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排去橫濱好說,離開鬼子國的郵輪,我們德國倒是有一艘,我會聯繫,等你們一段時間,再出發。」霍恩想了一下,直接就做出了回答。

「那就多謝了!」王彬對於霍恩這麼快就答應,沒有感到奇怪,九頭蛇是一個很現實的組織,自己的價值已經得到提現,再加上在德國的查理。

「首領希望您能幫助我們培訓一些人手,要知道,現在九頭蛇內部的情況也很複雜,新加入的一支,野心太大。又得到元首的支持,我們……」霍恩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懷特霍恩的一個交易,自己這一支,實力還是相對弱小了。

雖然早就想到懷特霍恩會提出這個要求,只是沒有想到這麼快。不過想一下這次的動作,也可以理解。

「可以,不過要等段時間,我安排完一些事,應該會去歐洲。」

「您要去歐洲?」霍恩聽了王彬的回答,有些驚訝。

歐洲現在時刻會爆發全面戰爭,現在去歐洲,目的不好說啊!

「那到時候一定和我們首領聯繫,歐洲我們還是有些實力的!」不過想到目前作為盟友的王彬去往歐洲,對於自己這支還是有利的,霍恩當然歡迎了。

「那我就先回去休息了。」達到了目的,王彬不多做停留。

霍恩等王彬走了,馬上把自己的秘書叫了進來。

「馬上給首領發報,教皇要去歐洲!目的地暫未定!」

秘書聽了驚訝的看著霍恩,見得到解釋,也不在問什麼,轉身離開,發報去了。

歐洲,之所以去那裡,是因為那裡有太多的傳說,對於進一步開發系統的能力有益。

也許有人會說,明知道要發生戰爭,還要離開祖國。開玩笑,一場無法阻止的戰爭,王彬也許可以給予儘可能的幫助,可不能完全替代軍隊,王彬可以擊潰鬼子的超凡者,可普通軍隊,只有普通軍隊對抗。

而且,去歐洲,還有個原因就是儘可能的給予各種資源的支援。

王彬回到密室,靜等第二天的到來,只是有太多的不解,又有誰能理解……

九頭蛇的能力還是很強的,尤其是現在這個時期,可以光明正大的依靠德國的威懾。

王彬很快就和張忠匯合了,經過張忠的同意,五名倖存下來的戰士,也一同撤退到華國。

霍格爾,也就是冠軍騎士隊長,王彬在郵輪上,賦予了他更強的天賦和潛力。

赫克托耳,倖存下來的那個十字軍劍士,也同樣被賦予了更強的天賦。

王彬特意兌換了龍騎士的天賦,可能很多都沒有聽說過,是王彬前世玩過的一款遊戲,一直儲存在電腦中。

「主人,回到華國后,我們怎麼辦?」霍格爾看著即將到達的魔都港,詢問王彬下一步如何打算。

「我要回去看看我師傅,在做安排。你們就在魔都等我即可。」王彬還是想和九叔告個別。

等郵輪靠岸,所有人下船,相互告別,回各自門派彙報這次的情況。

「王彬,你怎麼打算?」張忠看著歸來的眾人,三三倆倆的結伴離去,問了王彬一句。

「出來有段時間了,我想回去了,陪陪九叔。」

張忠聽了,沉默了一下,「也好,等過段時間,有機會來我們龍虎山轉轉吧。告辭!」

去龍虎山?還是算了吧,這次王彬暴露的太多了,指不定會怎麼樣。

「王彬,有時間,可以來我們武當做客。」無念居士打了個招呼也走了。

王彬點了點頭,心中暗想下次見面不知道什麼時候,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了……

小鎮。

王彬剛來到這個世界的地方,在他心裡,這是自己的第二故鄉。

看著這座安寧的小鎮,突然有一種近鄉情怯的感覺。

王彬走進鎮子,一路上,很多都和王彬打招呼。

這裡總是給王彬一種溫馨的感覺。

「師傅!我回來了。」王彬一進大門就大聲喊道。

九叔沒有出來,反而是一個王彬沒有想到的人走了出來。

「任小姐?」王彬有些驚訝,九叔不在正常,可任婷婷在這裡就有點不對了。

「阿彬,你回來了!」任婷婷看到王彬回來,激動的跑到王彬身前。

「你怎麼在這裡?你家的生意不用忙么?」王彬疑惑的問。

「我也拜九叔為師了!」 染指冷血市長 任婷婷笑著說,心中的歡喜,怎麼也掩飾不住。

「你也拜師了?」 總裁有毒:丫頭,你不乖! 王彬突然有種難以言表的感覺,他明白任婷婷為什麼學道,只是有些事註定沒有結果,自己能做的只能給予一定的彌補吧!

「嗯,師傅去做法事了,晚上才回來,你先去休息一下,我給你做點吃的。」任婷婷興奮的說著,就跑回廚房。

王彬看著任婷婷的背影,想說什麼,可來不及說出口,任婷婷就跑了,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先回房休息吧!任婷婷做的飯,想想辦法吧!」

多天的高度緊張,哪怕是回來的郵輪上,也要防備鬼子發現自己的行蹤,直接來個轟炸,一路小心。現在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這一睡,直接睡到晚上。

王彬走出房間時,九叔已經回來了,還有秋生和文才兩個活寶。

九叔看到走進正堂的王彬,放下手中的茶杯,「阿彬,回來了? 網游之骷髏也瘋狂 休息的怎麼樣?」

王彬疾步走到九叔跟前,直接行了一個跪拜禮。

「師傅,不孝徒兒,回來了!」

九叔趕忙扶起王彬,兩眼含著淚光,「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兩句回來就好,直接讓王彬流下了眼淚。 王彬起身,讓九叔坐下,自己坐到了另一張位子上,「師傅,這次不辱使命!沒有給你丟人!」

九叔點了點頭,示意王彬把一路上的事都說說。

任婷婷給王彬端了杯茶水,然後靜站在九叔身後。

文才秋生兩個活寶,此刻也安靜的找了個地方坐下,靜靜的聽王彬這次的經歷。

王彬想了一下,決定從魔都開始講起,他不是個會講故事的人,用了半個小時左右,就把整個過程說完了。

任婷婷卻從簡單的話語中,聽出了太多的危險。

而九叔則想的更多,王彬在這一戰中,所暴露的實力,絕對會進一步引起道盟的猜疑。

「阿彬,你是不是要離開這裡了?」

等王彬講完所有的過程,九叔突然問了一句。

秋生文才聽了一臉不解的看著王彬,任婷婷雙手緊緊握在一起。

王彬沒有想到,九叔這麼快就猜到自己的打算。

看到沉默的王彬,九叔嘆了口氣,「事實上,對於你,掌教們一直兩種意見,這次你表現的實力,還有你的殺戮,會讓更多的掌教對你產生懷疑和忌憚。」

「師傅,不只是這個原因。你知道的,因為一些機緣,我知道了很多事情。」王彬還是決定適當的透露一些事情,「過段時間,我就回去歐洲,那裡馬上要爆發一場大戰,有可能有我一個機緣。實際上,這場大戰會波及整個世界。師傅,我給你的葯,你們四人每年喝一點,可以延長一年的壽命,並且不會衰老。」

九叔一聽上次王彬給他的葯,可以長生,驚的手中的杯子都掉在了地上。

秋生三人也都驚訝的站了起來。

「阿彬,這個你自己留著,在異族的地盤,你比我們需要。」九叔說著,就要去拿生命之水。

王彬趕緊攔下九叔,這東西,自己只要有點數,想要多少都可以。

「師傅,那個生命之水,我還有,給你們的按時喝,我還想有一天能和你們再次相聚呢!」

王彬的話,讓九叔還是有些不舒服,自己的徒弟明明為國做了這麼多事,結果卻要遠走他鄉。

「阿彬,委屈你了!」九叔嘆息一聲,語氣中,充滿了無奈。

「阿彬,我能和你一起去么?」沒等王彬安慰九叔,任婷婷突然說了這麼一句。

九叔聽了,先是愣了一下,緊接著,也明白任婷婷的心意。

王彬突然有點頭疼,也許不該回來啊!

「婷婷,我這趟去歐洲,還不定如何,你還是留在師傅身邊吧!」

王彬趕忙打消了任婷婷的想法。開玩笑,帶著這姑娘,更扯不清了。

任婷婷剛要說什麼,九叔揮了揮手,制止了任婷婷的要說的話。

「阿彬,你做什麼,師傅支持你!只要你記得你是個華國人即可!」

九叔知道王彬的處境,在這個大環境下,在保守的道家中,十分為難,再不舍,為了王彬的以後,九叔都會支持自己的徒弟。

「明白!師傅!」

「好了,來,嘗嘗婷婷的手藝,這段時間,她的廚藝可是進步很大啊!」

九叔看氣氛過於沉重,岔開了話題。

接下來的幾天,王彬像往常一樣,出診,陪九叔去喝茶。

九叔也不在去接法事,只是和幾個徒弟一起,安靜的生活。

直到一個月後,一行人的到來,打破了這份寧靜的生活。

「師傅,你怎麼氣沖沖的回來了?」

正在開診看病的王彬,看到九叔怒氣沖沖的走進自己的小診室。

「鎮上來了一群洋和尚,要把那座教堂重開,那是絕地,打開了,整個鎮子都不安寧。我說了,結果鎮長他們支持重開。」九叔坐下,喝了口茶,緩了緩情緒,把原因告訴了王彬。

「洋和尚?西方教廷,真正的超凡者一般不敢來我國。要不我去看看吧。」王彬給一個病人開好葯,就來到九叔的跟前。

「你的意思,這裡面有問題?」九叔知道王彬對於西方教廷有不少的了解,聽他的口氣,這裡面有問題。

事實上,王彬知道這段情節,雖然不是特別清晰。

「師傅,你沒有發現西方教廷幾乎沒有超凡者來到東方么?因為東方對於他們來說,算是禁地。不過那群洋鬼子很狡猾,他們培養華國人做他們的神父,來我們的地方傳教。」

王彬大概解釋了一下,具體的他自己也不敢肯定,最起碼,九頭蛇那麼古老的組織,想得到一些神話傳說中的物品,也只敢過來交易。

名門盛愛:早安,顧先生 「原來如此,那明天你和我一起去會會這個洋和尚。」九叔聽完,心中有數了,他約的明日鎮長調解開教堂的事,王彬跟著,心裡更有底些。

「好,師傅。」

次日,茶樓。

鎮長把鎮上的一些生意人一起請來,想說服九叔不在阻止重開教堂的事。

「九叔,阿彬,你們來了啊!請坐。」

鎮長迎著九叔坐下,王彬在鎮上也算是有些名望,除了九叔的徒弟,還有一個醫者的身份。

等九叔入座,鎮長直接把話題引導主題上。

「我不反對你們開什麼教堂,可不能在哪個地方開設。」九叔的意見很明確。

「為什麼不能在哪裡開設?那以前就是教堂啊!」神父疑惑的問。

九叔沒有回答,而是示意王彬來對付。

王彬明白了九叔的意思,又不願意鎮長兒子在那裡忽悠,就直接用英語說了。

不要問為什麼問為什麼會說,系統可以兌換啊!

「神父,你是從梵蒂岡來的么?」

神父有些驚訝,沒有想到一個道士的徒弟會這麼好的英語。

「我在很小的時候,就被神父收養,去梵蒂岡學習。」

神父對於在梵蒂岡學習的事,並不覺得需要隱瞞。

「那麼那些西方神父,沒有給你講過東方禁地的事么?」

王彬追問神父,他也想根據這點大概判斷出梵蒂岡的態度。

「沒有聽說過啊!」神父更加疑惑了,這個年輕人好像比自己還要了解梵蒂岡。

「神父,可能有些事情,你並不了解,開教堂,我們不反對,你們非要在那裡開,我們也不會再說什麼。」王彬頓了一下,給九叔一個眼神,繼續說:「不過發生任何事情,你們自己擔負責任。還有,如果你們梵蒂岡的西方神父來了,麻煩替我轉達一句,我會親自拜訪,送其一程!」

王彬把這些話,有低聲給九叔說了一遍,兩人直接就離開了。

如果不是因為教堂的事,這桌人,九叔理都不願理。 九叔和王彬的態度,讓所有人感到不解,同時王彬最後的幾句話時,釋放出的殺氣,把所有人都鎮住了,一句話不敢說,就那麼看著二人離開。

神父則在想王彬說的那些話,到底有是什麼意思。

能當神父的,尤其是在亂世中,沒有一個傻子。

雖然這個神父不是超凡者,可長時間在梵蒂岡生活,對於有些還是比較敏感的,就像剛才的殺氣。

「鎮長,這個王彬到底是什麼人啊?」想不通的神父只能求助鎮長了。

鎮長明顯有些猶豫,不過為了自己的計劃,還是說了,其實他知道也不多。

「這個王彬,是前些年,九叔在野外救得一個年輕人,後來就拜師了。一手好醫術,再加上九叔的原因,在鎮上頗有威望。不過據說年前的時候,已經恢復了一部分記憶,不知道真假。」

「那他會不會是什麼兇徒?」鎮長的兒子突然插話,王彬最後的氣息嚇壞了這個假洋鬼子。他想找個理由對付王彬。

鎮長兒子的話,給在座的人提了個醒,要知道這座人不是高利貸就是賣鴉片,反正沒一個好人。

「是啊!剛才的那個氣勢,我只在一些殺人犯身上見過啊!」說話的是賣鴉片的老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