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蠻好聽的嘛。」熙熙搓著小短手,滿臉期待地尋聲而去。

突然,一個穿著紅色新娘服的身影出現在了陀峰的背後,還很頑皮地伸手拍了一下陀峰的肩膀。

「相公,我在這呢!」新娘一改之前的哀怨語調,口吻變得俏皮起來。

「出場的時候不是還充滿了哀怨之情嗎,怎麼一現身就變得歡欣愉悅起來了?」熙熙搓著小短手,朝陀峰的身後看去。

「卧槽!真是亮瞎我的娃娃眼!」

當看清新娘的真容后,熙熙急忙抬起小短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並將頭埋進了雲熙子的懷裡。

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 聽到熙熙這麼說,雲熙子和蕭瓚也望了過去,待看清新娘的長相后,雖不至於像熙熙那麼誇張,但還是倒吸了一口氣。

陀峰說新娘長得丑,簡直是太謙虛了。

這哪是丑啊,這分明是慘絕人寰的丑啊!

新娘的個子不高,不到一米六的樣子,站在將近一米七的陀峰背後,要踮起腳才能將腦袋全部露出來。

通過露出來的腦袋,便能看到新娘的全貌。

她長了一張大餅臉,一張像被車輪碾壓過的大餅臉,大餅臉還不白凈,是蠟黃色,就像陀峰形容的那樣,有點像肝病患者的顏色,不過,在親眼所見之後,必須把「患者」二字改成「重患」二字。

重生九零做學霸 在這張大餅臉的下面,長了一圈黢黑濃密的絡腮鬍,絡腮鬍呈捲曲狀,雜亂交錯地卷在一塊,都可以被當做鳥窩用了。

雙唇被濃密的鬍子遮掩住了,看不到全貌,鼻子又大又塌,兩個鼻孔隨時都張得老大,感覺下一秒她就會大喊一聲:「紫薇,表走!」

黑色蜷曲的鼻毛從鼻孔里伸了出來,就像兩撇兒八字須。與鼻毛相對應的是眼睛上面的蠟筆小新眉,眉毛隨著新娘的各種表情,也會很配合地一上一下,擺出各種造型來。

新娘唯一值得稱讚,哦不,能看的地方就是她的那雙眼睛,大而有神,就像兩顆黑色的寶石,泛著幽深的光芒,美而神秘。

「你..你們看得見她嗎?」看著雲熙子和蕭瓚不為所動的樣子,陀峰忍不住懷疑道。

「相公,除了你,別人是看不見我的。」新娘扭著水桶腰,從陀峰的身後走了出來。

果然是虎背熊腰的身材啊!

再矮一點,估計就是正方形了。

「咳咳,你也玩夠了,從哪兒來的就回哪兒去吧。」蕭瓚雙手背在身後,看向新娘,說道。

「誰?你看得見我?」聽到蕭瓚這話,新娘急忙看向蕭瓚。

當她看到是蕭瓚后,就開始全身發抖了。

「大..大神?」新娘哆嗦著問道,並朝後面退了兩步。

作為一名修鍊了千年的泥鬼,她對蕭瓚還是有所耳聞的。

特別是從蕭瓚身上傳來的那一陣陣的冷冽之氣,越發讓她肯定了。

「恩。」蕭瓚點了點頭。

「媽呀!我碰到捉妖大神啦!」

大喊一聲后,泥鬼就朝外面奔去,並且腳步帶風,一眨眼就不見了。

「額,什麼情況啊?」雲熙子看向蕭瓚,一臉懵逼。

蕭瓚扶額道:「估計是被我嚇跑了吧。」

說完,蕭瓚就一個閃身,以追雲逐月之姿跟了上去。

雲熙子也緊隨其後,抱著熙熙,快速跟了上去。

回到北宋當大佬 「什麼情況啊?」 君少的纏愛小新娘 看著幾人突然消失在自己的眼前,陀峰更加懵逼了。

月光下,只見一個紅色的身影如火球般從田邊滾過,身後還緊跟著一高一矮兩個穿黑衣的人,他們健步如風,踏著田間的稻穗,追趕著紅色的身影。

蕭瓚覺得這個泥鬼真是不按牌理出牌,眼見著就要追上時,立馬從兜里將下午做的符拿了出來,並朝著泥鬼的後背扔了過去。

「不要追我!我不是壞鬼!」

泥鬼一邊狂奔,一邊吶喊。

「是丑鬼吧。」熙熙在雲熙子的懷裡,小聲嘟囔道。

「啪啪啪…」

那幾張符很快就貼上了泥鬼的後背,並在貼上之時發出了如硬物撞牆的聲音。

「啊!」

泥鬼乍然停住,並像石化了一般,懸浮在半空中。

符貼上后,上面的經文隨即閃過一道紅光。

紅光消失后,泥鬼漸漸地露出了原形。

只見,紅色的新娘服變成了泥黃色的土坯,土坯抖動了一下后,新娘整個人就幻化成了一座圓墩墩的泥佛。

「雖然依舊很醜,不過比那個新娘順眼多了。」

看到泥鬼被定住后,熙熙也從雲熙子的懷裡蹦了下來,甩著小短腿兒,跑到了泥鬼的正面。

「呀!你真的少了一隻眼睛也。」

當熙熙來到泥鬼的正面后,發現它只有一個眼睛,一個像黑寶石似的眼睛,而另外一邊只有一個漆黑的大洞。

除此之外,似乎還有什麼綠色的氣體正從這個洞里冒出來。

「我收回那句話,你和新娘一樣嚇人。」

熙熙被泥鬼半隻眼的模樣給嚇到了,急忙朝後面退了兩步。

「接下來該怎麼辦?帶它回大西天嗎?」雲熙子走到了蕭瓚的身旁,問道。

「讓它自己滾回去,不然,我就把它打成泥塊。」蕭瓚說道。

聽到蕭瓚這話,泥鬼眼洞里的綠色氣體越冒越多了,直往外沖。

「這是要自燃了嗎?」熙熙好奇地搓著小短手。

「我不回去,我要相公,還要眼睛!」一道幽幽的聲音突然從泥鬼的眼洞里傳出,雌雄難辨。

「呼啦!」

綠色的氣體突然在半空中化作了一道綠色的旋風,圍繞著泥鬼轉悠,並很快將泥鬼包圍在了這道綠色的旋風中。

當泥鬼徹底被綠色旋風包圍后,就被旋風捲起,朝遠處快速飛去。

「它要逃啦!」熙熙驚呼一聲后,就甩著小短腿兒,以腳踩風火輪的速度,朝綠色旋風追去。

蕭瓚再次扶額,「恐怕陀飛的符紙放得太久,過期了。」

「什麼?符紙也有過期的?」雲熙子一臉懵逼。

蕭瓚無奈地笑了笑,拉著雲熙子的手也追了上去…… 綠色的旋風從稻田上呼嘯而過,吹倒了無數稻穗,也將稻田摧殘得面目全非。

「站住!不許毀壞農民伯伯辛苦種下的莊稼!」熙熙在後面一邊追趕,一邊大喊道。

看著被旋風毀壞的田地,熙熙的心中越發憤慨了。

「看我的旋風小美腿!」

大喊一聲后,熙熙一個縱身,凌空翻轉兩周半后,抬起了右腿,一個加速度,朝著前面的綠色旋風快速襲去。

「呀!」

看著接近旋風了,熙熙張開了小短手,朝身後用力地甩出去,以臂力作為動力推動,加速了右腿的衝擊力。

「砰!」

熙熙的右腿衝撞上了旋風,發出了重物撞擊的聲音。

不過,卻只將旋風撞出了一個凹槽,並沒有徹底擊破

看著自己的旋風小美腿沒有成功突破旋風的重圍,熙熙一咬牙,一個鯉魚挺身,凌空翻轉半周后,頭腳交替,小短腿緊閉,小短手也平直地貼服於身體的兩側,以頭部作為唯一的攻擊點,加速了衝擊。

「看我的鐵頭衝擊波!」

熙熙閉上了雙眼,並低下了頭,用頭頂去和旋風硬碰硬。

「砰!」

又是一陣撞擊,熙熙用她的小腦袋把旋風撞出了一個窟窿,也給自己撞出了一條進攻路線。

衝進旋風后,熙熙並沒有停下,而是繼續朝著前面撞擊。

「看你的泥塊硬,還是我的頭硬!」

熙熙低著頭,朝著泥鬼的後腦勺狠狠地撞了過去。

「砰!」

「啊!」

泥鬼直接被熙熙給撞飛了出去。

隨著泥鬼衝出了旋風的保護,綠色旋風也漸漸消散。

「砰砰砰!」

在地上滾了好幾圈后,泥鬼終於以王八倒地朝天嘆的姿勢倒在了地上。

而熙熙則因為沒有剎住腳,還在繼續往前沖。

「啊!我停不下來啦,我的剎車失靈了,誰來幫幫我?」熙熙一邊急速飛馳,一邊大喊道。

看著熙熙就像一個充氣機似的,似潮鳴電掣般的速度衝出了陀家村,雲熙子急忙將雙手幻化成了桃樹枝,快速伸了過去,並在半空中將高速飛馳的熙熙給纏住了。

「啊!」

可惜,熙熙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當雲熙子纏住她后,不但沒有停下,反而拖著雲熙子直接朝前面奔去。

「熙子!」

蕭瓚急忙抱住了雲熙子的腰身,在被拖著朝前滑動了好幾步后,迅速將內力彙集到了雙腿上,以蒼龍盤嶺之勢穩穩地踩在了地上,並把地面踩出了兩個深坑來。

「看來,小東西使出了絕招。」

拖住了熙熙后,蕭瓚摟著雲熙子打趣道。

「一個可以把自己也給絕殺掉的絕招。」

雲熙子笑了笑,就抽回了桃樹枝,順便也把熙熙給拽了回來。

「呀!你的小可愛回來啦。」

眼看著熙熙就要背對著自己撞過來了,雲熙子急忙鬆開了桃樹枝,將雙手復原,然後一個躍起,凌空接住了正在展臂后飛的熙熙。

不過,熙熙的撞擊力實在是太強悍了,抱住熙熙后,雲熙子直接被她撞得來朝後面跌去。

「小心!」

蕭瓚急忙上前摟住了雲熙子,在朝後方退了好幾步后,終於四平八穩地站住了。

於是,就出現了這樣一個畫面。

蕭瓚摟著雲熙子,雲熙子摟著熙熙,熙熙則假髮歪

向一邊,一臉懵逼地看著前方。

三人組成了一套黑色的俄羅斯套娃。

「我成功降落了嗎?」熙熙扭頭看向雲熙子,還有些恍惚。

「你是成功被接住了,怎麼回事啊?」理了理熙熙歪到一旁的假髮,雲熙子問道。

「嘻嘻,這不是沒控制好體內的洪荒之力嗎?誰叫那股旋風那麼厲害,我用旋風小美腿都沒法穿破,就只好用上我的鐵頭衝擊波了。」熙熙搓著小短手,笑著說道。

雲熙子扭回頭看向蕭瓚,問道:「泥鬼這麼厲害嗎?」

「原本沒有這麼厲害,但它生出了很強的怨念,怨念化作了一股妖氣,才讓它變得如此強大。」蕭瓚鬆開了雲熙子,替她理了理頭髮。

「那些綠色氣體就是它的怨念吧?」熙熙從雲熙子的懷裡蹦了下來,看向蕭瓚,好奇道。

蕭瓚點了點頭,說道:「對,也許是陀峰一直沒有歸還它的眼睛,也許是陀峰不願意娶它,總之,這是一個比較記仇,又很小肚雞腸的泥鬼。」

說完,蕭瓚就指著前方,對熙熙說道:「它貌似又打算召喚怨念幫它脫身了。」

「什麼?」熙熙急忙轉身,就看到了一股新的綠色氣體從泥鬼的眼洞里冒出,並且越來越多,甚至有了彙集成風的趨勢。

「呵!還想再玩一次綠色旋風,它以為自己是旋風小子嗎?看我不把它打得來叫我爸爸!」

抬起小短手,將假髮朝下面壓了壓,熙熙一個飛身而起,朝著泥鬼沖了過去。

「休想再喚出旋風,破壞農民伯伯的莊稼!」

熙熙迅速地甩著小短腿兒,朝著泥鬼奔逸絕塵而去,並在身後濺起了無數塵埃。

「呼呼…」

眼看著旋風即將形成,熙熙急忙縱身躍起,在半空中旋轉了三周半后,以坐卧的姿態朝著泥鬼襲去,並在半空中劃出了一道優美的弧線。

「吃我一記在那菊花盛開的地方!」

大喊一聲后,熙熙夾緊小短腿兒,小短手於側身握拳,雙眉緊皺,目光如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