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捕頭猛的後退數步,其全身源力涌動,握刀往前輕劃出三刀,凝現出了三道刀痕,一眼望去如同有大神通者,將空間切開了三個口子。

陳捕頭最後又補上一刀,跟前面三刀的豎切不一樣,這一刀是橫切,一刀橫切出去,橫切刀痕與豎切刀痕平面相交,形成一個獨特刀痕切向太極圖案,刀痕之中自有刀意。

太極圖案其中之意演化得不夠,沒有「極」之意,所以被刀痕輕易切開,消散成虛無。刀痕也只能切開太極圖案,便黯淡而散了。

捷痕口頌齊天碑文,源力化成一個個文字,文字散發著源力清光,如同一隻只螢火蟲,貼在捷痕身上。齊天碑的碑文之力主要用來加持,提升戰力,此刻碑文加持的捷痕,有一股神擋殺神的威勢,只是隱約之間,被齊天碑文加持后,捷痕心裡總感覺有一股悲傷之意。

齊天碑文加持之下的捷痕,其身上的毀滅天意如同魚入大海,肆意快活,一道道微小的雷霆在捷痕身上遊動。

捷痕戰力大增,還有一片金色紋理的葉子帶著雷霆出現在其身上,準備伺機而出。

陳捕頭同樣爆發全力,准蒼盛境的實力爆發,一股蒼氣瀰漫。修行的第二境蒼盛境,蒼字和盛字都有其寓意,蒼為蒼天,意為平步青雲,開始脫離凡俗,蛻下凡體,成為人上人,盛為強盛,蒼盛境鍛體階之淬鍊,將身體精心打造,造出一具強盛體魄。

蒼氣的瀰漫,就是陳捕頭只差一步便是蒼盛境,一位真真正正的修士了。

冷酷總裁下堂妻 在蒼氣的滋養下,陳捕頭的傷口癒合,身體得到強化,一股似有似無的青蒼之氣,在其身體纏繞。

這是即將要突破到蒼盛境的徵兆!

這幾年橫行霸道的日子裡,陳捕頭也沒有荒廢修行,因為一旦修為落下了,陳捕頭就不會是陳捕頭了,也不會是肥豬的結拜大哥。

這是陳捕頭近幾年來的積累,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戰鬥之中,一旦突破身體將會反饋一些精氣神,實力也隨著增長,但戰鬥結束後會疲勞過度,不過沒有後遺症。一旦陳捕頭突破到蒼盛境,對於捷痕將會極其不利,因為準和正之間是一個分水嶺,相差太多了,境界越高則就越多。

陳捕頭看著捷痕,嘴角勾起,向前踏出一步,驀然全身一震,突破到蒼盛境!

潛修多年的陳捕頭一直在積累,已經到達瓶頸,只差一場轟轟烈烈的生死戰鬥,此戰正好如陳捕頭所願。

突破到蒼盛境的陳捕頭,體內的源力旋轉,一個氣旋誕生而出,如雲所化,如漩渦形狀,全身的精氣神非常充沛,戰意騰騰。

大雨中,雨聲不絕於耳。 惡魔界限 捷痕感覺到危險,但他臨危不懼,想要要越境殺人。正所謂,心有多大,才能走得多遠。

在大雨之中,一雙鯤鵬翼從捷痕背後伸展開來,散發著絢爛光彩,在雨中顯目。

陳捕頭見此出現許多思慮,從一流宗門走出來的他,自然有些見識,能夠背生璀璨光翼的術法,可能連他所在的宗門都拿不出來,眼前的少年能夠施展出現,不是皇族貴子就是大宗精心培養。

一旦殺死眼前的少年,那麼陳捕頭面臨的,可能就是永無止境的追殺。但是,陳捕頭別無選擇,今天的戰鬥已經註定是不死不休。

陳捕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今天出門沒看黃曆?

自嘲一笑,陳捕頭神情漸冷,蒼盛境的實力完全爆發,握刀殺出。

陳捕頭突破到蒼盛境之後,速度變得更快了,配合著靈影刀法,出刀速度快到不可思議。

鯤鵬翼扇動,捷痕出劍了,身上雷霆道道,比之陳捕頭的速度只快不慢。大成的鯤鵬翼一個扇動,便是十萬八千里,是為世間極速,並非虛名。

兩人碰撞交鋒,刀劍交擊,撞出火花,雖然捷痕速度更快,但是陳捕頭攻力與防禦更強,擋住捷痕攻擊的同時,還能反擊,然後招招擊退捷痕,使得捷痕無法反擊。

捷痕快速後退,拉開距離,否則再這樣下去,一旦出現失誤,可能會被陳捕頭擊傷,甚至是一擊斃命。

捷痕體內源力涌動,背後鯤鵬翼生出一根根黃金羽毛,然後微微立起,如弓箭搭在弦上,蓄勢待發。

鯤鵬翼再次扇動,捷痕衝出,一劍劈斬向陳捕頭,背後鯤鵬翼上的黃金羽毛髮出金輝,脫離鯤鵬翼,被捷痕的源力牽引著。

少年一劍劈斬而來,陳捕頭對上捷痕,匯聚著源力的捕頭刀猛的殺出,與初心劍猛然碰擊,在大雨中,火光在刀劍之間閃現。

前勢之後,還有后勢,十幾根黃金劍羽從捷痕身後,被其源力牽引著,同時射出。

陳捕頭一驚,但是及時應變,運轉蒼盛境的實力,擋開捷痕的劍,向後猛退。

十幾根黃金劍羽破空而至,速度太快了,陳捕頭連出數刀,但是沒有完全擋下,一根劃破其左臂,一根刺傷其右腿,還有一根划傷陳捕頭右邊的臉頰。

捷痕緊隨而至,神情冷漠,毀滅天意加身下的他,如同審判之子,一劍殺出,宛若審判者一筆劃下,批改因果對錯。

受傷的陳捕頭一刀再出,對著衝來的捷痕,拼盡全力殺出。在他們的天地間,似乎只剩下一刀一劍,那一刀一劍猛然碰擊在一起。

砰的一聲,陳捕頭的捕頭刀被擊斷,刀身飛出,插入濕潤的土壤里。捕頭刀斷開,陳捕頭沒有多意,捨棄另一半捕頭刀,沖向距離不過兩米的捷痕。

陳捕頭一拳直接轟在捷痕腹部,劇烈的疼痛使得捷痕微微弓身,陳捕頭收拳而後上勾,擊中捷痕下巴,將之擊飛出去,捷痕手中的初心劍也因此脫手。

捷痕摔倒在地上,濺了一身泥,陳捕頭跳躍向捷痕,一拳朝著捷痕打來,後者連忙滾身躲開,陳捕頭攜帶著源力的一拳,將泥地打出一個巨大拳印。這一拳要是打在捷痕身上,不死也殘。

捷痕下巴傳來疼痛感,腹部翻江倒海,嘴裡更有血液的味道。

此刻,龍虎山被雨水覆蓋,若是望向遠方,差不多是白茫茫的一片雨景。

地上,積水混合泥土,像是一片沼澤,腳踩上去再抬起后,會有一股吸力。

捷痕起身,身體有些搖搖欲墜,鯤鵬翼已經消散,自體內散發出來的源力光芒也顯得有些微弱。

陳捕頭握拳又至,捷痕提起精神,蹲下身子躲開一拳,而後捷痕握拳,金光源力與青光源力從起右拳的指縫之中發出,陰陽拳打出,拳力驚人,攜帶著強橫的衝擊力。

捷痕的拳頭前端,一個太極圖案凝聚而成,隨著捷痕拳頭打出,太極圖案也被打出,旋轉之間變得越來越大。

陳捕頭雙手握拳,交叉護在身前,抵擋著太極圖案,太極圖案竟是被陳捕頭雙手擋住,在其前方無法前進。

見此捷痕沖向太極圖案,一拳打向太極圖案,想要將之推出,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陳捕頭竟然放棄抵抗,一手伸出抓住捷痕,竟是想要來個玉石俱焚。

太極圖案在兩人之間炸開,雙方都受到傷害,但是陳捕頭憑藉著蒼盛境的體魄,強撐下來,但是此刻衣服殘破,手中還握著捷痕的一截衣服。

捷痕同樣是衣服殘破,倒在泥地上,大雨從天上來,拍打著捷痕的身體,捷痕面對面看著天空。

陳捕頭看著捷痕,面無表情,右拳握起,匯聚源力,想要給捷痕最後一擊。泥水濺起,陳捕頭跨出一步,一拳向著捷痕轟落,帶著必殺之意。

必殺?

此葉如劍,葉出必殺!

雨中,一片帶著雷霆,有著金色紋理的葉子,在此刻突然射出,無懼陳捕頭這一拳,直接刺穿其整整半條右臂,而後改道,穿透陳捕頭的心臟。

「呵,我還有一劍。」捷痕說完,陷入昏迷。

遠處,紫海老頭走了過來,全身同樣濕透,來到捷痕身邊,將其背起,背向山下去。

紫海老頭背著捷痕,走向古莽山脈,無形中,在他們上方好像有一把雨傘,使得沒有雨滴再落到他們身上。

雨勢漸小,這場雨似乎因捷痕而起,此刻又因捷痕而收。 雨停了,留下龍虎寨里的十幾具屍體,有些東西沖刷得掉,有些東西沖刷不掉。

夜裡,捷痕在小屋之中醒來,小屋外,紫海老頭似乎算準了捷痕蘇醒的時間,篝火上的烤肉剛剛烤熟,加上一些香料,誘人的肉香傳進小屋,引得捷痕差點流口水。

捷痕走出小屋,夜光灑落,照亮兩人的臉龐。捷痕沒有說話,坐在紫海老頭旁邊,伸出一隻手。

紫海老頭會意,拽下一根肉腿拿給捷痕,後者接過肉腿,二話不說就撕咬起來。

紫海老頭其實有些歉意,破壞了捷痕不染塵埃的心境,就像是讓一隻白鴿,去看那血流成河的戰場之景,讓其明白山川美景之外,還有屍骨成山的可怕之地。

但是捷痕是一隻需要承擔太多的白鴿,他不能一直只見到平靜祥和的天地,他需要看到世界的另一面,要知道這個世界除了好人,還有壞人,除了善,還會有惡。

有人會幫助他,但更多則會害他,就算不傷害他,也會傷害別人。

捷痕需要從一隻白鴿,成長成一隻鯤鵬,可以支撐世界,願意守護世界。

「捷痕,其實這個世界,更多的還是好人。」紫海老頭看向捷痕說道。

紀少的金牌老婆 正在吃著肉腿的捷痕放慢速度,沒有回應紫海老頭。

紫海老頭繼續說道:「有陰就會有陽,萬物都是相互對立,相互平衡的,善人的出現,就會放縱惡人的成長,世界因而存在。但是並非就不需要善人,沒有善人世界就會面臨破碎,然而身為善人的我們,就需要維持自己的善,然後去教化別人的惡,或者是消除惡。

我們的善的存在,就是要防止世界被惡化。」

「這個世界,需要靠心懷善意的人,去支撐住,捷痕,你明白嗎?」

「義父,今天我才知道世間有惡,但是我不會讓惡進入我的世界,我會阻止惡的蔓延,阻止惡進入別人的世界。」捷痕的眼神依舊清澈,看著紫海老頭,映出後者的面容。

「捷痕,不要對這個世界失去希望。」紫海摸了摸捷痕的頭,後者點了點頭。

捷痕仰望星空,眼中皆是星光璀璨。

當太陽重新出現在天空,捷痕開始了新一天的修行。

山中修行,不知歲月流逝,只知道日出日落,如同一世世輪迴,日出而始,日落而終。

就這樣過了兩個月,捷痕穩紮穩打,突破到了冥動八階。

那一日,捷痕在古莽山脈裡面的一座瀑布下突破,那時正值清晨,前一晚捷痕沒有睡覺,一直在積累,直到第二天的清晨,太陽出現,第一縷晨光照射下來,破開夜裡沉聚的陰氣,捷痕開始突破。

隨著鯤鵬法進一步推演,在捷痕的周圍出現八隻青色小魚,環著捷痕在空中遊動。

那是八隻跟捷痕巴掌大小的鯨魚,呈青色靈體狀,在空中遊動之時,有波紋呈現出來,其實那是源力的演化。

太極圖案出現在捷痕頭頂,捷痕閉眼盤坐在岸邊,耳邊傳來瀑布的沖落聲。

青色小魚逐漸被一個青色小球包住,青色小球表面凹凸不平,像是一顆星球,以捷痕為星域中心,沿著宇宙軌跡運轉著。

在捷痕看得見的世界,一尊如同青玉雕刻而成的八丈太神,背對著捷痕出現。在那尊太神的周圍,有八顆成人頭顱大小的青色小星,懸浮在那尊青玉太神的周圍,隨著青玉太神右手合併伸出,八顆青色小星轟然飛出,轟在瀑布那裡。

八顆青色小星炸開,爆發出來的青光掩蓋了捷痕眼前的世界,隨著青色光芒消失,瀑布那裡凹陷,被摧毀得不成樣子,山河破碎便是如此。

捷痕睜開眼睛,耳邊依然傳來瀑布的沖落聲,一眼看去瀑布完好無損。

捷痕的意志化身凝現在其內心世界,在這裡有三尊真正的太神,同時散發著金光與青光,還有一尊如同黃金鑄成的太神,背負璀璨光翼,散發著絢爛流光。

這時,八顆青色小球出現在捷痕身前,圍繞著虛無繞轉,四顆順時針,四顆逆時針。

在青色小球之中的虛無,慢慢滋生出濃郁的青光,一尊玉像在那裡出現,那赫然是一尊青玉太神。

捷痕站在那裡,雙手結印,巨大的太極圖案出現在內心世界,凝現在捷痕和其它太神的身下,有一條條流光從太極圖案之中飛出,向上方的虛無而去。

捷痕手印再變,背負光翼的七丈太神動了,離開那三尊真正的太神,來到青玉太神的身前。

如同宿敵,也如同兄弟,兩者對立,一方金光璀璨,流光溢彩,一方青光溫和,深不可測,如幽幽深潭。

背負璀璨光翼的太神化成光體,長高了一丈,被青色小球圍繞的太神也化成青光體。

兩個光體開始融合,金光與青光同時散發,熾盛之中散發著溫和。

兩個光體融合成一個光體,光體之中一對羽翼伸展而出,周圍懸浮著八顆光體小星。

隨著一道光衝天而起,從捷痕的外在身體衝出,沖向天空,內心世界的光體太神蛻下光層,成為了一尊不同於那三尊真正太神的太神。

這是一尊散發著金光與青光,背負著璀璨光翼,身體周圍環繞著青色小球的太神。

捷痕也如願突破,踏入冥動八階。

而這一尊真正太神的融合成功,對於捷痕的淬鍊也非同小可,讓捷痕的實力增加了一大截。

清晨,晨光溫和,照在捷痕身上,捷痕看向美麗山水景,心情舒暢。

轉眼又是三個月逝去,捷痕的境界達到冥動八階巔峰。

其實早在半個多月之前,捷痕就到達了冥動八階巔峰,但是無論這半個多月來,捷痕嘗試多少次,怎麼推演鯤鵬法,都無法凝聚出一尊太神,踏入冥動九階。

在這一天清晨,捷痕按照紫海老頭的指引,行向古莽山脈深處,那裡有一朵天晶藍花。 第五十八章天地間各爭造化

在古莽山脈的深處,都是百來米的參天大樹,樹與樹之間相距十幾米,但是它們最高的枝幹那裡,樹葉樹枝交錯,遮蓋住了陽光,使得這裡還帶有陰寒。

捷痕現在已是冥動八階,體內有四尊真正的太神,體魄得到極大的淬鍊,對於抵抗山中寒氣,完全不受影響。

按照紫海老頭的指引,捷痕找到了那朵天晶藍花,只見天晶藍花這裡的周圍,有一個空地,空地上沒有大樹,不過上面照射下來的陽光還是不多,因為在那百來米的高處,樹枝樹葉相互纏繞,形成一個天然的屏障。

天晶藍花安靜地生長在空地邊緣的一顆大樹底下,那裡剛好有陽光照射到。

天晶藍花散發著點點藍色晶光,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美麗異常。

紫海老頭對捷痕說過,天晶藍花喜陰而生,卻又向陽,晚上會吸取邊上陰寒植物的精華,白天則會沐浴陽光升華。

這裡會有一大塊空地的出現,其實就是天晶藍花造成的。那些樹全被天晶藍花吸食而朽滅,之後又被這裡同化力極強的草木同化,成為了其它草木的養分,所以什麼也沒剩下。

捷痕背著劍匣,走向天晶藍花,這五個月來,捷痕努力修行,實力提高很多,同時隨著境界提升,他的身體也長高了不少,現在捷痕的身高已經比肩成人了。

用長輩的話來說,看起來也到了該娶媳婦的年紀了。

走到天晶藍花旁邊,捷痕蹲下身來,看著散發著點點晶光的天晶藍花,天晶藍花似乎有感,不再散發晶光,靜靜地,似乎在祈求捷痕放過它。

「小花,義父說天地間萬物眾生各爭造化,但是如果我今日取走你,來幫助我突破境界,是不是與惡人沒有差別」捷痕喃喃自語,也是詢問天晶藍花,天晶藍花無法回答,捷痕也不求答案。

「但是,你求自己的造化,吸食這裡大樹的精華,使得它們朽滅,又是善是惡」

「所以,原來天地間,沒有絕對啊!沒有絕對,也沒有絕錯,是啊,天地間各爭造化,為自己而活,又有什麼錯呢。」

「義父好像說的對,是我太年輕。所以,小花,到此為止了。」捷痕明悟了,但是,他的眼神不再清澈了,染上了紅塵。

少年還是少年,但是,不再是赤子了。

捷痕蹲在那裡,一道光從其身體深處衝起,一尊古樸無光的九丈高太神,出現在捷痕內心深處,與此同時,其它太神也到達九丈。

但是那四尊真正的太神,好似奉那尊古樸無光的太神為主,圍繞著其而站立,三尊散發著金光與青光的真正太神,一尊背負璀璨光翼和圍繞青色小球的真正太神,還有一尊古樸無光的太神。

捷痕就此踏入冥動九階!

這時,一隻蒼紋莽虎緩緩走來,盯著捷痕,凶意顯露無疑。

這隻蒼盛境的蒼紋莽虎覬覦那朵天晶藍花已經很久了,想要待那朵天晶藍花完全成熟的時候,一口吞下,淬鍊體魄。

但是,捷痕作為不速之客來臨,蒼紋莽虎只能現身了。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爭奪造化的同時,自己也不免成為他人的造化。

捷痕站起身來,吐出一口濁氣,身心舒暢,戰意升騰。

天地間各爭造化,那誰是誰的造化

捷痕從劍匣中取出初心劍,初心劍依舊如同明鏡,不染萬物紅塵,不映輪迴因果。

捷痕以冥動九階的實力,對上蒼盛境的凶獸蒼紋莽虎。蒼盛境對於獸族來說,只分為初期、中期以及後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