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這個沒有,閣下放心便是,澗雲並未變成鬼人異種,我們在他身上留了禁制,一旦他的血脈有悖鬼血吞噬的情況,立刻變回將他的血脈壓制封鎖,閣下安心便是了。」

聽得江天流這話,葉天方才算是點了點頭安心了幾分,這蕭澗雲,還有著江府江家,倒是都頗為的有些意思,方才來到內域,葉天便是已經感受到了十足的不同。

這裡,鬼宗更加的囂張,有著暗俞國的支持,鬼宗幾乎是能夠肆無忌憚的做出這些傷天害理的事情,光是想想,都是讓人心中不免的憤恨難當!

「閣下便在我這裡歇息一段時間吧,末夏平原上暫且還沒有萬法仙門等大勢力存在,閣下想要尋得萬法仙門的人,怕是少也要除了末夏平原,到了內域更深處了,先在此停歇幾日吧,估計這末夏平原上,也是有些東西,能夠讓得閣下有點興趣的。」

「哦?什麼東西?」

葉天略微的揚了揚眉毛,心說他如今感興趣的東西,無非就是誅鬼宗,尋找求道菩提,莫不是這末夏平原之上,能得其一?

「呵呵,就不知閣下是否有興趣,再去誅殺一次鬼宗之人了!」 宋曉梅心疼宋離累的滿頭大汗的,忍不住呵斥了姐弟倆幾句。

「你們看看都把你們小姑累成什麼樣子了,還不趕緊下來。」

宋離畢竟還是十三歲的年紀,這一手抱一個孩子委實有些撐不住,但是無奈大姐的這兩個孩子是最會撒嬌的,所以宋離才一直強撐著。

好在周瑾芷與周晉都是很心疼自己這個小姑的,被宋曉梅這麼一訓斥立馬乖乖的就下來了。

「小姑姑,小姑姑辛苦了。瑾芷給小姑姑捶捶胳膊,晉兒給捏捏肩膀。」兩個小傢伙一到家立馬就在宋離的面前開始撒歡模式。

宋曉梅有心讓孩子們安靜一些,但是一想到孩子們整天在家惦記的這是這個姑姑便不忍心讓人訓斥。

「晉兒真乖,讓小姑姑香一個。」宋離摟著周晉道。

周晉被宋離逗得咯咯直笑,「小姑姑是個大壞蛋,娘說了晉兒不能隨便親人,要不然會生小娃娃的。」

宋離滿頭黑線的看著她大姐,姐。你就是這麼教我這兩個侄子的?

宋曉梅自己也很是無奈,她只是不想兒子有事沒事就抱著自家的小花貓親才會這麼說的,可是誰知道兒子居然會跟妹妹也這麼說。

周安旭則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看著自己的妻子跟妻妹。

「安旭站著做什麼,還不快進屋坐。」趙氏對自己這個大女婿那是一百個滿意,不僅是個秀才而且還對自己的大閨女很好。當初這門親事真是做對了。

「阿離這幾日不見晒黑了不少。」宋曉梅道。

宋離這會兒的臉更臭了,難不成大姐回來就是為了打擊自己的?什麼自己的臉變得更黑了,如今是八月份臉被曬得黑一點也是正常的好不好。

「哪像大姐你有大姐夫疼著,自然不會像我一樣的晒黑了。」宋離忍不住懟了她大姐兩句。

宋曉梅一副傷心的樣子,依靠在周安旭的懷裡。

「哎,相公你是不知道阿離從前小時候那真是可愛的緊,如今卻變成這副模樣,我這個做大姐的心裡真是傷心的很。」

宋離這下才算是真正領會到了什麼是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她大姐要是現代人那奧斯卡的小金人必須是她大姐的。

「姐夫,我看我姐這麼嬌弱的樣子,該不會是又要添侄子了吧!」宋離懟她大姐的時候可是說是絲毫不留情。

周安旭對妻子跟妻妹每次的鬥嘴也只能是無奈的搖頭。

「最近我要準備鄉試,恐怕你大姐暫時還不能給你添侄子。」周安旭道。

「是嗎?怎麼我看著大姐這麼嬌弱的樣子倒像是要給我添侄子了。」宋離一臉的不相信。

「宋離,看來我是很久沒有收拾你了,你的皮在痒痒了是吧!」宋曉梅猛然發威向宋離的方向沖了過去。

家裡的孩子何曾見過這樣的場面,心裏面只是覺得大姑姑未免也太厲害了,居然連小姑姑也敢收拾。可是真的好想看小姑姑被大姑姑收拾怎麼辦?

幾個小蘿蔔乾脆直接搬了凳子準備坐看宋離被宋曉梅收拾。

宋曉梅抓著宋離直接就開始撓宋離的痒痒肉,要知道宋離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恐怕就是別人撓自己的痒痒肉了。作為宋離的大姐,這一點宋曉梅那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看來這麼一些年了,你這個弱點還是沒有變啊!」宋曉梅有些得意。

宋離鄒著眉頭,大姐實在是太討厭了。

「是嗎,大姐。」

宋離也伸出了自己的手,宋曉梅立馬就知道她小妹是想要做什麼,立馬笑道:「我就是開玩笑的,阿離怎麼還當真了?」

「阿離,你大姐好不容易回來一次,你怎麼還跟你大姐這麼說話?」趙氏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倚在了門框邊上。

宋離更是愁眉苦臉的看著她娘。

「娘,我還是您的閨女嗎?」

「你要不是我閨女我早拿掃把抽你了,梅兒你也是,阿離是你妹妹你還故意逗她做什麼。」顯然趙氏也沒有打算放過宋曉梅的意思。

宋曉梅這會兒的臉色只怕是比宋離好不了多少。

「原以為娘會幫著我,誰知道原來是我多想了。看來在娘的心裡終究還是小妹更重要一些。」宋曉梅委屈起來的樣子跟宋離可以說是如出一轍。這樣也能看出來宋離如今這性子跟誰有幾分相似。

只是現在宋曉梅已經變成了周安旭的繞指柔,就是不知道有誰能把宋離給收了。

「前些日子相公準備鄉試,爹出了事。我也沒能回來好好陪著爹。如今相公回來了正好我也陪陪爹您。」宋曉梅道。

宋老漢兒的腿腳雖然現在還是沒有辦法下地走路,但是宋離卻已經讓幾個哥哥給他爹做了一個輪椅。每天都把她爹給推出去晒晒太陽,這樣對她爹的恢復也是有好處的。

宋老漢兒見著自己大閨女這心裡自然也是高興的,不過嘴上卻說著。

「安旭去參加鄉試是大事,馬虎不得。」

「岳父說的是,安旭明白。」周安旭對宋老漢兒也很是敬佩,宋家算是宋老漢兒一個人撐起來的,如今的宋家倒是多了些鞥撐門戶的人了。便是自己這個妻妹也是不容小覷的。

「前幾天你妹妹提議讓買些荒山,我便做主把咱們院子這一片的後山都給買下來了。」宋老漢兒道。

宋曉梅沉了臉。「爹,您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您認為我與安旭還有您這孫兒眼巴巴的過來就是為了問您是不是買了荒山嗎?」

宋老漢兒一愣,隨即就明白大閨女這是什麼意思了。不過即便大閨女不問自己也是要說的。

「這荒山買下來也是有些用處的,你回你婆家之後倒是可以跟你婆婆商量買些下來。種些果樹也是好的!」至於養兔子自家也才是剛開始自然不會立馬就讓閨女婆家嘗試。

宋曉梅點頭,「回去之後我會跟婆婆說的,只是爹這二十畝的荒地畢竟不是小數目。要是爹手頭上的銀子不湊手,一定要跟我說。」宋曉梅說這些話從來就不會背著周安旭,在宋曉梅看來夫妻之間最重要的就是信任。

周安旭看了妻子一眼,同樣點頭。

「岳父,梅兒說的不錯,要是家裡銀子不湊手您知會一聲也就是了。」 「銀子是夠得,當初你妹妹也算是賺了不少的銀子。只是如今你要去參加鄉試了,只怕是要用到銀子的地方只會更多,所以這家裡的銀子還是要省著點兒的花。」宋老漢兒道。

周家的日子確實好過,可是家裡還供著個讀書人,除了百來畝的地就沒有其他的收入了,宋老漢兒有時候也會擔憂。

「岳父說的是,等到鄉試過後,我打算去找個館。這也算是為家裡增添些收入。」等他中了舉人便是老爺,到時候在縣城找個館,再把娘跟梅兒都接去。一家人的日子只會是越來越好。

知道女婿自己心裡也是有一桿秤的,宋老漢兒倒是放心了不少。

「你心裡有數就行了。」

「你們父子兩一見面就說些我們婦道人家聽不明白的話。安旭別理你爹,他這幾日就是閑的有些發霉了。今日好不容易逮著了你,可不得好好跟你說道說道。」趙氏見女婿在丈夫面前一直陪著小心,有些於心不忍就想著要把女婿給拯救出來。

「岳母說笑了,岳父同我說的都是為我好的話。我自然不會認為這些都是不應該說的。」周安旭道。

趙氏有些無奈,不過既然女婿自己都不介意了。那就讓女婿陪著丈夫解解悶也是好的。

「那行,你就陪著你岳父好好說話。我去看看今天中午給你們準備什麼好吃的。」

「娘。」宋離叫住趙氏。

「怎麼了。」

「我看之前那些狼肉都已經熏得差不多了,這次大姐跟姐夫回去的時候就讓他們帶些回去吃吧!」

趙氏一想可不是嗎,之前阿離弄回來的那些個狼肉如今也熏得差不多了,正好這次讓大閨女帶些回去。

「還有之前娘不是還上街買了不少的棉布嘛,也讓大姐帶些回去。就說是給譚嬸子做件衣裳。」宋離道。

趙氏被宋離這麼一說,心裡更是歡喜。剛才收了不少女婿送來的禮,自己這正愁著要怎麼給回禮。現在小閨女倒是都幫自己想好了。

「只是送狼肉跟棉布恐怕還有些不夠。」既然小閨女都幫自己想了這麼多了,那麼肯定也不會介意自己多問兩句了。

宋離神秘的一笑。

「娘難道忘了譚嬸子最喜歡的就是娘您腌制的雪菜了嗎?到時候給準備一罈子,恐怕譚嬸子看見娘您為她準備的雪菜比什麼都要歡喜。」宋離道。

可不是,親家就好那一口。自己準備些雪菜給安旭帶回去,親家肯定會高興的。

「好,那就按照你的說準備。那你跟我說說看咱們今天中午這飯菜應該怎麼準備。」雖然說回禮已經想好了,可是這中午的飯菜應該怎麼弄。還是要好好的想一想。

宋離指了指菜園子。

「自然是咱們菜園子裡面有什麼就吃什麼了。等會兒我去村頭王大叔那裡再買一條草魚回來也就是了。」姐夫愛吃魚,這個自己還是記得的。

「一條不夠嗎,還是多買兩條吧!」除了安旭,就是幾個孩子也是喜歡吃魚的。

宋離點頭,「那我就先去了。」

宋離這次去買魚幾乎把家裡的小孩子都叫上了。

「小姑姑,爹說小姑姑前段時間收拾了一個壞人是不是?」周晉對於他小姑姑總是有用不完的熱情。

宋離一愣神,這才想明白她姐夫說的應該是自己把喬大郎給打了的事情。看來這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果然是真的,要不然怎麼會如今連晉兒這麼個小孩子都知道了。

「你爹跟你說的?」宋離彎腰道。

周晉顯然還沒有意識到他小姑姑現在是想跟他套話。一五一十的點頭,「是啊,爹爹跟我說的。」

周瑾芷就不像是她弟弟了,只是一臉痛心的看著周晉。弟弟啊弟弟你怎麼就這麼傻,幾句話就被小姑姑給套出來了。

「宋姑娘。」

宋離正在逗弄著小蘿蔔,誰知道背後居然響起了一陣聲音。

宋離回頭一看,居然就是剛才周晉跟自己說的。被自己給揍了一頓的喬大郎,宋離鄒了鄒眉頭,自己帶了這麼多的小蘿蔔要是真的打起來肯定是自己吃虧。

「你怎麼來了?」宋離把侄子們護道自己的身後。

周晉年紀比較小還有些不明所以,但是宋敏兒反應的快。連忙把表弟表妹拉倒自己的身後,同時也是一臉緊張的看著眼前長相猥瑣的大叔。

小姑,一定要加油。我看好你!

「宋姑娘,我是來賠禮道歉的。」喬大郎不知道是什麼緣故,看起來極沒有精神。

「賠禮道歉?」宋離有些不相信。

喬大郎苦笑,「宋姑娘我真的是來賠禮道歉的,您看這是我準備的給您爹的醫藥費。」喬大郎從自己的衣袖裡面掏出一個錢袋子遞到宋離的面前。

宋離沒有伸手把錢袋子接過來,而是道:「既然你是來賠禮道歉的,那你就隨我來吧!」宋離讓孩子們先走,自己在後面緊緊的跟著喬大郎。

喬大郎也看出來了這是宋離不放心自己才會跟在自己後面的。不過喬大郎可不敢有什麼其他的心思。原本他確實是不準備到宋家來的,可是誰知道就在前幾天他在縣城的花樓出來之後就被人蒙著頭一頓暴揍,那人還威脅自己,要是再不去宋家賠禮道歉還會收拾自己的。、

喬大郎也是被打怕了,所以這幾天一直都在籌備銀子,就是為了來給宋離賠禮道歉。

宋離還是有些不相信,這喬大郎這麼久沒有現身,總不會這麼兩天就變好了吧!

「宋姑娘,我知道你現在肯定是不相信我的,但是我真的是來賠禮道歉的。」喬大郎跟著宋離身後不停的解釋。

宋離一直沒有說話,現在身邊還有一群蘿蔔頭自己不好怎麼樣,等到了家。她就能好好的問問看喬大郎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前面就是我家了。不過我要跟你說清楚,你要是真的來賠禮道歉的也就罷了,但是你要是來尋仇的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氣。」宋離在喬大郎的面前比了比拳頭。

喬大郎縮了縮脖子,討好的說道:「宋姑娘您說的是哪裡話,我肯定是來賠禮道歉的。」自己要是敢繼續胡鬧難道就不怕這宋離繼續揍自己一頓嗎?還有那不知道是哪裡冒出來的神秘人! 「噢?那不知前輩所說的,是去何處誅殺啊?」

聽得江天流這話,葉天倒是忽然笑了起來。

誅殺鬼宗,那當然好,他可是巴不得多些機會能夠誅殺鬼宗之人呢!

來到這內域之中,基本上他就已經是站在了一個絕對極端的立場上了,在這內域之中,基本上要說影響力巨大,除了萬法仙門便是鬼宗,剩下來的,恐怕就是江天流所說的那四方閣了,對他而言,鬼宗就是絕對的敵人,除此之外的,看現在這情況,倒也還算是同仇敵愾了,顯然,鬼宗之人在這內域,是所有人的敵人!

「閣下算是來得比較巧了,澗雲這孩子,如今身上的那鬼血差不多也是到了接近完全掌控的程度了,這次讓他出去獵殺一百個『鬼』,就是為了讓他能夠修為更加精進,去衝擊更高的修為,現如今已經時機成熟,我們需要去解決掉最近的一個鬼宗分壇,從其中找上一些寶貝。」

江天流略微的壓低了幾分聲音,臉上的表情,此刻亦是略微的有些陰狠。

「什麼東西?」

葉天頗為好奇的追問道,鬼宗還能有什麼東西能夠幫助蕭澗雲提升修為?當真是有這寶貝的話,他倒是絲毫不介意幫上一把。

畢竟,無論是這江家還是蕭澗雲,顯然都是對抗鬼宗的英雄之輩,對於這樣的人,葉天自然也是絲毫不介意幫上一幫,能夠幫的上什麼幫自然是最後不過了,對付鬼宗,有越多的人與他為伍那才是越好不過!

「閣下可曾聽說過鬼宗有一物名叫『血凝膏』?」

「血凝膏?」

葉天略微的皺了皺眉毛,這東西他倒是頭一回聽說,當下便是搖了搖頭。

「呵呵,那閣下便有所不知了,那血凝膏,乃是鬼宗之人用大量的鬼血提煉而出的一種藥物,鬼宗之人很多都會使用那血凝膏,來增進自己的修為和實力,可以說那血凝膏乃是一大補之物,但我們尋常之人卻不可觸碰,不然其中血毒,必然會攻入經脈之內,久而久之血毒淤積,必將危及性命!」

聽得江天流這話,葉天心中也是頗為的有些驚詫,這東西,在中域鬼宗之人那裡可是都並未見過,顯然,這東西還真不是鬼宗之中一般人能夠受用得起的,恐怕也是只有那些個實力不俗地位不低的人,方才有資格使用此物吧!

不過,葉天此刻也是有些在意的開口問道:「那東西既然這般惡毒,不會對澗雲老弟有什麼影響么?」

「呵呵,閣下安心,這東西自然是不會對澗雲這孩子有什麼影響,不然我們也不會不至於冒著風險去襲擊鬼宗分壇了,此物,對於我們來說卻是劇毒,但對於澗雲這孩子而言卻是大補之物,毫不誇張的說,若是能夠從那鬼宗分壇找來大概三瓶左右數量的血凝膏,澗雲便能夠有把握突破至四劫涅槃境!」

這話聽在葉天的耳中,著實也是有些感到可怖,三瓶那所謂的血凝膏,就能讓蕭澗雲從三劫突破到四劫,這般跨度,著實也是有些恐怖了,比他這個四劫同渡,然後靠著融合生息靈晶提升修為的變態還要更變態!

十六歲的四劫涅槃境!這說出去恐怕都是能把人嚇死吧?他自己十六歲的時候……可是不知道差到哪裡去了!

「既然如此,我自然是願意相助了,不過這事情,可有什麼具體的安排?難不成就這麼直接大張旗鼓的打過去?」

葉天點了點頭將這事答應了下來,旋即繼續問道。

攻打鬼宗這種事情他之前已經干過一次了,其難度之大,葉天是讓得他記憶猶新,鬼宗之中恐怖的高手實在是太多了,恐怕之前死在他手中的那個陰玄老人,放在內域鬼宗之中都算不上什麼頂級高手了!

而著內域之中,那所謂的鬼宗分壇之內,恐怕要說高手,起碼是不會少於五個的,恐怕其中還有不少要強於那陰玄老人,與這般勢力開戰,直接打過去,未免有些太過於的唬人了……

不過葉天倒也並不懷疑這江家有這樣的實力,就眼前這位江天流前輩,身上的氣息就是強得他根本看不透,儼然是要比那六劫涅槃境的萬法少主楊宣凌更強,怕是已然超脫出了靈氣劫,介入了神魂劫的層次了,也就是說,這位江天流前輩,少說也是七劫涅槃境的超級高手!

這樣的恐怖實力,手底下有不少的高手也是正常了,恐怕他葉天此刻再這江家的高手面前,也只能算個天賦還不錯的小輩嘍。

「自然不是直接打過去,鬼宗之人都狡猾得很,我們大張旗鼓的打過去,他們有所防備的話,不等我們將一處分壇拿下,其他分壇的人便已經支援過來了,到時候反而的不嘗試,我們要打,自然是要用上一些手段和方法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