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的,那也是一流級的法陣。

「這……屬下不知。」然而幾名黑甲軍將領,卻是搖頭表示不知,那腦袋也是更低了,「不過估計,至少也是人級法陣!」

「至少也是人級法陣?!」

景秋臉色徹底的變了,有些扭曲,哪怕是他們景親王府,也就只有老巢,那才有著人級的法陣而已。

這一處新建的王府,都是來不及重金布置,估計想要得到,那都是要不少的時間。

可是才那麼的一會兒,這夏族竟然就在這裡布置有人級法陣?!

他們,從哪裡得來的人級法陣?!

「該死!!!」

景秋看著那一處法陣之所,恨得咬牙切齒,就是嘴唇,都被他咬出血來了,一滴滴鮮血從嘴角滴落。

「大世子!」

一旁的幾名黑甲軍統帥見狀,頓時就有些擔憂道。

「要不,我們直接殺進去吧!」

一名黑甲軍統帥眼中殺意赤赤,提議道:「就憑著三十萬大軍,屬下就不相信,還不能把這夏族推平了!」

「不可!」

也有黑甲軍統帥搖頭不認同:「如果是尋常,那麼倒是沒有什麼問題,哪怕是人級法陣,我們也能夠把它的能源耗光一空。但是這裡不同,你們不要忘記,這裡的腳下,就是一條靈脈。 至尊妖嬈:邪妃扛上腹黑王 想要把法陣的能源耗光,那是不實際的。」

提起靈脈,眾人都是沉默了下來。

在這半之前,他們還能夠在這靈脈之下,享受著超人一等的修行環境啊。

可是現在……

特別是景秋,牙齦都要咬碎了,低喝了一聲:「夠了!」

他看著那一處法陣之所,久久無言。

好一會兒,景秋才平靜了下來,理智回歸,朝著一眾將領揮手:「走,我們回去州府!」

「走?你們還想往哪走呢!」

然而這時候,夏老爺子那淡然的聲音,卻是忽地在他們的耳邊響起。

剎那之間,景秋等人臉色大變。

(本章完)百镀一下“最強狂武帝王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抬頭看去,只見被他們圍困起來的法陣光幕之中,一行人緩步走了出來,細數之下,竟也是有著上千之數。

「竟然出來了?!」

景天秋見狀,眼中頓時就有精芒閃過,一旁的那些將領們,則是連連把他守護在身後,警惕地看著夏老爺子他們。

今天的戰鬥,他們雖然說沒有參與,可是那戰鬥的結果,他們卻是了解了,就是這麼一群人,不只是把王府里的上萬黑甲軍殺得潰敗,更是連老王侯都敗了!

這著實是有些恐怖!!!

「走!殺!」

景天秋看著夏老爺子他們已經完全地出了法陣,頓時就揮手,他自身與一眾將領,則是直接往後退去。

夏老爺子他們的厲害,他可是親眼所見的,在這個時候,景天秋可不敢在這裡直面著他們,心裡慌得很。

他來這裡的底氣,可不是他自己,而是他景家的三十萬黑甲軍!!!

「殺!!!」

景天秋等人橫空而去,四周聽令的黑甲軍將士,卻是猛地暴喝一聲,一股恐怖滔天的煞氣爆發,席捲四面八方!

整整三十萬大軍呼號,那聲音足以震動蒼穹,磨西城方圓萬里所有的人,都被這一陣驚天動靜嚇了一跳。

一些勢力之主,則是臉色凝重地目視著動靜傳來的方向,嘴上呢喃,這景親王府又踏馬的在搞灰機啊。

極劍門。

柳若藍以及沈秋棠登時就騰空而起,感受到那股恐怖的煞氣衝天,不由得就眉頭一皺,眺望著遠處。

「那景親王府似乎還不甘心啊!」柳若藍眉頭舒展,淡然地道。

「那可是靈脈,當初為了爭奪這一處靈脈,他們可是犧牲近十萬的黑甲軍,如此大的代價,又怎麼會甘心!」沈秋棠則是兩拳微握,他都有些不甘心呢。

如果不是那夏族突然橫插一腳,就憑著柳若藍,他們極劍門如今或許都能夠把那處靈脈佔據,從此飛躍。

「徒勞無功而已,或許他們這樣做,還會更傷更痛!」柳若藍微微搖頭,哪怕是她如今,也沒有把握應付夏族。

「哎!」沈秋棠自然不會是替景親王府的結果擔憂,他只是為自己極劍門的際遇而感到無奈而已。

「準備一下吧,我們前往裂天劍宗!」

……

問刀宗。

秦嵐拭擦著手中一把古樸神秘的巨刀,整個人的精神氣,都附在巨刀刀身的那些神秘紋絡上,感受著它的氣息。

而在她的身周,一層無形的力量環繞,使得四周的空間,都是因此而泛起漣漪,不時地,閃爍著鋒芒的利光。

這,是刀勢的力量!!!

自她從問刀潭中,得到這一把神秘的巨刀以來,她的刀道便突飛猛進,更是蘊藏著一股神異的力量,威力驚人。

也正是憑著這一把神秘巨刀,秦嵐才得以撐起整個問刀宗的天,為自己的師弟師妹們保駕護航,不被欺負。

哪怕是極劍門,也欺她不得!

在黑甲軍的動靜傳來后,秦嵐拭擦的動作一頓,精神氣回復,站了起來,把巨刀重新背負於身後。

秦嵐抬頭看著磨西城的方向,頓時就眉頭輕挑:「那個方向,是黑甲軍?景親王府這是再鬧什麼?」

說著景親王府的時候,秦嵐的語氣也是有些冰冷,因為他們問刀宗唯一的元氣石礦脈,也是被強行奪走了。

這可是她那些師弟師妹們的修行資源,卻是就這樣,被強搶一般,直接被景親王府要走,不然,滅門!

從那一刻起,她秦嵐對於景親王府,就再無一絲的好感,如果有機會,甚至她還會給景親王府來一下!!!

滅門?你丫的滅一個看看!!!

「景親王府,黑甲軍,哼!」秦嵐重新坐下,也不管那股驚天的動靜,開始自行參悟刀道,梳理自身的所得。

轟隆隆~天地微微震動。

……

「殺!!!」

恐怖的喊殺聲震天動地,宛若天地的雷霆炸響,轟鳴不斷,震耳欲聾,比起虎嘯之音,那是更可怕得緊。

在景天秋的一聲令下,四周所有的黑甲軍,頓時就爆發出可怕強烈的威勢來,轟的一下,瞬間洶湧衝來。

月色之下,可以看到,此刻的黑甲軍就猶如螞蟻狂潮一般,密密麻麻,連綿不絕,都朝著夏老爺子他們殺去。

然而當他們靠近的時候,夏老爺子卻是淡定地揮手,冷眼看著眼前的黑甲軍:「殺吧,能殺的都殺了!!!」

「能屠的,那就不用停手!」

「玄靈之術!」聽到夏老爺子這麼一說,夏母的身上,頓時就爆發出一股白光,恐怖神異的氣息瞬間散發出來。

眨眼之間,一個神秘的場域就籠罩著方圓十里,天地大道鎮壓,凡是踏入這個場域的黑甲軍,都被鎮壓了力量。

「桀桀!」所有的夏族守衛猙獰一笑,本來他們都打算明天出手,把這些黑甲軍給殺一個遍,驅逐離開臨安郡。

卻是沒有想到,在這天晚上,這些黑甲軍就已經自己送上門來。

好,好得很啊。

「殺!!!」朱大良怒吼一聲,身影瞬間就沖了出去,人在半路中,他便已經激發暴力猿體,化身小巨猿。

轟!!!

一拳轟出,朱大良那一身恐怖的力量,直接就把身前的上百名被鎮壓了力量的黑甲軍轟飛,黑甲破碎不堪。

剎那之間,朱大良就像是一頭猛獸闖進了神獸咩咩群一樣,一拳出驚人,哦不,一拳出要死人!!!

在朱大良的帶領下,盧飛魚等武丹境的強者,也是帶人殺了出去,在黑甲軍之中橫衝直撞,肆意殺戮。

轟!!!

林沖一桿金銀色的長槍橫掃,剎那之間,一股衝天的玄火噴發,形成了一股火焰浪潮,瞬殺上百人!

而這被他轟殺的黑甲軍,他們穿戴的黑甲,在那一瞬間都被玄火融化,渾身焦黑,散發出刺鼻的烤焦氣味。

可以說,他們在瞬間就已經被燒成了一塊焦炭,死狀極慘!

雙方只是一個碰面。

黑甲軍就已經死傷上千人,而一眾夏族守衛,在夏母的神通之下,卻是毫髮無傷,越殺越勇,一身血煞之氣恐怖嚇人,繚繞在身上,就猶如一頭頭的妖魔!!!

(本章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遠離磨西城百里的上空。

景天秋等人矗立踏空,目光看著被淹沒在黑甲軍當中的夏族人,面帶冷笑,單槍匹馬他們確實是打不過。

可是如今,有著三十萬大軍來跟你們拼一場,就不信你們還能無敵了不成,有本事就殺出來吧

「各位,今夜的月色可好要不要來一隻烤雞香脆香脆的哦」

林帆冷然的聲音忽然響起,使得景天秋他們的臉色微變,心都差點蹦了出來,這踏馬神出鬼沒的筏。

就在他們心顫的時候,一團黑影從下方迸射而來,速度之快,空氣都忍不住發出陣陣的音爆聲,氣浪滾滾。

「哼想偷襲」

景天秋怒哼一聲,身體爆發出一股強烈的赤色丹元氣,一手成掌,赤色雲氣覆蓋,火煞雲掌直接轟了上去。



一掌之下,恐怖的力量爆發,那轟擊而來的黑影被景天秋轟碎,瞬間,那紅的黑的白的四濺,染了他們一身。

「尼瑪這什麼味」

然而一掌之後,景天秋卻是臉色大變,刺鼻的血腥焦味撲面而來,瞬間就讓他的口胃鬧騰,差點是沒直接噴出了出來。

網游之星宇歸刃 「那當然是,烤肉啊」

轟的一下,下方之中,林帆的身影瞬間出現,一桿長槍刺出,恐怖的玄火漫天,這看上去,就是一根火槍

會噴火的長槍

「大世子小心」那些將領們臉色一變,連忙就把景天秋給揪到了身後面去,一身力量爆發,一同抵擋玄火。



將近十名武丹境一同出手,然而在林帆的玄火之下,卻是被震得連連後退,臉色一白,內腑被震傷。

「好強的真火」

有將領臉色駭然,還以為這是林帆修鍊出來的真氣火焰,那股威力讓他心驚膽顫。

「就是他」也有將領認出了林帆,驚慌叫道「今天把老王候擊敗的人,就是這個傢伙」

這話一出,環繞在景天秋四周的十數名武丹境後期武者,臉色都是大變,這踏馬竟然連老王候都敗在了這人的身上

這一刻,他們的心裡就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林帆恐怖如斯,嗶了狗了。

「大世子,快點溜」

剎那之間,就有黑甲軍統帥心驚大叫道「這廝的實力已經堪比蛻凡境,非屬下等人能夠力敵的」

「溜」

景天秋也是嚇得臉色一白,沒有意氣用事,直接就下令讓眾人一起溜,他還有大好的年華,他家老祖宗說他日後必然能夠成為蛻凡境的強者,他可不想就這麼死在這裡。

「烤肉都吃了,還想跑」

林帆聞言卻是冷笑,一個跨步,直接就追上了一名武丹境七重的將領,手中長槍直接掄了過去。

異世幸福 「啊啊啊大世子快走,我跟你拼了」

這名將領很忠心,知道自己怕是已經逃不了,索性就大吼一聲,讓景天秋知道他的英勇,希望可以善待他的家人。

一聲大吼之後,這傢伙就被林沖一桿轟飛,人還在半空,身體就已經碎了半邊,沒了生息。

前面逃跑的景天秋感知到這一幕,心裡簡直卧槽了,這踏馬你就不能死得有價值一點嗎

你送死之前吼一聲干毛

你應該直接轉身跟他干一場才對啊

身後的林沖緊緊追著,一但追上,就必然會有一人隕落,那一身可怕的凶威,把他們嚇得夠嗆,使出了憋奶的力氣,拚命狂奔。

這一晚,景天秋逃了上萬里。

這一晚,黑甲軍死了數萬人。

這一晚,臨安郡徹夜無眠。

等到天色光亮,太陽萬丈的光芒灑落,人們能夠看到,臨安郡的天空都被籠罩上一層淡淡的血色雲彩,久久不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