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天色清朗

江緋色與穆夜池吻別。

穆夜池去了公司上班,江緋色出去接夏茉莉,下午要主宅那邊與老夫人老爺子見面,然後去試穿夏茉莉的伴娘裝。

江緋色的新娘婚紗,夏茉莉的伴娘裝。

還沒有接到夏茉莉,江緋色就接到夏茉莉的電話,一聽,都嚇壞了,趕緊讓顧瀾調轉車頭往星痕酒店走。

夏茉莉在酒店裡,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反正……嗯,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但就是發生了點不可描述的事情。

夏茉莉自己都嚇傻,在電話里叫得竭斯底里,雖然聽起來並不是很生氣。

江緋色把顧瀾留在大廳下面等著,她風風火火來到夏茉莉住的酒店房間。

夏茉莉一開門,她走進去還沒有反應過來,夏茉莉眉眼帶暈色,笑得完全不像是受害者的模樣。

「怎麼回事啊你?難道是逗我玩尋開心?」江緋色沒好氣撇開夏茉莉的手,鬱悶的哼哼笑眯眯的夏茉莉。

「不這麼跟你說,你丫的會這麼著急趕過來啊,小沒良心的。」夏茉莉大咧咧坐在對面,挑著水果吃,還不忘暗搓搓數落江緋色。

「那你叫我來這裡有什麼事?」

「沒事,我就是讓你出來跟我玩玩,我跟你說,昨天晚上我無聊,救了一個男人。」

「救了一個男人?帶他來這裡?」

夏茉莉點頭,「對啊,可惜,一大早的,我昨晚不小心睡著起來看不到人了。」

敢情跟她炫耀呢。

江緋色無語,跟開開心心的夏茉莉一起過去找老夫人試試婚紗。

她的婚紗還沒有完工,只是試了一下合身不合身,上次某個人壞心思的那一夜,沒有試。

*

與老夫人老爺子一起吃了東西,江緋色和夏茉莉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半,穆夜池知道她和老爺子老夫人在一起,倒也不著急讓她回去。

只不過江緋色一出來,就接到他電話,特別著急的電話。

又餓了!!!

又不願意吃晚餐,非要等她。

江緋色很快打車,送茉莉回家后她也回到了別墅。

聽到開門聲,焦躁難耐的穆夜池立馬調頭望向門口,一雙期盼的綠眸直勾勾盯著現身的人兒。

江緋色才踏入玄觀處,便看到了穆夜池那小眼神,愣了一下,看到他立刻淡定,只有眼巴巴瞅著她的眼神怎麼都遮掩不了。

江緋色好笑的故意問他,「穆總裁,吃早餐了嗎?」

穆夜池識相,乖乖的搖搖頭,抿唇應答:「寶貝不是讓我等你嗎。?」

「……」他什麼時候這麼聽她話了?

江緋色裝作不在意哦了一聲,走近他,將買給他的零嘴放在桌上,替他打開,笑眯眯哄他,「還是熱的,趕緊吃。」

穆夜池唇邊綻開一抹微笑,接過她遞來的筷子,努力隱忍得意的笑。

深邃綠眸眯了起來,看到寶貝不自覺流露出的關心,他胸口緩緩地竄起了酥酥麻麻的熱流。

這感覺真tm棒。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想吃什麼。」

江緋色把手中的東西放下來,轉頭問一臉饜足的某個人。

「吃小炒!」穆夜池眼睛一亮,很肯定的跟江緋色點頭表達他無比熱烈的心情。

江緋色嘖嘖兩聲,打開冰箱將林叔買回來放好的材料一一端出來。

「我來幫寶貝拿進去廚房。」穆夜池從身後抱住江緋色,寵溺的親了她一口,順其自然接過她手中的菜與材料。

江緋色挑了挑眉,看著一臉心甘情願的某個人,笑眯眯將手中的東西一股腦全塞給他。

從沒有沒有拿過這些東西的穆夜池,一下子有點兒手忙腳亂,跟在江緋色屁!股後面,滿臉偷偷的興奮與開心。

看他如此,江緋色是有些感慨又覺得心裡微甜。

挺可愛的,萌帥萌帥,讓她都忍不住少女心了一把。

「還有什麼東西需要我幫拿著嗎?」穆夜池放下手中的菜,主動問她需不需要他幫做打手,他一臉很想跟她婦唱夫隨的雀躍。

拿著圍裙的江緋色拒絕了他,「你出去工作一會兒,談公司的項目這些,我自己一個人利索點,我可不是梅姨,三菜一湯怎麼樣?」

穆夜池表情有點兒糾結,「真不需要我幫一下忙?洗個菜也可以,我不介意用我金貴的手為寶貝服務,我心甘情願被寶貝使喚,服侍好寶貝是我最大的責任。」

啊呸!瞧這話說的……

江緋色笑臉暈上雲霞,沒好氣的叫穆夜池立馬給她滾出廚房。

穆夜池不會吃她這一套,江緋色越是讓他滾,他就更得寸進尺撲過來,大手把她手中的圍裙搶走,繞到她身後,低低耳語,「我來幫寶貝兒帶上圍裙,把寶貝兒圍成我的人,套牢了,生死都是我的!」

完全沒有江緋色拒絕的權利和時間,做菜什麼一竅不通的穆大總裁,帶上圍裙這種事他無師自通,動作利落迅速,比模特在後台換衣服還要厲害。

江緋色扶額。

「怎麼樣?你男人我是不是很厲害?」穆夜池拍拍手,一副等江緋色摸頭誇獎的表情,綠眸特別的酌亮勾人。

好吧,傲嬌的某個人,需要刷點存在感。

江緋色點頭,給與他中肯的評價,「幹得不錯,很有自知之明。」

穆夜池:「……那換寶貝來,行嗎?」

咳咳咳……江緋色捂臉,敗下陣來。

穆夜池在身邊偶爾搗搗亂什麼的,並沒有影響到江緋色炒菜做飯,半個小時之後,三菜一湯上桌,額,多了個菜。

農家小炒肉,紅燒魚,香乾臘肉,煲了半個多小時的骨頭湯,外加一個炒青菜。林叔還是很清楚自家少爺喜歡,偷偷買回來了很多材料。

穆夜池吃得特別香,心滿意足,像是在品嘗什麼珍品佳肴,幾個菜都比較小份,他吃的光光。

吃飽喝足,某個人伸手摸摸撐了點兒的腹肌,朝淺笑的小女人勾手,「寶貝兒過來,坐我懷裡。」

江緋色好笑的拍掉他大手,「躺著你的大爺姿勢吧,我收拾下。」

「不要,等我休息會兒我來收拾。」穆夜池大長手把人一勾,拉到膝蓋上坐著,「辛苦寶貝了,我很開心。」

輕輕的吻落下來。

江緋色推推他胸膛,「別鬧,我身上都是廚房的菜味道,你不嫌棄啊。」

「不嫌棄,我喜歡這種味道,身為我穆夜池老婆的味道,香著呢。」

江緋色:「……」

「寶貝別動,稍停一會,待會砸門洗了鴛鴦浴後去床上,寶貝在自己動。」穆夜池輕咬寶貝耳垂,磁性沙啞的聲音充滿了迷惑的意味,又壞又危險,卻迷人的無可救藥。

「就你壞。」江緋色笑了笑,跟他說正事兒:「我跟你提起過的事情你還記得吧,明天晚上跟我過去見人可以嗎?當然,如果你有應酬有事情的話可以改天,但不能超過三天。」

「可以,寶貝的事情最重要,就算有應酬我也會推掉,明天晚上我陪寶貝去見人。我不能跟那個人打照面,對吧?」

這樣的要求,是個人都會覺得很奇怪。

對他什麼都不追問和為難生氣的包容,江緋色是心裡暖乎乎的,這種情緒很窩心,很美好,淺淺淡淡的,卻讓你覺得無比信任與安心。

她主動的送上吻,輕輕的吻了吻他的唇,「謝謝。」

「說謝謝還不如在親親我,我比較喜歡這種方式。」

真是的,還得寸進尺了呢,只不過啊,江緋色被調!戲著調!戲著,已經習慣,並且還有點兒心動了。

「今天跟茉莉過去見奶奶和爺爺,順便讓茉莉去試了一她的伴娘裝,很漂亮很仙,很符合茉莉的氣質與肌膚。」江緋色靠著他,聲音格外溫柔甜蜜:「謝謝你做了這麼多,一點點小細節都站在我的位置上去思考周全。」

「噓……」穆夜池抱住寶貝,搖了搖頭。

江緋色心中明白,便不再說些聽起來煽情還有些矯情的話。

「婚禮定下來了,一個星期後舉行,請帖都發好了嗎?」

穆夜池下巴摩挲著寶貝,點頭,「都安排妥當,寶貝兒開開心心等著當新娘子就好,其他的事情交給我。」

「好,都依你。」

穆夜池眼神閃了閃,低頭,與寶貝相依偎。

*

隔天,江緋色沒有出門

在穆夜池去公司之後,她便給黃晨律師打了電話,約定好晚上見面,時間地點她經過周全考慮,也定在了麗都大廈十六層的頂級休閑吧,要了最高等級的免打擾包廂。

包廂裡面是廂中廂,她可以讓黃晨律師先過去,在裡面的小包廂等她。她到了之後會讓穆夜池在大包廂等著,既不會與黃晨律師正面,也不影響她和黃晨律師在小包廂里的談話,也在穆夜池眼皮底下,再好不過的選擇了。

黃晨律師這邊說好,江緋色也沒有閑下來。

她關好房門,走進卧室,從包包里拿出來從阿婆手中接過的阿姨留下來的小包包,不知道裡面會放什麼東西,也猜不準是對她好還是不好。

阿姨不會害她,她可以很肯定,就怕裡面被人偷偷動過手腳。

找來剪刀,膠布等工具,江緋色準備好,沿著線慢慢剪開。

剪開的線頭下面,打開后是一個很精緻的方格盒子。

江緋色小心翼翼拿出來,就怕動作大一點就會毀壞了裡面藏起來的秘密,

可是……

她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用手將這個方格盒子全都細細摩挲過一遍,竟然發現沒有打開的地方與位置。

買一送一,總裁請簽收 沒有鎖,沒有密碼暗示,也沒有蓋子。

這就是個一整塊密不透風,從來沒有被人鑿開過的石頭。

江緋色拿在手心掂了掂,大概是半斤左右的重量,比她掌心大一點兒,佔地面積小。

就這麼一個裡外不透風的盒子,會藏著什麼?

阿姨不會那麼無聊,千萬叮囑阿婆把一塊沒有什麼用的石頭交給她,一定有什麼辦法打開。

很有可能裡面藏著的,就是母親留下來給她的重要信息,因為害怕別人打開,所以特別如此鄭重打造。

如果真是這般,那母親是不是暗示過她,有什麼特別的手法打開這個盒子呢?

思索了半天,江緋色實在想不明白怎麼打開。

而林叔忽然上來敲門找她。

帶著疑惑,她只能快速將方格盒子藏在隱秘地方,穆夜池不會動她的東西,這一點她必須相信他。

收好東西,打開門,林叔站在門外,恭恭敬敬的看著她開口,「江小姐,老夫人打電話過來,要江小姐你過去主宅那邊見一見,如果江小姐沒有特別重要的事情,林叔這就親自送江小姐過去。」

昨天才與茉莉過去親自試穿伴娘裝,今天怎麼忽然又將她叫過去。

也不知道老夫人有什麼事情,江緋色將心中雜念放下來,點頭應著林叔,「那麻煩林叔了,我上去換套衣服就下來。」

「好,林叔去開車等江小姐。」

林叔頷首下樓,江緋色也合上門,換了一套度假風的波西米亞長裙。

收腰的長裙將她襯托得娉婷婀娜,長發用斑斕色的帶子束到腦後,慵懶中透著幾分小女人的味道,特別風情。

走下去的時候,梅姨都忍不住贊了幾句。

江緋色噗嗤一笑,與林叔過去主宅。

畢竟要過去那個她不受歡迎的敵軍營地,她自然要好好打扮,風風光光的過去,別人想看她不痛快,她就讓人多不痛快。

零點電話 到了主宅那邊,林叔去停車,江緋色便自己一個人先行往裡面走。

轉過迴廊,她正要推開門,卻差點被裡面推開的門狠狠扇了一臉血。

江緋色微微蹙眉,一抬頭就看到穆曉曉那張囂張的臉,正譏諷的看著她,隨手拉出她身後的人。

江緋色:「……」

穆曉曉身後的人一身白色連衣裙,身材高挑,長發飄飄,未施粉黛,那張小小精緻的巴掌臉卻美得冰清玉潔,少女的蛋白質白裡透紅,猶如將要成熟的蜜桃。

不止如此,這女孩還真是該長的都長得喜人,不該長的恰到好處,比起卿月月,只會更出色更令男人視為尤!物。

當然,穆曉曉那張得意的臉上,不可能只是因為這個女孩。

尤其江緋色對上女孩那眉眼的時候,整個人都驚呆了……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這活脫脫的,就是翻版的江緋色!

就在穆曉曉得意的想要羞辱江緋色的時候,江緋色已經衝過去,衝動的伸手要去扼住穆曉曉身邊的女孩。

「啊……你,你幹什麼……曉曉……」女孩嚇得小臉發白,失聲尖叫著穆曉曉救她。

女孩的表現沒有絲毫矯揉造作,眼神里的恐慌江緋色看得很清楚,那活像是她江緋色比毒蛇猛獸還可怕,要將她這個嬌弱可憐的小動物吃掉般,受驚了。

江緋色皺眉,伸手將受驚的女孩放開。

「江緋色!你這個賤人,殺人犯!你上次想要這樣把我傻吊還不夠,現在還想把我好朋友弄死,你是不是太過分,太狠毒了!」穆曉曉站在江緋色和女孩中間,指著江緋色尖叫怒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