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人族的領地雖然貧瘠,不過它毫無人工建築修飾的自然風光卻是獨有韻味。

一路上,坐在獸車上幾個女孩子不時指著外邊冰雪環繞的世界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偶爾發出銀玲般的笑聲,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是來旅行的。

「老大,來嘗嘗我做的新料理。」柳姿妤忽然坐在林岳身邊,從系統背包里拿出一塊用碟子盛著的膏狀物。

那塊膏狀物呈墨綠色的半透明狀,林岳看了一眼,覺得有些噁心。

小丫頭在現實中明明可以做出色香味俱全的食物,可是很奇怪,她在遊戲里總是弄出一些賣相極差的東西,最奇怪的是,居然還能夠吃出的debuff。

不過還好,她弄出來的東西雖然賣相極差,但是味道一般很好,就好像上次吃過的黑暗蛋糕。

系統:翡翠果凍,食物,品質:極差,食用后100%幾率令人陷入麻痹狀態,持續2秒。(製作者:寂寞的魚)

林岳接過柳姿妤遞過來的那一碟綠油油的膏狀物,果然,食物的效果依然彪悍,上次是中毒,這次居然是麻痹效果。

在柳姿妤充滿希冀的目光注視下,林岳用叉子挖了一小塊放入嘴裡。

「怎樣老大,好吃嗎?」小丫頭有點急不及待問道。

「可以啊,味道十分清新,好像有點香草味。」林岳真心評價道。

雖然賣相實在不敢恭維,不過味道真的不錯,唯一有點麻煩的是,剛才開始系統提示他觸發了麻痹狀態,有2秒無法動彈。

「你們吃什麼?」

同坐一輛獸車的張超和小橋流水忽然湊了過來,看見林岳手裡拿著的翡翠果凍,不禁露出好奇的目光。

「你們要試試嗎?」

柳姿妤非常熱心,又從背包里拿出三碟翡翠果凍遞到他們的面前,就連平時關係不怎麼好的小橋流水也有份。

小橋流水用叉子琢了一下那塊墨綠色的膏狀物,滿臉懷疑道:「這玩意能吃嗎?」

「當然能吃,老大都說好吃。」柳姿妤挺了挺平坦的胸部,信心十足道。

「沒想到寂寞妹妹還是廚藝高手,我想一定好吃。」作為蘿莉控,張超第一個用叉子挖了一大塊放入嘴。

同樣觸發了麻痹狀態,讓張超臉上的表情僵住了幾秒。

小橋流水見狀,趁機挖苦道:「果然不好吃,你看,副會長的表情都傻掉了。」

然而她還沒來得及露出得意的笑容,張超卻突然大叫道:「太好美味了,居然這麼好吃。」

說著,張超又嘀咕道:「不過很奇怪,為什麼會麻痹?」

林岳已經忍不住笑了,提醒道:「你用系統的查看功能看看。」

張超端起碟子看了一下,半響苦笑道:「原來如此,不過能夠吃出debuff也算奇葩,寂寞妹妹是怎樣做到的。」

「什麼debuff?你們在說什麼?」小橋流水見張超大喊好吃有點不相信,又聽見他們在說什麼奇怪的話,當下更加好奇。

「你自己試試。」張超一臉壞笑道。

「試就試唄。」小橋流水賭氣一般端起自己那一碟翡翠果凍,叉子也不用,直接用嘴巴在上面咬下一大塊。

果凍入口即化,小橋流水臉上的表情定住了,不用說,她肯定也觸發了麻痹狀態。

2秒鐘一過,小橋流水滿臉不甘心道:「雖然會麻痹很奇怪,不過是很好吃沒錯。」

「真的?」柳姿妤見小橋流水也這樣說,臉上不禁露出滿足的表情,作為一個廚師,沒有比讓吃的人讚美更加的高興。

「寂寞妹妹還真厲害,能夠煮出那麼美味的食物,雖然賣相奇怪一點,不過真的很好吃。」張超很快把自己那塊果凍消滅,接著又拍了一頓馬屁。

「對了,你怎麼不吃?」林岳忽然注意到,坐在旁邊的青鹿撫子一直含笑看著大家在哪裡吃,而她卻沒有動嘴。

「其實,我之前已經吃過。」 亂世成聖 青鹿撫子笑著解釋,同時又滿臉羨慕道:「沒想到姿妤妹妹在遊戲里同樣有烹飪的天賦,可我就只能做出這個。」

話音剛落,青鹿撫子攤開手,只見她的手心上有幾塊花生米大的糖果,五顏六色十分好看。

「這個看上去很好吃啊,嫂子是你做的?」小橋流水原本對柳姿妤做的果凍有些不服氣,見青鹿撫子拿出別的吃的東西,連忙抓了一塊評價道:「光看賣相,嫂子這幾塊糖果好看多了。」

「我叫它做彩虹糖果,事實上用姿妤妹妹做果凍的材料做的,按道理味道是一樣。」青鹿撫子謙虛道。

「就算味道一樣,光賣相就可以加分,一定會更好吃。」為了打擊柳姿妤,小橋流水決定站在青鹿撫子一邊。

林岳卻有種不太好的預感,沖小橋流水阻止道:「喂,不要吃。」

可惜,林岳阻止得有點遲,小橋流水已經把糖一扔,掉進口裡去。

下一秒,小橋流水的表情僵住了,一開始大家還以為她又觸發了麻痹,但是幾秒鐘后,她的臉色卻從白色變成綠色,再變成紫色,接著頭上的血條開始唰唰的往下掉。

大家還注意到,小橋流水頭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恐怖的黑色骷髏骨頭圖標。

「靠,掉血好快,她要掛了!」

張超就坐在小橋流水的旁邊,眼見她的血條就要掉到谷底。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乳白色的光線落在小橋流水的同上,把小橋流水的血條硬生生拉住。

治療術是青鹿撫子放的,她好像早就預計到會出現這種狀況,一邊放治療術,一邊從系統背包里拿出一瓶盛著紫色液體的瓶子。

「快喝解毒劑。」

青鹿撫子將瓶子遞過去,小橋流水接過後想也沒想就往嘴裡灌,很快,她頭上那個恐怖的黑色骷髏骨頭圖標化作一陣煙消失了,血也不再掉。

大家見狀都鬆了口氣,林岳扶額道:「那個你可以解釋一下嗎?」

青鹿撫子一臉尷尬,不知道從何說起。倒是柳姿妤替她說道:「這些天我和玉藻姐姐(青鹿撫子讓柳姿妤在遊戲里叫她的id)都在研究烹飪技能,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玉藻姐姐每次烹飪都會出現食物變異,還得了個稱號。」

「什麼稱號?」

「地獄廚神。」

「……」 「從這裡去埋骨冰原至少需要一個多小時的路程,這樣吧,我們先租幾輛獸車,然後統一出發。」青鹿撫子提議道。

雖然現在所有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坐騎,不過他們公會這麼多人,如果在野外單獨行動的話很容易被攻擊。

青鹿撫子的意見得到大家一致的認可,最後林岳這個會長掏錢租了五輛獸車,載著眾人前往埋骨冰原。

獸人族的領地雖然貧瘠,不過它毫無人工建築修飾的自然風光卻是獨有韻味。

一路上,坐在獸車上幾個女孩子不時指著外邊冰雪環繞的世界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偶爾發出銀玲般的笑聲,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是來旅行的。

「老大,來嘗嘗我做的新料理。」柳姿妤忽然坐在林岳身邊,從系統背包里拿出一塊用碟子盛著的膏狀物。

那塊膏狀物呈墨綠色的半透明狀,林岳看了一眼,覺得有些噁心。

小丫頭在現實中明明可以做出色香味俱全的食物,可是很奇怪,她在遊戲里總是弄出一些賣相極差的東西,最奇怪的是,居然還能夠吃出的debuff。

不過還好,她弄出來的東西雖然賣相極差,但是味道一般很好,就好像上次吃過的黑暗蛋糕。

系統:翡翠果凍,食物,品質:極差,食用后100%幾率令人陷入麻痹狀態,持續2秒。(製作者:寂寞的魚)

林岳接過柳姿妤遞過來的那一碟綠油油的膏狀物,果然,食物的效果依然彪悍,上次是中毒,這次居然是麻痹效果。

在柳姿妤充滿希冀的目光注視下,林岳用叉子挖了一小塊放入嘴裡。

「怎樣老大,好吃嗎?」小丫頭有點急不及待問道。

「可以啊,味道十分清新,好像有點香草味。」林岳真心評價道。

雖然賣相實在不敢恭維,不過味道真的不錯,唯一有點麻煩的是,剛才開始系統提示他觸發了麻痹狀態,有2秒無法動彈。

「你們吃什麼?」

同坐一輛獸車的張超和小橋流水忽然湊了過來,看見林岳手裡拿著的翡翠果凍,不禁露出好奇的目光。

「你們要試試嗎?」

透視小村醫 柳姿妤非常熱心,又從背包里拿出三碟翡翠果凍遞到他們的面前,就連平時關係不怎麼好的小橋流水也有份。

小橋流水用叉子琢了一下那塊墨綠色的膏狀物,滿臉懷疑道:「這玩意能吃嗎?」

「當然能吃,老大都說好吃。」柳姿妤挺了挺平坦的胸部,信心十足道。

「沒想到寂寞妹妹還是廚藝高手,我想一定好吃。」作為蘿莉控,張超第一個用叉子挖了一大塊放入嘴。

同樣觸發了麻痹狀態,讓張超臉上的表情僵住了幾秒。

小橋流水見狀,趁機挖苦道:「果然不好吃,你看,副會長的表情都傻掉了。」

然而她還沒來得及露出得意的笑容,張超卻突然大叫道:「太好美味了,居然這麼好吃。」

說著,張超又嘀咕道:「不過很奇怪,為什麼會麻痹?」

林岳已經忍不住笑了,提醒道:「你用系統的查看功能看看。」

張超端起碟子看了一下,半響苦笑道:「原來如此,不過能夠吃出debuff也算奇葩,寂寞妹妹是怎樣做到的。」

「什麼debuff?你們在說什麼?」小橋流水見張超大喊好吃有點不相信,又聽見他們在說什麼奇怪的話,當下更加好奇。

「你自己試試。」張超一臉壞笑道。

「試就試唄。」小橋流水賭氣一般端起自己那一碟翡翠果凍,叉子也不用,直接用嘴巴在上面咬下一大塊。

果凍入口即化,小橋流水臉上的表情定住了,不用說,她肯定也觸發了麻痹狀態。

2秒鐘一過,小橋流水滿臉不甘心道:「雖然會麻痹很奇怪,不過是很好吃沒錯。」

「真的?」柳姿妤見小橋流水也這樣說,臉上不禁露出滿足的表情,作為一個廚師,沒有比讓吃的人讚美更加的高興。

「寂寞妹妹還真厲害,能夠煮出那麼美味的食物,雖然賣相奇怪一點,不過真的很好吃。」張超很快把自己那塊果凍消滅,接著又拍了一頓馬屁。

「對了,你怎麼不吃?」林岳忽然注意到,坐在旁邊的青鹿撫子一直含笑看著大家在哪裡吃,而她卻沒有動嘴。

「其實,我之前已經吃過。」青鹿撫子笑著解釋,同時又滿臉羨慕道:「沒想到姿妤妹妹在遊戲里同樣有烹飪的天賦,可我就只能做出這個。」

話音剛落,青鹿撫子攤開手,只見她的手心上有幾塊花生米大的糖果,五顏六色十分好看。

「這個看上去很好吃啊,嫂子是你做的?」 我真的不會做菜 小橋流水原本對柳姿妤做的果凍有些不服氣,見青鹿撫子拿出別的吃的東西,連忙抓了一塊評價道:「光看賣相,嫂子這幾塊糖果好看多了。」

「我叫它做彩虹糖果,事實上用姿妤妹妹做果凍的材料做的,按道理味道是一樣。」青鹿撫子謙虛道。

「就算味道一樣,光賣相就可以加分,一定會更好吃。」為了打擊柳姿妤,小橋流水決定站在青鹿撫子一邊。

林岳卻有種不太好的預感,沖小橋流水阻止道:「喂,不要吃。」

可惜,林岳阻止得有點遲,小橋流水已經把糖一扔,掉進口裡去。

下一秒,小橋流水的表情僵住了,一開始大家還以為她又觸發了麻痹,但是幾秒鐘后,她的臉色卻從白色變成綠色,再變成紫色,接著頭上的血條開始唰唰的往下掉。

大家還注意到,小橋流水頭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恐怖的黑色骷髏骨頭圖標。

「靠,掉血好快,她要掛了!」

張超就坐在小橋流水的旁邊,眼見她的血條就要掉到谷底。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乳白色的光線落在小橋流水的同上,把小橋流水的血條硬生生拉住。

治療術是青鹿撫子放的,她好像早就預計到會出現這種狀況,一邊放治療術,一邊從系統背包里拿出一瓶盛著紫色液體的瓶子。

「快喝解毒劑。」

青鹿撫子將瓶子遞過去,小橋流水接過後想也沒想就往嘴裡灌,很快,她頭上那個恐怖的黑色骷髏骨頭圖標化作一陣煙消失了,血也不再掉。

大家見狀都鬆了口氣,林岳扶額道:「那個你可以解釋一下嗎?」

青鹿撫子一臉尷尬,不知道從何說起。倒是柳姿妤替她說道:「這些天我和玉藻姐姐(青鹿撫子讓柳姿妤在遊戲里叫她的id)都在研究烹飪技能,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玉藻姐姐每次烹飪都會出現食物變異,還得了個稱號。」

「什麼稱號?」

「地獄廚神。」

「……」 「差點成為第一個被糖『噎死』的玩家。」小橋流水大口大口氣的呼著,連忙拿出血瓶給自己補充hp。

大家都很好奇,究竟青鹿撫子做出了的彩虹糖果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殺傷力,明明賣相那麼好,但是卻帶有劇毒,於是每人從她手裡拿了一塊。

系統:彩虹糖果(變異),食物,品質:極差,食用后100%幾率令人觸發劇毒狀態,每秒失去500點hp,持續60秒。(製作者:玉藻)

看了這個,大家都沉默,還能說什麼?如果剛才青鹿撫子不是提前準備了治療術和解毒劑,小橋流水真的可能會成為第一個被糖『噎死』的玩家。

難怪系統會賦予青鹿撫子地獄廚神的稱號,不得不說,用這個稱號來形容她的廚藝真的很貼切。

儘管現實中林岳早就領教過,可是萬萬沒想到在遊戲里她的廚藝依舊那麼糟糕,還獲取這樣的稱號。她煮出來的東西與其說是食物,不如說是毒藥,還是巨毒,巨毒的那種。

不過通過這件事可以100%地證實,青鹿撫子真的沒有烹飪的天份。

考慮到自己現在還住在青鹿撫子的家,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林岳拍了拍她的肩頭,語重心長道:「我覺得你以後還是放棄烹飪吧。」

青鹿撫子愣了一下,慢了幾秒才明白林岳的意思,隨即嬌媚的白了他一眼笑罵道:「放心,在現實里我可不會毒死你。」

青鹿撫子的話惹得林岳一陣無奈,至於其他人則哈哈大笑,顯然十分樂意看到林岳吃癟的模樣。

……

經過將近一個小時的路程,載著眾人的獸車來到一個巨大的湖泊前,那是一個結婚厚厚冰層的湖泊,在陽光的照射下,映著蔚藍的天空以及附近的冰川大山,宛如鏡子一般巧奪天工。

眾人從獸車走下來后,都被眼前波瀾壯闊的景色所吸引,有那麼一瞬忘記了自己身處遊戲世界,直到不遠傳來一陣吵雜的聲音,這才回過神來。

湖泊的不遠處有一個小鎮,不,或者應該說小村莊比較合適。外邊只有簡陋了泥巴和木頭搭成籬笆圍著,彎彎曲曲的小徑兩邊錯落有致分佈著幾七八間石頭建成的房子,除此以外沒有別的建築。

不過別看這個小村莊那麼小,但它現在的里裡外外卻聚滿了,差點把小村莊不大的入口堵住。

這些人幾乎都是玩家,不用說肯定全是為了地契而來,否則如此偏遠的地方,附近有沒有練級地圖,怎麼可能吸引那麼多的玩家遠道而來。

「話說回來,是什麼人發現這個副本的?」打開系統地圖,發現這裡距離最近的練級區域差不多要大半小時的路程,很難想象在地契消息沒有傳出來這裡是一個怎樣荒涼的地方。

「說出來你可能不相信,第一個發現副本的玩家是一對休閑玩家,他們現實中是一對退休不久的老夫妻,在遊戲里以到處遊歷和欣賞遊戲風光為主,恰好就發現這個隱藏副本。」張超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