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米西亞!」薛西斯爆吼一聲,有著詩人般氣質的雙眼中,此刻充滿了憤怒的火焰,他單手高高舉起雙刃的黃金巨斧,如舉起一座高山,對著夏若冰當頭劈下。

「薛西斯!」周啟吃了一驚,連忙對夏若冰使用了亡者祝福,用自己一半的生命值給她加上了一個吸收300點傷害的護盾。

已經來不及躲閃的夏若冰用手撐住刀背,奮力的往上一檔。在金屬對撞的巨響聲中,整個人如同飄葉一般臨空飛了出去。

薛西斯的一斧震驚了所有的契約者。夏若冰的武力,所有人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尤其是付雲生和周啟,更是清楚,這丫頭有著硬撼高難度契約者的實力。難以想象薛西斯竟然會如此的強大!

「哼!本來想讓你代表諸神,見證雅典的毀滅,讓你親眼目睹同伴你的在面前一一死去,以此當作懲罰,懲罰你敢於欺騙偉大的薛西斯而犯下的罪行。我一時的仁慈,卻帶來如此的後果,不久之後你終將會受到我的審判!」薛西斯俯身把受傷的阿特米西亞抱上馬鞍,摟在自己懷裡,雙眼怒視著周啟,一字字用平靜的語氣對他說到。

周啟一邊給懷中的夏若冰釋放回復聖言,治療她的傷勢。那驚人的一斧,在護盾吸收了大部分的攻擊之後,依然給她造成了不輕的傷害。一邊默默的注視著薛西斯。就差那麼一點,就可以完成任務。

機會有時就是這樣令人無奈的一閃而逝。自己好不容易引出了阿特米西亞,卻在即將成功的一刻,功虧一簣。現在看來,如果要殺死她,就必須連著薛西斯一起幹掉!

屍橫遍野的戰場上,獲得勝利的希臘人並沒有發出應有的歡呼。他們默默的收斂著袍澤的遺骨。給尚未死去的波斯人補上致命的一劍。

此戰,希臘人殲滅了大部分的波斯入侵者,只有薛西斯在阿特米西亞受傷后無心戀戰,帶領剩下的精銳,在犧牲一部分軍隊作為掩護下撤往了溫泉關的方向。在海路被斷的情況下,只有從背後打通溫泉關的通道,他才能藉此抵達北部希臘,從馬其頓通往赫勒斯邦海峽回歸小亞細亞。

隨著薛西斯的離去,愛琴海上空的烏雲漸漸的消散。一縷縷的陽光透過雲層的縫隙,照射在平靜的海面上那無數的船隻殘骸,以及隨波逐流的屍體之上。

此時,距離任務結束時間還有18個小時。 周啟拉著夏若冰的小手,和付雲生等人站在一處高地上。他目視著遠處暫時停下逃亡腳步的波斯軍隊,在他們身旁,一隊隊希臘士兵雙眼中飽含戰意,排著整齊的隊列奔向前線。

從烈火戰車傳來的消息,英勇的斯巴達人,就在昨天下午,一鼓作氣擊潰了5倍的敵人。十多萬從北面進犯的波斯人幾乎無一生還。

按照真實的歷史記載,薛西斯攻佔整個希臘北部之後。一路南下,在溫泉關擊敗了列奧尼達斯率領的300斯巴達勇士和6000奴隸軍。趁勢進攻並焚毀了雅典。

而在這次任務中,卻是由於他們的介入,讓歷史劇情發生了重大的偏轉。薛西斯沒有參加溫泉關的戰役,轉從海路直接對雅典發動了進攻。

雅典城下的失敗,讓這位野心勃勃的帝王不得不率領殘餘的軍隊,逃到了這裡。歷史的車輪滾滾……額,好吧,換個說法。也許這就是命運的安排。一切又回到了最初。只不過在雙方的力量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是時候結束這一切了。」周啟心中默默的想到。臉上的表情無悲無喜。今天,就讓自己在無盡的征途上,點亮第一個節點。

摟著懷裡受傷的阿特米西亞。薛西斯騎在馬上,雙眼平靜的注視著眼前這座在夢中出現過無數次的關隘。透過士兵們手中武器構成的鋼鐵叢林。他看到了前方不遠處的列奧尼達斯。

他和身後的數萬士兵,似乎和這片險地融合為一體。死死攔住了自己前進的腳步。

後方,希臘人衝鋒時吹響的號角聲,越來越近。他默默的翻身下馬,把手裡的韁繩交到了阿特米西亞的手裡。

「活下去,阿特米西亞!或許這是我對你發布的最後一個命令。或許,你可以把它當作一個請求。」薛西斯說話的聲音很小,就像是喃喃的低語。

馬背上的阿特米西亞用雙眼深情地注視著這魔神一般的男人。是的,在這一刻她發現,那個當時失去父親之後,埋首在自己懷裡痛哭的男人,終於又回到了身邊。

薛西斯拾起身旁的戰斧,轉身沖向了前線。就像宿命中的對決,同一時刻,列奧尼達斯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這個帶給整個希臘戰爭和災難的幕後黑手。他奮力投出了手中的長矛。

長矛在正午陽光的映照下,在地上拖出了一道明滅變幻的影子。鋒銳的槍頭,帶著劃破時間的軌跡,飛向了薛西斯的咽喉!整個戰場,在這個時候似乎為之一靜。

大步奔跑中的薛西斯停下了腳步,目視著奪面而來的長矛。就在長矛即將插入咽喉的瞬間,他伸出了手!沒有人能形容他出手時的力量和速度!那如同子彈般瞬間飛至的長矛。被他輕易的一把抓在了手中!

「米斯托克里!你在哪兒!」薛西斯高舉著戰斧,扔到手中的長矛。他轉過身,向著身後激烈交戰的人潮,大聲呼喊著殺父仇人的名字。他竟是要同時面對兩名希臘人在歷史上鼎鼎有名的英雄!

「我去,真是猛人!」殺至溫泉關下的付雲生,看著在人群中,威不可擋的薛西斯,不由發出感嘆。

「這才是最終BOSS的范兒,哪像你付老頭兒,整一被溫水泡過的速食麵,都沒長(展)利索了」

「.…..」

周啟強忍住笑意,一扯身邊的夏若冰,快步跑向揮劍前往的米斯托克里。任務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容不得有半點的意外發生。

戰場中央地帶,薛西斯揮舞著黃金雙刃巨斧,在他面前是苦苦支撐的列奧尼達斯。

列奧尼達斯引以為傲的武技在薛西斯不可思議的力量之下,完全失去了作用。就在剛才,如果不是老艾斯提諾和名字叫做費爾斯的神使一起,奮不顧身的幫他擋下一記猛劈,他或許已經喪身在了巨斧之下。老艾斯提諾甚至為此付出了一隻手臂的代價!

列奧尼達斯艱難的從地上爬起,怒吼著揮劍沖向了強大的敵人。薛西斯雙手平端著戰斧,斧刃兩側寬厚的扇面,就像一面巨大的盾牌護在他的身前。他腳下一用力,整個人就像一列高速行進中的列車,迎頭撞向列奧尼達斯!

巨響之後!英勇的斯巴達國王倒在了地上,嘴角流淌著鮮血,雙臂上滿是淤青。他手中的短劍已經在剛才的一次碰撞中,不知飛到了哪裡。現在唯一可以依靠的,是一面早已變形的圓盾。他不清楚,自己是否還能擋下薛西斯的下一次進攻。

看著眼前高高舉起的戰斧。先知預言中的那一刻,是否即將到來?對這片土地的熱愛,讓他拚命掙扎著想要再次站起來!

「薛西斯!你要的是我!」。

「你終於來了,米斯托克里!我等待這一天已經很久了!還有你們!希臘偽神的使者!今天你們終將受到來自薛西斯的審判!」 嬌妻入懷 薛西斯轉過身,看著米斯托克里的眼中充滿了仇恨。

「我們也對這一天的到來,等待了很久!」周啟抬手給列奧尼達斯加了回復聖言。費爾斯趁機一把拉起倒在地上的斯巴達國王。

三十多名契約者,和兩名希臘英雄,在戰場的中央地帶,呈現一個半圓,圍住了薛西斯。幽黑的槍口,和明亮的刀劍紛紛對準了他。

「你們真的以為,這樣就可以阻擋偉大的薛西斯?不!今天,你們統統都要死!」

「小心!」周啟輕輕一拉身旁夏若冰的手。他生怕這女人一個衝動,又舞著大刀衝上去。

隨著薛西斯話音落下,他周身上下的肌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開始膨脹。本來已經高出常人一大截的身軀,竟然再次節節的拔高。

「開火!」周啟果斷的下令。面對這可以輕易一斧劈飛夏若冰的猛人,再怎麼小心都不為過。密集的槍聲大作,甚至掩蓋了戰場上雙方士兵的吶喊聲。子彈暴雨般的沖刷著薛西斯不停抖動的身體。

槍聲足足持續了超過十分鐘的時間。很多契約者都更換了幾次彈夾。直到硝煙中薛西斯依稀可見的身影緩緩的倒在地上。

「呼,終於幹掉了嗎?」老陳長長吁了口氣。沒有人相信,面對如此密集的火力,一個血肉之軀能有活下去的可能。

可是,事實卻偏偏出乎了他的預料!

「這就是你們所依仗的力量!?」倒在地上的薛西斯,放下遮住雙眼的手臂,從掉落在他身體周圍滿地的彈頭中,緩緩的站了起來!這一刻!出現在眾人眼中的,是一名身高超過了4米!渾身長滿閃耀著金屬光澤肌肉的怪物!

除了從面目上勉強還能看出來是薛西斯的樣子,根本沒有人能把他同那位滿臉堅毅,雙眼有著詩人氣質的帝王聯繫在一起。整體看上去,他更像是一個改變了膚色的綠巨人!

「這算是第二形態么?」周啟暗自吐了個槽。

這下麻煩大了!

薛西斯伸出粗壯的手臂,拾起地上變得彷彿玩具般的戰斧。踩著隆隆的腳步聲,在地面輕微的震顫中,沖了過來!

「帶著他們兩個,快閃!」付雲生伸手一指一旁變得斯巴達的米斯托克里和列奧尼達斯。契約者們慌亂中,自發的分成了兩隊,擁簇著兩人分頭跑入人群中。

「老大小心!」劉建平飛身一撲,一頭撞開了身處最後的付雲生!

巨斧掀起一陣狂風從他的頭頂上掠過。他連忙就地一滾,翻身站起就想往回跑。就在這時!他突然感到腰間一緊,薛西斯巨大的手掌已經一把將他抓個正著!

「建平!」躺在地上的付雲生,雙腳不停的向前蹬踏著地面,身體飛速向後挪動的同時,魔槍晨曦曳出兩條彈鏈從側面射向薛西斯。

「你們也會害怕受傷!你們也會恐懼死亡!」薛西斯絲毫不懼射來的子彈,將手中的劉建平用力往地上一摔!緊接著,大斧揮下,將一摔之下不成人形的劉建平,攔腰劈做了兩段!

「不!」付雲生髮出嘶聲的大喊!銀狐的團隊頻道里傳來了劉建平死亡的提示。

「現在輪到你了!」薛西斯手提鮮血淋漓的戰斧,宛若主宰人間生死的神靈!大步的向著付雲生走了過來。

危急時刻!2枚散發高溫的火彈呼嘯著落在薛西斯身前,炸起漫天的塵土。周啟一把攔腰抱住掙扎著想要衝上去的付雲生,把他拖了回來。

薛西斯緊追在兩人的後面,手中揮舞的戰斧把沿路的士兵,不分敵我,拍蒼蠅一般掃向兩邊。高壯的身軀,竟然跑的飛快!

契約者們邊在人群中奔跑,邊不停的向他開火!除了子彈打在他身上濺起的點點火花,根本無法阻擋他前行的腳步!

周啟拖著付雲生,腦海中卻突然想起了大祭司穆斯塔索在巫術筆記中記錄的,墨茲阿克。那種讓人可以變得刀槍不入,擁有無窮力量的巫術!

如果真是墨茲阿克!按照書上的描述,這樣的狀態,薛西斯不可能一直持續下去。只要能拖延一段時間。狀態消除后,就有希望殺死他! 戰場之上的一切都透著殘酷,沒有誰能知道,自己將在何時倒下。要麼主宰別人的生死,或者生死被別人所主宰。

經過了幾番生死搏殺后的周啟,已經能夠明白付雲生眼中露出的那份悲傷和無奈。

「這樣逃離不是辦法!必須拖住薛西斯!在確保列奧尼達斯和米斯托克里安全的情況下,還得分出人手,儘快解決掉阿特米西亞!」周啟心中默默的想到。

「付哥,我來纏住薛西斯。你和若冰他們匯合后,想辦法去解決掉阿特米西亞!」周啟看著身旁漸漸從建平的死亡中恢復理智的付雲生,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瘋啦?不行!要留也是我留下!」

「還是我去吧,我有把握!」說完,周啟一轉身,迎著漸漸出現在視野中的薛西斯一頭跑了過去。

「我必須同我的戰士們在一起!」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回復了傷勢的列奧尼達斯。目光堅定的看了付雲生一眼,緊跟周啟的腳步追了過去。

付雲生沒有阻攔,他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攔不住這位英勇的國王。與其苟且偷生,不如轟轟烈烈的戰死!這是屬於他和所有斯巴達人的榮耀!

隨著周啟和列奧尼達斯的到來,一路上,存活下來的斯巴達戰士,逐漸的向著兩人身邊匯聚。

「斯巴達們!這是光榮的時刻,哪怕我們即將在下一刻戰死!」列奧尼達斯高舉從一位戰士手中接過的短劍。發出了他來自王者的召喚!

更多的斯巴達勇士,奮力的砍翻身旁的敵人,向著他們靠攏!

「很好!列奧尼達斯!你讓我看到了你應有的勇氣!還有你!卑微的神使!你終於選擇面對來自薛西斯的審判!」薛西斯在一群幽冥武士的擁簇中走到了近前。口中發出的聲音有若雷鳴。

周啟嘴角微微一笑。抬起了右手。在他的手中,一卷老舊的捲軸,通體閃耀著神秘的魔法光芒。

「阿瑞斯的意志。物品種類:捲軸。物品等級:紫色史詩。所有友方單位獲得戰神阿瑞斯的祝福。臨時提升攻擊力50,防禦力30,生命值100點,技能持續期間,每分鐘回復生命值5點。該物品為一次性使用道具。」

隨著周啟用力捏碎了手中的捲軸。蔚藍的天空中,頭戴重盔的阿瑞斯,手持圓盾和長矛,腳踩雄獅的高大虛影,漸漸浮現!一道道血紅色的光輝從天而降,紛紛沒入周啟和斯巴達人的頭頂!

「阿瑞斯!阿瑞斯!」沐浴在戰神的光輝下!包括列奧尼達斯在內,所有的斯巴達人被瞬間點燃了胸中的戰鬥熱血!,他們齊聲高呼著自己主神的名字,在這一刻,他們無所畏懼,無人可擋!

幽冥武士鋒利的彎刀,僅僅能夠在他們的身上留下一道淺淺的痕迹,而他們手中的長矛和短劍,輕易的可以破開步戰騎士堅固的重甲。

攝魂斬!周啟發動了自己唯一的近戰技能。趁著薛西斯身體失控的瞬間,在他的引領下,無數的短劍和長矛紛紛落在薛西斯的身上。阿克圖勒彎刀更是在他大腿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嗷!」薛西斯痛苦的發出一聲大吼!低頭看著身上大大小小的創口。雙眼瞬間變得通紅!

「你們竟敢傷害到偉大的薛西斯!」他發狂一般舞動戰斧,卻發現,之前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殺死的敵人,此刻竟然在自己的一擊之下,只要不是被劈成兩半立刻死去,不一會兒就能再次站起來投入戰鬥,!

這讓他愈發顯得憤怒!

圍繞在他身邊的波斯士兵越來越少,很快,這片戰場之上,就只剩下他一個人孤軍奮戰。而越來越多的斯巴達人加入了對他的圍攻!

「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該死!」隨著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漸漸露出疲態的薛西斯,死死盯著混雜在斯巴達人中間的周啟。他怒吼一聲,隨著巨大的身軀上光芒一閃!用力擲出了手中的戰斧!

厚重的戰斧,彷彿跨越了時空,呼嘯著,旋轉著,飛向被牢牢鎖定的周啟。

周啟勉力的想舉起手中的盾牌!卻發現自己整個人彷彿被施了定身咒,手中的盾牌宛若瞬間變得如千斤般沉重。他用盡全身的力量,也無法將它抬高一毫米。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戰斧不斷在眼中放大,呼嘯而至!

親眼目睹死亡的降臨,自己卻什麼也做不了。哪怕在北方不死院,面對強大的黑騎士,兇殘的惡魔,復活后的無名騎士,他也從來沒有感到如此的絕望過。

一道高大而寬厚的背影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中。戰斧擊碎了他手中的盾牌,寬闊的斧刃深深切入了他斷臂一側的胸口。是老艾斯提諾!

「艾斯提諾!不!」列奧尼達斯大步的沖了過來,從地上扶起自己侍衛隊長高大的身軀。看見他死去之後,還掛在嘴角的微笑。一雙虎眼中在最初的一縷悲傷過後,充滿了尊重和驕傲!能光榮的戰死在沙場上,是每一個斯巴達人最高的榮耀!

隨著這無可抵擋的一擊過後,薛西斯散發出的氣勢明顯的降低了一大截。周啟看到,他高大的身軀,正迅速的萎縮。閃耀著金屬光澤的肌肉也開始變得暗淡!墨茲阿克的效果正在從他身上失去!

「不!不!我是這世間唯一的主宰!沒有人可以奪走我的力量!」薛西斯抬起雙手放在眼前,低頭看著正回復到常人的自己。雙膝緩緩的跪倒在地上!之前不可一世的臉上,第一次出現了慌張。

這時,周啟感到自己被禁錮的身體和四肢,回復了自由!失去的力量再度回到了自己的身體中!

機會!他握緊手中的彎刀,縱身撲向了陷入癲狂的薛西斯!

就在周啟手中的彎刀即將刺入他胸口的瞬間!一道渾身浴血的靚麗身影,猛的撲到薛西斯的懷裡!鋒利的阿克圖勒彎刀深深的插入了她的後背。

「阿特米西亞!」

薛西斯的眼神,在看到阿特米西亞口中噴出的鮮血時。瞬間恢復了清明。

「守護你…是我的使命..親愛的薛西斯。」阿特米西亞艱難的伸手撫摸著他的臉頰。明媚的眸子漸漸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不!」薛西斯用力的抱住懷中漸漸變冷的屍體。 御膳小娘子 盯著周啟的目光充滿了憤怒和仇恨。

突然,在低頭的瞬間,他看到了阿特米西亞眼角晶瑩的淚水。良久,再度抬起頭時,他的目光慢慢恢復了平靜。

「你贏了,希臘諸神的使者!現在,讓這一切都歸於結束。」他突然緊緊抓住周啟握刀的手臂,臉上露出一絲解脫的微笑,連同阿特米西亞的屍體一起,緩緩把彎刀插入了自己的胸口。

「簽約者編號5106殺死阿特米西亞,獎勵血腥點5000,獲得銀質華麗寶箱是否開啟?」

「否!」

「契約者編號5106殺死薛西斯,獎勵血腥點10000,獲得黃金神秘寶箱是否開啟?」

「否!」

……

「場景斯巴達三百勇士,第二階段主線任務一:協助國王列奧尼達斯,防守溫泉關。時限48小時。列奧尼達斯必須存活。米斯托克里必須存活。完成!

主線任務二:阻止薛西斯破壞雅典,完成!

主線任務三:殺死大祭司穆斯塔索,殺死波斯海軍元帥阿特米西亞。完成!

所有任務完成,滿足回歸條件!全體契約者可選擇即刻回歸,或選擇本場景任務時限滿自然回歸。場景滯留時限剩餘7小時。」

存活下來的契約者,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笑容。100多人進入場景,活下來的僅僅只有三分之一。隨著周圍一道道耀眼的白光閃過。大部分選擇了即刻回歸。

周啟一偏頭,看到了安靜俏立在一旁的夏若冰以及站在她身後的付雲生和他的隊員們。

「結束了。」他臉上勉強一笑。扭過頭最後看了一眼薛西斯和阿特米西亞的屍體。抽出還深埋在兩人體內的彎刀,一個人向著遠處的斷崖走去。

一雙溫暖的手臂,從背後摟住了他的腰。溫柔的海風從側面吹來縷縷的髮絲,帶著一抹幽香,飛揚在他臉上。

周啟伸手握住纏在自己腰間溫暖的雙手。嘴角漸漸浮現出一抹笑容。

他取下了手中的藍淚石戒指,輕輕戴在了夏若冰修長的手指上。身後溫軟的身體僵硬了片刻,隨即回復原來的柔軟。

「哎!就這麼把戒指給我,你到挺捨得。」夏若冰抽回手,在他背上錘了一拳。

「沒有軍銜,這戒指我用不了。」

「死人!還可不可以一起愉快的說話!」

「你猜?」

又是一拳錘在了背上。

夕陽下,兩人的身影依偎在一起,隨著一陣耀眼的白光閃過,變得空空如也的斷崖邊,一切都彷彿從來沒有在這一方天地發生。

(第二卷終) 浩瀚,迷離的星空再次出現在眼前。如果說在第一次任務結束之後,周啟看到這一切時,還帶有一絲好奇和恐慌。那麼此刻,更多的卻是坦然。

「歡迎回歸夢魘空間,編號5106。」機械,略顯低沉的女聲如約而至。

殺死幽冥軍團督軍哈默爾,步戰騎士將軍達席爾,戰爭使者阿克圖勒,大祭司穆斯塔索……一幅幅熟悉的戰鬥畫面在眼前不停的閃過。最後定格在了戰場上,自己從至死相擁的阿特米西亞和薛西斯體內拔出彎刀時的一刻。

「時間公元前480年春,背景第三次希波戰爭。任務模式,戰地防禦。本場景難度為D級(初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