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道友,你也要離我而去嗎?」姬明月嘆息道。

「郡主,已經沒有希望了,在下不是一條道走到黑的人。」鬼屠長嘆一聲道。

「鬼道友棄暗投明,難得難得,先賞靈石一千,以後另有重賞。」太子大笑道,他對鬼屠格外拉攏,先給了一千靈石,自然是看在鬼屠領悟了兩道法則之力的強橫實力的份上。

如此一來,見鬼屠和赤面尊者兩人都倒戈了,郡主一方其他沒有掌握法則之力的靈嬰修士,嘩啦一聲全走了。

郡主身邊只剩下芙蓉仙子和凌天兩個掌握了法則的修士,這種程度的實力根本不夠看。

芙蓉仙子雖然堅定站在凌天一邊,但一臉掩飾不住的慌張之色。

而姬明月還勉強能維持表面的鎮定,但也面如死灰,她不禁看了眼凌天,本以為凌天的到來帶來了希望,想不到結局似乎變得更慘了。

只有凌天負手而立,神色淡淡,彷彿任何壓力都動搖不了他的心。

「明月,給你最後三個呼吸的時間,寫活,不寫死!」太子露出不耐煩的神色。

莊末作樣 姬明月沒有說話,臉上顯露出絕望之色。

「你們還在等什麼?」太子終於失去了耐心。

「動手之前,老夫有一個小小的請求……」陰無祿掃了姬明月一眼,目露貪婪之色,接下來的話沒有公然說出來,而是以傳音的形式送入太子耳中。

雖然陰無祿沒有明說,但在場修士都知道陰無祿素來極為好色,只看他看郡主的眼光,便知道他和太子說的是什麼話了。

太子本來還有些猶豫,但看陰無祿那熱切的眼神,知道拒絕恐怕會大大得罪這名屬下,眼下正是用人之際,任何一個法則期修士都是要死死抓在手裡,不能有任何輕忽的。

想到這裡,太子心中有了決定。

「隨你吧。」太子擺了擺手道。

如果姬明月降伏的話,太子還不至於如此,但現在姬明月對於太子來說一點利用價值都沒有了,與其白白殺了,還不如用來籠絡部下,這筆賬太子還是算得很清楚的。

當然,郡主給陰無祿享受之後,還是要儘快除掉的,以免夜長夢多。

太子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在場的不少修士都心中異樣,姬明月可是號稱玄武國第一美女,就這麼便宜這老傢伙了,玄武國出身的修士更是心中憤憤。

陰無祿面色大喜,向太子道了聲謝,手上多了一把黑色短刀。

在拿刀的瞬間,一道如同匹練般的刀光便跨越了數十丈的距離,向凌天當頭斬下。

一旁的陽無壽看得暗暗點頭,這一記刀光連空氣都撕裂,發出有如蛇鳴般的嘶嘶聲,道道空間裂縫如漣漪散開,可見師弟在陰神刀上用的功夫,又精深了許多。

「陰神之漣漪!」

這已不是單純的法則之力了,而是結合了法則之力和陰神力量的產物,陰神是陰冥界的神魔,具有這一界不可思議的神通。

陰無祿知道凌天是郡主一方最強的修士,只要解決了此人,郡主一方就再無抵抗之力了。

他估計凌天最多也就領悟了兩道法則的修士,和鬼屠差不多,但這一刀下來,別說是兩道法則,就算三道法則,也是擋不住的,他有絕對的信心將凌天敗於刀下。

「小心!」姬明月臉色狂變,驚呼失聲。

芙蓉仙子御起靈寶,但明顯是來不及的,她心中為凌天默哀。

陰無祿已經提前露出一絲勝利的笑容,這個叫凌天的小子一進入大殿,就一直在裝比,陰無祿早就看他不順眼了,準備看這個狂妄者的頭顱被剁掉,讓他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實力。

而太子和鳳千凝是看都懶得看,覺得收拾凌天是毫無懸念的,只有呂問霞好奇的注視著凌天的舉動,覺得此人既然能破掉自己的七色針蛇,說不定還有其他詭異的手段能擋住這一招。

但呂問霞對凌天的期待最多也就別出新意了,她也是絕對不相信凌天能贏的。

就在這時,只見凌天微微抬頭,伸出一根白皙如玉的手指,輕輕一彈。

劈啪!

一道雷霆炸開了空間,直點陰無祿的腦袋。

在這一瞬間間,陰無祿產生了極大的危機感,他想也不想,立即放棄進攻,轉為防禦。

那陰神刀化為一道黑森的煙氣,如同一個圓環擋在陰無祿面前。

緊接著那驚天電芒直射而來,將陰神刀生生斷成兩截,而陰無祿被這一指余勁,直接打的橫飛近百丈,撞破了大殿內數根柱子后,打破陣法保護的牆壁,墜入殿外。

一時之間,全場寂靜。

所有人都被震住了,萬萬沒有想到,凌天只是伸出一根手指,就硬生生把陰無祿必殺的一擊給破掉了。

太子呆若木雞,他雖然收到了凌天的情報,知道是一個山南來的很厲害的修士,但也以為最多不過是鬼屠的水平,沒有想到這麼強悍。

原本完全沒有把凌天放在眼裡的鳳千凝面沉如水,陰無祿剛才那一刀,連她也要費一番工夫才能接下,卻被凌天一指彈飛,那凌天的修為到了什麼程度?三道法則?四道法則?無法估計,只知道凌天絕不是化神境。

至於姬明月,整個人都傻住了,不敢想象,緊接著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好像一個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芙蓉仙子心中如有一萬頭牛踏過,她是親眼見識過凌天的實力的,明明和鬼屠相當,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最初的慶幸喜悅之後,芙蓉仙子的目光又落到鳳儀門兩位使者身上,凌天雖然一指敗陰無祿,展示出了極為強悍的實力,但還有鳳儀門的兩位使者呢,形勢遠沒有到樂觀的地步。

(本章完) ?凌天神色淡淡,這種程度的手段,對他來說真的不算什麼,連他兩成的力量都沒有動用。

自從煉出雷系靈嬰后,凌天對於雷系力量有極大的加成,再用上法則之力的手段,擊敗陰無祿這種層次的對手,根本是不值一提的事情。

「說起來,你們也是親兄妹,為什麼要打打殺殺呢?」凌天嘆了口氣,走到桌前,掃了眼桌上的紙筆,道:「太子雖然人不行,想的辦法倒是不錯,這張紙上的內容,就請太子抄一遍吧。」

凌天說完之後,全場寂然,眾人經過了短暫的發愣。

芙蓉仙子的眼睛忽閃忽閃的,驚訝又好笑,凌天此人固然狂妄,但也是不笨,他竟然以其人之治還治其人之身,太子想要借這張紙控制郡主,如果太子也抄寫一遍,那郡主也能借這張紙控制太子了。

太子一方的人愣了片刻,隨即爆發出一陣笑聲來。

太子不愧是玄武國的繼承人,迅速恢復了鎮定,冷冷說道:「這位凌道友固然實力非凡,但你得意的也太早了,我這裡還有幾位修士,每一位都有不遜於陰先生的實力!」

「小子,你敢傷我師弟,老夫絕不會放過你!」陽無壽上前幾步,面色冷厲。

「就你?還不夠。」凌天搖了搖頭。

如果是之前,凌天這麼說絕對會引起轟堂大笑,但凌天一指擊敗了陰無祿后,沒有人把這一句話當作玩笑,就連陽無壽聽了臉上也露出凝重之色。

陰無祿和陽無壽兩人是師兄弟,修為在伯仲之間,凌天既然能一指擊敗陰無祿,當然也有一指擊敗陽無壽的能力。

尤其是看凌天擊敗陰無祿時好整以暇,一副沒有出全力的樣子,顯得很有餘力,更是讓眾人大為忌憚。

就在這時,大殿內閃現出一道驚天光影,如一道流星衝到近前,赫然是之前被打飛出去的陰無祿。

他披頭散髮,顯得頗為狼狽,兩隻眼睛如餓狼一般,死死盯著凌天,顯露出深深的仇恨,還有深深的忌憚,如果不是陰神刀擋了那一下,他很有可能被凌天一指彈成重傷,甚至直接一指彈死都有可能。

陰無祿一臉鐵青,眼眸中滿是血絲,雖然對凌天有恨,但他還保持著最後一絲清醒,不敢上前與凌天爭鬥。

凌天眼中也有一絲絲的訝色,自己一指竟然沒能點死陰無祿,看來對此人有些高估了。

「陰陽二老是吧,你們現在自廢修為,我可以饒你們一條性命。」凌天淡淡道。

「小子,我不知道你是哪裡冒出來,也確實厲害,但你知道我陰陽二老是什麼樣的存在嗎?你剛才擊退我師弟,不過是出其不意罷了,我師兄弟二人聯手,你絕對是抵擋不了的!」陽無壽神色沉穩道。

「他二人有一套陰陽無極刀法,威力極強,前輩小心啊!」姬明月對凌天道。

聽了姬明月的話,芙蓉仙子心中也猛然咯噔一下,想到了陰陽二老最為有名的,不是單打獨鬥,而是兩人聯手的實力,那陰陽無極刀法,便是兩人聯手的成名技,威力極強,兩人聯手,相當於四人甚至六人的威力。

也就是說,等於六名領悟了兩道法則的修士聯手圍攻,凌天雖然厲害,恐怕也不能抵擋,陽無壽也未必是誇大其辭。

「師兄,我要他死!」陰無祿咬牙切齒道,他說話之間,又摸出一把黑森森的短刀來,與先前的那把陰神刀一般無二。

凌天心中奇怪,這陰神刀不是被自己一指斷成兩截了嗎?怎麼又冒出一把陰神刀,看來這把刀沒有這麼簡單。

與此同時,陽無壽也拿出一把刀來,和陰神刀一般無二,只是純白顏色。

「是陽神刀!他們要雙刀合一了……」芙蓉仙子叫道。

芙蓉仙子話音未落,詭異的一幕發生了,只見陽無壽的陽神刀綻放出一片暖融融的白光,陰無壽的陰神刀則釋放出一片陰森森的黑光。

兩道光幕很快交匯在一起,在地上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陰陽太極圖案,陽無極站在白色部分,而陰無祿則站在黑色部分。

那陰陽太極圖案並不是實體,而是某種光影,彷彿並不是這個世界存在之物。

陰陽二老催動陰陽太極圖后,由極靜化為極動,連人帶圖,如一條巨大的黑白鯨魚,猛然向凌天殺去。

太強了!

不遠處的鬼屠和赤面尊者一臉震驚,也慶幸自己的決定,如果沒有離開郡主陣營,恐怕此時抵擋這兇悍攻勢的就是他們了,而兩人自認是無論如何也抵擋不住的。

鳳千凝看得微微點頭,道:「陰陽二老這太極防禦圈,也算是有點能耐了,如果凌天不明底細,恐怕幾招就要死掉。」

「我看未必。」呂問霞道。

「哦?你有什麼依據?」鳳千凝道。

「哪有什麼依據,只是這小子身上有不少秘密,說不定會給我們一點驚喜呢。」呂問霞輕笑道。

鳳千凝搖了搖頭,沒有再說話。

面對陰陽二老聯手一擊,凌天面色多了一絲凝重,手指點動,又是一指要彈出。

見凌天如此反應,陰陽二老臉上都閃過不屑之色,先前你使這一招也就罷了,我們二人聯手,你竟然還用這一招,也太小看人了,心中更是忌恨,發誓要把凌天大卸八塊。

「等等,他們的陰陽無極圖是……」芙蓉仙子俏臉失色,想要提醒凌天。

但已晚了,凌天伸出白皙的手指,又是一記電光彈出,如彈蒼蠅一般隨意。

「轟隆!」

凌天這看似隨意的一彈,卻掀起了驚天的威勢,一股洪荒之力席捲而出,如白龍貫世,向陽無壽直射而去。

電芒帶起了巨大的衝擊波,柱子、台階、牆壁整個宮殿都統統捲成了碎片,這股巨力一直向前延伸,整個皇宮都為之撼動。

旁觀眾人看得連吐舌頭,本以為凌天是沒有機會的,但看這一指的威勢,恐怕勝敗還在五五之數呢,陰陽二老也不定就穩贏了。

到了陽無壽身形十丈遠的距離,這股氣勢驚人彷彿能穿透一切的電芒突然消失不見了,再也找不到一點點的痕迹。

凌天掀起的滔天攻勢,就這樣輕易被化解了。

全場寂然。

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這一幕,難以置信。

(本章完) 這一切也就是一瞬間的工夫,靈覺敏銳的人能發現,凌天的電芒在擊中那陰陽太極光幕時,如水槍射中高速旋轉的圓球上,很快就消失於無形,絕大部分的力量都被卸掉了。

「他們的陰陽無極圖能卸力的,能將大部分力量卸到地上!」這時芙蓉仙子才來得及說出之前沒有說完的話。

不用芙蓉仙子多說,凌天已看到陰陽二老腳下的大地上出現了一個數十丈直徑的深坑,光是深坑還不足以承載凌天的力量,還有密如蛛網的裂縫,遠達千丈之外。

剛才凌天這一擊,等於用一己之力和大地的碰撞,而陰陽二老自身受到的影響微乎其微。

「哈哈哈哈……!」陰無祿放聲大笑,「蠢貨,你的每一次攻擊,都是大地接了,你拿什麼和我們師兄弟斗?」

「小子,你現在後悔也沒有用了,你是非死不可!」陽無壽也冷惻惻道。

先前凌天發出的一指,只是讓陰陽太極光幕微微晃動而已,陰陽二老重整旗鼓,再次向凌天殺去。

「這一回合凌天是必死無疑了!」鳳千凝冷聲道,雖然凌天的表現超出了她的預計,但以凌天的力量,哪怕再翻一倍,要撼動陰陽無極圖,也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鳳千凝斷定凌天是沒有機會了。

「聽說陰陽二老的陰陽神刀,是來自於陰冥界的陰陽二神的寶物的仿製品,果然威力非凡,不過好像二老並沒有催動兩刀的全部威力呢。」呂問霞笑道。

「你倒有眼力,陰陽二老並沒有發揮出這兩把刀全部的威力,將力量卸到大地上,只是此刀最低級的用法而已,不過最低級的用法,也足以收拾那小子了,現在你還覺得他會有意外驚喜嗎?」鳳千凝冷冷道。

神武霸帝 「他應該沒有機會了。」呂問霞搖了搖頭,他也認同鳳千凝的看法,凌天應該是沒有機會了,哪怕現在凌天使用什麼秘術,把力量翻幾倍,其中九成的力量也被陰陽二老給卸掉,又有什麼用。

在鳳千凝和呂問霞看來,要破掉陰陽二老的方法也不是沒有,但需要更高級的術法,絕不是凌天這樣出身小地方的修士能接觸到的知識。

「師弟,出黑白劍!」陽無壽大喝一聲,伸手在太極光幕中一抓,猶如撕下雲彩一般,抓出一道白色劍形。

而陰無祿也是同樣,不過他抓取的是一道黑色的劍形。

緊接著只聽嗖嗖兩聲,一黑一白兩道劍形靈力猶如兩道毒蛇一般,從左右分向凌天襲來。

這兩道黑白劍形,每一道都包含著兩道法則之力,也就是說,一共有四道法則之力攻向凌天。

兩人對法則之力的掌握,已達到了法則化形的程度,可以輕鬆化成兩道劍形。

面對陰陽二老打出的黑白雙劍,凌天動也不動,呆若木雞,好像嚇傻了一般。

見到如此一幕,鳳千凝和呂問霞等人更是搖頭不已,而芙蓉仙子姬明月只能幹著急,也幫不上忙。

春風不及你傾城 邪性總裁的獨寵甜心 陽無壽暗暗得意,這黑白之劍是對付更厲害的修士用的,四道法則的劍形,就算是掌握了三道法則的靈嬰修士,也無法正面抵擋的,對付凌天是綽綽有餘了。

凌天是絕對無法接下的,就算出現萬中之一的可能,凌天勉強接下了,但也無法打破陰陽二老的太極圖防禦,第二波黑白劍又來了,凌天又能擋住幾波?

這黑白劍並不是陰陽雙神刀的技能,而是陰陽二老苦心多年創造出來的絕技,是兩老的得意之作。

「找死!」

當四道劍形逼近到約十丈的距離時,原本呆若木雞的凌天終於動了,他微微皺眉,袍袖一揮,好像拍蒼蠅一般的甩出袖子。

轟隆隆!

這一次,凌天使用的力量是上一次的十倍,一股蒼然浩瀚的力量釋放出去,這股無形的巨力層層疊疊,如大海一般,其中也不知道含有多少法則之力。

在這股如同上古巨靈神般的恐怖力量面前,陰陽二老打出的四道法則的黑白雙劍彷彿兒戲一般,直接就粉碎了,化為無形。

緊接著這股巨力就撞到了太極圖上,彷彿一隻巨型暴龍獸,直接就把陰陽太極光幕給撞破了,太極光幕粉碎前發出最後的作用,在地上炸出一個數百丈的大坑,如隕石落地,而陰陽二老的肉身更是直接變成了粉末,連一點骨頭都沒有剩下。

但陰陽太極圖還是提供了一點緩衝的時間,在最後關頭,陰陽二老的靈嬰逃了出來。

二老的靈嬰抱著陰神刀和陽神刀,遠遠飛遁逃開,張大嘴巴,驚恐的看著這一切,簡直不敢相信,他們的靈嬰不停的顫抖著,再沒有一點戰鬥力了。

一袖之威,竟恐怖如斯?

除了那些掌握了法則的修士,其他靈嬰境修士都是雙腿發軟,差點跪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