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對手青木卻是並不認識。

彼此之間的差距還是有些大的,渡只是派出了他的那隻刺龍王,就順利地完成了一串三獲得了勝利。

這些人受到邀請,更多的只是來走個過場,體驗一下。

但只要是能夠被聯盟邀請來參加天王挑戰賽的人,對他們來說,都是值得炫耀一輩子的事。

沒錯,受邀。

參加天王挑戰賽的人,都是聯盟邀請的,只有實力達到一定的層次,才能夠被邀請。

第二個出場是阿桔,他的對手實力和他的差距也是很大。

沒有任何懸念的,阿桔取得了勝利。

之後就是武能。

可能也是聯盟特意安排,所有的戰鬥都是強對弱。

似乎是想先將弱一點的人先淘汰出去,讓他們走個過場,鍍鍍金。

只有少數是例外。

比如說以弱勢方出場的科拿,就成功戰勝了對手。

一樹、梨花也是獲得了勝利,不過贏得有些艱難。

從這裡就能夠看出,天才與天才之間,也是存在差距的。

科拿、一樹和梨花三人,肯定會更加受到聯盟的重視。

萬界跑男 對於這三人能夠獲勝,並沒有出乎青木的預料,但卻還有一個陌生人以弱勢方贏得了勝利,並且看起來比科拿等人獲勝要輕鬆不少。

而這個人的名字青木從未聽說過。

赫巴。

他的名字叫做赫巴,一個從未見過也從未聽說過的人,但卻受到了聯盟的邀請,這讓青木心中出現了一絲疑惑。

這個人沒有專精的屬性。

在戰鬥指揮和對精靈的態度上,卻讓青木感覺有些熟悉。

就像…就像是…前世所見到過的那些火箭隊成員…

女匪的復生相公 或者說,那些實力強大,但卻將精靈們當成工具的人,和前世的青木幾乎是一模一樣。

所以才會覺得熟悉。

但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收到聯盟的邀請。

不只是青木覺得有些詫異,坐在青木身後的大木博士也是如此。

這樣的人,不應該擁有成為四天王的資格才對。

——————————————

十更的第五更!求保底月票!為sky_鬼見愁大佬萬賞加更! 難道是火箭隊出手?

寶貝芳鄰 坂木派人潛伏了進來?

目的是什麼?

四天王?

可是在這個火箭隊選擇自我收縮的前提下,顯然是不太可能。

而且以坂木的性格,也不會選擇在這個時候出手。

估計阿桔都是因為收到了邀請不得不來。

那麼這個赫巴,究竟是哪一邊的人?

大吾等人雖然有些不太喜歡這個赫巴的態度,但卻沒有像青木這樣想這麼細。

畢竟他們沒有經歷過青木所經歷過的事。

青木將自己的超能力延伸了出去,想要看看整個會場有沒有什麼異常的地方。

粗略地掃描了一遍,沒有發現任何的情況。

但越是這樣,就越覺得有些詭異。

從大木博士的臉上,青木知道他也是覺得有些不太對。

可是現在的大木博士早就放下了聯盟的事務,也放下了戰鬥這件事。

這次的出門就沒有帶幾隻精靈,顯然是沒有想到這種聯盟內部的賽事還會出現什麼特殊情況。

不過青木還是靜下了心來。

既然大木博士也發現了,那麼估計關都聯盟的高層們很快就會重視起來了。

剩下的事情他能不插手就最好。



與此同時。

在白銀山的商業街,人來人往的繁華街道。

偏僻的咖啡館中。

一個全身白色禮服,頭上戴著一頂白色的帽子的貴婦人,此時正獨自一個人坐在咖啡館的窗邊,手中端著咖啡,慢慢地品味著。

時不時地看一眼手腕上名貴的白色手錶。

除了她之外,此時這個偏僻的咖啡廳中,並沒有別人。

沒過多久,一個傳澤黑色外套的人從門口推門走了進來,掃視了一圈整個咖啡館,看到了坐在窗邊的婦人,立刻小跑著走了過去。

在她面前的位置上坐下。

「白使者——」來人叫了一聲,隨後又看到了擺放在他座位前的一杯咖啡。

沒有絲毫猶豫,就像是喝水一樣,一口將整杯咖啡都倒入了嘴中。

白衣貴婦人看到來人的行為,下意識地皺了皺眉頭,不過很快就又鬆了下來。

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手錶說道,「這次你來的還算準時。」

來人訕笑了一下,心中暗自吐槽著…

知道這次來的人是你,誰還敢遲到,小命要緊。

「怎麼樣?這次的事情還順利嗎?」白衣婦人問道。

黑衣中年人連連點頭,「我們辦事您放心,只是這次明顯是聯盟的大事,我們這樣介入進去….是不是會過早地暴露了我們的存在?」

「這就不是你的身份所需要關心的,只要好好完成這次的任務,會有相應的獎勵送到你手上。」白色婦人淡淡地說道。

聞言,黑衣中年人臉上閃過一絲興奮,「是!」

「不過這次的任務出現了一些變化,這是任務卡。」說完,白衣婦人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慢慢地朝著門外走去。

黑衣中年人看著慢慢朝著門外走去的白衣婦人的背影,接過任務卡,眼中閃過了一絲隱晦的怒意以及…殺意?

不過就在他準備將這個心思收斂起來的時候,去發現自己的身體無法行動。

身體周圍被一層白色的能量包裹了起來。

超能力!

如果青木在這裡,可能就能夠發現這是超能力。

顯然黑衣中年人也知道這是什麼,頓時臉上出現了驚恐的表情,瞪大了眼睛。

無法開口說話。

白衣夫人走到門口慢慢轉過身,此時她的眼睛已經完全變成了白色,其中超能力涌動著。

冷冷地說道,「注意你那卑微的身份,下次再讓我注意到那種眼神,那麼你就不用再看明天的落日了。」

聞言,黑衣中年人眼中出現了求饒的神色。

身體無法動,也無法開口,否則估計早就已經跪在了地上。

「這就當做是給你的懲罰吧。」白衣婦人淡淡地說完最後一句話,直接消失在了門口。

咔——

黑衣中年人的手臂扭曲成了一個非常詭異的角度。

頓時他的額頭出現了大量細密的汗水,但卻並未喊出聲,咬緊了牙關,脖子上浮現出衣大量的青筋。

顯然斷臂之痛讓他有些難以忍受。

同時,超能力控制被解除,他直接從半空中摔落到了地上。

此時眼中卻是再也不敢出現任何不敬的眼神。

另一隻手抓起了桌子上的任務卡,跌跌撞撞走了出去。

很快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在白衣婦人消失的瞬間。

坐在會場中看比賽的青木卻是皺了皺眉頭。

「剛剛那是…空間波動?」青木心中暗暗想到。

原本青木還有一些捉摸不定,但他手腕上的未知圖騰們,卻告訴他剛剛的感知並沒有錯。

此時青木的手腕上已經有九隻未知圖騰了,都已經達到了全部未知圖騰數量的三分之一。

如此密集的數量,以他們對於空間能量的感知,當然是不會錯的。

「瞬間移動么,不知道和這次的天王選拔賽,有沒有關係。」

第一時間在腦中出現的,就是這個念頭。

本來以為是一次走個過場,散散心的任務之行,沒想到現在卻好像是出現了什麼無法掌控和未知的東西。

這讓原本有著信息優勢,喜歡將所有東西掌控住的青木感覺非常的難受。

就像是一層迷霧出現在了青木的眼前,讓原本看得非常清晰的東西,逐漸變得模糊起來。

一上午的比賽結束。

一開始就打完的渡,此時已經和眾人坐在了一起,看著下面的比賽。

不得不說,青木的預測還是比較準的,在看了阿桔、武能和科拿的比賽后,渡略微感覺到了一些壓力。

眾人準備離去去吃午飯。

「青木。」一個身影響起。

被人叫住。

不是別人,正是坐在青木他們後面看比賽的大木博士。

眾人看向大木博士。

大木博士露出了一個笑容說道,「你們先去吃飯吧,我和青木講幾句話。」

聞言,眾人也沒有說什麼,一齊朝著外面走去。

等到眾人都離去后。

只剩下大木博士和青木。

「你也感覺到了吧?」大木博士問道。

「是…赫巴嗎?」青木稍微猶豫了一下,還是有些不太確定。

難得在大木博士臉上看到如此嚴肅的表情。

「嗯,雖然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但這個人的出現,的確是有些異常,以你的能力,應該能夠看出一些貓膩。」大木博士如此說道。

畢竟青木是首席搜查官。

而在場的,除了渡之外,就只有青木一位首席搜查官。

但是渡要參加比賽,所以無法分心。

那麼在這件事情上,就可能需要青木費一些心了。

————————————

十更的第六更!求保底月票!為神奇萌萌噠大佬的萬賞加更! 大木博士簡單地與青木說了幾句后,就離開了。

青木心中帶著疑惑和大吾他們吃了午飯。

下午的比賽也基本沒有多少懸念。

只有那個赫巴,就像是一匹黑馬,再次以弱勝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