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此刻,陸奇的神光直接射向了鳳翼銘,不出任何意外,鳳翼銘完全被神光所覆蓋,由於這神光的速度太過快捷,不管是施展瞬移或是使用道器等物都不可能躲得過,因此只要是兩個分神期的高手對決,只要一方潰敗之後,那麼立馬就會被對方的神光所照射,那麼被神光照射的一方絕對是必敗無疑。

果然,那鳳翼銘的眼神開始迷離,整個人猶如行屍走肉一般,變得毫無精神,隨著度化的越發深入,那鳳翼銘看待陸奇的眼神多了幾分友善,就像是與陸奇多年未見的老友一般。

陸奇望著眼前的一幕,不屑的搖搖頭:「真是不堪一擊啊!我原以為此戰能持續一段時間,或是稍微麻煩一些,卻沒想到勝得如此輕鬆,不過勝了就是勝了,以前與此女的恩怨也就兩清了!」

說完,他把神念鎖定鳳翼銘,想要把此女給收進五行珠,畢竟此女的修為可是在分神期大圓滿,且還是鳳凰血脈,若是讓她在自己的五行珠之內呆著的話,不知要創造出多少的信仰之力了!

這也是陸奇此次能夠一擊獲勝的關鍵所在,因為他發現自己體內的信仰之力愈發精純和濃厚,若是假以時日的話,即便他不去努力,也能憑藉這些信仰之力提升修為。

就在陸奇剛剛吧神念鎖定鳳翼銘之時,那鳳翼銘的眼神突然恢復了一絲清明,繼而她的眼神變為決絕之色!

只聽她的口中低喝一聲:「爆!」

話落之後,其身體直接四分五裂,

變成了無數塊血肉四散飄飛!

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的力道向著陸奇蜂擁而至,陸奇大叫一聲不好,便趕緊把神念鎖定自己的軀體,瞬間躲入了五行珠之內。

可雖是這樣,他的身體仍然受到波及,從頭到腳被炸的血肉模糊,頭蓋骨碎裂!臉頰破裂、四肢和胸腔盡皆受到了衝撞,渾身的骨骼都已破碎,把他痛的牙關緊咬直冒冷汗!

「靠,這女人也太狠了,輸了就輸了吧,居然選擇自爆身體,」陸奇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努力的擠出了這幾個字。

此時的陸奇正在五行珠裡面的真極秘境之內,隨著他運轉涅槃溶血功之後,從四面八方飛出一條條的紅色絲線進入了陸奇的腦海,開始修補他那破碎的身體,而這些紅色絲線正是氣之血,如今他在真極秘境圈養了無數的生靈,那氣之血更是多的數不勝數。

他雖在五行珠之內,但外界所發生的事都被他盡收眼底,只見那鳳翼銘自爆之後,其四散的血肉組織竟然折轉而回,快速向著中央凝聚!

……

在那台下觀看的眾人已經把心提到了嗓子眼,首先是那鳳族長搖搖頭,輕嘆一聲:「想不到此子能把翼銘師妹逼到如此田地,也算是很不簡單了。」

而陸凝則是頗為緊張,手心裡儘是汗珠,一張俏臉變得煞白無比,喃喃道:「奇哥哥你不會有事的,你不會有事的,你說過要來尋我,我們倆還沒真正的見上一面,你怎麼能舍我而去?」

說著,她的嬌軀竟然顫抖了起來,整個人差點搖搖欲墜,要不是她身在椅子之上,估計就會失去重心倒下了。

唯有那曲靜怡仍是一副平淡的神色,即便陸奇從台上消失,她也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似乎對陸奇的安危毫不擔心,這也許是陸奇曾告訴過她,此戰陸奇有著百分百的勝算,再加上陸奇之前所表現的種種手段,曲靜怡相信陸奇不會就這容易敗的,況且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那台上並未有絲毫陸奇的神魂痕迹,證明陸奇只是消失並未死去。

……

隨著時間的推移,鳳翼銘的那些血肉和碎骨終於完成了組合,漸漸地一個模糊的人體開始形成。

頭部、四肢,毛髮等物從虛幻漸漸地變為實質!

這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陸奇雖是想出去阻止,但他受傷頗重,就連抬手的能力都沒有,只好眼睜睜的看著那鳳翼銘慢慢恢復,而自己卻是無能為力。

棄妃來襲:冷王笑一個 大約過去了一炷香的時間,那鳳翼銘的軀體終於組合成功,只見一個玉人呈現在眾人的面前,那白玉般的肌膚,修長的玉腿,凹凸有致的身材,形成一個曼妙的酮體,這酮體竟是一絲不掛!

陸奇不由得看呆了,也許是這個酮體太過美妙,甚至連自身的疼痛也減輕了許多。

而那台下的觀眾們則是炸成了一鍋粥,一個個伸長脖子,目不轉睛的觀看,而這些觀看之人大多是都是男子,即便是很多女子也忍不住的觀看起來! 一時間,春光乍泄,那鳳翼銘的酮體徹底暴露在眾人的面前,很多弟子們看的眼睛都直了,甚至有些血氣方剛的男弟子都流出了鼻血,不過這也在情理之中,畢竟這些男弟子都是青瓜蛋,平日里很少見到女人,更不用說見到如此美麗的女人裸體了。

那鳳族長見勢不妙,口中厲喝一聲:「諸還請緊閉雙眼不要觀看,這是我鳳族施展的得『鳳凰涅槃功』,施法之後會重組血肉,因此才會變成這樣。」

我只是一個羊販子 話落之後,只有極少數人把眼睛閉上,而大多數人仍是瞪著眼睛觀看,就跟沒聽到似的。

鳳族長見此一幕,只好抬手放出了一排氣牆,遮擋住了台上的一切!

通過這番遮擋,台下的眾人徹底看不見了,一個個無奈的把視線給收了回來,但其面上仍是一副掃興的神色,彷彿是意猶未盡一般!

那鳳族長看著眾人的表情,不屑的淬道:「一群沒見過女人的色狼,真是不知羞恥!」

這句話的聲音雖小,卻被很多人聽到了,但礙於鳳族長的修為及地位,根本沒有人敢出言反駁,唯有那龍族長嗤之以鼻:「我們又不是偷看,而是正大光明的觀看,何罪之有?」

此話一出,眾弟子們紛紛點頭稱是,那鳳族長也許是覺的理虧,便也沒有出言反駁。

整個決鬥場瞬間又恢復到了剛才的寧靜,這時若有一根針掉在地上,那麼肯定會聽得一清二楚。

於是,眾人開始焦急的等待著,恨不得衝到台上觀看,因為台上的視線被遮擋住了,他們很想知道那裡究竟發生了什麼。

終於有一名男弟子膽子較大,開口道:「鳳族長,您把台上給遮住了,叫我們如何觀看?」

「是啊,如此精彩的戰鬥,我們都想好好的觀摩一下,設法從中學到一些戰鬥經驗,可是您把台上給弄成這樣,我們還如何學習?」

有人帶頭之後,其餘的弟子們也跟著埋怨起來。

「既然是這樣,還不如回去算了!」

繼而這些弟子們開始紛紛起鬨,但這些都是龍族的男弟子,這是因為他們分屬龍宗,不受鳳宗管控,所以才會有恃無恐。

這些起鬨之聲,聽得鳳族長的臉上是一陣白一陣紅,待過了一盞茶的功夫,她看到台上的鳳翼銘已經穿好了衣服,便抬手撤去遮擋視線的氣牆,口中憤然道:「罷了罷了,你們就繼續看吧。」

由於氣牆被撤去,台上的一切又能看的一清二楚,只見那鳳翼銘已經完成了重塑肉身,且還穿好了衣服,盤膝坐在地上,正在恢復體力……

切!

一眾男弟子們看到此景,一個個顯得很是掃興,因為最精彩的部分被擋住了,現在什麼也看不到,令他們無不在心裡咒罵起鳳族長。

『這個臭娘們,人家赤身露體願意讓我們看,關你屁事?』

「哼,裝的人模狗樣的,脫光衣服還不是一路貨色?」

當然了,這些都是男弟

子們的心中所想所罵,肯定不敢說出來,除非是不想活了。

……

而此時的陸奇雖然能夠看到外界的一切,但卻沒有去管它,只能一門心思的修復自己那破損的身體。

這次他所受的傷著實不輕,幸虧他逃的及時,沒有傷及根本,可即便是這樣,也讓他大傷元氣,這畢竟是來自一個分神期高手的自爆,別說他如今的修為了,即便是一個合體期的高手,也很難抗得住這種自爆的傷害。

看著那鳳翼銘的血肉已經重組成功,陸奇在心中也感慨這鳳凰涅槃功的強大,同時他也開始回想起自己的涅槃溶血功,甚至拿這兩門功法以作比較,看看是否有相似之處。

最後陸奇斷定,這兩種功法雖不是出自同一個地方,但也應該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由於此戰正在關鍵的時候,他也沒心思去推敲研究,還是把重點放在恢復自身了。

時間在一點點過去,陸奇的身體也在迅速的恢復著,由於這裡的氣之血頗為充盈,而他的涅槃溶血功也到了大成的境界,這修復起來也是事半功倍。

終於,他的皮膚及血肉徹底恢復,甚至比之前的肌膚還要嬌嫩,若是細細看起來的話,猶如那嬰兒一般!

為了進一步證實,陸奇抬手放出了一道水幕,在那水幕裡面是一個精壯的漢子,一身肌肉結實無比,彷彿蘊含著無窮的力量,像要隨時爆發一般。

陸奇望著水幕中的自己,嘿嘿一笑:「我似乎比以前更加帥氣了,難不成還得感謝那個鳳翼銘?」

說完,他把神念鎖定自身,嗖的一聲便出了五行珠。

由於決鬥台上只有鳳翼銘一人,因此眾人都在紛紛猜測陸大可的去向,且開始議論紛紛。

「那小子是不是慫了?怎麼這麼久還未出現?」

「也許是被炸死了吧,這麼強的爆炸力,別說這小子分神期的修為了,即便是合體期的高人,也扛不住如此猛烈的自爆啊!」

「極有可能!」

「此子年紀輕輕便有如此修為,真是可惜了!」

或許是死者為大吧,雖然陸奇與他們素不相識,但卻勾起了他們的憐憫之心。

不巧的是,這句話剛好傳入了陸凝的耳朵里,她那剛剛止住的淚水又從眼眶中溢了出來,順著臉頰決堤而下!

然而,她再次用目力搜尋了一番決鬥台上,卻仍是沒有陸奇的蹤跡,這讓她徹底絕望了,整個人癱坐在椅子上,心中暗道:「奇哥哥,想不到我們的這次見面卻成了永別,本來我已經漸漸的把你忘記,可你卻為何給了我希望又瞬間破滅?」

此時的陸凝心中有傷心,有悲憤,甚至還有一絲的眷戀……

忽然,一個虛影出現在決鬥台上,繼而那虛影漸漸凝實,赫然是陸奇!

「這不是陸大可嗎?」

「原來他沒死呀,難不成剛才是躲起來了?」

台下的弟子們開始騷亂起來,

頓時讓整個決鬥場變得亂鬨哄的。

那方管事看到陸奇現身以後,居然猛的一下子站了起來,指著台上說道:「曲會長你快看,陸爺一點沒事!」

聞言,曲靜怡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我就說嘛,他絕不會只有這麼點手段,因為我從他的眼神里能看出自信,那是一般人所不曾具備的。」

說完,她的心中隱隱有些驚色:『這種級別的自爆即便是我也很難全身而退,可他倒是一點事沒有,看來此子的防禦力堪稱驚人啊!若是假以時日的話,此子將會成為整個修真界叱吒風雲的人物!』

想到這裡,她暗暗慶幸自己的選擇,那就是交上了陸奇這個朋友,因為以陸奇的習性來看,只能與之為友,若是與之為敵的話,絕對是一件錯誤的事情!

那陸凝看到陸奇出現之後,則是輕輕的擦去了眼角的淚水,瞬間破涕為笑,整個人變得輕鬆了許多,且目不斜視,盯著場上的那個年輕人…

決鬥台上,陸奇和鳳翼銘相隔百丈而立,這場景給人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彷彿剛才的決鬥就像沒發生過一般,但唯一不同的就是,二人的肌膚更加的光滑細膩,較之以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語,若不是眾人對他倆頗為了解,就差點以為兩人是一對少男少女了。這或許就是涅槃重生之後,兩人的氣色發生變化的緣故。

由於陸奇是個男子,而對面的鳳翼銘是個女人,這讓他不由自主的紳士了起來。

雖說陸奇對此女較為怨恨,但通過剛才的打鬥,徹底讓此女赤身裸體的在眾人面前暴露之後,這也算是一種羞辱,因此他心中的怨恨已經基本上消除了,所以陸奇才不願率先出手,而是等待比女的動作。

可奇怪的是,那鳳翼銘竟然也沒有出手的意思,兩人就這樣僵持了數個呼吸的時間,陸奇終於忍不住的開口道:「鳳道友請出手吧。」

聞言,鳳翼銘搖搖頭道:「不用出手了,我認輸。」

此話一出,陸奇一臉的驚愕,且眼中儘是不可思議。

鳳翼銘緩緩的抬起頭,正視著陸奇道:「閣下的修為雖然比我低,但修鍊的神光卻極其詭異,實在是我生平罕見,若是再打下去的話,我還是必敗無疑,與其這樣糾纏下去,還不如就此作罷。」

說完她輕嘆一聲,面上儘是無奈之色。

陸奇道:「其實道友你的神光也不弱,至少是我出道以來見過的最強神光!」

鳳翼銘道:「你不用安慰我了,輸了就是輸了,我不會找任何借口。」

我就想認真做影視 陸奇道:「我不是安慰你,我說的是真的,你雖然敗於我手,但也是雖敗猶榮,望你不要因此而介懷,更加不要讓此戰成為你的心魔而影響你日後的修行。」

此話一出,那鳳翼銘的心情好了許多,便又細細的看了陸奇兩眼,若有所思道:「我怎麼看著閣下有些面熟,甚至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陸奇淡淡說道:「當然了,因為我們在很多年前見過面,而且當時我在你的眼裡不過是螻蟻一般的存在!」 我想起來了,很多年前我去過東大陸,而你的膚色和東大陸的人一模一樣,莫非你就是那個飛天修真院的小弟子?」

陸奇點點頭:「正是在下。」

那鳳翼銘搖搖頭,眼中儘是不可思議:「太厲害了,想不到一別多年,你的修為增長的如此迅速,就連我如今也不是你的對手了,對了我記得你好像是雜脈體質吧?」

陸奇道:「不錯,我就是雜脈體質,但通過一番努力,我這雜脈也能到達如此境界,你是不是很意外?」

鳳翼銘道:「不止意外,我做夢也想不到你能成長到今天這種地步,至於我當年羞辱你的事情,你現在可以連本帶利的還回來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我絕無任何怨言。」

說完,她那一雙秀目微閉,默默的站在原地,一副凄冷的模樣……

陸奇確實笑而不語,靜靜的注視著她。

大約過了數個呼吸的時間,鳳翼銘終於忍不住的問道:「你怎麼還不動手?」

陸奇搖搖頭:「當年的仇我已經報了,根本無需動手,在說你已經認輸了,我倆的恩怨就此勾銷!」

不知為何,面對眼前的女子,陸奇竟然生不起一絲的殺意,這可能是因為當年鳳翼銘並未對他痛下殺手的原因,更何況這鳳翼銘還是是個女子,更加讓他不忍心對其痛下殺手。

這一刻,那鳳翼銘沉默了,面上露出一絲慚愧之色:「罷了罷了,今日我欠你一條性命,日後定當加倍奉還。」

說完,她的身軀即刻顯示在原地……

陸奇望著鳳翼銘離去的背影,喃喃道:「就這麼走了,還真是快啊!」

此時他的心情一片大好,因為以往他都是有仇必報且殺無止境,今日突然用一種寬鬆的辦法解決了此事,想不到卻換來了一份人情,這是他無論如何也找不到的。

同時陸奇漸漸明白了有情之道的真諦,那就是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忽然,從天空中浮現一個虛影,朗聲道:「陸大可獲勝,這是給你的獎勵。」

說完之後,一個亮晶晶的東西向著陸奇飛了過來,陸奇一把抓住了它,發現是一個儲物戒,他把神念探入裡面,發現裡面簡直是一個寶藏,其中有道器、丹藥、功法等物,數量極其繁多,但就是沒有一件神器,這讓他撇撇嘴道:「也不看看我倆都是什麼修為,居然獎勵這些垃圾貨色,這些東西只能拿來換錢了。」

說完,他隨意把這個儲物戒給丟到了五行珠的一個角落裡。

隨著虛影宣布結果之後,場上的弟子們也都漸漸離去,此戰雖是讓人意外,但卻不失為一個精彩的戰鬥,但就是最後這一幕讓很多弟子不能理解,那就是鳳翼銘身為鳳族的元老級人物,竟然甘願自動認輸,這讓很多弟子對那鳳翼銘鄙夷起來。

整個決鬥場的人數越來越少,最後只剩寥寥二人,正是那曲靜怡和方管事兩人至於其他人等,卻是早已離去。

陸奇從台上飛身而下,直接落在了曲靜怡的面前,那曲靜怡帶著甜甜的笑意:「恭喜陸公子大獲全勝。」

佳人太難追 陸奇嘿嘿一笑:「僥倖而已。」

那方管事趕緊恭維道:「陸爺的神通如此廣大,今日讓小的開了眼界。」

陸奇只能再次謙遜道:「僥倖而已,僥倖而已。」

說完,他向著鳳族長望了過去,試圖尋找那陸凝的蹤跡,卻發現無論如何也找不到陸凝的蹤跡,由此證明陸凝已經早些離去了。

對此他心中有些莫名的失落之感:『也許凝兒她已經把我給忘了吧,但即便是這樣,我也要找到她當面對峙一番,看看她到底是什麼意思,若是她真的對我沒有任何情意,我就做一次好人,隨她去吧。』

想到這裡,陸奇暗嘆一聲,其多年的心結竟然徹底打開,不僅對世間萬物不再眷戀,而且對陸凝的情感皆慢慢淡化!

就在此刻,他的道心一片釋然,趁著此次機會,趕緊盤膝打坐,開始讓自己進入修鍊之狀。

那曲靜怡看到陸奇如此,便抬手放出了一個簡易陣法,護在了陸奇的周身,而她自己則是盤膝坐在地上,開始為陸奇護法。

大約過去了幾個時辰的時間,陸奇渾身散發出一圈乳白色的光澤,其修為也徹底穩固在了分身後期,由於他此前的修為提升的過快,所以才導致其根基不太禁緊固,通過這次打坐之後,他的根基徹底穩固,甚至把之前因提升過快而造成的弊端盡皆清除!

下一刻,陸奇緩緩地起身,口中吐出一口濁氣,眼睛緩緩睜開,射出一道精光,直接覆蓋四面八方!

曲靜怡嘴角一抹笑意,讚許道:「不錯啊,想不到公子通過這次決鬥不但贏得了獎勵,而且讓修為也增進了不少!真是可惜可賀。」

陸奇抱拳道:「這些多虧了曲會長的幫助,要不是您的話,陸某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增進,這個還是換個你把。」

說完,陸奇摸出了一隻儲物戒,向著曲靜怡飄了過去,這個儲物戒正是剛才那個虛影給他的獎勵,陸奇思慮再三,還是覺得這個獎勵不要也罷,首先是這獎勵對他毫無用處,其次是這獎勵乃是曲靜怡幫他所獲,不論怎麼算他都不應該收此物品,因此陸奇才決定把此物交還給曲靜怡。

曲靜怡看著那儲物戒,擺擺手道:「這是你應得的獎勵,給我幹嘛?」

陸奇道:「此物皆因你的功勞,我決不能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