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虎走到紫薯精的那模糊的屍體面前,沉思了好久,對身後眾人說道:「每個人回去安撫傷員,並向他們告知事情的來龍去脈,讓他們永遠記住陌凡和千翎尊者兩個人。」

說罷,他將玄冥王的屍體收了起來,飛回了那個最初發現的深淵裂縫去。

他路過廣場時,看見了自己父親的霍萊克雕像被毀掉了一大半,便隨手填土塑泥,將其恢復原樣,並在其旁邊又做出了兩具雕像,不用說,一個是陌凡,還有一個是千翎尊者。

…………

…………

霍虎回到那條深淵裂縫。

深淵裂縫,由深淵裡的邪魔控制,就好像製造空間裂縫一樣,不過深淵裂縫的優點是具有定向性與穩定性,只要實力夠強,那條裂縫就可以永遠存在,甚至擴大。

他望著這將近六米長的裂縫,又摸摸自己右眼的疤痕,很果斷的將紫薯精的屍體丟了進去。

裂縫的另一邊好似傳來暴動的聲音,沒過一會兒,那條裂縫就被邪魔們給自主關閉了。

「切」,霍虎撇下嘴:「慫蛋!」 現實世界

千翎尊者負手而立,一臉凝重的表情。

據剛才分身傳來的消息,陌凡又被人奪舍了,而且對方實力還是八品境界級。

「唉!」,千翎尊者無奈的嘆了口氣,「這小子怎麼這麼能惹事兒啊!」

紅塵蝶戀 「爹!」,千羽柔邁著輕盈的步伐,一下撲在了千翎尊者的懷裡,「爹,你在這站在幹什麼呀?」

千翎尊者掐了掐女兒嫩出水的臉蛋,說道:「我在等你陌凡哥哥」。

「陌凡哥哥」,千羽柔抬起頭來:「他不是還有半個月才回來嗎?」

千翎尊者還沒回答,二人面前閃爍了一道光芒,陌凡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陌凡哥哥!」,千羽柔叫道:「爹,陌凡哥哥怎麼了?」

千翎尊者用念力將陌凡浮在空中,使其飛到他之前去過的房間。

他牽著女兒一邊走,一邊說道:「你陌凡哥哥又被人奪舍了。」

千羽柔:「啊?」

「詳細的解釋出來你也不懂,快去修鍊吧」,千翎尊者摸摸千羽柔的頭,說道:「等你晉級三品,爹爹我可以滿足你一個願望。」

千羽柔一聽立馬樂了,趕緊跑去修鍊,上次姐姐晉級二品的時候,她爹也是這麼說的,事成后,送了她柄落雪,讓千羽柔好生羨慕。

千翎尊者看著千羽柔離開的背影,溫柔的表情漸漸嚴肅起來,他走到陌凡面前,手掌抵住他額頭,用精神力探查著陌凡的腦海。

過了半響,千翎尊者長噓一口氣,喃喃著:「這小子命真硬,幸虧分身把那傢伙揍了個半死,雖然靈魂能力還是很強,但對千翎尊者而言,還在解決範圍之內。」

千翎尊者拿出一瓶「破神丹」,磕出兩粒丟進陌凡的嘴裡。

「這是你唯一存活的機會!」,千翎尊者嚴肅地說道。

言罷,他席地而坐,分出一絲精神力進入了陌凡的體內。

…………

…………

此時,陌凡來到一個屍山血海的世界,無數的骷髏包圍著他,兩個眼骷髏泛著猩紅的殺意。

「又來!」,陌凡說道,趕緊和骷髏拉開距離,無奈周圍直徑一米的圓圈外,已經全都是骷髏了。

「靠!直接把我逼入死境」,陌凡進退兩難,沒有絲毫解決的方法,他試著變個奧特曼,卻一點作用都沒有。

「完了,這回真的死定了!」,陌凡癱坐在地上,望著周圍不斷靠近的骷髏,臉上浮現出恐懼的表情。

「陌凡」,千翎尊者的身形出現在陌凡的周圍。

「千翎前輩!」,陌凡驚喜了一下,趕緊站起身子,「千翎前輩,你知道怎麼離開嗎?」

千翎尊者伸手,一堆光粒凝聚出一根金箍棒,他向前橫向一揮,輕鬆地將一堆骷髏給打爛成碎骨。

「哇!帥氣!」,陌凡,握緊拳頭,雙眼放光。

「接著!」,千翎尊者將棍子丟給陌凡,乘著骷髏距離倆人還有一段距離,說道:「我在這時間不能呆太久,所以長話短說,從現在開始,你拿著這根棍子把這些骷髏打散,千萬別停下來,這是場意志力的鬥爭,不能像上次一樣投機取巧,你存活的機會只有這個,明白了嗎?」

陌凡點頭,畢竟關乎自己性命的事情,他可不能小看。

千翎尊者在陌凡點頭的一瞬間就被一團血霧腰斬消失了。

陌凡沒有被那團血霧嚇倒,他手持棍子,謹慎地環視四周。

「哈哈哈!」,紫薯精的聲音在他身邊響起,「螻蟻,那麼多的骷髏,你怎麼殺?還不如早點投降,將身體獻給本王,本王到時可以考慮給你修座墓碑,和我的寵物在一塊!哈哈哈哈!」

系統穿梭之福妻滿滿 「聒噪!」,陌凡冷著眼睛,一棍子甩到一堆骷髏前,將其打散。

「紫薯,只要我贏了,我會讓你連修一個墓碑的沒有。」,陌凡嘲笑道。

他感覺自己現在就像一個末路英雄一樣,帥與責任同時負於一身,想放棄,絕不可能!

骷髏的實力雖然非常的低,而且一擊即散,但是架不住數量多,陌凡望著一望無際的骷髏海,感到些許麻煩,但也沒有辦法,只能一條路走到黑,一直打下去,才有可能獲勝。

「螻蟻,本王看你能撐多久!」,紫薯的聲音在陌凡身邊傳來。

「能……撐到你死!」,陌凡一棒接著一棒地揮棍,他把披風亂棍都使了出來,一下子他的安全範圍又擴大了一些。

「哈!」,陌凡低著頭喘著氣,棍子丟在了地上,豆大的汗珠從他的額頭滾落,滴下,他已經毫不停歇地揮了不知多久,在這裡,他感受不到時間的概念。

「螻蟻就是螻蟻,嘖,真廢!」,紫薯嘲諷道,周圍的血霧凝結出他那不屑的笑容,以及性感的下巴。

「你真是……吵死了!」,陌凡抓起棍子,大喊道,瘋狂地將骷髏打散,他已經沒有什麼過多的想法,沒有披風亂棍,沒有贏下去的目標,唯一的想法就是——打!使勁打!狠狠打!打到自己不能再打為止!

「對!就是這樣!越是瘋狂的掙扎,就代表了離最後的死亡越近!」,紫薯像變態一樣說著話。

「這樣子一點都不好玩!我們來玩點有意思的怎麼樣?」,血霧凝聚出玄冥王的大紫薯頭,在陌凡面前說道。

陌凡看著骷髏停止了前進,理智漸漸的回歸,他手握棍子,抬頭問道:「什麼遊戲?」

「很簡單」,紫薯精再次笑笑:「我把骷髏撤掉,換成其他東西,而且數量有限,你只要殺完,我自殺,可以不?」

「換成什麼其他東西?」,陌凡問道。

「放心」,紫薯精給了陌凡一個賊難看的賤笑:「絕不刁難你,不是實力很強,和骷髏一樣的戰鬥力。」

「一樣的戰鬥力……」,陌凡眯著眼,心想,這裡頭絕對有詐,怕不是要坑死我。

「怎麼樣?」紫薯精說道:「同意不?」

陌凡果斷的搖搖頭,「不同意!」

「什麼!」,紫薯的表情越發憤怒:「本王好心給你個選擇,你竟如此不敬!」 「切」,陌凡撇嘴:「這件事又不是只關乎我的性命,你要輸了,也是個死,好心個鬼,是個人都知道有詐!當我傻呀!」

紫薯愣了一下,哼哼笑道:「螻蟻,不管你同不同意,反正這一切都是由本王決定!」

嘭!所有的骷髏同時爆炸,形成一大片濃郁的血霧。

「螻蟻,本王改變主意了!要將你的對手實力提高至與你一樣!」

「切」,陌凡一臉不屑,再次說道:「你有種的話,怎麼不讓本體和實力碾壓我的人來吊打我呀!」

「哇呀呀!」,紫薯精聽到這句話像吃了槍葯一般,「本王憑什麼告訴你!」

「哦~~」,陌凡意味深長的回道:「原來你根本就是廢物,沒啥實力。」

「螻蟻!你死定了!」,紫薯精猙獰著臉,大吼一聲,隨後就變成了一團血霧。

那一大片血霧分裂成五團,每一片血霧逐漸濃縮,形成一個濃郁紅色的人形。

「這是?」,陌凡手持棍子,一臉戒備。

血霧最終凝結固定成一個人影,皮膚,頭髮,衣服也在一瞬間出現。

「這是……我!」,陌凡看著眼前五個一模一樣的他,一臉懵逼。

五個盜版陌凡手中握著同是血霧凝結的棍子,面無表情的衝上來。

「不好!」,陌凡橫著一棍,擋住席面而來的三根棍子。

砰!砰!砰!

還有兩個!,陌凡餘光瞥到兩個盜版貨趁機繞到了他身後。

「該死!」,陌凡根本沒有餘力去抵擋身後兩人。

砰!砰!

身後兩個盜版,分別擊中了陌凡的背部和右小腿。

「嘶!」,陌凡吃痛地抽了口涼氣,右膝著地,半跪在了地上。

砰!砰!砰!

陌凡抽氣的一瞬間,前方三個盜版抓住空隙,往他身上揮棍。

「啊!」,陌凡感覺三塊巨石砸在自己的身上。

砰!砰!

航海與征服 後方兩個也非常配合的給陌凡的背部來了兩棍,陌凡的背部瞬間像火燒了一樣,疼痛難忍。

砰!(*5)

五個盜版一人一棍,直接把陌凡打倒在地上,下手極其狠毒。

「靠,五個人圍毆我一個,這怎麼打!」,陌凡在地上縮在一團,雙手護著頭,他喊道:「紫薯,你丫個臭不要臉的!」

「哼!螻蟻!」,那五個盜版同時說道,很明顯,他們是與紫薯精存於一體,所以只要打倒五個盜版,陌凡就能再次成功活下來。

「你等著!我一定要殺了你!」,陌凡喊道,他嘗試著使用空間之力,卻根本毫無效果。

對了!陌凡想到念力,他同時控制住在場的六根棍子,使其飛至空中,他本人則乘機從地上起來,與五個盜版拉開距離。

其實他也很意外,那五個盜版貨的棍子同是血霧凝結而出,自己卻能夠操控,他把這件事情歸功於,棍子太弱,凝結所需要的量少,自己的念力再不濟,也能將其控住。

「怎麼樣,現在的局勢,可是七打五呀!」,陌凡嘚瑟得說道,六根棍子就好像小弟一樣,飄在他後面晃悠著。

五個盜版沒有說話,齊刷刷地同時向前衝去。

「去!」,陌凡右手指著盜版陌凡,命令自己手下的五個盜版的高仿金箍棒去阻擋他們,自己則拿著正版高仿金箍棒,嚴正以待。

陌凡意念一動,那五根棍子放進一隻盜版陌凡到本人面前。

「一對一我就不慫了!」,陌凡呵呵笑道,優先發起進攻,披風亂棍直接耍了起來,時掄時捅,時沖時挑,棍法的威力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變強,盜版陌凡沒有棍子進行防禦和反擊,直接被打的節節敗退。

「這叫實力一樣?」,陌凡嘲諷道:「紫薯精,你對實力一樣的概念有點模糊呀?是不是沒上過學,沒讀過書呀!」

五個盜版陌凡又同時開口道:「本王從不算錯,不過螻蟻你太囂張!吾現在要你死!」

話剛說完,五個盜版陌凡那面癱的臉瞬間變得猙獰,雙目變成腥紅色,全身的肌肉像是打了氣一樣,從略微瘦弱直接變為黃金比例的身材,指甲長至3厘米,雖短小,卻尖利無比,黑色的寸頭瘋長,幾秒時間就達到了長發及腰的樣子,整個人的氣質變得殺氣十足。

「受死吧!」,四個盜版陌凡突破棍子的突圍,與那一個單獨的盜版陌凡走在一塊,包圍住陌凡,虎視眈眈地盯著他。

陌凡緊握棍子,偷偷的咽了口口水,這……又是什麼情況?

場面陷入了迷之安靜,陌凡想著:敵不動,我不動,敵一動,趕緊溜!

「嘶……吼!」,不知道是哪個盜版陌凡發出的聲音,他們齊刷刷地沖了上去。

陌凡趕緊一個高跳離開原地,至於之後怎麼做他絲毫沒有想法。

眼看即將落地,那五個盜版陌凡那饑渴的眼光一直盯著他,搞得他不知所措。

「不管了,拼一把!」,陌凡咬咬牙,狠下心,決定光明正大(被命運所迫)地跟那五個盜版打上一場。

「來!」,陌凡命令在地面的五根盜版高仿金箍棒排成一排,形成一個盾牌的樣子,飛到陌凡即將下落目標的地上,將那五個盜版陌凡暫時驅離開來。

不要問陌凡他為什麼能御盾牌,幹嘛不直接落在上面飛走,那樣不是很簡單嗎?

錯!陌凡的念力控制其實實力有限,雖然他現在能御劍御盾牌,但是要再往上面加個人的重量,那以現在的念力絕對撐不住。

一切都按照陌凡的計劃進行著,他安全落地后,讓盾牌緊貼自己的背部保護著,使對方的進攻手段只能從正面發起。

五個盜版陌凡的進攻十分猛烈,不僅沒有停止攻擊的間隙,而且揮舞手指利刃的力道非常強,陌凡只好使出逆雨時棍來進行抵擋,不過……僅僅只是勉強抵擋,他一個人根本很難耗過五個人的體力,而且……只是單單的防守,連進攻的機會都沒有,這使他勝利的機會更加微乎其微。 「該死!」,陌凡咬著牙揮舞著棍子抵擋不斷襲來的利爪。

「嘶!吼!」,一個盜版陌凡抓住空檔,一個撲殺,在陌凡臉上留下了五道血痕。

陌凡痛的想哭,第一次經歷這種瘋狂的戰鬥,已經令他心生疲憊,如今,他的防守越來越無力,輸——已經是遲早的事了。

「靠!」,也許是自知瀕臨死亡,陌凡胡思亂想到,如果,他的實力能夠超越現在的話,哪怕是一點點,他也不會陷入困境,也有一線生機。

「超越?」,陌凡喃喃道,又猛地抬起頭:「超越!沒錯!就是這個!」

陌凡整個人跟打了雞血一樣,連被呼了一掌都沒在乎。

雖然我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狀態,但這裡肯定還是我的身體,即使不能控制這的世界,也控制不了肢體動作,但我可以修鍊啊!哎呀!我真笨!

陌凡心中想著,嘴角默默翹了起來。

他將主要精力用來感受體內脈絡和丹田,只分出一點精力來對付眼前五個發狂的怪物。

過了不知多久,就在陌凡即將沒有力氣的時候,他終於與身體建立了聯繫。

「nice!」

陌凡趕緊通過身體作為媒介,吸收外面的靈氣運轉功法。

一邊在戰鬥,一邊在修鍊,陌凡感覺精神分裂了一般,操控了兩個身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