的看到了,你要相信我。」

「就是上次那個女人。」

「她真的不是什麼好人!我看到她從後台,抱著一盒首飾跑過來的。」

沒有證據支撐的說辭,顯得蒼白無力。

「那個女人?」一直沒說話的傅欽原忽然開口,他拿出手機,打開屏保,「是她嗎?」

傅歡踮著腳,勾著頭去看他的手機屏保。

嘖——

這種時候,還要秀一波恩愛,要不要臉!

單研菲沒想到傅欽原會用京星遙的照片做屏保,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腦袋完全是懵的……

打量著屋內的眾人,像段林白等人,已經直接進了休息室,尋了位置坐下,完全是吃瓜群眾的模樣,他們對傅欽原屏保的人完全不好奇。

她腦袋瞬間就炸了。

總覺得自己忽略了什麼?

難不成他們不僅是見過家長的關係,連周圍人都認識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