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天祥抬頭看了看他身上,空空如也。

二百萬靈石,便是用錢袋裝,也得足足裝二十袋,他一個俗人又沒有儲物袋,又能放在哪裡?

一想到此,便想讓他知難而退。

殷天祥嘿嘿一笑,道:「你若在此地置辦起『神丹堂』,自然便會成為我座下弟子,若是世俗之人為我戰力殿辦『神丹堂』豈不讓人恥笑?你有這個想法是好的,只是現在心有餘而力不足,以後再說吧!」

雙世寵妃,誤惹妖孽邪王 「以後再說……」這小子一聽這話,額頭上頓時生起了三道黑線,一臉的沮喪,不知所措。

「哎呀……媽的你就是個豬!」韓星恨鐵不成鋼,朝他腿彎處就是一腳,誘導道:「你能不能不墨跡,乾脆一點,拿出點『乾貨』再打人,你要不行,我找別人去……」

一語驚醒夢中人,秦基友終於「茅塞頓開」……

什麼叫「乾貨」?真金白銀最打人!

「師父,你真的這麼說?」秦基友這小子經過韓星提醒,一聽說只要把「神丹堂」辦起來,殷天祥便能收自己為徒,當下二話不說,撲通一聲,當街跪倒,梆梆梆就磕了三個響頭。

這貨如意算盤打得倒好,居然想:不管怎樣,師傅先給你叫上,頭先給你磕上,事情再給你辦了,這徒弟你就算收定了!

秦基友站起身,從懷中掏出一張紙,沖著殷天祥揚了揚手,道:「師傅,你在這等著,我這正好有有點『乾貨』,是一張二百萬的靈石票,我就不信,有錢還怕買不到店鋪。」

韓星等的就是他這句話!

秦基友滿臉都是狂妄,嘿嘿一笑:「要用錢,咱家有的是錢,實在不夠,就是靠我秦公子這張臉,在帝都找熟人借,都能借出來……」

對於這套話,他顯然已經是熟練至極,平日里也不知道說了幾千遍、幾萬遍。雖一說話,便又露出了紈絝的本相,猖狂到了極點,但卻偏偏就有這個實力!

他家的權勢加上城主的兒子的稱號,絕不是白給的。

秦基友說完,拉著韓星便走。

殷天祥聞言,即時嚇了一跳,一時間瞠目結舌……他貌似忘了一件事……

在大秦帝國,早以匯通天下,不管是官家還是商人,做大筆買賣的都使用靈票。

他無奈的嘆了口氣,雖說自己收徒有點被人強迫的意思,但如此以來,卻也讓他鬆了一口氣。

韓星與秦基友信步朝前走去,以期望看看有沒有要賣的合適的店鋪。

二人看了半天,只是這些臨街店鋪無一不是賣些日用百貨的東西,全然沒有什麼靈兵、功法還是丹藥之類。

向人一打聽,這才知道,大秦帝國尚武,專為武者與修真者開了一個坊市,就在前面不遠,要買這些東西,那裡應有盡有。

就算是秦基友也是第一次來修真者的坊市,他看了看,不想卻是與世俗市場並無什麼不同……除了貨物以外。

二人一邊尋找店鋪,一邊逛。

他們抱著也許能夠湊巧購得到什麼寶物也未可知的念頭,開始緩步在各個攤位前面走動。

可是韓星身無分文,逛著逛著便又打起了秦基友的主意。

「基友,咳……咳咳……這次下山機會難得,我看這裡無論是靈兵、功法還是丹藥,只要你想的出來,幾乎都可以在這裡找到,你既然要拜入師門,自己要有一把稱手的兵刃是必不可少的,用不用我幫你挑一把?」

韓星邊說邊差點一口氣沒上來,媽的……這「基友」叫的,怎麼聽著那麼彆扭呢!

秦基友頓時眼前一亮,但隨即頹然說道:「哪裡有那麼容易……我聽說大凡是吹毛斷毫的寶劍都很珍貴,有的居然能抵的上一處宅院的價格……」

他說著說著,開始咬牙切齒:「可憐老子被你慫恿的要拿身上這二百萬靈石的靈石票,去給你開什麼『神丹堂』,現在可好,身上就剩下了三十萬靈石,夠干屁啊!否則,非買它一把神劍不可。」

「我靠,這小子還有三十萬靈石。」韓星心中嘀咕一聲。

他哈哈一笑,一拍胸脯,豪爽的說道:「只要你想買,包在我身上,就三十萬靈石換一把神劍那是做夢,買把寶劍,還差不多,你干不幹?」

「真的?」秦基友頓時覺得天上掉餡餅砸到他頭上。

這麼好的機會豈肯放過……

當下,他便慷慨大方的將前錢袋遞給了韓星,道:「除了靈票,我就這些錢了,全給你,若是不夠,你先幫幫忙給我墊上……」

「墊錢嘛……可以,全當我先借給你」韓星眼珠子轉了轉,又道:「只是這三十萬靈石如果用不了怎麼辦?要知道煉器方面我可是行家,識貨得很,也許花幾個靈石,就能幫你搞到一把真正的寶劍,價值肯定在三十萬靈石以上……這剩的錢嘛,可就是我的辛苦費了!」

韓星敢這麼說,自有他的道理。

他依仗天覲神眼,相信自己就是在廢鐵堆里,也能扒拉出一把上好的寶劍。

就算是找不到,上次在丹藥閣擊殺許昌橫與陳龍、趙虎所獲得的三把靈品寶劍,尚在儲物袋中。

隨便拿出一把,也都價值不菲,全當便宜了這小子。

「你丫的,不會是你身上吊蛋精光,沒有錢了,要鬧一把廢銅爛鐵來搪塞我,想騙我兩個錢花吧?」秦基友滿臉的質疑,狐疑的上下看著他。

他心中在急轉彎:這傢伙,不會又有什麼企圖吧?還是真的為我打算?

韓星彷彿受了天大的委屈,痛心疾首的罵道:「罷了罷了……你這個混賬的東西!把老子的一片好心當成了驢肝肺!從現在起,我不會再管你用什麼稱手的武器,你將來就是使用糞叉子也與我無關,你去死吧!」

秦基友見韓星一臉的正氣凜然,看不出半點虛假,頓時鬆了一口氣:「別……別別別……你看我們馬上就要成為師兄弟了,沒拿你當外人,這才把話說錯了……」

他怕煮熟的鴨子飛了,連忙一臉的媚笑開始道歉:「哎呀呀……你別生氣啊……一切都按照你說的辦還不行嗎?你還真生氣啊……這樣,等開完了拍賣會,我即刻從家裡調集靈石,領你到城裡最大、最好的館子吃上三天,再領你到逍遙樓去呆上一陣子,那裡的姑娘嫩得都能掐出水……」

情急之下,他差點當街給韓星跪下。

韓星皺了皺眉頭,顯得有些無奈:「這還差不多,都怪我自己願意顯擺,否則別人就是找我幫他挑一把劍,傭金也不止三十萬靈石,若不是看在師傅面子,你以為我誰的忙都幫啊……唉,沒辦法,誰叫咱們是師兄弟來著……」

「那是,那是,咱們這就走吧……趁著天色還早,先挑寶劍,后買店鋪,保證誤不了事!」秦基友怕夜長夢多,韓星再變卦,急於把寶劍的事做實了再說。

「行了,現在這三十萬靈石就是我的了,我怎麼支配,與你無關,皆時,還你一把寶劍便可。」韓星說的很坦然,絲毫沒有半分慚愧的意思。

這一路走下來,韓星簡直就像在掃貨,見到什麼買什麼……

藥材類像什麼落英花、龍象角、凝露草、烏舌蘭……等等,足足買了幾百種,開個中藥鋪都夠了。

而丹藥,他卻沒有多買,只求品種不求數量,一種只買個一二粒。

什麼凝碧丹青霜丹招魂丹金還丹、草還丹……凡是市場上有的丹藥他基本上買齊全了,又買了一些女人用的什麼排毒美顏霜、補氣養顏散、抗皺防老丸等等……

秦基友那是一個錐心泣血,盯著那逐漸癟下去錢袋,眼珠子都差點掉出來了……

天那,你這不是在霍霍我嗎?

天知道他買這些東西要幹什麼?

他只覺著自己眼前有把寶劍在晃動,那寶劍隨著韓星花錢的進度,在逐漸的縮短,一點一點變成了一把匕首。

韓星最後實在沒得買,又買了一些胭脂口紅放進了儲物袋中。

就這樣三十萬靈石也沒花了,還剩下了十四五萬,不能不說咸陽帝都物價真便宜,天下少有。

「走吧,他們看到前面有家兵器坊,到那裡看看,也許那把寶劍就在那裡等著我們!」韓星用手掂了掂剩下的靈石,又摸了摸鼓漲的儲物袋,這才心滿意足。心不在焉的隨手朝前指了一指。

前面有一間店鋪,外牆被煙熏火燎的已經看不出來本來面目了,門外壘有一座煅鐵爐子,周邊堆放著一些已經打好的粗糙的農具,各種鐵鎚、鐵鉗亂七八糟堆滿了一地。

惟有門楣上方掛著一塊黑乎乎的招牌,上面寫著「靈兵坊」三個字還依稀可認。

「卧槽,這就是個鐵匠鋪,也敢叫靈兵坊!」秦基友幾乎都要哭了出來:「我他媽的還有的選擇么?……」

(現在縱橫主站雙倍月票戰,還望各位在主站助我一臂之力,貓銳感激不盡,在此謝過!說心裡話,惟有在主站頁面或手機閱讀軟體—縱橫小說,對提高本書的成績提高幫助最大。妖荒夜主頁鏈接:http://book.zongheng.com/book/505176.html註:此段文字不含在章節正文內) 韓星站在鐵匠鋪的對面,總感覺哪裡彆扭,他看了半天,眼眸陡然明亮,總算找出的原因。

他走到了那塊黑乎乎的寫著「靈兵坊」招牌的下面,仔細端詳,只見這塊匾額有別於其他門面的招牌……

別人家的門面招牌是木頭做的,而它卻是鐵打的。

雖然這塊匾額像是掛了千年沒有擦拭,上面銹跡斑斑,但影約可見,那黑底金字所書的「靈兵坊」三個字,卻是龍飛鳳舞,大氣磅礴。

彷彿每一筆、每一劃所留下的筆鋒,像是一支支利劍,在所吞吐著劍芒,有一股威煞的氣息,直透人的心底。

韓星的眉頭皺了皺,心想,這個鐵匠鋪不簡單……

按理說,一個世俗鐵匠鋪所掛招牌上的字,應該是歪歪扭扭,如同蝦爬子劃得亂七八糟才對。

而現在這三個字,卻寫的鐵划銀鉤,每一筆每一劃都融入了劍意,足以令尋常修士心生驚懼,顯然不是普通宵小之輩所能留下的。

他正看之際,又有幾個貌似街坊的人圍了上來,其中一個人道:「怎麼幾天沒有看見歐陽鑄,難道是朝廷又要打造武器了嗎?」

「不知道,這次他打造了三天三夜,應該是打造武器吧。」

「歐陽鑄的鑄刀的技術,那可是真厲害,聽說皇宮裡所用的刀,都使他鍛造的,鋒利無比。」

秦基友一聽,一掃剛才垂頭喪氣,情緒低落的樣子,疑惑的問道:「他都打造什麼刀?這麼吊?」

旁邊幾個人看了他一眼,好像對他的質疑很驚詫,那意思是,連這都不知道?

其中一人用滿是白眼球的眼睛,鄙視的斜了他一眼,道:「能給皇宮打造刀,你說吊不弔?告訴你罷,他打造的都是寶刀!」

說完后,幾個人便轉身離去了。

重生八零:女配逆襲之家有嬌媳 「你別說,我們還真找對地方,裡面都是寶刀啊!快進去啊……還等什麼?」秦基友目光灼灼看著韓星,滿是期待之意。

韓星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心中想,你這貨會不會買東西?

腹黑爹地圈禁嬌妻 你站在這,店家自會出來接待你,你才能拿住架子和他殺價。

你現在主動去找他,說我要「求」一件神兵利器,不就等著被人狠狠宰一刀嗎?

韓星被逼的無奈,只好道:「那好,我們進去看看……」

倆人一前一後將門推開,頓時愣住……

因為整個鋪子里,他們沒看到一把刀劍!

相反,牆上卻掛了一排一排明晃晃的菜刀、殺豬刀、剃骨刀……

人,倒是有兩個,只是對他們進來,理都不理!

只見在鐵匠鋪地當中,一個年輕人正在汗流浹背的用力的拉風匣,爐中的火隨著他拉的節拍,火苗的顏色也在不斷在變化。

爐子旁邊站著一位赤裸著上身的壯漢,左手拿著一把鐵鉗,夾著一塊被燒的通紅的毛坯鐵料,正放在鐵砧子上,用一柄巨大的鐵鎚在敲打著,鐵鎚落下的時候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跟蹤追妻十八年 秦基友覺得自己被藐視了,惱怒地喊道:「喂,有你們這樣做生意的嗎?有客上門,卻裝作看不著!」

那位抽風匣的年輕人抬頭看他一眼,無奈的停止了動作,迎了上來。

他眼神輕輕瞟了過去,見秦基友穿的鮮亮,便是將韓星略去,直接對他施禮道:「歡迎客官來我靈兵坊,不知有何需要?」

秦基友大馬金刀的拿了把椅子坐下,擺擺手:「需求什麼?問得都是廢話,進兵器店不買刀,還能來買衛生紙嗎?把上好的寶劍、寶刀通通拿上來,挑一挑!」隨後又補充了一句:「大爺我有的是錢!」

說完,他習慣性的把手伸向了腰間掛錢袋的地方,一摸卻摸了個空,這才想起錢袋已經交到了韓星手中。

那年輕人聞言,隨即臉色一變,道:「這位客官,本店只賣菜刀、殺豬刀之類的,對不起,你所要的寶刀寶劍沒有。」

「本公子有的是錢……」

「有的是錢也沒有……」

秦基友猛地站了起來,挺直腰板,恨恨的道:「既然沒有還叫什麼靈兵坊?」他抬頭又朝屋子裡的每一個角落看了一遍,不死心的又道:「那外面人說你們這裡打造的每一把刀,都是寶刀,又是怎麼回事?」

「我們打造的刀確實都是寶刀!」年輕人用手指了指牆上掛的那一排排菜刀,道:「這些刀,被皇宮裡大廚用過後,都說好,能得到皇家大廚的讚譽,不是菜刀中的寶刀又是什麼?」

「我靠,我倒……菜刀也叫寶刀?」秦基友徹底被他說蒙了……

走菜刀店裡面了!

韓星一直沒說話,他的眼睛正盯著壯漢還在打造的那塊毛坯鐵料上,眼晴連眨都不眨一下。

那壯漢每一錘下去,至少都能有幾百斤的力氣,打得那鐵料火星四濺,卻絲毫紋絲不動,連形狀都不曾改變。

便在此時,韓星丹田中的綠銅鼎莫名的忽然動了一下。

就在綠銅鼎動的一瞬間,恰好,那壯漢的鐵鎚猛砸下去,只見那塊毛坯鐵料非但沒有被砸扁,反而大力的反彈那上去,將巨大的鐵鎚崩開!

噹啷一聲,那塊毛坯鐵料竟落到了韓星腳下。

緊接著,綠銅鼎在他丹田中又急劇的顫抖了起來,若不是韓星壓制,只怕就會飛出體外。

韓星終於反應了過來……

這塊毛坯鐵料有古怪!

難道是綠銅鼎碎片不成?

那壯漢似乎是打累了,他有些氣急敗壞,嘴裡憤怒道:「見鬼了,從沒見過這樣的坯料,整整打了三天,還是沒打動,真不知道祖上留下來的是塊什麼東西?」

「看來我們走錯地方了,這傢伙連鍛鐵的方法都不懂,還能打造出什麼寶刀寶劍?也難怪沒有……」秦基友一臉的嘲笑,緩緩地搖了搖頭。

「胡說!」那壯漢聽了這話心頭一睹,猶如被人當胸打了一鐵鎚一般。

他大吼一聲:「我祖上乃是古代鑄劍的鼻祖歐陽冶子,他留下的煅鐵方法煅不了這塊毛坯鐵料,這世間就再無人能鍛造它。這塊從天外隕石中碎出來的毛坯,它就是塊廢料,扔了都不可惜!」

秦基友被那壯漢凶神惡煞的模樣,給嚇的噔噔噔……往後連退了幾步。

那壯漢余怒未消,嘴角都給秦基友氣歪了。他手指向門外:「我這裡沒有你要的什麼寶刀寶劍,我也打造不出來,請你走吧!」

韓星的頓時出了一身冷汗,他可不能讓秦基友壞了他的好事,與青銅鼎的碎片失之交臂!

無奈之下,只能自己親自上陣了。

他看了滿頭青筋暴露的壯漢眼一看,轉頭對驚魂未定的秦基友冷冷一笑:「你小子就是個棒槌,看來我不引導你一下,是不行了。」

「你知道歐陽冶子是什麼人嗎?那是有史以來秦洲大陸鑄劍的祖師爺,什麼龍淵劍、泰湛盧劍、魚腸劍、巨闕劍每一把都鼎鼎大名的神兵利劍。他的子孫會鑄不出好劍?說出來鬼都不相信!」

秦基友也沒想到看似土豹子的韓星這麼博才多學,他滿臉糙紅,難為情地咽了口口水,第一次露出了羞愧的表情。

見韓星幫著自己的說話,壯漢的臉色才逐漸緩了過來。

韓星不理他,卻把身子面向牆壁,指著那一排亮光閃閃的菜刀,道:「這上面每一把菜刀,打造的刀面光滑,刃口直而不扭曲,刀口一條黑色線,無「白刃口」,刀背、刀頭、刀跟磨削平整,「不露黑」、沒毛刺,如用刀刃削另一把刀的刀背,便能削下鐵屑,好刀啊,好刀!只可惜……徒有其表!」說到這裡,才慢慢轉過身來,驟然停住,不講了。

他這是欲擒故縱,在吊那壯漢的胃口……

果不其然,壯漢一聽這話,一臉不忿:「我打造的菜刀,乃是朝廷貢品,便是你眼光極高,也不該如此詆毀、誹謗!因為皇家大廚從沒失望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