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首領對待那些敵人的殘酷手法,車主臉色更加蒼白,不停地磕著頭,額頭上的頭皮都磕破了一層。

「起來吧,我並沒有怪你。」白洛瞥了他一眼,隨口道。

「這個小傢伙倒是有點兒意思,你不但沒錯,還應該領賞才對,待會兒跟著她到庫房領些財物,這個小傢伙我就先帶走了。」

「多謝首領,多謝首領。」車主將信將疑地回道,當看到白洛確實將全部注意力集中在小貓身上,不像是在說假話時,狠狠鬆了口氣,臉上的緊張終於散去。

他這次,也算是因禍得福了吧?

他看了一眼一旁的女郎,想著待會兒能領到什麼樣的獎勵,卻不料被女郎狠狠剜了一眼,那目光,簡直比刀子還要鋒利。

女郎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傷到了首領還想要獎勵?呸,想得美,看我待會兒不整死你!』 「梆梆——」

夜晚降臨,一人站在白洛首領卧室門外敲了敲門。

「進。」屋內傳出一道淡淡的聲音。

來人推開門,屋內一名身材魁梧的壯漢慵懶地靠在座椅上,眼睛微微眯起,像是在打盹一樣。

跟印象中的首領相差無二,唯一值得注意的是,首領懷裡竟然多出了一隻黑色白爪的小貓。

這讓來者很是驚奇,首領平時不是不怎麼喜歡跟妖獸親近的嗎?

作為妖獸販子的首領,很多強大妖獸都是他親手抓回來的,因此這些妖獸對張虎懷恨在心,從未給過他好臉色。

張虎也是知道這點,心裡異常煩悶,不會輕易讓這些妖獸跟他親近。

但他跟前的這隻三階妖虎是個例外,他在妖虎腦海中種下了特殊的符文,生死都在他一念之間,妖虎可不敢有什麼小動作。

白洛懷裡的小貓正是白洛從獸車車主那裡帶回來的那隻,經過一番清洗,小貓恢復了不少精神,樣子也正如之前那名車主稱讚的那樣,著實惹人生憐。

黑色小貓此時慵懶地待在白洛身上,跟白洛一樣眯著眼睛打盹,或許是因為白洛那些血液的緣故,它對白洛並沒有多大的排斥。

「首領。」來者進來后朝著白洛彎腰抱拳,來的正是妖獸市場上兩名副首領之一。

「兄弟們已經準備完畢,隨時可以發動進攻。」

白洛眼睛猛的張開,彷彿一隻沉睡的雄獅從美夢中醒來。

「是嗎?」

他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天色很暗,正適合殺人放火。

「那就出發吧!」

白洛將懷裡的小貓放在了床上,三階黑虎同樣被它留了下來。

黑虎在之前戰鬥中受了重傷,沒個幾個月別想上場戰鬥,別看他今天下午在妖獸市場一吼就鎮住了那些蠢蠢欲動的妖獸,實際上它不過是紙老虎,一旦上了戰場,很快就會原形畢露。

走出房門,外面是站的密密麻麻的妖獸市場的戰鬥人員,院子里站的都是些小頭目,修為統一在二階以上,足有幾十人之多。

白洛之前忽悠的那個教會,全部二階成員加起來也才不到兩位數,妖獸市場不僅在高端戰力上碾壓教會,在中堅戰力上也遠超教父。

難怪張虎之前一直沒把教父放在心上,看來不是沒有道理的啊。

白洛眼睛掃過全場,依次停留在幾十人身上,最後緩緩出聲。

「弟兄們,我張虎明人不說暗話,這次戰鬥來的突然,相信很多人對我急著將大家召集過來也是有些怨念。」

下面的成員將頭都低了下來,不敢反駁,他們現在還什麼都不知道,一聽到首領召集,馬不停蹄地趕了過來,還有不少人放下了手上的重要事務,只為了響應的號召。

就這麼把他們召集過來,這些人心裡怎麼不疑惑?怎能沒有半點兒不爽?

只不過因為對方是老大,拳頭比他們大得多,不敢發聲罷了。

白洛繼續道:「實不相瞞,這次將大家召集過來,正是為了發財!」

「發財?」

「發財!」

下面幾十號人眼神疑惑,不是叫他們過來干架的嗎?發財又是什麼鬼?

說句實在話,他們心裡其實是不怎麼願意參與這場戰鬥的,只要戰鬥,八成就得死人,他們這些當頭目的又是身先士卒,死了很正常。

沒人願意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因此這些人大多都是打著划水的打算,拚命?難!

白洛對他們的小想法也很清楚,這些畢竟只是鬆散的聯盟,不是像龍衛那樣的紀律嚴明的官方組織,想讓他們拚命,很難。

當然,白洛對此也是有著自己的看法,在落葉和千面那裡學的東西他可都牢牢記在腦海中。

「沒錯,就是發財!」

「很多人會疑惑我們為何會大動干戈,實話告訴你們,我們這次發現了一處靈藥秘境!」

話音一落,幾十人呆了一下,接著眼睛瞬間變得通紅,臉上因翻滾的氣血變得紅潤無比。

「首領,你說的可是真的?」

「首領,靈藥秘境真的存在?」

頭目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可是靈藥秘境啊,據說內部靈藥無數,只要獲得一點兒,就夠他們吃到撐!

他們這些頭目資源有限,能修鍊到二階就是頂了天,不是他們資質不夠,而是資源稀缺啊!

妖獸市場固然家大業大,可裡面的競爭也是同樣激烈,均分下來,每個人到手的資源只夠平時修鍊罷了。

眼前擺了個大發橫財的機會,這些人怎麼可能不心動?

這些人喘著粗氣,眼睛中滿是渴望。

看到這幅畫面,白洛滿意地點了點頭,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他接著道:「想必各位弟兄應該都清楚一處靈藥秘境意味著什麼,有了這處秘境,足夠你們修鍊到三階境界!」

白洛更往上面加了把火,虛無縹緲的榮譽是無法激勵這些亡命之徒的,只有實打實的利益才是最實在的,他就不信這些人在靈藥秘境面前會不心動。

很多人也已經猜到了這次行動的目的,八成就是為了這個靈藥秘境。

靈藥不是那麼好拿的,想要獲得,就要付出功勛。

他們的功勛,自然便是敵人的頭顱。

白洛趁熱打鐵:「弟兄們,這次靈藥秘境是我們發現的,可是飛鷹組織那幫雜碎想要搶奪我們的靈藥怎麼辦?」

「殺!!!」

「殺!!!」

「殺!!!」

一行人雙眼赤紅,阻人道途,不亞於殺父奪妻之恨!

「哈哈,好,飛鷹組織這段時間做的實在是太過了,我們也該去讓他們認識一下,到底誰才是黑海市當之無愧的老大!」

白洛站在高台上意氣風發,狂野的短髮隨風飄逸,大有睥睨天下之勢。

下方的幾十號人也被白洛的演講說的熱血沸騰,好男兒不就該奮勇殺敵,醉卧美人膝?

只要擊潰飛鷹組織,奪回靈藥秘境,他們有了靈藥,實力就能更近一步。

有了實力,金錢、權利、美人兒,這些還會遠嗎?

「跟隨首領,殺上飛鷹組織,奪回靈藥秘境!!!」 飛鷹組織內部,首領沙飛鷹正跟手下幾名頭目商討最近黑海市的詭異變化。

這段時間黑海市一直都不平靜,鐵僵會跟教會鬧矛盾還算正常,可妖獸市場一副摩拳擦掌的樣子是什麼情況?是準備跟哪個大組織開戰嗎?

『也不知道是哪個組織這般倒霉。』首領沙飛鷹暗暗想到。

飛鷹組織首領是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有著典型的西方人外表,鼻樑高挺,瞳孔是淡淡的棕色。

沙飛鷹這個名字是音譯過來的,真正讀音是義大利語,他們之前便是在義大利黑手黨那邊混,混不下去了,被人攆到了黑海市。

場中大半人也都是早些年就開始跟隨沙飛鷹的老人,沙飛鷹對他們也很是信任。

等人到齊,沙飛鷹率先開了口。

「各位,這段時間黑海市變化詭異,你們有沒有什麼看法?」

沙飛鷹聲音低沉,目光掃過在場所有人。

其中一名頭髮白了大半的老紳士站了起來:「首領,根據我的情報,妖獸市場的首領昨天曾經帶著三階妖虎和兩名副首領外出。」

「但是,回來的時候好像只有他一個人帶著三階虎妖回來,那兩名副首領不知所蹤,張虎本人貌似也受了不輕的傷。」

沙飛鷹目光陡然一凝,問道:「威爾,你確定?」

威爾就是站起來的這名花白老人的名字,這位老人從他在義大利的時候就跟著他,專門負責情報方面的信息,很受他的信賴。

威爾無比確定地回道:「首領,這些都是我在妖獸市場中安插的探子傳回來的消息,真實性我敢拿我的性命擔保!」

「不用這樣的,威爾,我對你當然信得過。」沙飛鷹給了威爾一個安心的眼神。

「這樣來看,妖獸市場恐怕是遭到襲擊了,如果我沒猜錯,他的那兩名副首領怕是已經魂歸天外。」

「不會吧,首領,妖獸市場的首領張虎可是一等一的高手,連您都……咳咳,怎麼會這麼輕易就被人算計,還損失了兩名副首領?」一人不敢相信地道,因為太過吃驚,險些說了些不該說的話。

張虎的實力比沙飛鷹都要強上不少,能讓張虎吃癟的,恐怕不是普通勢力。

「難道是地獄火俱樂部?」其中一人猜測道,引得沙飛鷹的讚許。

豪門另類I:酷帥醫生花癡女 「很有可能。」沙飛鷹點了點頭。

「自從地獄火俱樂部來了那兩個瘋子,什麼事他們都敢做。」

「他們之前在黑海市吃了癟,肯定會急著拿回丟掉的面子,而妖獸市場作為全黑海市最大的組織,自然會被他們第一個開刀。」

成員們恍然大悟,想來也對,整個黑海市能輕鬆對付張虎的,也只有地獄火俱樂部才有這個勢力了。

地獄火俱樂部新來的兩名首領的膽子是出奇的大,干出這種事也並不值得奇怪。

眾人瞭然之後,又是一人接著問道:「首領,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沙飛鷹淡淡一笑:「我們什麼都不用做,看著他們狗咬狗就好。」

「龍國不是有句老話,叫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嗎?我們就等著做那個漁翁好了。」

沙飛鷹指尖挑起一把他最愛的左輪手槍,臉上的表情玩味兒又充滿自信。

但這時,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了。

一名飛鷹組織的小弟急急忙忙沖了進來,不顧場上各位飛鷹組織大佬們惱怒的視線,「噗通」一聲跪在了沙飛鷹面前。

「首、首領,不好了。」

沙飛鷹眉頭一皺,喝問道:「不是說了沒有緊急的事不能過來打擾嗎?到底是什麼樣的事能讓你慌張成這樣?」

小弟這時候也顧不上喘氣,直接吼道:「首領,是妖獸市場的張虎打上門來了!」

「什麼?!!!」

沙飛鷹指尖轉著的左輪手槍直接掉在了地上,沙飛鷹現在也沒心思放在這上面了,一把抓住小弟的衣領,雙眼瞪得老大。

「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首領,我哪知道怎麼回事啊。」小弟哭喪著臉道。

「妖獸市場黑壓壓的一大片人,說上門就上門了,我們到現在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他們這時候可能已經打到我們的總部了,老大,你要是再不過去,兄弟們都要頂不住了啊!」

沙飛鷹一臉懵逼,飛鷹組織里剛才還在跟他高談闊論的小頭目們也都拍案而起,不曉得到底發生了什麼。

名門富少:老婆,我錯了 有人看向了威爾,妖獸市場這時候不是應該跟地獄火俱樂部硬剛嗎?怎麼跑到他們這裡來了?

難道說,他們迷路了?

威爾搖了搖頭,也是一臉迷茫,他們最近也沒得罪妖獸市場啊,這群亡命之徒怎麼就往他們這兒跑了呢?

首領沙飛鷹手掌在桌子上狠狠一拍:「管他怎麼回事,我們先去迎戰!」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是,首領!」眾人一致應道。

飛鷹組織前哨,這裡距離飛鷹的老巢已經不遠,他們的組織布局跟妖獸市場的大雜燴不一樣,更加的合理和恰當。

總部外面一連設立三道崗哨,崗哨裡面人不多,但卻裝備了不少防禦措施,一旦有其它組織大規模入侵,這些崗哨能起到不小的緩衝作用,給裡面的總部爭取些準備時間。

這次,在妖獸市場的大規模湧入之下,這些崗哨起到的作用只能說普普通通,裡面的人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洶湧的人群淹沒。

這就是人手多的好處了,就算一人開一槍,也能將這裡射成馬蜂窩。

戰鬥中,一名大嗓門嚷嚷了起來:「兄弟們,飛鷹組織明明知道我們要來,卻還敢設置這麼一點兒防禦,這是擺明了看不起我們!」

「這是對我們的蔑視,是我我們的人格侮辱啊!」

「兄弟們,我們該怎麼辦?」

「干!」

「干他丫的!」

所有妖獸市場的成員一個個紅著眼睛沖了上去,有一部分原因是被剛才的話刺激到,但相比之下,更多的原因還是想將「殺光、燒光、搶光」中的搶光政策發揚光大。

飛鷹組織的崗哨被攻破了怎麼辦?當然是先搶一波啊!

就算有些東西用不到,拿去換錢也好啊! 等沙飛鷹率領一眾手下趕來之時,已經晚了一步。

前方最前面幾個崗哨像是洗劫現場一樣,所有有價值的東西都被劫掠一空,甚至連那些死去的飛鷹組織成員身上的衣服都沒有放過,場景之慘烈,讓人忍不住懷疑他們到底是來戰鬥的,還是專門上來搶劫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