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烈焰魔熊大吼一聲以此來宣洩心中的痛楚,龐大的身軀在這大吼聲之後,猶如泰山壓頂一般撞向流塵。

「嘿,這是要發狂呢?」

流塵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弧度,腳下步伐一錯,全身包裹著的磅礴的綠晶氣立馬灌入他的兩條腿,在原地留下一連串的殘影之後,流塵整個人突兀的消失了,再出現時,已經身在百里之外。

烈焰魔熊見到一擊不中,次招緊追而上,山嶽般龐大的身軀在烈焰的包裹之下,化成一團紅光追星趕月地直衝百里之外的流塵而去。

怒火中燒的烈焰魔熊正處於暴走之中,充滿戾氣的雙瞳之中皆是憤怒的火焰,根本顧不得什麼,只知道要將面前的這個人類撕成碎片。

可是烈焰魔熊越是著急,越是抓不住流塵。巨大的熊掌頻頻揮出,攻勢猶如暴風雨一般,可是不論它的攻勢有多麼凌利,卻被流塵或躲或接的給一一化解。

「傻熊,你這樣子猛打猛衝,是抓不住我的。」

腳下踩著七星拳的步法,流塵一邊化解烈焰魔熊的攻擊,一邊調侃道。

「吼!」雖然聽不懂流塵的調侃,但是有著些許靈智的烈焰魔熊,還是能從他的目光之中讀懂那星眸之中蘊藏的輕蔑。

連連攻擊,卻被流塵連連化解。身負重傷的烈焰魔熊體力漸漸有些不支,那種在流塵心中的尋蹤心炎,也因為它的實力驟然下降,而煙消雲散。

此消彼漲,反觀流塵則是壓力急減,越戰越勇,遊刃有餘,尤其是從蒼老的身影口中,得知尋蹤心炎已經自行消失的消息之後。

沒有了背後偷襲的顧忌,流塵漸漸搬回劣勢,開始由被動防禦改為主動進攻。

「七星拳出,萬法皆伏!」

流塵雙手結著晦澀難懂的印法,雙腳之上「騰」的一聲響,升起兩道綠晶氣光柱,隨著綠晶氣的注入,他腳下的步伐也是急速變化起來。

移動的每一步速度都提升了一個檔次,加之手上的印法一變再變,遠遠看去,整個人的身影都變得虛幻起來,要不細心關注,恐怕尋常人很難捕捉到他的身影。

「啪啪啪……」一連串的破風聲在此時突然響起,烈焰魔熊只見得一道黑影在面前掠過,帶出十幾道殘影,然後就只見得一個沙包般大小的拳頭毫不客氣地砸在它的臉上,緊接著後續的拳法一一疊加而上。

烈焰魔熊如遭重擊,肥大的身軀不斷地往後挪著步子,包裹在它四周的烈焰已經被流塵用蠻力生生撕開一道口子。

那猶如暴風雨一般兇狠的拳頭,無一遺漏的傾灌在烈焰魔熊的頭顱之上,每一拳雖然不帶任何花哨,但卻是給予烈焰魔熊深深的重創。

流塵知道蒼老的身影剛剛那一招神識攻擊,肆掠了烈焰魔熊的大腦。雖然表面上看上去並沒有什麼,但是流塵知道那將是他戰勝烈焰魔熊的一個突破口。

乘你病,要你命!流塵現在的所作所為就是乘勝追擊,痛打落水狗。

「剛剛不是打我打的很爽么?現在也該我還回來了。」

俊逸的臉龐上洋溢著得意的笑容,正在揮灑拳法的流塵,突然急躍後退,一下子退到百里之外。

「哼!畜牲,今天小爺就要降了你!」

右手的大拇指在鼻子之上帥氣地一抹,流塵從納宇戒中掏出亮銀槍,迎風一舞,劈空斬風,隱隱有著尖銳的破風聲傳來。

「一桿長槍出如龍,萬丈寒芒點蒼穹!」

一聲低低的爆喝自流塵嘴中吐出,左手猛然捏爆十幾塊綠晶石,在綠晶氣溢出來的同時,亮銀槍乘勢一舞,將所有的綠晶氣吸入其中。

「錚!」一聲清脆的歡鳴自亮銀槍中發出,緊接著白光大盛,璀璨猶如身在星空中的那一輪明月。

「寒芒點蒼穹!」

流塵右手持槍,左手微垂,在吐出這五個字的同時,左手猛然抬起,對著面前不遠處的烈焰魔熊遙遙一指。

一道刺眼的寒光自他的指尖彷彿激光一般暴射而出,以一種蠻橫的態勢,衝過一切阻礙,正中烈焰魔熊的眉心。

因為這不是攻擊手段,當然沒給烈焰魔熊造成傷害。不過在這道寒光搭上烈焰魔熊的額頭時,流塵動了。

雙腿成八字分開,然後右腿撤到左腿之後,手中的亮銀槍槍頭接二連三地點在虛空中,一串串殘影被它連連帶起,瀰漫在亮銀槍周圍的綠晶氣立刻撲上去,將那殘缺的槍影凝實。

「聚!」在點出九九八十一道殘影的時候,流塵低喝一聲,手中的亮銀槍對著半空的槍影一招,將它們全部攬入懷中,匯成一道更加巨大的槍影。

「去!」流塵後撤的右腳猛然跨前一步,磅礴的力量震得地面嗡嗡作響,身子微微一顫,猶如猛虎下山一般,踏著那道白光彷彿離弦的箭直射烈焰魔熊的眉心。

在衝出去的一剎那,流塵憑空旋轉起來,形成一卷黑色颶風將亮銀槍包裹其中,帶起凌厲的勁風,所過之處,皆是有著空氣的震爆。

流塵所化的黑色風暴裹攜著寒意四射的槍影,在那道寒光的指引下,直接破開烈焰魔熊的防禦,撞在它的額頭之上。

不過,烈焰魔熊的反應也是挺快的,在流塵攻來的剎那,巨大的熊掌本能反應式的擋在它的額頭前,堪堪護住要害。

「砰!」相撞是毫無懸念的,不過兩道身影是一觸即分,各自噔噔噔地爆退好幾步。

這一次流塵直退了一步,便用亮銀槍勉強穩住身形,而反觀烈焰魔熊則是雙掌捈地,卻倒飛十幾里。

在流塵這一擊之下,烈焰魔熊那光潔的眉宇間再次出現一個一指寬的血洞,不過這一次倒是沒有鮮血的滲出。

「哼,可惜這一擊沒殺了你!」

猩紅的舌頭卷過紅唇,流塵雖然嘴上說是可惜,但是卻是打心裡為自己的這一擊感到滿意。

「哼……」烈焰魔熊劇烈地喘息猶如晴天霹靂,整個龐大的身軀伏在地面,肥大的兩隻熊掌緩緩地摩挲地面。

盛怒中的烈焰魔熊將兇狠的眼神移向流塵,而後者也不甘示弱,刀劍般冷淡的目光時刻逗留在烈焰魔熊的身上。

「唦唦唦……」這片森林因為兩個對戰者的沉默,而陷入沉默。不過,沒過多久,從烈焰魔熊的身後傳來一陣細碎的腳步聲,卻將這短暫的寧靜打破。

「吼!」烈焰魔熊耳尖,聽到這細碎地腳步聲就知道來者是誰,它突然放棄和流塵的對視,豁然轉身,對著身影傳來地方向大吼一聲。

烈焰魔熊的異常反應,引起了流塵的注意,「看它這模樣,難道是雪魄冰熊來了么?」

流塵的話剛剛落下,烈焰魔熊面前的那片叢林之中,就閃出一道潔白如雪的身影。

這同樣是一頭巨熊,只不過要比烈焰魔熊矮上一截,包裹在四周的也不再是熊熊烈焰,而是一片片稜角分明的雪花。

雖然雪魄冰熊的步伐很是矯健,但是心細如髮的流塵還是從它側漏的氣勢中察覺到,這頭雪魄冰熊看似實力強橫,實則外強中乾,不足為慮。

這雪魄冰熊一出現便將目光停留在流塵的身上,一邊走,一邊打量著他。想來它是在好奇,眼前這個稚氣未褪的少年,怎麼把它的伴侶傷成這番模樣。

見到雪魄冰熊徑直的向自己走來,烈焰魔熊低吼一聲,興奮的迎了上去。

伴侶相遇,儘管是在這性命攸關的時刻,還是不忘了親密一番:兩隻碩大的頭顱輕輕的靠在一起,然後是相互碰碰鼻子。

彼此之間交換一個平安的眼神,幸福之感,頓時洋溢而出。

流塵斜靠在一棵樹旁,倒是沒有去打擾這一對伴侶的重逢,反而是一臉好奇地觀察著它們的問候,心中不自覺地想起蕭紫兒。

「唉! 重生娛樂圈之名門盛婚 要是紫兒還在還多好啊。」

流塵仰天長嘆一聲,蕭紫兒的死是他一生的傷痛,每次想到心中都會湧現無邊的痛楚。

那個天真可愛的少女為了能讓愛的人活下去,居然付出自己花朵般美麗的生命,怎能不讓流塵感慨萬千呢?

「紫兒,你等著,我一定會手刃常宮月,為你報仇的!」

流塵雙手握拳,這是他對她的承諾! 烈焰魔熊和雪魄冰熊親昵一會之後,烈焰魔熊突然對著雪魄冰熊低吼一聲,巨大的熊掌輕輕地摩挲在後者的身上,鼻子直往一個方向拱,那樣子是在讓雪魄冰熊離開。

可是雪魄冰熊卻不買賬,緩步走到流塵的面前,冰冷的雙瞳中泛起兇狠的目光,右掌緩緩捈著地面,鋒利的爪子在地上留下深深的幾道痕迹。

站在它身後的烈焰魔熊,通紅的獸瞳中閃過一抹無奈之色,最後大步走到雪魄冰熊的身旁,與它並肩而立。

雪魄冰熊滿意地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烈焰魔熊,低吼一聲,似是安慰,似是致歉。

烈焰魔熊在它的伴侶低吼的時候也是發出一聲大吼,夫唱婦隨,兩道吼聲疊在一起,震耳欲聾,穿雲裂石,驚起枝頭的飛禽遠離森林。

沉寂在回憶之中的流塵,被這突兀的兩道大吼聲,拉回現實,清秀的臉龐上兩道劍眉微微下撇,神色之間頗有不滿。

望著冰火雙熊夫唱婦隨,流塵嘴角微微上揚,不屑地笑道:「這是準備夫妻上陣,二打一么?」

「好,既然這樣,我就送你們兩個一起下地獄,想來黃泉路上也不孤單。」

流塵手持亮銀槍在空中一探,槍尖劈風,聲音嗡嗡然長久不絕。

「小塵塵,你先對付烈焰魔熊,它受傷最重,那雪魄冰熊不足為慮,雖然不弱,但是正處於哺乳期,實力大打折扣,對你造不成什麼大麻煩。」

在流塵準備出擊的時候,蒼老的聲音在他耳畔突然炸響。

「明白!」流塵點點頭,在雪魄冰熊出來的時候,他就看出它外強中乾,頂不了什麼大用。不消蒼老的聲音提醒,他也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當下雙腿一分,雙臂之上綠晶氣升騰而起,那股濃郁程度比起他之前施展招式散發出來的,都是要強上不少。

雖然雪魄冰熊不足為慮,但是流塵還是不希望看到雙熊聯手,烈焰魔熊已經燃燒了道行,就就算被他重創,那傷口不消一炷香的時間准能癒合。

如果不乘早幹掉它,等到雪魄冰熊也燃燒道行,雙熊一起暴怒,那時候流塵將吃不了兜著走。

所以流塵這次是鐵了心,一擊擊斃烈焰魔熊,從而瓦解雙熊聯手,取得這次戰鬥的勝利。

流塵雙目微眯,眼神之中有著猶如劍尖般鋒利的冷冽,他腳掌重重一跺,直接是率先對著烈焰魔熊疾沖而去。

冰火雙熊見到流塵先它們一步攻來,很有默契地分別閃到一邊,然後雪魄冰熊在前,烈焰魔熊在後,一前一後兩道流光直撲流塵而去。

身在半空中的流塵,見到冰火雙熊果然紛至沓來,嘴角勾起一抹異樣的笑容,亮銀槍勢夾勁風,向雪魄冰熊的額頭刺去。

不過在槍頭即將戳破雪魄冰熊的防禦,攻向它的內圍之時,流塵突然斜跨一步,亮銀槍從雪魄冰熊耳畔擦過,直奔它身後的烈焰魔熊而去。

同時流塵左手五指大張,碧綠的晶氣在其指縫纏繞,掌風如刀,狠狠地對著雪魄冰熊的腋下印去。

雪魄冰熊冰冷的雙瞳時刻關注在流塵身上,見到他居然在關鍵的時候,繞過自己,攻向身後的烈焰魔熊,它頓時慌了神。

情急之下,右手朝後一揮,山嶽般大小的熊掌,猶如一團烏雲狠狠地對著流塵壓去。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流塵的左掌先它一步印在它的左腋之下,一股巨大的壓力瞬間席捲了它的腋下,雪魄冰熊如遭重擊一般,被流塵拍的連連後退,最後終於沒能成功的挽留住流塵的攻勢。

身在雪魄冰熊之後的烈焰魔熊根本沒想到流塵會繞過前者,轉而攻向它。眼見著槍尖刺來,向躲避已經不可能了,危機關頭,伸出碩大的熊掌一隻護在胸前,一隻護在額頭之上。

「錚!」槍尖毫不客氣地點在熊掌之上,竟然濺起四射的火花,併發出恍如金屬交擊的聲音。

「哼!」一擊不中,流塵原地腳步一錯,次招緊追而上,每一擊下去,要麼刺在烈焰魔熊擋在額頭的熊掌之上,要麼刺向它的胸膛。

陡然間只聽得「錚錚錚」的幾聲沉悶碰撞聲,流塵將自己所會的全部招式都淋漓盡致地揮灑出來,遠遠望去,這邊的戰鬥,猶如一場暴風雨正在洗刷著一塊頑固的大石。

凌利的槍影不斷地破開烈焰魔熊的防禦,在它身上留下或長或短的傷口,有的甚至深入其體內,露出白森森的內骨。

烈焰魔熊雖然燃燒了道行,但是蒼老的身影那一擊神識攻擊,攪亂了它的中樞神經系統,使它身體的靈敏度大大降低,面對流塵這快如閃電的攻擊,根本沒有躲閃的機會。

流塵已經衝到烈焰魔熊的近前,亮銀槍在此時已經起不到什麼作用,早早的被他收入囊中。

亮銀槍不能用了,他還有七星拳。只見流塵雙腳一錯,步伐開始變得虛幻起來,沐浴在綠晶氣中的雙手,連連結出古怪的印法。

然後緩緩推出,整個人猶如靈猴一般,猛竄上去,碩大的拳頭雨點般砸在烈焰魔熊的身上。

「砰!」七星拳的最後一招,以雷霆之勢,砸在烈焰魔熊的眼眶之上,流塵腳尖點地,右腿飛掠而起,狠狠地踹在烈焰魔熊的額頭之上,將它踹飛出去幾十里。

這一切只在電光石火之間,從流塵繞過雪魄冰熊開始,到將烈焰魔熊踹飛出去,整個過程用時不到二十息。

以至於,被逼退到一旁的雪魄冰熊在出手之前,流塵的第一波攻擊就結束了。

「吼!」見到自己的伴侶再次被傷,雪魄冰熊憤怒的仰天大吼,雙掌猶如猩猩一般捶打著自己的胸膛。

一團冰球狀能量體在它嘴中迅速生成,猛然一擺頭,雪魄冰熊便將那蘊藏著可怕能量波動的冰球拋飛出去,離弦箭一般直射流塵而去。

流塵胸有成竹地站在原地,也不閃,也不躲,眼見著巨大的冰球直插向他的面門,他頎長的右手,五指大張,憑空一握。

緊接著一道龐大的掌影脫手而出,重重地轟向迎面的冰球。

在掌影脫手而出的同時,流塵動作敏捷的猶如獵豹一般,隨風爆掠出去,隱藏在掌影之後,蓄勢待發。

「砰!」在一道響徹雲霄的爆炸聲落下的時候,流塵雙腿朝後用力一蹬,原本就在飛行的身體,驟然加速,頃刻間就衝到雪魄冰熊的面前。

嘴角勾起一抹斜斜的笑容,流塵右手猶如靈蛇出洞,夾雜狂暴的綠晶氣,直接印上雪魄冰熊的胸膛。

「小塵塵,小心!」不過這時候,從一旁突然傳來一道急迫的聲音。

暴射的流塵聞言一愣,只見得面前的空間一陣波動,天地的空氣都在此時震爆,一隻修長的玉手突然破碎虛空,緊緊地將他的大手抓住。

流塵只覺得眼前人影一晃,一道倩影便突兀地出現在他的面前,定睛一看,出手的是一位十七八歲的少女,身穿淡藍色的衣裙,一頭青絲如瀑般垂至腰間。

這少女臉色白嫩無比,猶如奶油一般,似乎要滴出水來,雙眉如黛,明眸皓齒,清麗秀雅猶如仙女下凡,眉宇間流轉著冰冷淡漠,卻自有一種威嚴,莫可長視。

流塵迅速抽回右手,其上隱隱的還殘有一絲溫軟,雙目微眯,望向少女的眼神沒有因為她是女的,而有所改觀,反而愈加的冷冽。

因為這個突兀出現的少女,讓他心裡升起從未有過的忌憚之意,就拿她的出現來說,神識大張的流塵,在她出現之前,根本沒有察覺到周圍有什麼異樣。

「她是誰?」流塵突然在心裡問道,他想著蒼老的身影見多識廣,應該知道這少女的來歷,

「這個問題你應該問她,反正我是不知道。」蒼老的身影盤桓在流塵的丹田之中,聽到流塵的問話,不由得翻了一個白眼。

「不過,我知道這個少女沒有表面上看去那麼簡單,至少她在外面的實力就應該與我相當。」

「與你相當?」流塵驚訝張大嘴巴。

蒼老的身影點點頭,補充道:「而且我說的是全盛時期的我。」

「嘶……全盛時期?」流塵倒吸一口涼氣,望向少女的目光多了深深的忌憚之色。

奮鬥吧,姜英秀! 「不過這裡不是乾坤大陸,而是十八層地獄,她再外面再強,那也是在外面,進了十八層地獄,一切可由不得她。」

蒼老的身影雙手抱臂,不屑地道。

「那好吧!」流塵無奈地笑道,「現在我該怎麼辦?跑路么?」

「跑!跑!跑!你就知道跑,要是臨陣脫逃,對得起你血笛魔子的名頭么?」蒼老的身影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吹鬍子瞪眼。

「呵呵……」流塵乾笑兩聲,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這不是小命重要麼?一切虛名不如保命實在。」

「唉。」對於流塵這麼個奇葩,蒼老的身影只有無奈的嘆息。

「你先與她交涉一番,問問她的來意,再做決定。」

替嫁萌妻:傅少,太偏執! 「為今之計,也只能這樣了。」流塵無奈地攤攤手。 「你是誰?」流塵臉龐上的笑容,雖然依舊燦爛,但隱隱的似乎是多了一種鋒銳的冷冽。

「咯咯,想知道我是誰,那要打贏我才可以。」

藍衣少女聞言抿嘴一笑,話聲輕柔婉轉,神態嬌媚,加之明眸皓齒,美目顧盼之間,風韻自成,膚色白膩,著實是個美人。

流塵見她主動約戰,並且神態甚是悠閑,美目流盼,桃腮帶暈,心神有一息的恍惚,如劍的雙眉微微上揚,笑道:「我可不喜歡和女孩子動手,尤其是和你這樣的美女動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