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只能這樣了。」納爾多嘆了一口氣。

旁邊的艾克等人面面相覷,這事情有點離奇。

「哥哥。」凱瑟琳扯了一下但丁的袖子。

「怎麼了?」

「我剛剛在屋外看見了卡西哥哥的身影,好像和另外一個人在一塊。」凱瑟琳小聲道。

「另外一個人?」但丁揉了揉腦袋,「納爾多大哥,小鎮內還有其他人走失了嗎?」

「沒有。」納爾多搖了搖頭,事情發生后他可都核查過了,除卻一些人受了輕傷外,並沒有人員走失的記錄。

「我聽聲音,那個人應該是個女的。」凱瑟琳回憶道。

「女的?」納爾多眼睛一轉,「不會是公主吧?」

「有可能!」帕尼點點頭。

「無論怎麼樣,先把這件事報告給比利斯統領!」

「明白!」帕尼鄭重道,而後轉身離去。

艾克捏了捏下巴,回過神盯著諾爾看,直把他看的發毛。

「艾克,你這麼看我幹什麼?」諾爾挑了挑眉頭。

「諾爾,你有辦法通過聯絡器聯絡上卡西嗎?」艾克道。

「這個···」諾爾低下頭想了想,「要是卡西聯絡器上裝載了我們的啟明系統就好了,但現在沒有,想要通過魔法網路的傳遞打破規則的封閉有點難啊。」

「說這麼多幹什麼?一句話,能不能!」

「我試試!」諾爾一溜小跑回了房間,準備去把自己的傢伙拿出來。

···

「等等我!等等我!」

林子內,佩姬快走幾步,最後還是站在了原地喘息著。

「好累啊!」

「走這麼幾步就累了,你的身子苟夠弱的。」卡西面色毫無變化,一路走來亦沒有覺得絲毫疲憊。

「你這個死冰塊臉!少在那裡說風涼話!」佩姬簡直受夠了這個傢伙,真不像個男人!

「你要休息就自己休息吧,小心過會有蟲子吃了你!」卡西繼續邁起步子。

「吃了我就吃了我吧,反正我不想走了。」佩姬靠在一棵樹上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樣。

呼——呼——

好一會後,她再看,哪裡還有卡西的身影。

「你···你真走了啊——」佩姬嗚咽著。

簌簌!

突然,一陣陣富有律動的響聲由遠及近,速度極其之快。

「什麼··什麼東西!」佩姬連忙起身,望著四周。

嗚嗚——

風凄厲的哀嚎著,黑色的林子陰森壓抑,讓人毛骨悚然。

「出··出來!別想嚇唬本公主!」 岑少的枕上甜妻 佩姬眼睛轉動著,面上出現了害怕。 ?嗡——嗡——

風聲逐漸被一種高速震動的聲響所取代,佩姬不由後退數步,撞上了堅實的樹榦。

轟!轟!

未幾,林木倒下的動靜傳來,一股煙塵飄起,彷彿醞釀著一場風暴。

佩姬咬著牙,儘力保持鎮定,自己再怎麼說也是一名魔導師,就算經歷的施展不多,實力總還是有的,怕什麼。

嘶啦!

咚!

又一棵參天大樹轟然倒塌,切口處光華平整,足見切斷其利器之鋒利!

佩姬抬起頭終於看清楚了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那是一隻巨大的蟲子!背後生有蟬翼,急速拍打著,發出轟鳴般的嗡嗡聲。

其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額頭上生出的一對鉗角,足有一米多長,伴有鋸齒狀凸起!

它生有八條腿,最前面一對猶如螳螂利刃,閃爍著灰色的金屬質光澤,遠遠望去,若寒星點點。

刀角蟲!虛空蟲族中常見的兵蟲!擁有強大的力量與狂暴的速度!十分難對付!

「滋滋——」

刀角蟲口器開合,綠色的粘液一滴滴垂落大地,噁心至極。

三星魔法·藤舞!

佩姬可不想坐以待斃,直接吟唱起魔法。

四周的森林搖曳著,一股股自然的力量匯聚過來,大地微微震動,一條條藤蔓鑽出泥土,無限延長!

咻!咻!

刀角蟲橫衝直撞,那撲向他的藤蔓縱然堅韌,也無法阻擋那一對刃足以及鉗角!

佩姬的心快速跳動起來,虛空蟲族可以說十分克制木系、土系、水系魔法,唯有用雷、火強攻才是上策。

而她作為一名精靈,最擅長的就是木系魔法了,也正是因為虛空蟲族的這個特性,當初精靈王國才沒有抵擋住魔蟲聯軍的攻擊。

「滋滋——」

刀角蟲咆哮著,它徑直俯衝向了佩姬,它要吃掉這個精靈!

古代魔法·藤木盾牆!

佩姬嬌喝一聲,小手伸出,一麵灰褐色的藤木盾牆猛然擋在了前方。

轟!

噗嗤!

下一秒,刀角蟲狠狠的撞了上去,堅硬如盔甲般的表層讓他無視了撞擊傷害,一對鉗角深深刺穿了盾牆!

「咕咚!」

佩姬感覺自己的雙腳有些發軟,她緊緊靠在樹榦上,一對鉗角從左右兩側扎入其中,位置正是她雪白的脖頸處!

只要刀角蟲慢慢合上鉗角,佩姬就將香消玉殞!

滋滋——

刀角蟲的鉗角周圍的絨毛有著敏銳的觸感,它毫不猶豫的合攏鉗角,那鋸齒迅速切割著盾牆,留下一道凹凸不平的洞穿划痕!

佩姬的粉頸感受著一陣陣勁風,直接閉上了雙眼。

「說你是傻丫頭還不承認!都被都不知道躲!」

卡西平淡的語調響起,未等佩姬反應過來,她就感覺香肩被人一提。

嗖!

啪!

藤木盾牆瞬間化為紛飛的碎屑,刀角蟲憤怒的吼叫著,面前的大樹往後倒去,可哪裡還有佩姬半點身影。

「你要抱我到什麼時候。」

「嗯···嗯?」佩姬一睜開眼睛,就對上了卡西冷漠的眸子,她從未覺著這張冰塊臉如此和藹可親,但是卡西一說話便將她拉回了現實。

「誰···誰想抱你!」佩姬鬆開雙手,往後一跳,揚起脖子道。

啪!

忽然卡西一手將佩姬拉入懷中,這突兀的情況讓佩姬尖叫起來。

「流氓!」

咚!

一陣塵土激蕩,刀角蟲的刃足插入大地一半有餘!

「閉嘴!」卡西喝斥一聲。

佩姬雙手捂住小嘴,也明白了剛剛卡西又救了她一命。

滋滋!

兩次沒有捕獲到獵物的刀角蟲劇烈擴張著口器,以顯示出自身的憤怒。

「叫囂什麼?」卡西眉頭一挑,大手一揮,極度元素幽寒悍然出擊!

嘩啦!

當極度元素出現的剎那,四周的溫度飛快下降,周圍的大地緩緩結出一層寒霜,並在不斷蔓延。

「好冷!」佩姬一哆嗦,自小生活在四季如春的自然之森中,她還從未感覺過炎熱或冰寒。突如其來的環境變化,讓她有些不適用,下意識的摟緊了卡西的身軀。

卡西低頭瞥了一眼蹙起眉頭。

卡卡!

刀角蟲靈活的肢體在寒冷的作用下有些僵硬,速度更是大減,從這個人類身上他嗅到了危險的氣息!

啪!

多年來的生存經驗告訴它逃跑為妙,它也如是照做了。

「現在想跑了?」卡西冷笑一聲,手中幽藍的冰晶如同美麗的雪花一般綻放。

零度·冰雕!

呼——

狂風驟起,刀角蟲剛想動作,就在原地化為一座冰雕,那眼中的愕然被永遠的定格。

啪!

卡西彈出一枚冰彈,冰雕瞬間四五分裂,化為冰水,融入大地之中。

「好厲害···實力不錯嘛。」佩姬察覺到了現在的姿勢,立即鬆開卡西打哈哈道,而後傲嬌的昂起頭,「不過還是沒有我媽媽她們強大!」

銀魂神威唯唯不諾 「厲害? 獵愛蠻妻,狂傲總裁勢不可擋 雖然這刀角蟲有些棘手,可對於你來說也不算太難,空有一身實力卻沒能使出來。「卡西搖搖頭。

「你你你,你說什麼!」佩姬有些生氣道。

卡西沒有說話,佩姬看起來年紀不大,卻已經是一名魔導師了,天賦絕對不低,然而實戰能力太弱了,連一隻刀角蟲都對付不了!

更重要的是這個丫頭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還敢強行打開蟲巢的入口,真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你給我說清楚!」佩姬對於卡西的話耿耿於懷。

致命誘惑:霸道首席偷孕妻 「我想很快就會由一大批的蟲族到這來,你還想繼續爭論的隨便,我可不想陪你送死。」卡西轉過身子。

「冰塊臉!你一點都不可愛!」佩姬恨恨道。

兩人一前一後保持著數十米的距離,很快消失在了林子遠處。

經過十幾分鐘的路程后,林中傳來了叮咚流水聲。

「水!」佩姬露出喜色,直接越過卡西到了河邊,準備掬其一捧飲用。

對於熱愛自然的精靈族來講,森林與河泉就是最寶貴的饋贈。

「傻丫頭,你真的不怕死嗎?」卡西淡淡道。

「哼!」佩姬做了個鬼臉,低下頭準備喝水。

啪!

卡西眼疾手快,一下子打掉了她的小手。

「你幹什麼!」佩姬的火一下子就冒了出來。

「從剛才開始你就和我作對!我喝點水都不行嗎?」

「這裡是蟲巢!」卡西嚴肅道,聲音不由拔高數分。

「我知道!又怎麼了!」佩姬大聲反問著。

「你是不是沒有常識!蟲族的育養方式中有水化!這個蟲巢區域從戰爭災變時期傳下來,到如今早有千年之久!這種水還能喝嗎?你要是不怕肚中生蟲,那就繼續喝下去吧!」卡西嚴厲教訓道。

「我··我···我···」佩姬眼眶頓時一紅,淚水如斷線的珠簾般垂落。

卡西神色一僵,「你··你哭什麼····」

「從來都沒有人這樣大聲說過我!」佩姬帶著哭腔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