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走到那個憤怒的瞪著她的藤野櫻子面前用日語跟她說「藤野櫻子,我們又見面了,是不是很意外。」 第一百四十五章月痕三斬

一個蛻凡巔峰,一個靈動四重。

相差一個大境界,又有四重小境界。

差距之大,碾壓一詞都不能形容。

便是靈動二重境界,且能夠越級挑戰,都不一定是李喆的對手。

何況莫東。

轟。

一聲驚人轟鳴,兩道身影碰撞到一起。

「師弟,對不住了。」李喆輕笑,在他心裡莫東現階段連做他對手的資格都沒有。

邪王煞妃 他臉上有笑意,眼中卻厲芒閃過,靈力充斥在拳間,便要瞬息給予莫東重創。

李喆如此做法,分明就是對莫東生了殺意,想要直接把莫東廢掉。

他清楚,莫東的資質就是威脅,假以時日莫東實力、地位、修為超過他是肯定的。

他若能廢了或殺了莫東,等於是為自己將來剷除了威脅,而且能把一個將來他需要仰望的天驕踩死,想想都讓人激動、興奮。

莫東沒有想到李喆竟然在第一次,而且在精英戰台上對他生了殺意。

心念閃爍時,情形不容他多想,莫東手臂上龍鳳紋絡若隱若現。

這一刻,莫東將蛻凡極限毫無保留的發揮出來,彷彿擁有了無窮的力量。

看到莫東手臂上出現金色紋絡的時候,李喆沒有在意,只當是莫東修鍊了某種煉體功法。

可是馬上,李喆就感受到了令自己心悸的氣息,他震驚的望著莫東。

因為氣息是來自莫東身上。

轟鳴一聲,連給他反應的時間都沒有,來自莫東的一拳就將他自以為能廢去前者的力氣轟碎。

摧枯拉朽般將他轟飛出去。

……

在莫東主動向李喆發起攻擊后,所有人都認為莫東衝動,他們幸災樂禍,等著看莫東的笑話。

忽然之間,想要等著莫東落敗,狠狠踐踏莫東的人臉色緩緩凝固。

擔憂莫東的人臉色也凝結。

這一刻,隨著那聲轟鳴出現,宛如是在眾人耳畔響了一個霹靂。

眾人眼睛直直的看著,李喆被轟飛的身體,狼狽的站在精英戰台上。

直直的看著……李喆破損的衣服,通紅、皮開肉綻的手臂。

旋即去看另一邊。

莫東輕鬆淡然而立,氣質斐然。

一聲聲倒吸聲傳開,乍一看還以為莫東的修為高於李喆,而不是遠低於。

人群嗡鳴,沒有人相信眼前的一幕。

「這不可能。」李凡如遭電擊,顫顫的自語。

林宏目光閃爍的頻率絕對是有生以來的第一次。

「那股氣息。」和其他人不同,林宏還從莫東身上感受到了令他動容的力量。

「第一天才。」林宏面色略顯複雜,神情明顯輕鬆。

此時,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跑上了精英聖山,蹦蹦跳跳,跳到一塊巨石上。

「終於找到你了。」小女孩眨巴大眼眺望,忽然大大的眼睛一亮,有些狡黠閃過。

……

李喆吃了大虧,靈力流轉在手臂上,手臂的傷痕在不斷彌合。

「你的體魄很強。」

李喆對於自己剛開始就落入下風,也是很羞惱和憤怒,不過他到底是精英榜上的人物,很快臉色就平靜起來。

「然而,體魄終究敵不過修為的差距,不得不說,莫師弟你值得我認真對待了。」

李喆說話間,氣勢一凝。

莫東目光嚴肅,雖然他擊敗了一次李喆,但不意味著他不把李喆放在心上。

不過,從剛才的一拳中,莫東也有了底氣以及興奮。

沒有去回應李喆,他的注意力進入了一種天人合一狀態,風吹草動盡皆在掌控之中。

天人合一狀態,並不是需要高深的領悟才可以做到,普通人也可以通過靜心打坐達到。

但卻做不到,莫東這般一念進入。

「就請師弟接我一招。」李喆向前踏來,身上爆發出一股無比鋒芒的氣息。

隱隱有一種劍鳴錚錚之感,在李喆方圓之內,一道道切割空氣的劍氣憑空出現。

「劍。」

莫東目中略有閃爍,他沒想到李喆的靈技也是劍道。

不過這也讓他越發小心,劍道是靈技中最為凌厲的,攻擊力也是極為強大。

「月痕之劍。」

「這可是李喆的本命劍法,當年月痕之劍和方天的凌霜劍訣,可是大出風頭。」

「而且說起來月痕之劍的品階比凌霜劍訣還要高半格,最終李喆落敗,就是輸給了劍道的造詣上。」

「這莫東不知是用什麼辦法讓李喆吃了虧,不過修為的差距依然是跨不過的天塹,更別說月痕之劍,在宗門中也是很高等級的劍術,這李喆在劍道上造詣可不淺。」

「上次肯定是意外。」李凡看到自己堂兄把本命劍法都拿了出來,神情立刻一震。

「月痕之劍嗎……在內府可有一個傢伙將此劍法修鍊圓滿,不知李喆有沒有做到,要是做到的話……」

林宏呢喃著。

劍技既然屬於靈技,不需要靈兵也可以施展,劍道高手,能將花草、空氣做劍。

「月痕之劍。」李喆周邊劍氣凌厲,漸漸如實質,陡然目中似有一抹漆黑閃過,他揮手時,並指如劍點出。

頓時,劍鳴鏗鏘。

可卻不見任何劍招攻擊,彷彿李喆做的這一切,都是哄騙眾人。

莫東一直在觀察李喆,他見識過方天的凌霜劍訣,能將實力看堪比靈動中期的玄鷹凝霜冰凍一些時刻。

這月痕之劍能與凌霜劍訣抗衡,且月痕之劍本身品階還高,那麼這月痕之劍必定是大殺招。

可是當李喆施展出月痕之劍的時候,莫東沒有察覺到絲毫的危險。

他盯著李喆,從李喆臉上他看到了冷厲的笑容,他的心裡就有不好的預感。

也就在他時,他感受到自己左側後方,空氣的流動有很微妙的改變。

「不好。」

忽然,莫東頭皮發麻,這是危險逼至他身前的反應,而令他大為驚駭的是,在天人合一狀態下,他竟然沒有發現危險的到來。

到此刻,已經知道危險到來,可他還是沒有發現李喆的攻擊在哪裡。

陡然他瞳孔緊縮,幾乎是憑著本能向前急沖,易步也是瞬息落下。

橫移出兩丈外,莫東鬆了一口氣,他自認為躲掉了攻擊。

然而很快,他神情動容,眼睛朝自己左腿看去。

只見,他那裡衣服破開一道長口,左腿處也是一陣麻意,有一道很細的紅印。

紅印中有血跡泌出,他的體魄已經能夠做到刀槍不入,只要不是靈兵,在他身上都留不下痕迹。

就算是普通靈動境界的攻擊也無法破開他的皮層,傷到他的肉身。

這月痕之劍的凌厲,讓他首次體會到了。

不過他的體魄強大,這道還不是傷痕的紅印很快就消失了。

莫東已經明白,這破開他衣服,傷到他的攻擊,毫無疑問就是李喆的月痕劍招。

「月痕之劍,厲害。」莫東抬首,目露一絲凝重和戰意。

「你沒事……」

但他這個樣子,卻讓李喆臉上第一次露出了震驚。

以他的劍道造詣,施展月痕之劍的絕技,攻擊力能直追靈兵。

而這樣的攻擊力,就算是靈動巔峰境界,若不能早先察覺以修為震開,實實的落在身上,也定會是斬開身軀。

就在剛剛,李喆沒有看到莫東用以防備月痕之劍,僅僅是精妙身法閃開。

而李喆,也看到莫東破了的衣服,這說明他的劍招就算被躲掉些,也還是落在莫東身上的。

這一切都說明,莫東的體魄強橫的出乎人意料。

精英戰台下方的猜疑,讓李喆心境動蕩。

「斬。」一聲大喝,李喆並指如劍再次斬下,劍鳴錚錚,如同就在人的耳朵邊。

這一次,莫東更為警惕,忽然他腳踩易步,騰挪般離開原來的位置。

而在他有所動作的剎那,他原先的位置上就有了劍痕,劍痕很淺,倒像是劍氣所留。

真正的攻擊卻沒有留下。

莫東一瞥,他的背部中了李喆的劍招,這一次比較嚴重,紅印已有傷痕形狀。

「斬。」

「斬。」

「斬!」李喆看到這一幕,信心大增。

他的眼神凌厲,眼眸里似有漆黑閃過,而這抹漆黑隱隱如一隻月牙。

接連三斬后,李喆的臉色蒼白起來,但他的神情卻很高昂,目中放著光芒。

「就算你體魄驚人,然而我劍道更勝一籌,你躲不過的。」李喆冷笑。

李喆月痕三斬,都在眨眼間完成。

許多人都無法看到李喆三斬攻擊所在何處,僅有林宏等人,憑藉高階修為,能察覺李喆的攻擊。

因為此,林宏等人臉色微凜,連他們都為李喆的劍技而動容。

莫東如臨大敵,自身貼合天人,感官輻射八方。

莫東眼睛微眯,他的感官無限放大,以他為中心,大半個戰台都在掌控之中。

「這裡……」

感官之中,彷彿是變得靜止與黑暗,就在一個心臟跳動之間,莫東發覺他左前方,氣流發生變化。

與此同時,在他左後、右上都有氣流變化。

這一刻,聖荒功飛速運轉,體表紋絡流溢,他的感官再次清晰,根據氣流變化,已然能察覺到如月牙的細小痕迹。

顧不上思索聖荒功帶來的變化,莫東腳踏易步,便想利用自己精妙的身法,躲開它們。

然而,他還是低估月痕劍技的爆發,在他開始躲的時候,那隱藏很深的劍痕突然速度暴漲,斬了下來。

「噗噗。」

兩聲微不可查的輕響,使莫東身形微滯,隨即他抬起頭,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她會講日語,難道是他們的人?藤野櫻子很是吃驚望著她,那麼也就是說上次她跟山野說的話她都聽見了?

看穿她的心思頗為得瑟的說「別吃驚,我不是你們的人,我還會說八國語言,厲害吧」

藤野櫻子想要說什麼卻是被堵住了嘴巴,只能用仇恨的眼神瞪著她。

她無視那仇恨的眼神,拿一個牌子,上面寫有她的名字和那個藤野的名字放到她面前。

「你不是說要我跟你哥結婚嗎?既然你這麼心疼哥哥沒有愛人,我把你的名字換了上去!這樣你的哥哥就有愛人了。」她想了下假裝不懂問她「這個東西好像是要掛在什麼樹上,要找神婆作法的呵?放心,這事我會幫你做的。」

名門閃婚:腹黑總裁深深寵 只見藤野櫻子在看到那個牌子上寫有她的名字,而她的生辰八字又剛好跟蘇心優同年同月同日,只是不同時。

「唔唔(你敢!)」她不能說話但是眼神表情都非常到位的警告她。

「我有什麼不敢的」她把牌子交給了一個辦事比較得力的手下,讓他去找他們本土的巫婆作法。

「我還更好的貨要給你呢?」她說完喊了聲一旁的蕭陋「二當家,把東西給我!」

蕭陋把之前藤野櫻子注射到她身體里的東西拿了出來,還是用密封玻璃瓶子裝著。

拿到她面前晃了晃問她「記得這東西不?我說過你打我一針我會還十針給你,開心不?非常豐厚的回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