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此,他心裡極度不滿,極度怨恨。

他心裡冷笑,此次之後,林塵還有何臉面娶夏傾月?只有他知道,林塵的天賦很低。

前方。

林塵一襲白衣,少年的眼神平靜無比,看起來給人一種不像是少年的感覺,多了分沉穩,

林塵的身旁,乃是一個少女,長的美麗無比,若是徹底長開之後,絕對不弱於夏傾月。

這少女名叫林溪,諸人看著她,心裡隱隱有了想法,也想跟林溪訂婚。

「嫂子。」 野性難馴小賊妃:妖夫如狼似虎 林溪走到夏傾月那裡笑著道。

林源皺眉呵斥道,「傾月還沒嫁過來,不能這麼叫!」

「關你什麼事?我願意叫就叫,傾月姐過幾天就要跟二哥成親,到時候還不是一樣要叫嫂子?」林溪反斥道。

林源臉色陰沉,不過並未說什麼。

夏傾月也沒說什麼,對於林溪,還是很喜愛的。

夏傾月看向林塵,林塵只是看了她一眼,並沒說什麼。

林源看向林塵,笑著道,「塵弟,不知道這次檢測天賦,你會是什麼樣的天賦。」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林塵看向他。

林源面色微微一變,隨即笑著道,「塵弟,你可別開玩笑,我怎麼可能知道?」

林塵冷笑,沒再看他。

林源對夏傾月說道,「我上去主持,一會兒下來。」

林源上台,大聲道,「檢測天賦,正式開始!」

很快,陸陸續續有人上台檢測天賦。

最後,就剩林塵跟林溪還沒有檢測天賦。

林源站在台上,望著林塵,淡淡笑著道,「塵弟,該你了,」

「二哥。」林溪看著林塵,目露一抹擔憂。

「沒事,我先去了。」林塵輕揉了揉她的腦袋,隨即走向上方,將手放在了測天賦石上。

(本章完) 林塵上台後,許多人都望著他,若是林塵的資質太低,或者一般,肯定會遭到夏傾月的退婚。

除非林塵的武道資質很高,才有可能與夏傾月成親,可,武道資質高的鳳毛麟角。

林塵上台後,測天賦石暴涌兩股風之力。

「二品風屬性?」諸人見狀,一個譏諷道,「原來只是二品風屬性之力,這樣的天賦連一般的家族子弟都不如,就這還妄想跟夏傾月成親?」

林塵看了諸人一眼,每個人的神色他都看在眼裡,旋即,風之力攀升,瞬間達到了六品。

諸人見狀,一個個驚愕的說不出話來。

林源臉色陰沉,林塵的天賦竟然這麼高。

夏傾月站在人群里,也是驚愕的看著林塵,天賦倒是出乎意料。

林溪露出笑容。

林塵走下了台,然後林溪上場,檢測出三種屬性,其中一種達到了五品屬性,這樣的天賦,也是非常厲害的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已經超過了林塵,恐怕整個帝國都無人有這樣的天賦。

「走,回去。」林溪笑著道,並對夏傾月道,「傾月姐,去我那裡坐坐吧。」

「嗯。」夏傾月輕點頭,隨即跟了過去。

院子里,夏傾月跟林溪閑聊,後來林溪去做飯了,林塵走了過來,對夏傾月說道,「我知道你不想跟我成親,我可以向夏伯父提議,解除婚約。」

夏傾月聞言,不由看向林塵,一直以來她都想退婚,只是她父親的緣故,根本沒法退。

林塵拿出一張紙,那是婚書,當著夏傾月的面將婚書撕了,他道,「婚約已除,你我已經沒有婚約了,你也不用跟我成親。」

「謝謝。」夏傾月感激道,原本因為婚約之事,讓她對林塵心裡有些反感,現在林塵撕掉了婚約,讓她不禁對林塵有所改觀,有了些許好感。

夏傾月回到家后,跟夏淵說了此事。

啪!

婚外非我所願 夏淵一巴掌甩在了夏傾月的臉上,怒斥道,「誰讓你解除婚約的?你腦袋是不是被驢踢了,原本林塵天賦低,你介意,現在天賦高了,你還退婚,你腦子是不是有病?人家林塵哪裡比你差了? 完美世界 你還看不上人家?」

「爹,」夏傾月眼睛通紅,淚水流下,看著夏淵,這是她父親第一次打她。

「別叫我爹,除非你跟林塵成親,我現在就問你最後一句,你到底跟不跟林塵成親!」夏淵怒問道。

「如果我說不呢。」夏傾月。

砰!

夏淵手化掌刀,將夏傾月弄暈,怒斥道,「不嫁也得嫁。」

……

成親之日。

夏傾月很無言,她父親打了她,執意讓她嫁給林塵,索性林塵說了只是假成親,她也能接受。

洞房花燭夜,喝了交杯酒,夏傾月臉色猛的變的蒼白,渾身冷汗直冒,感到體內痛苦無比。

「是焚機散,酒里有毒!」林塵臉色難看,立即用柳青璇身上收集的一滴血餵給夏傾月。

夏傾月感覺到身體內的毒性直接消散,就連屬性都蹭蹭的達到了九星頂級。

這讓她感到震撼,這什麼情況。

「別說出去,不然,滅口。」林塵冷冷警告道。

「我不會說出去。」感受到林塵兇狠的眼神,夏傾月立即道,能讓她的屬性提升,這在神風大陸,還從來都聞所未聞過。

她知道這件事若是傳出去,恐怕會掀起腥風血雨。

夏傾月看著林塵,心裡生出好奇之意,這到底是個什麼人?以前的一切都是偽裝的么?

歲月荏苒。

流嵐宗。

夏傾月與林塵幾人在一起,這段時間,讓她已經確信,她喜歡上了林塵。

若不是柳青璇的出現,她恐怕永遠都不會敢做出這一步。

宗門懸崖邊。

柳青璇淡漠看著夏傾月,「林塵是我的,你退出吧!」

「你的?你說是你的就是你的?」夏傾月挑眉,語氣冰冷,「別忘了,我跟他才是夫妻!」

「假夫妻而已!」柳青璇冷冷一聲,看著夏傾月,說道,「我只問你一句,退不退出!」

「不退!」夏傾月目光凝視著她,眼神充滿了戰意。

「那就公平競爭吧!」柳青璇轉身離開。

夏傾月望著柳青璇離去的背影,眼神閃過一道冷芒,跟她搶男人么!

中午,吃飯時。

夏傾月說道,「光吃飯似乎沒有意思,不如我跳舞助助興如何?」

「好啊好啊。」林溪鼓掌。

林塵笑著點頭,「也好,還沒看過你跳舞。」

夏傾月微微一笑,隨即起身,轉身前,得意的看了一眼柳青璇。

柳青璇氣的牙齦打架,好想打人!

她怎麼就沒發現夏傾月那麼會勾引人呢?

夏傾月開始起舞,舞姿飄然,一犟一笑充滿了魅惑,一舉一動,將迷人的身姿展現的淋漓盡致。

林塵似乎看的入迷了。

柳青璇見狀,牙齒咬著紅唇,覺得不能再讓夏傾月繼續下去了,不然,她豈不是輸定了?

「我彈首曲子吧。」柳青璇悠悠道,隨即走到一邊,拿琴,開始彈,纖纖玉指撩撥琴弦,所發的聲音令人身歷其境,似乎入神到了另外一片世界。

加上夏傾月的舞姿,更是美麗至極。

「哥,好不好看?」林溪肩膀碰了碰林塵,笑著道。

「好看。」林塵。

「嘿嘿,想不想都睡了她們?」林溪壞笑道。

「滾蛋。」林塵沒好氣的看了一眼林溪。

林溪眼神閃爍,她還有粒焚身丹呢。

傍晚。

幾人在泡著溫泉,夏傾月察覺到師父葉嵐正往這裡來,立即慌張道,「我先去攔住師父,你們趁機悄悄溜走。」

林塵點頭。

夏傾月離開后,林溪目光閃爍,她看著林塵,笑著道,「張嘴,給你吃個好吃的東西。」

林塵沒多想,張開了嘴巴。

咻的一聲,林溪將一粒王品的焚身丹塞進了林塵的嘴裡,然後飛也般的跑開。

「???」林塵挑眉,跑開幹嘛?

嗯?

林塵眉頭一皺,感覺到身體不對勁,似乎是,焚身丹!

被炕了!林塵立即想拿出一滴帝血化解,然,一個溫軟的紅唇靠上了他。

就像是導火索被點著了一般。

瞬間喪失理智。

良久。

夏傾月走向溫泉池,暗道奇怪,這都三天了,林塵幾人怎麼還沒出來?

這時,溫泉池的陣法散去,夏傾月看到柳青璇正挽著林塵的胳膊,並得意的看著她。

「夫君,我們回去吧。」柳青璇對林塵說道,聲音特別的軟。

林塵不語,兩人離開。

夏傾月望著兩人離去的背影,拳頭緊攥,眼睛通紅,她輸了么!

後期。

林塵一直冷落於她,一直跟柳青璇天天膩在一起。

直至某天懸崖的小院子里。

夏傾月望著林塵,問道,「你跟柳青璇在一起了?」

「嗯,」林塵輕點頭。

「知道了。」夏傾月轉身離開。

她只留下一封書信,然後回到金龍鎮,在金龍鎮時,有個女聖美眸望著夏傾月,悠悠道,「跟我回夏氏帝族。」

「嗯,」夏傾月輕點頭。

一旁,夏淵對那女聖笑著說道,「如今傾月跟林塵已經是夫妻,這歷練也結束了。」

女聖輕笑著點頭,對夏淵道,「此事你功不可沒,現在都跟我回帝族吧。」

「好。」夏淵笑著點頭,帝族,終於可以回去了。

夏氏帝族。

夏傾月回到這裡后,得到帝族功法,便開始潛心修行,想著忘記一切煩惱,忘掉林塵。

然,某天她突然得知林塵跟柳青璇在一起是被控制的,這讓她臉色冰冷!

超神學院之神級穿越系統 「好一個柳青璇!如此卑鄙無恥!」

夏傾月眼神冰冷,原來是用了不正當的方式,當初明明說好了公平競爭!

現在,卻是用了這種方式!

「等著!」夏傾月目光冰寒,繼續修行。

……

金龍鎮,林家。

有一對小男孩跟小女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