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雪初在季玉澤的這句話后,不知道為什麼,感覺自己的心神一下緩和了下來。本來沒想著開口說什麼的,但是想傾訴的慾望被誘出來以後,林雪初道:「是挺害怕的。」

「那怎麼還走過來了?」季玉澤朝著林雪初的方向看了看。雖然在黑暗裡看不清楚那個女人的臉,但是季玉澤感受到了林雪初言語中的情緒。

「為了走出去。」林雪初道。語氣里聽不出她的真正心情。

為了走出去。這話林雪初說的很輕鬆,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這句話意味著什麼。

不僅僅是在這個密室里走出去,還有她真正需要走出去的空間。

「我不知道還能跟你走多久。」林雪初想到了等之後自己幫季玉澤戴上金手指后隨即就要離開的事情。

本來林雪初對這些事情不是很在意的,但是現在這種傷感的情緒不知道為什麼,就這麼蔓延了開來。

「季玉澤。」林雪初第一次叫季玉澤的全名。

季玉澤澤很意外,但是腳下的步子沒有停,只是輕輕的應了一聲。

林雪初道:「如果我走了,以後的某一天,你會不會想起來我這個人的存在?」

這下季玉澤愣住了,她不知道這女人為什麼突然之間會說出這種話,「你要去哪兒

?」

林雪初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說太多話了,連忙笑了幾聲,「我就是隨便說說的。」

季玉澤卻沒有覺得林雪初在開什麼玩笑,又問了一次,「你要去哪兒?」

非你莫屬:愛再相遇後 林雪初第一次發現季玉澤的好奇心其實還挺強的,這樣的季總她是真的沒有見過,不由得感覺到還挺新奇。

「季總,我還以為你只會冷著臉。要不你笑一下?」林雪初道。

季玉澤沒有回應她。

「我只是覺得我一直在經歷一些事情,雖然不知道未來是什麼,或者盡頭在哪裡,但是只要一直走,結局應該就不會怎麼慘。」

豪門重生之千金歸來 林雪初也很鬱悶,在說了以上這些話后。她怎麼變成雞湯達人了?

不過後面林雪初一想,不管自己說什麼他都是淡淡的,那麼或許他其實就很愛喝雞湯呢?

想到這兒,林雪初又道:「有時候我覺得我的未來看不到路,總是失敗。」林雪初終於把自己給季玉澤穿紅肚兜屢次失敗的事情借著由頭說了出來。雖然她不能直接說這些,但是像現在這樣隱晦的表達表達,抒發抒發自己的情緒也是好的。不然她整天被這件事搞得都不知道該幹什麼了。

季玉澤聞言,道:「向前走就行了。」

聽見季玉澤沒有像往常一樣不回復自己,而且還安慰自己了?

所以,經過此,林雪初懂了,以後她絕對要在季玉澤面前好好說說勵志雞湯的,沒想到原來季玉澤這麼愛喝雞湯!

林雪初覺得走廊這一路下來,雖然不知道季玉澤到底會把她帶到哪兒,但是她發現了,其實自己跟季玉澤想要聊天的話,還是有門的,所以這也不算是毫無收穫,

(本章完) 畢竟多知道男主的一個性格特徵,對自己任務的實現有很大的幫助。

意識到已經走到辦公室門口之後,季玉澤聽了下來。

剛才在配電室里,林雪初已經把所有的電閘都打開了,所以此時房門緊閉的辦公室裡面有光漏了出來。

「季總,這裡是?」林雪初看向季玉澤。

季玉澤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楚臣 「這是我剛才來過的地方。」季玉澤道。

林雪初回復道:「裡面是有什麼遺漏嗎?」

季玉澤搖頭:「沒有。」

「那你帶我來這裡?」

林雪初突然想起剛才在跟陸晚晚聊自己所經歷的整個劇情的時候,好像她是聽陸晚晚說過,季玉澤離開這個辦公室的時候是有多麼的決絕。

所以現在他怎麼又返回來了?

林雪初覺得自己永遠不能理解季玉澤的話,不光是不知其所以然,她連知其然都做不到。

季玉澤是在進了辦公室以後才把林雪初的手給放開的。

林雪初把自己的手抬起來看了一下,手心裡都是汗。

季玉澤皺著眉頭在辦公室里走了一圈兒,沒有發現食物所在。

林雪初由於不知道季玉澤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於是就四處環顧了一下他所在的這個空間。

「這個辦公室挺乾淨。」林雪初感慨道。

季玉澤沒有回復,林雪初問了句:「季總你到底在找什麼?」

嬌寵童養媳:七爺,霸道愛 季玉澤道:「食物。」

「季總你餓了?」林雪初已經忘了她剛才給季玉澤隨便說的那個理由了,現在又聽見季玉澤態度明確的說了一遍以後,當即反映了過來,所以,其實是季玉澤自己餓了,但是又不意思帶著陸晚晚來找吃的,於是就帶了個自己?

順勢帶了個自己?林雪初有種想把季玉澤打一頓的衝動……

不過這一切可能僅僅是自己的猜想。林雪初在思量了一下后開口:「所以季總,你現在的目的就是為了找吃的?」

「嗯。」季季玉澤在時時刻刻的給林雪初展示著什麼叫做人帥話少。

「那我幫您一起找。」林雪初為季玉澤這麼大老遠過來,回到他之前迅速逃離的地方裡面找吃的這個舉動頂禮膜拜。

看來季玉澤果然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人,林雪初只希望季玉澤趕緊把他的願望——找食物達成。

「你站在原地別動。」季玉澤開口。

「我幫你,兩個人比較快。剛才我也聽陸晚晚說自己餓了,所以如果這裡這麼大有食物的話,我們找到帶回去。」林雪初沒再管季玉澤的反應,開始慢慢找起了食物。

「不過季總,我想問問,你來這個地方找食物的依據是什麼?」

季玉澤:「味道。」

林雪初隨即猛的吸了幾下鼻子,然後開口,道:「

說實話我沒有聞到任何味道……」

季玉澤沒有聽林雪初的,眼睛一直在掃著這個房間各處。

在找食物的時候,林雪初時不時的偷瞄一眼季玉澤,只是找個食物而已,沒有的話就不找了,季玉澤的神情有必要搞得這麼嚴肅嗎?

就跟他現在眼裡只有這一件事情了似的。

不過由此林雪初可以得出結論了,看來季玉澤之所以對她之前所說的雞湯那麼感興趣,就是因為他其實是個吃貨!

想到這兒,林雪初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季玉澤。

所以她現在又解鎖了一個季玉澤的隱藏性格,看著季玉澤在這個房間里繞來繞去的身影,林雪初確定無疑了。

季總果然就是一個吃貨沒錯了……

想到這兒,林雪初把目光又投回了自己之前所看的油畫上。

這幅油畫跟整個房間的風格其實是不太符合的,雖然都是一個色系,但林雪初說不上來,就是覺得這幅畫有什麼問題。

下一秒,林雪初就把手放到了面前牆上的油畫上,把油畫慢慢的卸了下來。

「季總。」林雪初叫了一聲。

季玉澤應聲。

「你過來,我找到了。」林雪初現在原地沒動,手裡抱著油畫。

「不過這裡面有個保險柜,我現在只聞到了這個保險柜里有炸雞的味道,但我確定裡面是不是真的炸雞。」

兩個人現在保險柜前面,季玉澤不知道在想什麼,林雪初也是使勁吸了吸鼻子。等著季玉澤的下一步動作。

季玉澤直接把保險柜抱了出來,雖然是個很小的保險柜,但從外面看,這個保險柜的質量應該挺好的。不過季玉澤抱著保險柜顯得一點兒也不吃力。

隨後季玉澤把保險柜放在了桌子上。「是炸雞的味道。」

林雪初差點開口問,那您是不是還需要一罐啤酒?

「所以……」林雪初遲疑的看著桌子上的保險柜。

「解鎖。」

林雪初問,「怎麼解?」

季玉澤看了眼林雪初,「你現在很餓嗎?」

對季總這突如其來的轉折,林雪初又沒反應過來。

「我不餓。」她本來就不餓。

季玉澤點了點頭,「那我們先過去。」

由於之前已經把這個空間搜盡了,所以季玉澤深知,這裡應該沒有開箱的密碼。

「季總,我覺得你不需要把保險箱也帶著走的。」在打算出辦公室的時候,林雪初遲疑的看了看季玉澤懷裡的保險箱。

「走吧。」

「……」

辦公室的門被林雪初順手關上了,燈光瞬間就暗了下來。

季玉澤沒有再次打開辦公室的門,而是把手中的保險柜拿一隻手抱著,另外一隻手疼出來后,他緊緊的握住了林雪初



再次跟季玉澤手拉手以後,林雪初不知道自己心裡為什麼有一股強烈的衝動,那就是就這麼一直跟季玉澤走下去。

「沒事,有我在。」季玉澤說。

林雪初最後在季玉澤的帶領下回到了之前的監控室。

季玉澤把手裡的小保險箱放在了監控室里某個桌子底下。

「季總,不想辦法打開了?」林雪初問道。

「先放在這裡。」

此時季玉澤想的是等之後找到保險箱的密碼以後,再帶林雪初來到這個地方。

「你現在餓嗎?」季玉澤問。

林雪初不知道季玉澤為什麼一直鍾情於問自己這個問題。

其實季玉澤的目的現在已經很明顯了,就是想告訴林雪初,堅持一下,他會找到密碼,讓她不再挨餓了。

但是林雪初由於對季玉澤的各種想法總是以一個讀者的角度的,比較注重季玉澤的內心,也就是她以為的季玉澤的內心。

再加上季玉澤這個人不管怎麼說,在林雪初看來,不過就是她心裡的一個形象,所以她怎麼著也不會把季玉澤的所有為她好的想法,加到她頭上的。

所以在季玉澤問林雪初「你現在餓嗎」的時候,林雪初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季玉澤就是箱一直提醒自己,待會兒他會有食物吃的。

林雪初突然覺得季玉澤很幼稚。

放棄任務帶自己經過那條烏漆麻黑的走廊,找到一個有密碼的保險箱后「千里迢迢」的帶著自己回到原地,手中還多了個累贅。

所以季玉澤的目的就是為了帶她耗時間?

(本章完) 小歐浩哥一行人從書櫃后的門出去后,如浩哥一開始想的一樣,走廊依舊是漆黑一片,不知道通向哪裡。

浩哥在前面帶路,阿慶在最後保護前面的人,npc走在最中間,從剛剛那個地下室出來的npc已經沒有之前那樣問什麼都不開口的狀態了。

小歐問:「所以我們下一步應該去哪兒?」npc一直重複著一句話。

「向前走。」

向前走?浩哥正帶著眾人貼著牆往前面走,「不過前面應該留一條路,所以我們如果一直走的話應該會到npc說的那個地方。」

「你們說她會帶我們去哪裡?」小歐疑惑。

npc捕捉到了自己可以回答的問話:「去那個地方……」

「……」小歐沉默了,就這麼下去他們是不會在npc的口裡問出什麼事情來的。

「別說話,靜靜地跟著她的指令走就行。」Amanda開口。

小歐點了點頭。

現在眾人到了一個比較大的拐角,由於此時四周的環境是全黑,所以在npc停止了走路的時候,其他人還在往前走。等發現npc不見了的時候,阿慶第一個返了回去。

「你們先在這裡等著別動,我馬上回來。」

阿慶離開后,浩哥想到了一件事,「如果這個npc是故意停在某個地方呢?」

「她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想讓我們注重?」

Amanda說完這句話后,阿慶急忙走了過來,「大家都過去一下,有情況!」

浩哥跟Amanda皺著眉頭對視了一眼。

此時的npc蹲在了牆角,一隻手緊緊的貼著牆,不知道她這樣做是為了什麼。

小歐走到npc旁邊,慢慢蹲了下來,開口:「你帶我們來這個地方,是有什麼事情嗎?」

npc敲了敲牆,小歐順著npc的手指的方向,把手放到了牆上慢慢的摸了摸。

「好像有什麼刻痕。」小歐道。

小歐站起來讓浩哥去摸了摸,浩哥點頭道,「應該是什麼密碼,我感覺像一串數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