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斯塔克大廈!」尼克沉聲對司機命令道。

神盾局的車隊快速駛了這裡,對於這些特工,這真是一個丟人的地方。

「傑德老大,你怎麼看?」威爾走到傑德身旁,沉聲問道,「看樣子那群政治家,又想把手伸進這裡了!」

傑德看了一眼自己的直屬手下,眼神中充滿了自信,「你覺得,我們還需要畏懼那群吸血鬼么?告訴你老大,我要召集地獄廚房的各位老大,我們要守護自己得之不易的生活!」

威爾點了點頭,直接帶著自己的手下離開這裡。

和平飯店的辦公室中,梅森有些拘謹的等著王彬。

原本只是想跟蘭斯洛特通個消息,沒有想到會得到王彬的召見。

地獄廚房的眾人,大部分都成了王彬的信徒,所以哪怕是梅森這樣很早就認識王彬的人,也不免有了拘謹。

「梅森,很久不見了!現在可還好?」王彬走進辦公室的時候,正好看到在哪裡喝酒緩解壓力的梅森,忍不住笑了起來。

梅森有些尷尬的起身,搓著手說道,「老闆!」

「坐吧!沒有必要拘謹,還和以前一樣。」王彬指了指沙發,示意梅森坐下,「最近生意怎麼樣?」

梅森笑了,也許是因為王彬的態度,原本緊張的情緒也慢慢的放鬆了下來。

「還好,現在地獄廚房的老大們已經沒有人去做毒品和人口生意,有些新人敢碰,也都被我們解決了。」梅森接過王彬地過來的酒杯,輕聲說道,「現在我們最主要的生意除了安全以外,就是軍火生意,可以說全國最大的地下軍火商都在這裡。」

王彬聽了有些意外的看著梅森,這幾年一直忙別的事,看樣子自己還是疏忽了這些最早跟隨自己的人。

「軍火生意?」

說道這個,梅森就顯得十分激動,「這個還多虧了蘭斯洛特先生,把大量淘汰的武器生產線給了我們,還有不少圖紙,現在就連軍隊都私下向我們訂購一些武器。」

這件事王彬倒是知道,蘭斯洛特把一些常規武器的圖紙給了下面的一些人,只是不知道是這群黑幫老大們。

不過這也算是一件好事了,那麼多的黑幫分子,如果沒有足夠的收入來源,也是一個不小的麻煩。

「現在整個地獄廚房,可以核心成員有多少?我指的是那些接受過訓練的。」王彬有些好奇現在的地獄廚房本土力量發展到什麼程度了。

畢竟軍方都在私下從這裡購買武器,那實力應該不錯了。

梅森聞言很明顯的挺直了胸膛,很驕傲的說道,「老闆,我們現在經過專門訓練的核心人手有差不多兩千人,這些人都經歷過實戰,戰鬥力不差於特種部隊,還有不少接受過短期訓練的,那就多了。」

王彬有些驚訝的看著梅森,對於現在這些黑幫的實力,還真有些驚訝。

「梅森,交給你一個任務。」王彬想了想,才緩緩說道,「不久之後,紐約很可能會面臨一場戰爭,一場可怕的戰爭,可能會無數人的喪命。」

梅森一驚,臉色變得異常嚴肅,能讓王彬形容可怕的戰爭,那是要多麼慘烈才能用這個詞啊!

王彬看出了梅森的異常,笑了笑,寬慰道,「梅森,不要太緊張了!只是可能,到時候我的軍隊沒有辦法顧忌到紐約,那時候就要依靠你們了。」

「法蘭將軍的部隊,也是因為這個才來到紐約的么?」梅森調整了一下情緒,畢竟也是經歷無數生死的黑幫老大,這點心理素質還是有的。

法蘭的那三萬多人的部隊,一直駐紮在紐約郊區的一處營地,也就是昔日王彬的那處牧場基地。

這也是很早之前,王彬就做的一個安排。

一個稱霸橫行宇宙的霸主,那怕只是先鋒軍隊,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被擊敗?

還有紐約之戰中的戰術,一點都不像毀滅多個文明的軍隊。

「有這麼方面的考慮,最主要的原因還是避免法蘭他們受到政府的報復。」王彬掏出一個磁碟,遞給了梅森,「這裡面有一些資料,你拿回去,和大家一起看看,對未來的戰爭有所幫助,我也會讓吉姆去給你們的核心成員進行培訓。」

磁碟里的內容,是一部分地獄廚房的防禦設施的位置圖,單純依靠黑幫的那些力量,對抗外星軍隊,還是難為他們了,不過配合上這些防禦工事,那就不一樣了。

梅森鄭重的接過磁碟,從王彬的話里,他可是聽出了這份磁碟的重要性。

「放心吧!老闆!」梅森深深的鞠了一躬,「我們會用我們的生命,來守護我們自己的家園!」

王彬滿意的點了點頭,揮手示意梅森可以離開了。

「你覺得這次出征地獄,會順利么?」王彬等到梅森離開辦公室后,輕聲說道。

「主人,答案重要麼?」

一個聲音突然響起,在辦公室的角落裡,隱約可以看到一片陰影。

「你說得對!不管是否順利,遠征都是必然的選擇!」王彬自嘲的笑了笑,「影子,你沉睡了幾十年,誰都不會想到,剛剛蘇醒的你就封神成功我現在該怎麼稱呼你,陰影領主?你該有自己的神名了!」

這個聲音赫然就是曾經一直跟隨在王彬身邊的影子,只是一直低調的他在一蘇醒就封神成功,還是陰影領主這樣的二級神職。

如果經常玩遊戲的人,可能都會明白陰影領主的可怕,領悟這個法則的,可以說是最強的刺客!

至於神名,這是每個神名封神時,所使用的名字,對於每個神名都有著特殊的重要性! 影子成功成為陰影領主,這使得王彬又多了一分信心。

要知道地獄緯度存在了數萬年,期間不知道有多少神明想毀滅地獄緯度,都失敗了。

那怕是鎮壓,都只能是暫時的,最終都會被地獄反彈。

三個月很快就過去了,尼克在上次離開地獄廚房之後,陷入了極度的危機感之中。

不只是因為聖域的力量,更是因為聖域在民眾之中的影響力越來越大。

根據神盾局和FBI的情報,整個紐約此刻已經實際意義上的獨立了,也就是常說的國中國。

尼克一回到神盾局,馬上就召集幾個得力心腹。

「局長,這麼急找我們,有什麼緊急任務么?」科爾森一進辦公室,發現尼克的臉色十分難看,有些好奇的問道。

其他幾個高級特工雖然也十分好奇,只不過沒有問出口。

「聖域!」尼克沉聲說道,「它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尤其是在紐約和舊金山更為巨大。」

尼克的話,讓幾個人一愣,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對於這個問題幾人都選擇了沉默。

尼克看著幾個最為信任的高級特工全都一言不發,終於忍不住雙手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怒吼道,「你們都啞巴了么?難道你們就沒有什麼想說的么?你們可以去看看紐約,都已經成了國中之國了!」

科爾森幾人無辜的互看了一眼,對於尼克不久前的遭遇,都有所了解,明白自己這群人成了出氣筒。

「局長,我不認為需要特意針對聖域做出什麼安排!」

最後還是科爾森先開口了,只是他的話剛一說完,周圍幾個同事都用同情的目光看向他。

尼克聞言也是面目有些猙獰了,低聲問道,「那麼,按照你的意思,我們就對聖域不管不問?任其發展下去么?到時候再次重現神權至上的時代?」

神權高於君權,這才是各國高層真正擔心和恐懼的地方。

出現一個新的霸權國家,或者勢力,對於大部分國家來說,只不過換了一個靠山,或者抗衡的對象罷了。

可神權不一樣,這會直接影響各國的統治,尤其是歐洲各國,對於這點最為警惕。

「可是,局長。」科爾森耿直的反駁道,「這些年,政府和軍方暗地裡的各種小動作,聖域只是見招拆招,並沒有有過分的動作。」

尼克無奈的起身,走到落地窗前,低聲說道,「我們的情報系統出了問題,紐約尤其地獄廚房那幾個街區,已經完全獨立了。紐約的政府警察系統,已經完全失去了作用。」

「怎麼可能?」科爾森不敢置信的問道。

有一個一直站在最後排的特工,嘴角忍不住撇了撇。

如果讓王彬看見這個人,估計就能認出這就是後面的九頭蛇行動隊指揮官交叉骨布洛克。

對於才過去不到一年的那段時間,布洛克可是十分清楚,聖域的可怕。

先不說滅了梵蒂岡這件事,只有九頭蛇高層才知道,同時受到重創的還有九頭蛇。

九大分支,一夜之間被毀其四,那可是徹徹底底的消失了,從高層到最基層的成員。

這也讓九頭蛇對於紐約敬而遠之,那怕是他的上司,也多次下命令,不要去招惹那個存在。

「可是局長,貿然招惹聖域,我們的實力還遠遠不夠。」另一個高級特工沉聲說道,「梵蒂岡的事,他可沒有遮遮掩掩,你看有幾個國家出頭的?」

這也是這些高級特工選擇沉默的主要原因之一,都知道聖域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可沒有人有什麼辦法,原因也很簡單,就是實力差距。

尼克也明白這個特工說的很對,可一點都不做,也不符合自己的性格。

「我們必須要有所行動了。」 婚寵嬌妻 尼克想了想,還是決定按照自己的計劃來辦,「科爾森,你和王彬接觸多一些,你現在專門安排一個小組,負責紐約,尤其是地獄廚房的情報,並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進行滲透。」

至於是否會引起聖域的反彈,尼克已經顧不上了,更何況聖域畢竟是守護者,就算知道了,應該也沒有什麼大問題。

只是尼克沒有想到,就是因為他的這個行為,讓他付出了可怕的代價。

科爾森雖然不贊同尼克的決定,可畢竟這是頂頭上司的命令,自己也只能照辦了。

娜塔莎沒有和尼克弗瑞回辦公樓,而是去找了一個人。

「說真的,我沒有想到你會來找我。」史蒂夫有些好奇的看著坐在沙發上略顯緊張的女人,「話說一進門,你就說有事問我,這都半個小時了,現在能說了么?」

一個熟悉的身影坐在客廳角落的沙發上,也許是特工出身的原因吧,這個位置剛好處於一個死角。

「隊長,你對聖域有多少了解?」這個出現在史蒂夫家中的女人,赫然是娜塔莎。「我想知道你真正的想法。」

史蒂夫有些好奇的看著娜塔莎,不明白為什麼她會突然問自己這個問題。

「我想你們應該知道,我的力量不止是血清的結果,更多的是另一種力量,一種被稱為聖光的力量。」史蒂夫思考了一下,還是決定正面回答娜塔莎的問題,「這種能量,如果是黑暗的人,是不可能擁有的,我這樣說,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只能善良的人才能擁有這樣的力量么?」娜塔莎輕聲問道,這也算是解開了一個很久以來的疑惑。

「善良?」史蒂夫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我想更準確的說是一種秩序的信念吧!我的力量,就是王彬賦予我的,在我還是一個普通人的時候,所以我更明白,以王彬的力量,如果想做什麼,人類是沒有任何辦法的,可是他沒有做,所以我相信他!」

娜塔莎聽完王彬的話,沉默了,靜靜的看著手中的咖啡杯,許久才緩緩問道,「他向我發出了邀請,我該接受么?」

史蒂夫驚訝的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不明白王彬為什麼會邀請這個女人,不是說戰友的壞話,這傢伙以前可算是不擇手段的一個代表。

「如果,排除尼克那邊的意見,我建議你接受他的邀請。」史蒂夫還是比較客觀的做出了建議,「因為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不過我不敢確定你是否還能過現在的生活。」

娜塔莎聽完低下了頭,用只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說道,「現在的生活,才是我想放棄的啊!」 五月中旬,王彬選擇了一個特殊的日子,作為自己出征的時間。

永恆國度的防禦工事,也基本完成,剩下的細節,就交給弗蘭克和吉姆這兩個陸戰高手去完善吧。

曉婷原本打算跟隨王彬出征,只是遭到了王彬的反對。

越是臨近出發,心中的不安也是越強烈。

「老闆,你有心事?」

在永恆國度入口的要塞最高處,王彬看著剛剛完工的鋼鐵要塞,一個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弗蘭克走到王彬身後,此刻的他穿著一套最新研製的單兵機甲,不修邊幅的髮型也變得精幹了。

「弗蘭克,你和吉姆合作的怎麼樣?那可是我手下的一個老兵。」王彬沒有回頭,只是很平淡的問道。

「吉姆,不錯的一個傢伙。」弗蘭克點了點頭,把一罐打開的啤酒遞給了王彬,「說吧,不就是去地獄轉一圈么?怎麼看你心事重重的樣子。」

弗蘭克還是弗蘭克,沒有因為王彬身份的變化而發生什麼。

也許,這也是王彬如此看重這個鐵血硬漢的原因吧!

「這次估計不會那麼輕鬆。」王彬接過啤酒罐喝了一口,「不要小瞧我們這個層次的預感,往往就是這種突然的預感,會救自己一命。」

弗蘭克一愣,也明白了王彬的意思,這就像自己這些戰場老兵,對於危險有一種特殊的直覺。

「那怎麼辦?取消這次行動?」弗蘭克也嚴肅了起來,「我們只要守好這裡不就可以了?」

王彬少見的露出了苦澀的笑容,「弗蘭克,如果一味地防守,地球會變成一個篩子!我們都有想守護的人,你願意讓蘇莎生活在隨時爆發滅世級別的戰爭么?」

弗蘭克沉默了,蘇莎就是他的一切,在失去其他所有親人後,蘇莎就是自己生命最後的寄託。

「那麼,這裡就交給我們吧!」弗蘭克把手中的啤酒罐重重一握,狠聲說道,「我不相信,憑藉我們十萬大軍,還不能守護好紐約。倒是你,深入敵區,要比我們危險的多。」

沒錯,此刻在紐約,還有永恆國度的軍隊,已經達到了十萬之多。

尤其是第一艦隊也被調到了這裡,隨時應對外星文明的攻擊?。

王彬自信笑了,雖然自己還未到神王級別,可也一隻腳踏足了那個境界,缺的也只是時間的積累。

當然通過一些特殊的手段,發揮出神王的力量,甚至遠超神王的力量,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要付出一定的代價罷了。

「想困住我,除非集合地獄七大惡魔,或者那七個魔王。」王彬重重一握拳,在拳周圍的空間瞬間陷入了一陣崩塌,「更何況我還帶著我最精銳的軍隊。」

弗蘭克也不在說什麼,軍人出身的他,更為乾脆,只要自己做好自己的就夠了。

王彬所說精銳之師的,是有三萬魔獸人類,五萬獸族,以及一萬五千人的精靈組成。

也許數量不是很多,可是這裡面最低的都是大騎士級別的戰士,傳奇或者半神級別也不在少數。

超凡藥尊 這也是王彬敢於獨自征戰地獄的資本,其單兵實力已經超過了奧丁的禁衛軍和狂戰士軍團。

神盾局的特工不要錢似湧入紐約,地獄廚房進不去,那就遍布除了地獄廚房的紐約的每一個街道。

甚至於原本隸屬於復仇者聯盟的那支強化士兵小隊,也被調到位於紐約州的一處基地。

到了王彬準備出發的這一天,在和平飯店的天台之上。

「主人,軍隊全部集結完畢,隨時可以出發。」霍格爾穿著騎士甲,恭敬的半跪在地上。

在他的身後,是魔獸人族的統帥,專程從天堂戰場上趕回來的阿隆索斯。

獸族的牛頭人族長奎恩,以及精靈族的統帥,有著最強半神,實際上實力不差於神明的泰蘭德,也是王彬給曉婷準備的大祭司。

王彬給曉婷的安排,就是幫助曉婷領悟生命法則,成就生命神職。

「起來吧!」王彬隨意的揮了揮手,看著紐約這座城市,最近滲透進來的特工讓王彬有些煩躁,「就讓世人再次見識一下我們的力量,讓這些世俗世界的人類,見證我們的力量。」

說完,王彬緩緩飛到空中,小黑也顯出龐大的體型,環繞著王彬飛翔。

王彬拔出許久沒有出鞘的佩劍,虛空一劃,一道裂縫出現半空之中。

裂縫對面可以看到一片末日景象,甚至可以看到無數嘶吼的惡魔。

紐約的平民看到這一幕,猶如看到了世界末日,都忍不住跪在地上開始祈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