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上金邊相框的照片全是她跟張霸天的合照,還有她笑大靨如花的美照。

這個小家不高調奢侈卻又不普通。

站在陽台上,出現在眼前的是一片盛開著的向日葵,這個時間種不了當季的,她的是四季觀賞性向日葵,現在正傲然屹立於太陽之下,面向驕陽。

每天都置身於花海是什麼樣的感受?

最後得到的結論是「你真是個神人!」

楊禕反倒不好意思起來笑道「什麼神不神人的,走吧,跟我進房間里去。」

「嗯。」

她點點頭跟楊禕到她的房間里去。

進到房間里讓蘇心優感到很奇怪,這房間是傳統的東北裝潢房間,那土坑,那坑上的好幾床棉被,和紅木箱子柜子。

「妹紙你在跟我開玩笑嗎?外面和房間長得不一個樣的。」

楊禕臉上洋溢著幸福笑道「因為我愛大叔,所以我保留了房間不更改時代,我們早上一起在他的時代中醒來,然後一起走向我的時代里去。」

很贊的想法,小兩口把日子過到了詩裡面去,非常有感想的道「想法不錯,我喜歡這樣的花式恩愛。」

只是她再也不可能跟何弘翰早上一起在他的時代中醒來,然後陪她到她的時代里去。

「嘿嘿~坐吧,我給你去拿書過來。」本來她是挺高興的,因為蘇心優誇了她,只是在她臉上看到了悲傷之後,就想到自己無意中刺痛了她,心裡有些愧疚,借著去拿書來化解尷尬。

「你也是用這本書回一過你前世的嗎?」

「對啊,我以前不知道這本書可以帶我穿越時空,我能去到書里看著故事發展但是,我在裡面就是個旁觀者,我改變不了什麼,而書裡面的人也看不見我。」 老公,這次來真的 她邊說邊在箱子里翻找著。

找著找著嘴裡在嘀咕著「我明明放在這啊,怎麼找不著了呢?」

她那個大概四十多公分長的箱子里放的全是貴重物品,純金打造的各種手飾,從頭到腳,髮夾,項鏈,耳環,手鏈,腳鏈跟個大雜會似的,用一個小盒子裝起來,還有各種用珍珠做的首飾,純銀的,各種顏色水晶,寶石還有金元寶,銀元寶,五花八門的,就這麼不加鎖放在一個木箱中。

復仇天使 呃~見她在搬箱里東西出來。蘇心優走過去搭把手,「妹紙你還真是隱形的富豪啊,這麼多珠寶。」

她還不上鎖,這證明了她並不太在意這些東西丟失與否。

「別笑話我了,我這箱東西,我都懷疑大叔造假來哄我開心的,你沒見我都不管它,就扔箱子里嗎?」

對珠寶也不是很在行的蘇心優拿起一捧放在手裡,挺沉的,想到張霸天跟別的土匪不一樣,他身為土匪可是干著正規軍的事情,也被授予了將軍官職的,可以說是一個地級司令官。

而且還是他打響了「九一八」事件第一槍,戰爭才正式開始。

「我覺得不是假的,你看這成色假的可做不到,再說了這個年代不像我們那個年代可以做到以假亂真。」她拿起一個祖母綠戒指給她看。

「對啊,在我們那個年代,啤酒瓶底切割打磨一下就可以成為很漂亮的祖母綠。」

她把箱子里的東西全搬了出來后才找到那本被她壓在最底下的書開心的拿出來獻寶似的遞給她「你看就是這一本,把我帶回前世的。」

「什麼鬼,一個字都沒有,無字天書嗎?我怎麼看不懂這是什麼書。」在蘇心優看來只是一本無字天書。

可在楊禕看來是有的,裡面的內容都是關於她的前包的事情。

「有啊,怎麼會沒有你看這明明有寫字嘛,」

楊禕不相信的拿過來,翻了下,真的是有字,還指著書上的字讓她看。

見鬼了?楊禕看到有字,而她是什麼都看不到。

「我還是沒看到有字。」蘇心優搖頭。

「那可能是你看的姿勢不對,來,你半躺床上看。」

她是真的一個字都看不到,見她強烈要求她躺床上看,也就合作的躺床上去看那本書。

只是剛打開書,她就被一道金光吸了進去。

嗯,有點夢中夢的感覺,本身她就是穿越的人,現在又穿越到別的地方。

出現在她面前的是一片茂密的樹林,沒多久又出現了位邊跑邊回頭,大戶人家小姐華服裝扮的女子。

這是古代?而且還是她沒見過的古裝,有點像三國時期的服裝,又像唐裝,特別的怪。

看清女子的面孔之後,蘇心優大吃一驚,那個不正是自己在現代的模讓嗎?

只是這個要白很多,而且也不像她在現代那般壯得很。

後面有很多赤紅色衣服的官兵在追,她在跑,看樣子是犯了罪的人。

難到這是她的前世?蘇心優也是跟著她跑了過去。

只是沒跑多久還是因體力不支被活捉了去。

當然也是少不了一頓揍,但女孩始終死扛著咬緊牙關不發出任何痛苦的聲音。 庫房是凌家的重地,護衛重重把守,最少都是煉體九層的修為,還有三位凝元初期的隊長。

凌天來到庫房最外牆,縮身牆角,只見四個人影自東向西飄來,緊接著又有四個人影自西邊掠來,八人交叉而過,沒有留下一點死角,看他們身形矯捷,顯然修為不弱,其中至少有一名凝元初期的武者。

凌天腳步一衝,極力施展金羚步,化為一道虛影,便翻了進去,又遇上一道牆,剛才那八個護衛巡邏的地方,原來是兩道牆的空隙。

凌天伏在第二道牆下,每次什麼地方有人巡查,什麼時候有護衛經過,凌天都了如指掌,半點也不錯,這全靠了他的手機,能監控方圓數十米的一切目標,對方哪怕在牆后、地下的暗哨里,也是瞞不過他。

凌天很快來到了庫房重地,那是一座大鐵屋,有厚重的兩道大鐵門,整個庫房都是以血紋鋼鑄成,這鋼比普通鋼鐵堅硬百倍,哪怕是凝元後期的高手也打不穿,只有罡氣境才能切出小口來,用來放置貴重東西再合適不過。

凌天看著庫房厚厚的大門,頓時犯了難,他沒有鑰匙,只能強行破門而入,以凌天此時的元力,也不是做不到,但那樣就會暴露自己。

要知道力量值達到兩千的罡氣境的凌安就在府里,如果把他引來,那自己就是九死一生了。

就在凌天犯難時,一個獐頭鼠目的中年人走到庫房大門前,正在門前巡邏的護衛們叫了聲張總管,諂媚的湊上來。

這人正是張大春的兒子張潔,張大春被凌天殺死後,他就頂替張大春,成為了凌府新的總管,他雖然修為不高,才煉體中期,但勝在忠心耿耿,很得盧翠雲的歡喜。

「圍上來做什麼?都好好巡邏去,最近鎮上多了不少高手,都是來拿凌天那孽種領賞的,說不定有狂徒會來打庫房的主意,你們要提起十二分的心眼,絕不能讓賊溜進來了。」張潔一副總管的作派,訓斥起下人來有幾分他爹的風采。

凌天心中一動,有了主意,他調出手機,一道意念投射進屏幕上的張潔,頓時控制了他,然後腦控張潔摸出鑰匙,打開大門,走進了庫房。

張潔等於成為了凌天的一個分身,現在張潔看到的一切就是凌天看到了一切,張潔的一切感官就是凌天的感官。

寄身在張潔身上的凌天步入庫房內部,眼睛差點被晃瞎,只見最外面一間屋子堆滿了一箱箱的金銀財寶,有的蓋子都合不上,照得室內金光閃閃。

凌天卻一點興趣也沒有,他身上有十多萬兩銀子,也不缺錢,而且這裡的金銀財寶再多,他也帶不出去,繼續向里走,終於在一個落滿灰塵的角落找到了他想要的東西。

那是一堆禮盒,打開盒子,有的是小玩偶,有的是衣服,有的是鞋子,都是給小孩子用的東西。

凌天想到這些都是母親給小時候的他的,不禁心中一曖,又是一怒,盧翠雲那老妖婆憑什麼扣下母親給他的禮物。

凌天翻看完所有的盒子,有些失望,這些都是普通的東西,並沒有任何異常之處。

不過,可能母親也想到如果給貴重的東西,到不了凌天手上,甚至可能會為凌天帶來殺身之禍,所以才只給這些尋常物事。

凌天正想離開,突然瞥到一物,卻是一把羽毛扇子,頓時有些奇怪,拿起細看,只見那扇子是用五彩繽紛的鳥類羽毛製成的,雖然材料不錯,扇子的做工卻是稀爛,羽毛排列的歪歪扭扭,參差不齊,把好材料浪費了,就算丟到地上,恐怕也不會有人撿。

這就有些奇怪了,送給凌天的禮物雖然都是尋常物件,卻沒有劣質品,這扇子爛得有些過分了,而且送小孩衣服鞋子都能用得上,送一把扇子,似乎沒什麼用處。

凌天細細查看,並沒有發現任何異常之處,這似乎真的就是一把普普通通,做工粗糙的扇子。

不過,凌天相信自己的直覺,他還是控制張潔,把這把扇子收入懷中,然後就走出了庫房。

張潔是府里的大總管,是主母盧翠雲的心腹,他要去哪裡,要做什麼,誰又敢問半個不字,他就這麼大搖大擺的走出來,沒有任何護衛過問。

張潔在凌天的腦控下,來到了一處陰暗的角落,伏在那裡的凌天點出一指,一道元力打中眉心,將他殺死,然後接過那把羽毛扇,看也不看就扔進儲物袋裡,現在可不是欣賞的時候。

張潔是必須死,他是仇人之子,而且事後追究起來,如果張潔還活著,說不定會暴露凌天能腦控他人的秘密,所以他是非死不可。

拿到羽毛扇,凌天身形一閃,就離開了凌府,沒入沉沉的夜色中。

羅醫師隨時會被人發現,一旦驚動了罡氣境的凌安,凌天想逃也逃不了了,此地可不宜久留。

凌天身形在暗夜中狂奔,很快出了清風鎮,他一路向北,進入了北方的百獸山脈,這山脈中妖獸奇多,因而得名。

本來最適合凌天逃命的地方,應該是清風鎮南面的迷霧森林,那裡瘴氣叢生,山高林險,只要進去了,幾乎不可能被找到,但要去迷霧森林,就要冒險經過絕劍門的地盤,而且人人都知道凌天往南逃了,除了絕劍門,肯定還有不少貪圖賞金的高手去了南面。

而清風鎮東西兩面都是大平原,那麼凌天只剩下了北面這唯一的選擇了。

凌天狂奔一陣,進入山脈深處,跳上一棵幾十米高的大樹,施展輕功,穩穩落在巨大的樹冠之上,拿出那把羽毛扇,借著月光查看起來。

先前是通過張潔查看,雖然和自己看沒多大區別,畢竟隔了一層,凌天心中不甘,非要親自研究一下。

凌天相信自己的直覺,這羽毛扇肯定有鬼。

凌天拿著羽毛扇翻來覆去,看了一陣,眼睛一亮,發現其中一根羽毛有異,那羽毛又長又粗,極為光滑,而且上面的斑紋似乎也與其他羽毛大有不同。

果然有鬼啊!凌天得意一笑,把那根羽毛抽了出來,正要研究一下。

突然之間,意外發生了。 對不起,我是有碼字的只是電腦出現了問題,稿子丟了,十二點之前手機碼不出那麼多了,所以我會用我的新書更新,小可愛們千萬不要拋棄我,今晚更不了,明天一定會補回來的。

楔子

縹緲的天外,有一棵梧桐樹,它以瓊雪為土壤,以甘露為澆灌,吸日月精華,千姿百態,生生不息,千百年來引無數鳳凰為棲。

毛犢與羽嘉所生之子鳳凰最喜愛在這棵樹下小憩。

今日他化為瀟洒美少年,一襲白衣,銀光籠罩,仙姿秀逸,面容溫潤如玉,長發如瀑,眼落星辰,眉間那道紅色火烈紋給他的美增添了幾分神秘之色,這世間除了他怕是再無如此風采翩翩的絕世美少年。

他如同平常那般,停棲在梧桐樹下,嘴角微揚翻著那本從凡間帶來的書——《山海經》。

擁有靈力的青梧桐為他開花為他落葉,卻不曾讓棄葉打擾他的愜意時光。

一片與眾不同,像是營養不良的小葉子,不經意間落入他的書中,遮蓋住了正在看的那一個段落。

他好看的眼眸一閃,沒有氣惱反而饒有興趣的望著這片打擾他看書的葉子。

「小調皮,你想跟本凰一起看書嗎?」

創業時代系列(全兩冊) 溫柔低啞帶有柔柔的一種陽剛之氣的聲音響起。

他拿起那片葉子對它自言自語起來,見它要比其他葉子要小很多,於是放在手掌心問她「你沒甘露滋育嗎?怎麼會長得如此瘦小?」

突然像想起了什麼,美眸望著那小巧的梧桐葉一時失了神。

好半晌,他沒有扔掉那小片葉子,而是施法給予它靈力,給予她生命。

溫柔地以指腹輕撫著變成小萌物的葉子「小傢伙,本凰賜予你不死,不滅,不老的生命,以後你就是我的活書籤,幫我記住我看到哪一頁,陪我把這本書看完可好?」

「咕嘰~」小葉子甩甩胖嘟嘟的身子使勁揮舞著翅膀,用她的大眼睛正好奇的望著她的新主人。

有了靈力的小葉子,像多肉熊童子,頭頂那三四點紅色凸出來的不規則三角型小點兒就是她原來的葉子,還長出可愛的小翅膀,透明如蟬翼,萌萌噠大眼睛小嘴巴,「咕嘰咕嘰」地會飛來飛去,就像枯葉蝶,看似葉子卻會飛。

無意間的掉落,她有了家,有了主人,她還有屬於自己的名字——鳳青桐。

在看到他的第一眼,聽他的第一聲,她便愛上了這個——賜予她靈力和生命的美男子。

也許她是他短暫的陪伴,他卻是她的一生,永生永世的愛人,她發誓只為他而活著,按照他的意願而活著,甘願做他的小小書籤,陪著他讀完每一頁紙張,每一段落,每一句,每一個字。

接下來的日子,如同往常般,他每去凡間轉一圈就會來梧桐樹下看書,而她乖巧地站在他寬厚的肩膀上陪伴著,安靜愜意。

他還會用醴泉水來為她泡浴,泡完浴感覺自己又活力充沛,每次泡完浴就會在他身邊打轉,跟他嘻戲,他總會溫柔的點點她「你這小調皮」。

更喜歡痴痴的看著他,那是一種享受,視角上的盛宴享受,他的笑如同春風,如同春雨澆灌,對他的愛在心裡不停的成長,直到填滿了她的整顆心。

天地世間的愛都不是無緣無故的,冥冥之中他們就註定了相依相偎,他是鳳凰,她是青梧桐,鳳凰非梧桐不棲,她愛著他的同時,他也愛她。

真好!

可惜,美好的日子總會過去,數年之後,還沒把書看完,鳳凰每五百年就要浴火重生,而她正巧碰上了他的五百年浴火重生之期,他背負著積累於人世間的所有不快和仇恨恩怨,投身於熊熊烈火中自焚,以生命和美麗的終結換取人世的祥和和幸福。

寵寵欲動,總裁愛到最深處 他有了新的開始,而她….

《山海經》也因此返回凡間后再沒有被帶上天外梧桐樹下,它帶著那片痴心的葉子,而葉子帶著痴痴愛他的心遺落在凡間…

*

sun國,威漫斯

sun國最大的影視公司「應辰影業」在威漫斯舉行一場比往屆更大的世界級選秀《威漫斯小姐》比賽,秀場外豎滿了進入總決賽的佳麗海報,燈光將秀場外照得一片透亮。

此時,後台門前已經圍滿了各路記者想要提前一睹佳麗風采,秀場內記者們正對著攝像機做現場播報,各路記者的聲音交織在一起。

水晶燈、炫目的燈光、鮮花,選秀場布置得非常奢華和夢幻。嘉賓和歷屆威漫斯小姐冠軍,落選待返場選手已盛裝入座,對這次的《威漫斯小姐》充滿期待。

佳麗們經過初選,100級晉級賽,從全世界報名的十萬人中最後三十位進入總決賽,此時場上的主持人已經開始報讀贊助商,佳麗們仍在——有的正在試衣服,有的正在化妝收拾頭髮,有的拿著台本在核對一會兒的出場次序,工作人員也拿著衣服和各種配飾忙亂地穿梭其中。

選美總監沉著犀利的聲音充斥著整個後台,苛刻得近乎變態地強調著每一個細節。

之所以對選美這麼嚴厲是因為應庚辰非常關注選美項目。

剛接到上頭通知應庚辰會來選美後台,她自然是要佳麗們都拿出自己最好的狀態。

一來可以顯示自己的工作能力,二來說不定哪位美女被應辰創始人選上,一躍枝頭變鳳凰。

每一屆的威漫斯選美還有一個隱藏獎勵那就是獎勵應庚辰本人,雖說有點不太讓人相信卻是真實有效的,選出最完美的女人成為應辰懂事長夫人,就如皇帝選皇后。

應庚辰可是世界級的影業龍頭大佬,誰不想要拿下那「香餑餑」可惜十屆過去,仍無佳麗拿下那個獎勵。

他對女人的要求也是非常嚴厲苛刻,完美到無瑕疵,所以選美也是要求苛刻並不是女人都能參加,由內到外,連過往都要求如一張白紙,不得有任何瑕疵。

整容,私生活混亂那是連初選都過不了,當然一但進入總決賽的都是應辰的簽約藝人,會統一發配到旗下的各種影視項目中,只要有興趣進入娛樂圈子都會重新包裝成演員,主持人,歌手,綜藝大咖等…就算當不了應辰懂事長夫人那也是進了相當不錯的公司。

當極少出現在大眾眼前的應庚辰一出現立即引起了不小的騷動,許多人還是第一次見到那個美貌令女人們羨慕嫉妒的應辰懂事長,因他母親是烏克蘭美女,所以他有混血基因,五官輪廓分明而深邃,猶如希臘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肌膚雪白細膩,在他身上幾乎找不到瑕疵,光是這點就沒有女人能及。

他對女人要求得完美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他本身就是完美之人。

神秘的應懂事長只是在化妝間停留不足一分鐘,丟下一句「選美正常舉行」便轉身離開。

這次選美主要負責人便知道那個懂事長夫人獎又落空。

姑娘們也是瞬間蔫了,嘰嘰喳喳秒變菜市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