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給我住手,全部退下!」

倉木恐懼的大聲說道,完全不敢動手。

倉木部落的人不知道為什麼族長會如此,但是這群土著完全聽從族長的命令快速的退下了,但是依然警惕的看著倉禾部落的人,隨時準備將倉木部落之人徹底的斬殺!

「神女,大人我們倉木部落願意和倉禾部落共同進步,只求你放過我,放過我們部落!」

倉木看向了空中的石倩玉和秦昊恐懼的說道,生怕秦昊一個不高興斬殺了他。

「爹,我們佔據了上風為什麼要低頭,他們敢不答應直接滅殺了他們!」

蒼雲聽見了他父親的話頓時不敢相信的對著倉木大聲的質問道,蒼雲這句話說完倉木便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臉上,一道很深的手掌印清晰可見。

「看來倉木族長你不願意了!」

秦昊聽見了蒼雲的話看著倉木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眼中的威脅之意不言而喻。

「不不不,大人我們同意,絕對不會耍任何的手段,我馬上和當簽訂契約,只要契約完成了便不會反悔了!」

倉木聽見了秦昊的話非常害怕秦昊斬殺他,快速的叫當馬上籤訂了契約,簽訂完契約之後,倉木才鬆了一口氣看著秦昊,發現秦昊看向他的臉色並沒有任何的變化,臉上再次出現了恐懼的神色,緊張的看著他。

「我先走了,你吩咐完之後來哪裡找我,我們去找其他人去了!」

秦昊對著石倩玉說了一句話便快速的離開了這裡,倉木看見了秦昊離開了這裡才鬆了一口氣,石倩玉看見了秦昊徹底的解決了事情,而且還是如此完美的解決已不由的鬆了一口氣帶著倉禾部落的人回到了部落,倉禾部落之人都還有一種做夢的感覺。

「兒子,有些人不是我們能夠招惹的,你要記住這個世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等到你實力足夠強大的時候,一定要走出那片迷霧,看看外面的事情!」

倉木不等他兒子蒼雲詢問說出了這句話,然後神色非常頹廢的回到了自己的部落,一瞬間蒼老了許多,倉木這一輩子都在和倉禾部落爭鬥,以為突破到了傳說之中得境界倉木部落和戰勝倉禾部落,成為這個地方唯一的部落,沒有想到就在他要滅掉倉禾部落的時候,天降一位神女。

這位神女將倉禾部落的人變得強大了起來,倉木部落想要徹底的覆滅掉倉禾部落必定會損傷慘重,兩方不斷地交涉,一直交涉如此之久,就當倉木認為對方要低頭的時候,對方又來了一位更強大的之人,這一位更是比他更加的強大,強大到倉木完全沒有辦法反抗,生不出反抗的心理。

因為倉木能夠感受得到,對方能夠輕易的滅殺他,覆滅整個部落,所以倉木才會做出了這個決定。

蒼雲聽見了倉木的話,看著秦昊離開的方向輕聲的說了一句

「原來那人居然是來自於外面的強者!」

蒼雲說完了這句話握緊了拳頭,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開始拚命了修行了起來,他此刻再次多了一個人生目標,那邊是離開這裡前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

石倩玉回到了倉禾部落交代了一番,然後便找到了秦昊,秦昊帶著石倩玉一同離開了這個與世隔絕的地方,開始了屬於他們自己的更加兇險的世界! 見姐妹會的女生能跟其他美人暢快地閑聊,羅陽便坐到朱莉那一桌。

廖聲揚像是曬蔫的小草,無精打采,耷拉著腦袋。

他很清楚,今日的事不可能當作沒發生。

現今擺在他面前的只有兩條路可走,要麼拒絕羅陽,要麼將海鮮店轉讓給羅陽,當然只能收一半的錢。

「老廖,我聽說過一句話,人無信不立。」羅陽開門見山道。

「大哥,我錯了。咱們共同經營,怎樣?」廖聲揚試圖說服羅陽。

羅陽最痛恨那些說話不算數的人。

讓他再跟廖聲揚合作做生意,他是無法接受這種事。

「踢踢姐,這店一半的錢,我應該給他多少錢?」羅陽問朱莉。

「10萬塊吧。」朱莉答道。

「老廖,那我給你10萬塊,這家店就是我的了。你銀行帳號多少,我轉給你。」羅陽說道。

廖聲揚呆坐在那兒,不應聲。

「那你想要按江湖規矩來解決了?」 從美食視頻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羅陽冷道。

若廖聲揚有足夠實力,確實可以不把當初的賭約放在眼裡。

可是剛才羅陽教訓了瘦鶴,從這一點來看,廖聲揚便知沒有能力跟羅陽叫板了。

這種只憑口頭訂下的賭約,在民間很多,雖沒有白紙黑字,但也是要兌現的。

「不止10萬吧?」廖聲揚苦著臉道。

他是認命了。

於是雙方討價還價,最終羅陽支付12萬給廖聲揚,這家海鮮店便是羅陽的了。

付了錢,但還有些手尾要辦。

羅陽將這事交給朱莉操作。

本來想請家人來看店收錢的,想到林家可能會到店裡來鬧事,倒是一件危險的事,便讓朱莉先找店長來管理。

打發廖聲揚走了,羅陽便把員工全召集到後面的院子里。

「現在我是這裡的老闆。一切不變,照常就行。今天每人發兩百塊福利。」羅陽大方道。

起先看到那些員工個個無精打採的樣子,羅陽便臨時加了一句,就是後面那句。

果然是有錢能使鬼推磨。

員工們歡呼鼓掌,迎接新老闆。

這是小樹林集市唯一一家海鮮店,花12萬盤下來,並不虧。

何況羅陽自己有足夠的好食材供應,料想店裡的生意會越來越好。

見肖大牛還沒來,羅陽打電話給他,才知最後兩節課的老師要把內容講完,拖了點時間。

肖大牛和戴寶健很快便來到了。

過了一會子,曾小妹也來了。

在學校里,洪佳欣跟曾小妹的關係很好,自然也要叫她來嘗嘗魚肉。

肖大牛見了曾小妹,便如老鼠見了貓。

「卧槽,楊貴妃,你看看這裡全是美女,你也敢來?」肖大牛嘲笑道。

「死崽!你很帥嗎?」曾小妹紅著臉道。

單看曾小妹那虎背熊腰,就能把很多男生嚇退。

見肖大牛咧嘴呵呵而笑,曾小妹幽幽道:「看你樣子是想泡我了?」

說著,曾小妹扭了扭腰。

可惜她的水桶腰太粗,扭不出來,只有肩膀晃了晃。

以情挽婚 一聽這話,肖大牛嚇得縮小了一圈。

「大保健!楊貴妃看上你了!」 老公的殺手嬌妻 肖大牛拍著戴寶健的肩膀。

戴寶健活著就是為了保持髮型的完整。

被肖大牛這麼一說,戴寶健的髮型都差點兒嚇亂了。

「水牛,楊貴妃看上你,你有福了。」戴寶健謙讓道。

其他美人想笑又不便笑。

「楊貴妃的五官還是不錯的,水牛,你倆有夫妻相。」羅陽笑道。

「卧槽,楊貴妃,你把老子殺了吧。」肖大牛懇求道。

再說下去,曾小妹的臉蛋都紅到要滲血了。

「大家快點菜,邊吃邊聊。」羅陽岔開話題。

在吃飯時,羅陽要把店招牌改為牛仔海鮮店,眾美人均贊同。

做廣告牌的事,羅陽也交給朱莉去辦。

「林姐,電台的廣告費分哪幾檔?」羅陽問。

「最好的是t級時間,比如早上七點半至八點半,中午十一點半至十二點半,下午五點半到六點半,這三個時間段,30秒的廣告一次要200塊。」

「其次就是a級時間,比t級時間效果要差些,30秒的每次要150塊。」

「還有更差的時間段,費用又便宜些。效果自然沒那麼好。」

林喜欣如數家珍,一一道來。

「那就在t級時間裡做廣告吧。做100次吧,先看看效果怎樣。我將錢轉到你帳號,你幫我辦好,可以嗎?」羅陽問。

「可以啊。」林喜欣爽快道。

你是我生命中最亮的星辰 羅陽免費送她美容溪水,又請她吃黃唇魚,長江鰣魚和長江刀魚,單是這筆人情,都夠她還的了。

店裡的廚師都算有點水平,懂做黃唇魚的菜,做的是魚肚瑤柱燉瘦肉,味道很不錯。

長江刀魚則清蒸,上面放了春筍絲,生薑,蔥段,加了少許料酒,淋了耗油和豬油。

吃起來肉嫩清鮮,口感很好。

至於長江鰣魚也是清蒸。

不過羅陽還是第一次知道原來清蒸長江鰣魚是不去鱗的。

問廚師,才知長江鰣魚鱗片富含脂肪,故烹調加工時不去鱗,以增加魚體的香味。

以上3種魚的魚苗都是羅陽從《神農經》山水畫里的小溪和水潭裡拿到外面養殖的,才能吃到這麼鮮美的魚肉。

3種魚都屬於罕見的魚了,價格自然不便宜。

各位美人品嘗后,個個讚嘆不已。

羅陽笑道:「以後誰想吃,我請客就是了。」

聽了這話,眾美人歡欣鼓舞,幾乎都手舞足蹈起來。

羅陽家挖了4口魚塘來專門養殖巨型金槍魚,黃唇魚,長江刀魚和長江鰣魚,日後可不斷供應給海鮮店。

他確實有能力讓眾美人經常吃到這麼好口味的魚。

現今做了海鮮店的老闆,羅陽志得意滿。

本想喝酒,但美人大多數不勝酒力。

何況下午還要去辦事,只好作罷。

店裡只有風扇,沒有空調。

風扇吹出來的風,跟火爐里飄出來的空氣一樣,熏得人大汗淋漓。

美人們也是香汗遍體。

當然,只有擁有透視能力的羅陽才能欣賞到各位美人嬌軀里香汗泛著光澤的美妙畫面。

眾人一面吃海鮮,一面閑聊。

當說到晚上中日武術業餘愛好者擂台賽時,姐妹會的女生們也要去給羅陽加油。

羅陽笑道:「大家穿同樣的服裝更好。班長要穿唐裝,你們穿什麼衣服?」

章雪說道:「那我們也穿唐裝。」

上次武館開張大吉,只有唐桂花和安玉瑩穿唐裝。

不是其他人不想穿,只是當時為了區別師父和徒弟的衣著,還有師娘和徒弟的衣著,除了羅陽,唐桂花和安玉瑩之外,剩下的弟子都穿運動服。 秦昊和石倩玉回到了外面的木元世界,石倩玉不由的深深的一口氣,終於呼吸到了這外面的空氣。

「秦大哥多謝!」

石倩玉感覺的對著秦昊說了一句,若不是秦昊已去了那邊封鎖的地方,石倩玉不知道何時才能夠離開那裡然後回到這片木元世界,甚至石倩玉修為不夠還可能被強制在哪裡結親,所以石倩玉對秦昊非常感激的說道。

「不用,你是我兄弟的愛人,幫助你是我應該的!」

秦昊聽見了石倩玉真誠的感謝笑了笑無所謂的說道,兩人一男一女,一左一右朝著這片木元世界,全是深林籠罩的地方快速的趕著路,尋找著其他人的存在。

「報告少族長,我們部落周圍發現了一位仙女一樣的女子!」

秦昊和石倩玉剛離開不久依然被一個人發現了,這個人快速的回到了部落,一座豪華的蚊帳裡面恭敬的對著一位正抱著一位穿著暴露的女子討論人生的青年大聲的說道。

「你說的可是真的?」

這位青年聽見了這名屬下的話直接將身上的女子丟到了一旁激動的說道。

「嗯,和逃掉的哪位女子一樣的容貌,只是這一次他的旁邊有一位同樣不弱的男子!」

這位狗腿子對著青年彙報道。

「很好,馬上召集我的親衛隊,給我去搶!」

青年聽見了狗腿子的話貪婪的大笑了起來,很快的在部落裡面聚集了一支軍隊,這支軍隊最差的人便達到了天級六段,最強大的一人更是達到了仙級一段,乃是他父親給他安排的親衛隊隊長。

「青州少族長難道族長下達了什麼命令?」

最強大的一位達到了仙級一段的強者對著青州詢問的說道。

「端木,這一次不是我父親的事情而是我的終生大事,這一次必須給我盡全力,若是和上次一樣,我這一次必定讓我父親殺了你和你的族人!」

青州聽見了端木的話冰冷的喝道,眼中的殺意毫不掩飾,上一次哪位仙女一樣的女子之所以逃掉,便是端木於心不忍沒有盡全力,才讓其逃掉了。

「是!」

端木聽見了青州的話,知曉這一次又是青州發現了什麼目標然後叫他一起前去給他壓陣,雖然端木對於如此非常的不爽快,但是為了自己的族人這一次他知曉不得不全力出手了。

「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