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賽琳娜首領懷疑,干擾新崔斯特瑞姆意識感官的結界就是這座三神教的祭壇在作祟?」

「作祟?很貼切的形容。」賽琳娜點了點頭,眼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讚賞之色。

「祭壇一共有三座。如果不出意外,不但是祭壇出現在了這裡,月亮一族的三位守護者想必也到了附近。」

「三位守護者?」周啟目中幽光一閃。難不成先前投矛妄圖致眼前這大美女於死地的就是其中的一個?

「復仇者營地之所以搭建在新崔斯特瑞姆的西北面,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為了防備河對岸位於苦難曠野的月亮一族對人類的領地進行侵襲。西奧丁死亡詠唱者,鑰匙守護者殘暴的奧德格,督軍強壯的賈穆巴。這三個臭名昭著的惡棍一直以來就是所有生活在新崔斯特瑞姆的人類的夢魘!之前妄圖襲擊我的從攻擊的方式來看,應該就是善於使用長矛的奧德格。」

「賽琳娜首領今夜行動是想先毀掉一座祭壇?」周啟暗自將三位守護者的名字用心記下,略一沉吟緊接著出聲問道。

「沒錯。任由意識受到干擾。我們將無法有效地防禦怪物發起的進攻。而且祭壇如此接近人類的領地還是第一次,正是一個摧毀它們的機會!」

「嗯。」周啟點了點頭。情況確實如此。正如自己所想。意識感官受到影響對遠程職業而言無疑是災難性的後果。

「我有一個問題不知道該不該問?」周啟目中幽光閃耀,突然話鋒一轉目光灼灼地注視著賽琳娜。

「能對祭壇造成威脅的惡魔獵人一共有多少?此外,營地內還有誰知道你今夜會有所行動?」

賽琳娜聞言一愣,隨即眼底湧起一絲怒火!

「現在收回你的話還來得及!復仇者營地絕不可能出現叛徒。所有生活在裡面的人都有親人和朋友喪身在惡魔的口齒下!」

「冷靜,賽琳娜首領。我只是好奇,按照怪物的智商來看,絕不可能將你的行蹤把握的如此清楚,而且為了對付你他們甚至不惜犧牲大量同類作為代價!額,或許這只是個巧合,但願是我多慮了。」周啟看似為了緩解尷聳了聳肩,口中卻語氣從容地說道。

這……

賽琳娜聞言臉色一滯。先前還不覺得怎樣,此刻回想起來才發現,如周啟所言,這一次夜出偵查的確透著詭異。憑藉自己的潛行能力一路靠近祭壇所在的位置並未出現任何的異狀。然而就在距離祭壇不遠的時候便突然遭到的怪物的伏擊!難道這真的是一個陷阱?而且還是針對自己的!

「根據智者迪卡凱恩記錄的典籍。想要毀滅祭壇必須覺醒暗影之力,只有將身軀遁入陰影才能穿過保護結界,接觸到祭壇的本體。眼下營地內的高階惡魔獵人中,目前只有我擁有這一能力。」

賽琳娜沉默了片刻方才出了回到。語氣中充滿了沉凝,不難聽出其中還帶有一絲痛苦和憤怒。

周啟識趣地沒有說話。看來自己猜的沒錯。復仇者營地也不再是一片凈土,十有八九有墮落者混入了其中!不過,暗影之力?呵呵,這當真是送上門來的買賣。看來今夜自己又有得忙了! 「很抱歉賽琳娜首領,我不得不糾正一個小小的錯誤。復仇者營地擁有暗影之力的人不止一個,您不會孤身前去戰鬥。」周啟目視著賽琳娜湛藍如海水的雙眸,神情篤定一字字地說道。

「嗯?」賽琳娜聞言一怔。一雙亮如寒星彷彿會說話的眼睛先是露出幾分驚訝和不可置信,隨即若晨曦初透,自眼底深處綻放出由衷的驚喜!

「你覺醒了暗影之力?」

周啟嘴角微笑著點了點頭,臉上的神情無比確定以及肯定,悄然運轉能量,在眼前這位大美女不可思議的眼神注視下身體漸漸化做了一道介於虛幻和真實之間的影子。

賽琳娜性感的紅唇微張,事實勝過一切,周啟施展的正是貨真價實的暗影之力!

「什麼時候的事情?你加入復仇者營地甚至還不到6個小時!天堂在上,這怎麼可能!」

「說起來還要感謝您,賽琳娜首領。正是由於您的力量引導,我才有幸覺醒了這一能力」

「我的力量?」賽琳娜的眼中一陣驚疑,略一沉吟,似乎想起了什麼。目光望向周啟時其中所蘊含的驚訝更甚。難道僅僅是因為先前那片刻的接觸,眼前這來自東方的神秘男子就覺醒了每一個惡魔獵人都夢寐以求的暗影之力?如果真是這樣,那麼今晚隨自己行蹤暴露而面臨失敗的行動或許可以繼續!

一念到此,賽琳娜仰起螓首注視著周啟。

「來自東方的周啟,我,賽琳娜.謝絲菲兒以個人的名義發出請求,我需要你的幫助!」

周啟聞言微感意外。美女首領竟然是以個人名義請求自己援手?話雖尋常,其中隱藏的涵義已然非常明顯。此刻這大美女並沒有將自己當作復仇者營地的下屬,而是認作了可以信賴的夥伴。

「為你而戰,我的女士。」

說話間,周啟身體前傾,頗為紳士地行了一禮。答應,必須的!任務沒長腳,能被自己撞上那已是天大的運氣。

王的寵妃 「契約者編號5106觸發限時任務:鮮血祭壇(唯一)!任務目標:1.三個小時內找到並摧毀建立在新崔斯特瑞姆外圍的三座月亮一族鮮血祭壇;2.獨自擊殺至少一名祭壇守護者。3.任務期間,必須保證賽琳娜存活! 美好生活從小龍蝦開始 任務完成:獎勵傳奇寶石X1(隨機),遠古神話級套裝組件X1(隨機),所在團隊積分增加50!任務失敗:編號5106所有屬性永久降低5%,扣除所在團隊積分100!」

就在出聲的瞬間,腦海中來自空間的任務提示如約而至。

好傢夥,又是一個限時任務?失敗降低屬性,懲罰竟然如此之重!不過相對而言,給出的獎勵之豐厚也遠遠超出了自己的預期!不過也好,是賺是賠,就看接下來的了!

片刻之後,一道黑影悄然降臨至遍地死傷狼藉,亂作一團的月亮一族營地上空。若是此刻就近觀看便會發現,黑影並非一人,而是由兩道緊貼在一起的身影組成。

再次將賽琳娜抱在懷裡感受又與先前不同。之前救人為本,一雙爪子倉促之下抱住了不該抱的地方,那短短霎那的觸感雖然妙不可言,卻又怎比得上此刻這美得冒泡兒的超級大美女主動入懷,任由自己攬住盈盈一握的纖腰在蒼穹之下展翼翱翔來的旖旎。

夜風撲面,髮絲撩耳,幽香撲鼻,怎一個銷魂了得!

「圖騰柱下方就是鮮血祭壇,每一座都必定有月亮一族的守護者和衛兵看守。我會盡量纏住他們,根據智者凱恩的描述,必須將圖騰柱徹底破壞才能完全摧毀祭壇。」

耳際賽琳娜的綿綿傳音驅散了心中漣漪。周啟忙收攝心神。將注意力集中到隨著不斷後退的點點火光而在視野中越發清晰巨大圖騰柱之上!

巨大的柱子不知何種材料製成,造型粗狂而簡單,數十米高的立柱上端粗大,看起來像是在網頁上瀏覽過的非洲某些部落的生殖崇拜圖騰。下端連接著一座佔地約有兩三個籃球場大小,分為三台的四邊形金字塔祭壇。也虧得月亮一族這些個羊頭怪物皮粗耐操外加力大無窮,竟然能將偌大一座祭壇說搬走就搬走。怪不得任務給出如此高的獎勵,想要摧毀如此規模的一座祭壇,並不似想象中那樣簡單。

此刻,經賽琳娜這麼一鬧騰,祭壇周圍火光點點,亮如白晝。大量的月亮一族羊頭怪聚攏在祭壇之前。從空中往下觀看,除了外圍負責警戒的,靠近祭壇的大量怪物都彷彿最虔誠的信徒,紛紛跪到在地。隨著祭壇上一名體形特別高壯,約有尋常月亮一族兩倍身高的巨型羊頭怪的引領整齊劃一地進行叩拜。似乎正舉行某種儀式。

「就是現在,使用暗影之力!」眼見即將飛抵祭壇上空,耳畔突然傳來賽琳娜的提醒。

周啟目中幽光一閃,瞬間進入了能量化視野!

技能一經發動,眼前的景象立刻呈現出了不同。以巨大的圖騰柱為核心,一圈肉眼難辨的能量結界覆蓋了下方數千米的地面。自己和賽琳娜兩人此刻正處於結界的邊緣!

嗯?賽琳娜竟然對結界的範圍把握的如此精準,知之甚詳。若不是擁有獨特的偵查手段,便是曾經不止一次想要試圖摧毀祭壇而靠近。怪不得這些咩咩叫的傢伙會設下陷阱針對她。如果換做自己也必然會這麼做,擁有暗影之力的賽琳娜,活著便永遠會是祭壇的威脅!

心有所想,周啟動作可不慢!念頭轉動之際,與賽琳娜雙雙自隱匿符作用的隱身狀態直接遁入了暗影。

一陣冰冷的氣息透體而過,彷彿就像投身水面,陰霾和壓抑霎時將整個身軀包裹!這令人不適的感覺僅僅存在了不足一秒,卻是那樣的真實。

「庫瑪!庫瑪!哈庫圖瑪!」

「塔納,庫瑪塔納!」

就在穿越結界的不適消失的瞬間,聲聲語調怪異的咆哮從祭壇上方傳入了耳際!

眼見祭拜的怪物紛紛從地面爬起,周啟神情一凜,自然而然進入了戒備狀態,連帶攬住賽琳娜纖腰的手臂也是一緊。他可是清晰的記得正是在相同聲音的咆哮過後,怪物才展開對賽琳娜的圍殺!難不成自己剛一潛入就被發現了?還是這祭壇的結界自帶預警?

然而預想中的攻擊並沒有到來,羊頭怪們甚至連眼皮都沒有往天上翻。而是以祭壇為中心,快速地讓出了4條通道。緊接著便看到不少怪物抬著先前陣亡的同類屍體自外圍沿著通道走了進來。只片刻間,數百具屍體便被整齊地一一堆放在了祭壇腳下。

周啟偏頭看了賽琳娜一眼,目中帶著詢問,不知這些怪物將屍體搬到祭壇來做什麼。卻見這美女俏臉慘白,湛藍色的眸子宛若嚴冬的湖水,透著無盡的冰寒!

「庫瑪圖薩!」

「咩……!」

就在這時!

隨著祭壇上那名特別高壯的羊頭怪發出高喊,圍攏四周的怪物口中發出興奮咩咩聲。依次走上前,從死去同伴的身上或撕扯或切割下一塊肉放入口中大嚼!場面瞬間變得極度血腥!

我去!周啟眉頭一皺,勉強忍住胸腹中的不適。這些狗日的竟然吃自己的同類!

「許多人類村莊都是這樣消失的!」

賽琳娜的聲音冰冷而僵硬!聽得出來,美女首領正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這女人背後有故事!她寧願冒著風險乘夜出門偷襲祭壇,原因恐怕不止是先前所說的那麼簡單。

周啟沒有說話,飛身掠至圖騰柱頂端落下身形。放下賽琳娜的同時,一翻手從紋章里取出了雷霆之怒.逐風者的祝福之刃。

行動遠比一切話語來的有效!

圖騰柱下方,瘋狂饕餮盛宴仍在繼續,血肉令月亮一族陷入了興奮與癲狂!有序的割取,變成了爭奪!片刻之後,激烈的爭奪變成了群體毆鬥!一旦有新的倒霉鬼不支倒地,下一秒就會變成屍體被撕得粉碎,變為其它怪物口中的美味!

「哈庫納瑪塔塔!」

正當怪物們為了血肉和骨頭而大打出手之際!一聲巨大的咆哮宛如雷鳴自圖騰柱頂端傳來!神秘古老的音節入耳,所有怪物霎時陷入了蒙圈狀態集體變得獃滯!圖騰柱說話了!月亮一族世代信仰的圖騰柱竟然他喵的說話了!

「哈庫納瑪塔塔?」身處祭壇上方,體形巨大的羊頭怪揚起了頭,一雙因興奮而熾紅的雙目注視著圖騰柱露出了一絲深深的疑惑。身為守護者,它經年駐守在這祭壇之上。見證和參與過無數次鮮血盛宴,卻從未聽到過圖騰柱發出聲響。

「哈庫納!瑪塔塔!」

這時,圖騰柱再次傳來了聲響,雷鳴般的咆哮宣洩出一種情緒,名叫憤怒!

下一秒,無數的雷霆自天而降!祭壇頂端電光繚繞!眨眼變作了一片慘白色的海洋!

目視著那一道道有若銀龍似的閃電!所有圍繞在祭壇周圍的月亮一族羊頭怪眼底因鮮血而湧起的興奮驟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惶恐和害怕!

神怒了!

這下怪物們終於明白,哈庫納瑪塔塔原來就是神怒的含義! 電光如瀑,照亮四方!煌煌天威,有若神罰!

夜幕被狂暴的閃電撕扯殆盡!洶湧的銀蛇在聲聲盪人心魄的巨大雷鳴聲里,籠罩了整座祭壇!

一眾月亮一族的羊頭怪呆若木雞,怔在了當場!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竟然惹得長久以來供奉的神靈發怒!

「就是現在!」周啟傳聲一臉驚訝目露詫異的賽琳娜,翻身自圖騰柱上一躍而下,劍鋒所指,正是位於祭壇頂端被雷電重重洗禮的守護者!

賽琳娜心領神會,作為復仇者營地的現任首領,可謂身經百戰,面對如此良機怎會輕易錯過。婀娜的身軀緊隨其後當即躍下!身在半空一雙閃耀著魔法光輝的手.弩已然分握手中,對準了被電得外焦里嫩的守護者扣動了機括!

月亮一族的三位守護者何其強大,若是能趁機與周啟聯手速殺一個,今晚無論怎樣都不虛此行!

靈覺感應中注意到賽琳娜的舉動,周啟嘴角一掀,心中一聲暗贊。不怕神一樣的敵人,就怕豬一樣的隊友。有些默契不需明言!一念到此,不由精神一振!

手中雷霆之怒.逐風者的祝福之刃輕輕一揮!

隨漆黑的火焰騰然繚繞全身!

「唳!」

一聲清亮的鳳鳴聲橫亘蒼穹!劍勢方出,身後頓時顯露出冥鳳巨大的虛影!

劍仙歌訣第六式!喜乘彩鳳逆風眠——鳳翼天翔!

劍未落!殺機已顯!人未至!氣概衝天!一道輝煌的劍氣帶著玄奧的軌跡和驚人的高溫當頭斬下,務求一劍置下方的怪物於死地!

近了!更加近了!

數十米的距離,不過彈指一霎!

混沌火焰形成的毀滅風暴眨眼便落在了守護者的頭頂!

眼見這一劍就要取下守護者的性命!

就在這時!

「噹!」

一聲巨響綿綿由長,蓋過了雷鳴,震耳欲聾!

一道粗大的矛影宛若幽靈閃電,如同無視空間的距離一般,突兀地出現在了守護者的頭頂!就在劍光及頂之際,險之又險迎上了周啟手中的長劍!

黝黑的長矛和耀眼的風劍相交,雙雙凝滯在了半空!兩股巨大的力量相撞,時間似乎都變得停止!

竟然擋住了!

周啟腦海中意識反應的霎那,一股絕強的力量順著握劍的右手湧入了身軀!霎時,只覺自身一陣巨顫!渾身上下似乎每一根骨頭都在呻吟!

借著下落的力量,硬碰硬之下,自己竟然還吃了個小虧!

卻道良人心未變 恰在這時,兩道泛著明黃色的幽光自眼見的餘光掠過!「噗噗」兩聲箭鋒入肉的悶響傳入耳際!卻是賽琳娜射出的弩箭趁機得手了!

周啟連忙借勢臨空一個翻轉,身後飛翼一展,懸浮在了半空。與此同時目中幽光一閃,靈覺偵測瞬間發動!

「奧德格鑰匙看守者!種族:地獄羊頭怪(首領)。力量877,敏捷330,體質1120,適性210,精神183,智力229!天賦技能:

1.會心一擊:集中精神發出必中一擊!該技能無視等階,具有破魔效果!冷卻時間3分鐘;

2.鮮血投擲:投擲手中的長矛,對遠距離敵人造成1.5倍傷害,形成要害攻擊可追加額外2000點物理傷害;

3.震蕩火球:對周圍發射連串高溫火球,擊退目標的同時附加灼燒效果的,每秒造成智力和精神屬性之和的火焰傷害,持續時間5秒;

4.血肉武裝:可不斷汲取周圍屍體和鮮血的力量大幅度增強自身能力,並治療傷勢!」

喵的!要不要這麼刺激!

周啟心中一沉,這怪物遠比想象中來的強大!雖然三圍不及被自己斬殺的阿拉尼亞蛛后粗壯,可偵測到的四條技能,可遠可近,無論單挑還是群毆,每一個都異常的實用!沒想到第一座祭壇便碰到如此難纏的傢伙,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看來想要速戰速決只能另想他法!

「庫瑪撒卡!吐穆!吐穆!」

奧德格無視插在身上的弩矢,圓睜著一雙猩紅的巨眼神情猙獰地注視著眼前的兩個人類。口中發出巨大的咆哮。被它這麼一喝斥,周圍因詭異的圖騰柱說話事件而陷入混亂獃滯的月亮一族戰士紛紛醒悟。鮮血盛宴被打斷的怒火瞬間如井噴一般爆發了出來!

「纏住它!我來想辦法!」周啟悄然傳音賽琳娜。不待分說飛翼一展,騰身半空!

出於對周啟的信任,賽琳娜不疑有他,手.弩一擺。

「纏絆射擊!」

隨口中一聲嬌叱!兩道由魔法能量組成的枷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落在了奧德格的身上!強大的箭技霎時將這強大的月亮一族首領限制在了當場!

「漂亮!」周啟暗喝一聲彩!賽琳娜的箭術竟然如此了得,小小兩支魔法弩箭竟然發揮出不下於法師遲緩術的作用!

蹄聲凌亂!吼聲如熾!這時,周圍的大量羊頭怪已經登上了祭壇!

來吧!

周啟目光一凜!反手將長劍一收!

「臨!兵!斗!者!皆! 天降媳婦姐姐 數!組!行!前!」(註: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為六甲密祝傳至東瀛時誤抄所至。典出《抱朴子·內篇卷十七·登涉》)

六甲秘祝!九字真言!一字字宛若金鋼,擲地有聲!依次從口中迸放而出!於此同時,隨每一字真言吐出,他的雙手也在胸前不停變換!

普賢三昧耶印!大金剛輪印!外獅子印!內獅子印!外轉印!內轉印!智拳印!日輪印!隱形印!

每字出口,手印必有一變!

聲落!印結!

六甲密祝施展完畢的霎那!周啟身周金光一閃!祭壇頂端霎時出現了六丁六甲一十二尊金盔金甲的黃巾力士!

在三國無雙世界殺死紫虛仙人獲得了遁甲天書,周啟自學會之後一直沒有使用,原本是打算留做了自己的底牌備用。如今任務緊急,自己和賽琳娜勢單力孤深入虎穴,情況所迫不得不用耳!

眼前突然出現的黃巾力士令賽琳娜和奧德格都為之大吃一驚!對前者而言無疑是驚喜,而後者更多的是驚怒!

「給我拆!」周啟將手一揮!分出神念傳令黃巾力士。自己招出這群金甲大漢可不是來打架用的。讓他們拆毀祭壇才是關鍵!

自古傳聞黃巾力士一身力量足可搬山倒海。雖然自己法力低微,神降之術也因此大打折扣。遠遠無法同那些個華夏古代神話傳說中呼風喚雨的仙人相提並論,不過用來對付一座小小的祭壇應該問題不大!

「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