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擔心女兒,但伊琳娜還是率先走出了房間。

娜塔莎眨著大眼睛,困惑地望著蘇韜,低聲道:「你還是放棄吧……我的病……你是治不好的。」

蘇韜搖了搖頭,微笑道:「你的病,其實一點都不難治。」

娜塔莎目光落在蘇韜俊朗的面孔上,有點不屑地說道:「別說大話……有很多醫生都給我開過各種藥方,但一點效果都沒有。你看上去很年輕,估計水平也不怎麼樣。」

蘇韜沒想到娜塔莎口齒還挺伶俐,他一邊將行醫箱打開,一邊笑問:「你知道我為什麼讓他們都離開嗎?」

娜塔莎目光落在充滿古老東方神秘色彩的行醫箱上,困惑道:「為什麼?」

「因為我知道你的秘密,你沒有將自己身體的狀況,告訴其他人。」蘇韜平和地望向了娜塔莎,他現在要讓娜塔莎能夠相信自己。

「胡說八道!」娜塔莎露出些許驚慌之色。

蘇韜搖了搖頭,嘆氣道:「你真的就這麼打算胖下去嗎?我看過你許多照片,奪得過很多冠軍。那些照片真的很美,你自信陽光,動作飄逸優雅,那是一種絕美的視覺享受。如果你徹底從賽場上消失,那會讓很多人覺得遺憾。」

「我……我不會再練體操了。」娜塔莎咬著嘴唇,捏緊粉拳,無比糾結的說道。

「我明白,你並非真地想要遠離藝術體操賽場,只不過是因為你的身體出現了小狀況,導致你心有餘悸。其實,你的那個病真的不算什麼,只要你配合我積極治療。 女神姐姐愛上我 以後在賽場上,絕對不會痛苦。」蘇韜慢慢地將話題引至正軌。

娜塔莎驚訝地望著蘇韜,暗忖這個年輕的醫生,難道真的知道了自己的秘密。

否則,她怎麼會知道,自己每次訓練,或者參加賽事,都要默默承受難以忍受的痛苦?

「任何人的身體都會出現毛病。當遇到疾病,千萬不能畏懼,總有治好的辦法。」蘇韜耐心地繼續勸說,「希望你能信任我,儘管這是一個難以啟齒的病,但要相信我,能夠給你治好,同時會幫你保密。」

娜塔莎面色潮紅,她將頭埋了下去。

蘇韜比其他所有醫生都要厲害,他真的瞧出自己疾病了。

「我得的是什麼病?」娜塔莎擔心地問道,「是不是絕症,每次我看到那麼多血,我都會感覺恐懼。尤其是在鍛煉之後,血量會特別大,我不想這麼快就死。」

娜塔莎一邊說著,一邊淚水從眼角溢出。

「你那個病,其實很簡單,看上去嚇人而已。」蘇韜想了想,嘆了口氣,「你之所以流失大量的血,是因為你得了……痔瘡。」

「痔瘡?」娜塔莎驚愕地望著蘇韜。

「沒錯,你的痔瘡,嚴格意義叫做運動性痔瘡。」蘇韜也能理解娜塔莎的苦衷,一個花季少女,突然發現自己的菊花在大量運動之後,就會流血不止,心態肯定會發生變化。

痔瘡出血量特別大,導致血液流失,這才是娜塔莎貧血的根本原因。

她之所以暴飲暴食,也是因為身體的本能,既然流失了那麼多血,自然要找辦法補回來。

痔瘡在醫院常規檢查過程中,是無法用儀器檢測的,想要檢查痔瘡,由兩部分組成,一為視診,即看外觀及經肛門鏡檢查,二為觸診,即肛門指診,觸摸肛門及直腸有無腫塊或結節樣病變,有些病變能看到但不一定能摸到,比如痔核。

娜塔莎還是一個青澀的少女,她儘管很害怕,但也不願意透露這個身體的秘密,所以一直壓抑著自己,才會成為很多醫生眼中的奇怪病人。

重生之末世行 娜塔莎在網上也查找過很多資料,她好奇道:「我經常運動也會得痔瘡嗎?」

「很多人都有這個誤區,認為痔瘡是久坐不運動導致的,所以經常運動一定是好的。但是,痔瘡的發病很重要的一點是因腹壓增高。經常做深蹲、仰卧起坐等增加腹壓的運動,等同於負重遠行。」蘇韜知道娜塔莎不太懂漢語,說得太深入,也沒有用,只能簡單地解釋,「運動員得痔瘡的概率相對還更高一點,尤其是舉重運動員,由於腰腹需要長期用力,所以基本無一倖免。」

娜塔莎眨了眨眼眸,微微吐氣,心情也明媚起來,笑道:「原來得這個病的人,不是我一個啊!」

蘇韜淡淡一笑,在歐美國家的確得痔瘡的人不多,所以娜塔莎這麼年輕就得痔瘡,才會如此茫然失措。

在華夏,有「十男九痔,十女十痔」的說法,主要跟飲食習慣有關係,因為華夏人喜歡吃辣椒,外國人辛辣、油膩的食物吃得並不多。

娜塔莎得的痔瘡,跟飲食無關,主要是長期高壓狀態鍛煉,導致腹壓太大,靜*脈曲張,當靜*脈曲張到一定的程度,會充血膨脹、破裂,最終導致出血。

在中醫看來,想要治療的話,得緩解娜塔莎的腹壓,同時理順她嚴重曲張的靜脈。

「你的病比較常見,不過,你很年輕,得了這個病,倒也少見。」蘇韜耐心地笑道,「你願意接受我給你治療嗎?」

「啊?」娜塔莎的臉上騰起了一抹紅霞,「要不你給我開點葯,接下來我自己弄就好了!」

蘇韜微微一怔,知道娜塔莎誤解自己。

娜塔莎覺得,痔瘡也就是菊花出血,如果要治療的話,肯定是要給那處止血。

娜塔莎想起自己這個要命的位置,被人看來看去,摸來摸去,就會感覺渾身不自在。

蘇韜從行醫箱里取出銀針,道:「你先聽聽我給你的診治方案。首先,我會用針灸,給你疏通靜脈;然後,再給你開一個藥方,你每天內服,這樣大約兩個月,就能徹底治癒。當然,你如果想好得更快一點,我還會給你開一個葯湯,每天晚上睡覺之前坐浴三十分鐘,不出一周就能見到效果,半個月就能康復。」

「我當然選擇最快痊癒的辦法。」娜塔莎眼眸一亮,暗自鬆了一口氣,如果蘇韜提出要檢查自己的菊花,她還真不知道如何來面對。

美漫里的天罡地煞 娜塔莎不像母親伊琳娜那樣,過分迷信卡洛耶夫的實力。她現在已經被年輕睿智的蘇韜徹底征服,因為蘇韜瞧出了自己的難言之隱,而且並沒有將之公諸於眾,等於替自己保住了秘密。

她猶豫片刻,低聲問道:「這個病,你能不能幫我保密?」

蘇韜搖頭笑了笑道:「我會對絕大多數人保密,但我覺得不應該隱瞞你的母親。」

娜塔莎牙齒咬著嘴唇,猶豫道:「我的母親只知道一天到晚督促我訓練,她根本不知道我有多麼痛苦。你能想象嗎?每次我得承受多大的痛苦!在她的眼中,我就是一個她炫耀的資本。」

蘇韜嘆了口氣,沒想到娜塔莎和伊琳娜的心結這麼深,難怪她的痔瘡這麼嚴重,竟然沒有告訴母親,一般來說,母女之間這種私事會毫無保留。

治病不僅要治表面,還要治內心。

蘇韜想了想,勸解道:「娜塔莎,我想你和媽媽之間肯定有誤會,至少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她十分關心你的病情,要不我們試驗一下,如果她並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你就選擇原諒她,好嗎?」

「怎麼試驗?」娜塔莎盯著蘇韜仔細看,眼中有些期待。

蘇韜湊到娜塔莎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娜塔莎這次沒有猶豫,果斷地點了點頭。

「下面我要給你治療!不用擔心,不會疼!」蘇韜對娜塔莎的印象還是不錯,雖說出生於顯赫的家庭,但或許從小接受藝術體操訓練,所以比普通的女孩子更加的堅強。

試想,每次高強度訓練之後,菊門都會出大量的血,她獨自忍受了近一年,不讓任何人知曉,這是何等勇氣和毅力。

元代王國瑞撰寫的醫書《扁鵲神應針灸玉龍經》,其中有一句「痔漏之疾亦可針,里急后重最難禁。或癢或痛或下血,二白穴從掌后尋。」

二白穴,是治療痔瘡的經典穴位,共有四個分穴,位於左右兩隻手,前臂前區,距離腕掌側遠端橫紋上四寸,分散在屈肌腱的兩側,伸開手臂,將掌心朝上,就可以取穴。

蘇韜給娜塔莎很快灸了四針,為了保證效果,還對會陽、承山兩穴進行針灸,這兩穴屬於足太陽膀胱經,針灸之後能疏導膀胱經氣,從而消除瘀滯。

承山穴位於小腿後面正中部位,而會陽穴就比較尷尬,處於尾骨外半寸的位置,處於臀*縫正中偏右的位置。

針灸會陽穴,對於治療便血,痔瘡有極好的效果,儘管地方比較曖昧,但蘇韜還是得針灸。

娜塔莎倒也配合,按照蘇韜的意思躺下之後,蘇韜輕輕地拉開她的褲子,迅速地在會陽穴下了一針。

雖說覺得有些害羞,但娜塔莎努力告訴自己,這是在治病,蘇韜不會佔自己便宜。

蘇韜看著娜塔莎小巧卻豐滿挺翹的臀部,心中暗嘆了一口氣,希望娜塔莎被自己治好后,能夠恢復到以前的模樣。

娜塔莎現在就是一個小胖妞,雖然算得上可愛,但少了輕靈與優雅,蘇韜是個顏控,還是比較喜歡藝術體操女皇時期的娜塔莎!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女人都享受男人衝冠一怒為紅顏的氣概。

金崇雅是個少女,也不例外。

她曾經覺得自己一點不功利,只要某個男人對自己足夠真誠和用心,她絕對不會因為對方的家庭背景而拒絕他。

但金崇雅沒想到,當發現蘇韜特別的「暴發戶」,用錢砸人臉的時候看,是那麼的瀟洒不羈。

蘇韜倒也不至於跟一個普通人過不去,主要是被她那噁心的嘴臉給激怒了。

蘇韜對女人向來憐香惜玉,但並非對所有的女人都能容忍。

「你為什麼看上去那麼生氣?」金崇雅心裡甜滋滋地,但還是忍不住困惑地問道,「是因為我受到委屈了嗎?」

蘇韜搖頭笑道:「我是怒其不爭!」

「為什麼這麼說?」金崇雅困惑道。

蘇韜嘆氣道:「現在舉國上下都在抵制韓貨,支持國貨。但,國內的服務水平並沒有提高,客戶在購買的時候,得不到尊重,總是遇到冷眼,這樣只會讓國人去國外購買商品。」

金崇雅想了想,笑道:「其實韓國的服務水平也有高低之分,並不是所有的服務行業,都有想象中那麼好。」

蘇韜無奈道:「可惜,大部分國人看不到那些水平差的地方,只會強調國內的服務多麼糟糕。」

「我得重新審視你,沒想到你如此憂國憂民。」金崇雅眨著漂亮的眸子,欽佩地說道。

蘇韜擺了擺手,笑道:「只是偶爾發泄一下而已。」

兩人回到小區,蘇韜掏出鑰匙打開門,做了個手勢,讓金崇雅站在門外。

金崇雅正意外發生了什麼事情,蘇韜突然一個箭步沖入屋內,和一個高大的身影,顫抖在一起。

屋內沒有燈光,只聽到拳肉碰撞悶響聲。

大約兩分鐘之後,終於停止下來,蘇韜的聲音傳出,「打開燈!」

金崇雅依言按了開關,發現蘇韜腳下踩著一個男人,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滿臉橫肉,他眼中充滿憤怒,眼球凸出,布滿血絲,猙獰地瞪著,試圖掙脫地蘇韜的控制。

「是小偷嗎?」金崇雅驚訝地問道。

「小偷的話,見家裡人回來,本能就會逃跑。」蘇韜暗忖金崇雅想得太簡單了一點,這傢伙應該是個殺手。

他仇家雖然不少,但對自己實力都有判斷,不會派出這麼低等級的殺手,唯一的可能是,對自己並不太熟悉的仇敵,或者並不是沖著自己而來,金崇雅才從韓國來華夏,也不可能得罪什麼人。

蘇韜還真想不明白,對方的底細。

神祕老公太溫柔 「你趕緊放開我!」身下的入侵者咬牙切齒地說道,「你們的朋友已經被控制起來,如果你想讓她們活命的話,乖乖地束手就擒,交出我們想要的東西。」

「我們的朋友?」

蘇韜腦海快速轉動,他仔細梳理頭緒,終於猜出應該是下午與兩個女粉絲見面,惹下的禍事。

從杜宇和韓哥見面時神神秘秘的樣子,蘇韜看得出來他倆肯定在進行不法勾當,但他們並沒有招惹對方,唯一出現的問題,可能是孫圓過去討要簽名,認出了杜宇。

「你們要什麼東西?」蘇韜不動聲色地誘問。

「那段直播視頻!」入侵者以為蘇韜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所以也就不隱瞞,「你們下午在翠綠城市咖啡館,錄下了一段視頻,只要你交給我們,就可以放掉你們的朋友。」

蘇韜暗嘆了一口氣,終於明白始末,事情太過巧合,如果不是金崇雅在搞什麼視頻直播粉絲見面會,又或者孫圓不過去主動與杜宇討要簽名,後面就不會發生這麼多事情。

雖說和孫圓、何思彤僅是一面之緣,但她倆落入虎穴,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愛↑去△小↓說△網Qu】

「我知道你們並非有意錄製那段視頻,只要交給我,就當什麼事情沒有發生過。」入侵者惡狠狠地說道,「你們現在很危險,恐怕還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誰?」

「誰?」蘇韜抬起腳,佯作擔憂地問道,「說出來聽聽!」

「世爺!」入侵者冷笑道,「當然,你有可能沒聽說過,但我相信,得罪了他,你肯定沒有好下場。」

他話音剛落,蘇韜一腳踏下去,踢崩了他好幾顆牙齒。

「什麼四爺,我還是五爺!」蘇韜蹙眉道,「趕緊告訴我,那兩個女孩在哪裡,不然我有很多辦法,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蘇韜之所以表現得這麼暴力,因為知道必須得以暴制暴,這個入侵者手段極其熟練,顯然也不是第一天幹這種事情,如果自己落到他手中,下場只會更慘。

入侵者被蘇韜打得暈頭轉向,不過他依然囂張,嘴角露出冷色,「你不會是想報警吧?我跟你說吧,報警也沒用,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那邊的人絕對會撕票。」

蘇韜面色變得凝重起來,沉聲道:「我不報警,你帶我去!」

入侵者意外地哈哈大笑,嘲諷道:「你是白痴嗎?還是英雄類的電影看多了,不愧是想一個人過去救她倆吧?」

蘇韜皺了皺眉,揮出一拳,擊打在他的腹部。

入侵者感覺整個小腹痙攣、抽搐,疼得半晌直不起腰。

蘇韜等他的痛感神經慢慢恢復,又是一拳打在他的臉上,入侵者整個人就被打得飄起。蘇韜現在用內勁打人的手段,已經越來越熟練。

蘇韜隨後不緊不慢地又打了入侵者幾拳,見他差一口氣就要暈過去,才沒有繼續下狠手,提著他的領口,問道:「告訴我,世爺此刻在哪兒,我去直接找他,問題才能以最快的速度解決。」

「你想去找世爺?」入侵者望著蘇韜,感覺這個年輕人瘋了,這傢伙是想自投羅網嗎?

「廢話真多!」蘇韜一個手刀,砍在他的腦勺位置,將他直接打暈。

金崇雅正準備說話,蘇韜將手指放在唇邊,噓了一聲,然後朝陽台位置快速移動跳過去。

今天也是真夠熱鬧,家裡竟然還有潛伏者!

蘇韜出拳如電,連續揮出幾拳,都落在空處,陽台上幾乎沒有光線,看不清楚對方是誰,從體型來看,應該是個女人。

「住手!」對方一聲怒斥。

蘇韜往後退了一步,驚訝道:「怎麼是你?」

此人正是蘇韜曾經救過的女特工元蘭,她在參加一次特殊任務過程中,被人用腦波攻擊,造成了植物人狀態,在蘇韜的針灸之下,才終於清醒過來。

元蘭穿著一襲緊身黑衣,將姣好的身段完美地展露無遺,她面容娟秀,兩道濃亮的長眉斜飛,頭髮紮成馬尾狀,有種冷艷之美。她纖細只堪一握的腰肢處,別著兩把三寸長的短劍,讓人頗為意外,彷彿從古裝武俠劇中走出來的刺客。

「奉命保護你!」元蘭淡淡地說道。

「保護我?」蘇韜皺眉道,「能驚動三十三局,看來是一個很厲害的組織,是這個四爺嗎?」

元蘭冰冷地說道:「桑永世在燕京雖說極有勢力,但還不足以讓我們小組全員出動。」

「你們?」蘇韜意外地問道。

「我們小組這次全員出動,你之前在淮南與江清寒擒殺了一個名叫麻輝騰的人,他是巫蠱門的長老,現在門內正發布追殺令。除了針對你之外,還有江清寒。」元蘭沒有任何情緒地說道。

「那我師父她現在怎麼樣了?」蘇韜感覺心臟一緊,追問道。

「放心吧,我們還安排了另外一個小組。江清寒的工作崗位比較特殊,對她實施保護,相對而言,比你更加輕鬆一些。」元蘭耐心地解釋道,「如非萬不得已,像巫蠱門這種潛伏在江湖暗處的勢力,不會輕易去動政府官員。」

蘇韜無奈苦笑道:「所以他們會重點對我進行報復?」

「沒錯!」元蘭語氣深層地說道,「你並不知道,其實你躲過了好幾次危險。一次在公園裡,有一個年齡在五十歲左右的中年婦女,她試圖在你救人的過程中,向你偷偷下手。最近的一次,就是在下午的咖啡館,如果不是黑金即使阻止,四個人都會中毒。」

蘇韜雖說一直覺得有點不對勁,感覺背後始終有一雙眼睛盯著自己,但他沒想到原來是三十三局在暗中保護自己。

平平淡淡的生活不過是假象,原來自己一直時刻生活在危機之中。

「你是怎麼發現我的?」元蘭終於沒忍住,困惑地問道。

自己隱匿的本領,在整個三十三局,堪稱一絕,幾乎沒有人能夠識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