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是破案手法還有一些經驗之談,這些都很重要。

沈曼兒也了解過,有的警察工作時間久了,會對不懷好意之人有了一定的直覺。也能憑直覺躲過危險。

沈曼兒知道自己距離當一個警察還有好大一段距離。

沈曼兒體能不行,這要是出去抓小偷,沈曼兒絕對能因公殉職。

沈曼兒知道自己最大的弱項,所以在進入幻境之前,就已經囑咐炎龍宇將自己體能提高一些。

沈曼兒現在不能說能徒手斗歹徒,但是追個小偷絕對沒有問題。

沈曼兒翻著卷宗,本來還做好了心理準備,怕看到什麼特別衝擊眼球的照片。

結果照片是有了,不過不是什麼兇殺案的屍體照片,而是一些贓物的照片。

沈曼兒認真查看了卷宗,發現這是一起盜竊案。

報案人李某出差了幾天回來發現家裡被洗劫一空,當姐就來派出所報了案。在報警兩天之後,派出所就抓住了犯罪嫌疑人。

說來也是巧合,犯罪嫌疑人偷到了小王家裡。正巧那天小王沒有加班,回去的比平時早了,正好碰上犯罪嫌疑人,當即捉拿歸案。

回來一審問,小偷不知做了這一起案子,正好收回了報案人李某的財產。

沈曼兒沒想到小王看著挺慫的,關鍵時刻還真頂用。

沈曼兒接著往後看,發現這一打卷宗里,性質最惡劣的案件,也就是當街傷人。

沈曼兒知道小的派出所不會有什麼連環殺人案之類的,但是看到這樣的卷宗,也未免會有些失望。

不過沈曼兒想到了自己家那邊的派出所,不由得對自己身處的派出所有了一些敬意。

沈曼兒家裡之前丟過一輛新買的電動車,當時是花了2000多塊錢買的,用了沒有幾天,就被偷走了。

沈母去警察局報了案,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丟了的東西根本找不回來,就算報了案也一樣。

這是大家共同的看法。

沈曼兒當時也想過,也不能白丟呀。可是真的沒有辦法,沒有人會管的,也管不了。

沈曼兒看著自己手頭上這些卷宗,心想,這個派出所很不錯嘛,丟了的東西基本上都給人家找回來了。

沈曼兒看了一下午的卷宗,期間同事們出外勤回來了,看到沈曼兒還很詫異。

「曼兒,你怎麼會這麼早回來了?王大媽會放你們回來嗎?」

小王欲言又止。

沈曼兒看了他一眼,笑著說道:「王大媽也不好總麻煩咱們,我今天看她的態度,以後應該不會頻繁報警了。」

同事小錢一聽,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王大媽不報警,怎麼可能。

不過小錢沒有打擊沈曼兒,他說道:「希望如此吧。」

說完之後,又說道:「下次就輪到我和趙中了,如果王大媽真不打電話報警了,我們請你和小王吃飯。」

沈曼兒心說,王大媽真是不簡單,看把派出所這些同志都嚇成什麼樣子了。

小王先答應下來了:「好呀。如果王大媽五天之內不來電,你們就請我和曼兒去吃火鍋。」

重生之浴血女凰 小錢聽了說道:「我也聽說咱們這附近新開了家火鍋,我早就想去了。如果五天之內王大媽又報警了,你們就請我和趙中去吃火鍋。」

小王看了看沈曼兒,怕沈曼兒不樂意。

沈曼兒不在乎錢,能和同事一起去吃飯才開心。

沈曼兒說道:「好,就這麼說定了。我可就等著這頓火鍋了。」

趙中見沈曼兒這麼自信,說道:「希望王大媽真的不報警了吧。 清心日記 就算請你們吃火鍋我也心甘情願。」

一群人笑做一團。

「在說什麼呢,這麼開心。」

沈曼兒見走進一個人,聲音一聽就是炎龍宇,不過逆著光,沈曼兒不知道炎龍宇有沒有改變樣子。

不過只聽聲音,沈曼兒覺得炎龍宇更冷了,聲音更有威嚴了,讓人不敢在他面前隨意。

沈曼兒心想,應該是炎龍宇為了自己的身份給自己做出的調整。

小錢本來還是湊到沈曼兒這裡聊天的,見到來人連忙站好,說道:「炎隊,我們沒說什麼,收拾東西要下班了。」

這時炎龍宇走了進來,沈曼兒看見炎龍宇的樣子沒有變,心裡挺開心,嘴裡脫口而出:「炎龍宇,這周五去吃火鍋,要不要一起去。」

沈曼兒覺得自己說完的一瞬間,四道視線集中到了自己身上。

沈曼兒頓時覺得自己說錯話了。

奈何說出去的話,收不回來,沈曼兒只好看著炎龍宇,等待他的回應。

炎龍宇看著沈曼兒,目光並沒有變化,好像在看一個不相干的人。

沈曼兒心裡很不是滋味,也不知道炎龍宇是裝的,還是真的不認識自己。

沈曼兒心想,不應該呀,炎龍宇沒說要會更改自己的記憶呀。

炎龍宇看了沈曼兒一眼,說了一身:「好。」

不過說完之後就回自己辦公室了。

沈曼兒鬆了一口氣,起碼沒有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拒絕自己,炎龍宇應該記得自己。

沈曼兒隨即又開心了,低下頭收拾自己的東西,要回家了。

沈曼兒的手一頓,突然意識到還有三道視線注視著自己,沈曼兒抬起頭來,看向小錢、小王還有趙中。

結果看見這三個人一樣的意味深長。

沈曼兒心說,至於嗎?不就是邀請領導一起吃個飯,咋都這樣了?

沈曼兒小聲說:「怎麼了。」

小王欲言又止。

小錢說:「先收拾東西吧,一起走,一會路上說。」

沈曼兒點了點頭。 對門

沈曼兒收拾好東西之後和同事們一起走出派出所的大門。

沈曼兒想和炎龍宇一起回家,但是現在這個情況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和炎龍宇住在一起,不過看同事們的意思,自己平時也是和同事們一起回去的。

沈曼兒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同事們為什麼這個態度?結果不等沈曼兒開口說話。同事們已經開口了。

小錢露出特別誇張的表情說道:「曼兒,你是瘋了嗎?你怎麼敢開口邀請他一起吃飯呀。」

小王也跟著說:「就是呀,曼兒,以前你膽子小的,恨不得繞著他走,今天是怎麼了?」

沈曼兒聽了這話,也知道了,自己現在和炎龍宇的關係肯定不是男女朋友。

而且聽同事們這樣說,自己以前還挺怕炎龍宇的。

要是這樣的話,沈曼兒就沒有辦法和炎龍宇親近了,畢竟以前躲著走,現在不可能關係能這樣突飛猛進。

沈曼兒心裡想到,炎龍宇,你怎麼設定的故事背景呀?

不過已經這樣了,沈曼兒覺得還挺刺激的。

要說的話,都已經被小錢和小王說完了,趙中只能跟著附和:「就是,曼兒,你今天不會吃錯藥了吧?」

沈曼兒見同事們這樣誇張的態度,心想以後自己和炎龍宇肯定不僅僅是同事關係,得讓他們慢慢接受自己和炎龍宇親近呀。

沈曼兒說道:「他畢竟是咱們的上司,咱們一起出去聚餐不叫上他也不太好呀,而且人家都已經答應了。」

小錢說道:「也對哦,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以前咱們也不是沒有邀請過他,他這次居然答應了。」

小王不是在乎那麼多的性子,事情都已經這樣了,他說道:「反正已經邀請了,不就是一起吃頓飯嗎?有什麼可怕的。」

趙中說道:「也對,畢竟是咱們的上司,搞好關係最重要嗎?老師一直逼著他的話,對咱們的工作也不利。」

小錢聽了這話也覺得有道理,只好苦著臉對沈曼兒說:「也對,就這樣吧。曼兒,你今天有什麼計劃嗎?跟我們一起去吃飯呀。」

沈曼兒已經在工作之餘,了解了三位同事。

這三個同事是單身狗,平時下了班也沒有別的娛樂活動,回到家裡也是自己一個人,所以平時經常約著一起吃飯。

沈曼兒也是單身,不過沈曼兒喜歡在家裡呆著,所以不經常參加幾個人的聚會。

現在沈曼兒想改變之前的生活態度,喜歡和朋友們多聚聚,於是說到:「走吧,一起去吃飯。」

於是幾個人很開心的去吃飯了。

炎龍宇就被沈曼兒遺忘在了派出所辦公室。

沈曼兒和同事們開心的吃了晚飯,怪不得大家喜歡聚在一起吃,人多了一起吃飯才熱鬧呀,要不然回到家裡只有自己一個人多孤單呀。

沈曼兒根據自己的收貨地址找到了自己家的住址。

沈曼兒的房子在一個比較老的小區里,這個房子是沈曼兒父母很早就買了,為了留給沈曼兒的。

這座房子跟沈曼兒的大學離得很近。沈曼兒早早的就搬出來住了。

到了工作的時候,沈曼兒工作的地方離家也近,不由得感謝老爸老媽的英明決定。

沈曼兒家在三樓,沈曼兒翻了翻包,找到了鑰匙,還沒有打開門,就聽到了對門的門打開了。

沈曼兒下意識的回頭看,堅強自己的鄰居,應該認識吧,怎麼也得打個招呼。

結果沈曼兒就看到了炎龍宇。

沈曼兒這才想起了炎龍宇,不由得有些心虛,問道:「吃晚飯了嗎?」

沈曼兒心裡也想起了一個念頭,炎龍宇為什麼要住對門呀?兩個人居然不住在一起。

不過也很符合故事的設定,畢竟兩個人現在也不是情侶關係,住對門已經是最近的關係。

炎龍宇涼涼的回了句:「你還關心我有沒有吃晚飯,我以為你都把我忘了呢。」

沈曼兒不好意思的說:「怎麼會呢?我怎麼可能會忘了你,不是先去跟同事們打好關係嘛。」

炎龍宇說:「把門打開吧,別站在門口說話了。」

沈曼兒這才意識到,兩個人還站在門口,居然就已經聊起了天。

沈曼兒連忙開門嘴裡還說著:「也不知道我的家是什麼樣子的,期待一下。」

沈曼兒推開門走了進去,發現家裡居然一點也不亂,收拾的很是乾淨,而且裝修風格也很得沈曼兒的喜歡。

沈曼兒每個房間都走了一遍,越看越喜歡。

沈曼兒跟喜歡這樣的裝修風格,而且很舒適,看得出來,每一處都是用了心思的。

沈曼兒當然很喜歡這樣文藝的風格,但是由於自己太懶,從來沒有用心裝扮過自己的房子,也很懶得收拾家務。

猛地一見到一座屬於自己的房子居然是這樣子的,沈曼兒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維護,絕對不能恢復自己以前那種髒亂差的生活環境。

炎龍宇也跟著進來看了看,還誇了句:「不錯。」

沈曼兒很想知道炎龍宇的家是什麼樣的,於是說道:「走呀,去你那兒看看。」

於是炎龍宇領著沈曼兒去了自己家。

沈曼兒一進門就驚呆了,心裡想這是人住的地方嗎?

炎龍宇的家不是說不幹凈,而是裝修風格太嚴肅太冷淡了。

沈曼兒覺得只是進來看看,你快要抑鬱了,為什麼要把自己的房間布置的這樣壓抑?

炎龍宇看出了沈曼兒的疑問,於是開口說道:「這樣比較符合我的性格設定。」

沈曼兒想到了剛剛在派出所的時候,炎龍宇對大家的態度就很冷淡,還把沈曼兒嚇了一大跳。

沈曼兒大概看了看每間房子的布置,心想經常住在這裡可受不了,不過如果在這裡工作的話,效率可能會高一點。

沈曼兒對炎龍宇說道:「你這裡我可受不了,行了,不要在這裡待著了,去我那兒吧。」

再世傲魂 炎龍宇點了點頭,說道:「我們找時間再把這裡布置一下吧。」

沈曼兒說道:「再說吧,以後也不一定能用上這裡。」

炎龍宇點了點頭,確實兩個人沒必要住兩個地方。

於是炎龍宇把自己的東西簡單收拾了一下,住在了對門。 購物

沈曼兒本來想把對面炎龍宇的東西都搬過來,可是挑挑揀揀了半天,發現沒有一樣東西符合自己的審美。

沈曼兒受不了了,本來新家的裝修布置很合自己心意,如果把炎龍宇這些東西拿過去,就有些不倫不類了。

沈曼兒看了看自己的家,果斷放棄了。

於是兩個人只好出門去買炎龍宇的洗漱用品。

兩人來到超市,沈曼兒和炎龍宇想買一套的東西。

畢竟兩個人是熱戀期,看什麼都想成雙成對的。

沈曼兒看了所有的情侶杯,覺得沒有一對能入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