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錯了,從你歸來心中只有宗門那一刻起,你就已經不再是我堂哥,而且這個世界是我們的,你們隱族既然已經隱了,就不要想著出來干擾世間的秩序!』齊明衣袍獵獵作響道。

『你們卑鄙!』宋安然從幾人對話中反應了過來,尤其是師兄齊淳風的態度,使得他明白這件事情好像嚴重了,再一想是自己糟了黑手,立刻氣急敗壞的吼了出來。

『是你們,這裡只有你們有這個能力!』宋安然轉身看著身後的劉勝等人,然後右手一揮地上的那柄長劍就激射了過去,同時他自己也跟了上去。

『安然住手…,去攔住他!』喊了一嗓子不見作用,齊淳風看向了身邊一同前來的師妹虞雨晴。

『你自己小心!』 腹黑冷少的暖婚 虞雨晴看了一眼對面,然後向著處於羞怒狀態的宋安然飛去。

『你們現在住手,交出手上的一切資源,我可以同意你們組建自己的勢力,然後繼續生活在金陵城裡,甚至是吸收你們加入我符宗外門弟子之列,如何!』齊淳風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你太目中無人了,你也就相當於三級中期進化者的程度,真以為你今天是穩勝的局面,現在我們場中有多位三級進化者,再加上一群巔峰的二級進化者,誰勝誰負還不一定呢!』

『你算一個,那藏在附近的秦思宇算一個,再加上神秘的混沌神教可能有一個,你們也就三位而已,而我這邊也是三人,你們還是輸了!』 冷帝殺手妃:朕的廢后誰敢動 齊淳風豎起三根指頭嘲諷道。

『吼!』

隨著齊淳風聲音落下,遠處的黑夜中突然響起一聲怒吼,然後一個凌厲的氣機迅速向著這邊襲來,直至出現在了齊淳風的視界上。

『你們竟然能夠說動它!』看見這身影,齊淳風臉色微微一變,看向四周的眼神一下變的警覺了。

在這一刻他想到了『王』,想到了那個控制了百萬屍群的存在,想到了那個自己付出絕大代價,依靠異寶威脅才達成協議的恐怖身影。如果他也要出手,那他就沒一點的勝算了。

『不對,在我沒死的情況下,『王』是不可能跟你們合作的,我跟他簽下的可是誓言之書,他是不敢違背承諾的!』齊淳風突然想到了什麼,一臉不相信的喊道。

『錯就錯在你太自大,你認為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雖然你也意識到了進化者能力的詭異,想著將這種能力融入到你的修行中,但你卻根本就沒有想到,有些進化能力你根本就想不到的,但它卻真實存在,今晚你必死無疑!』齊明坦言,然後手上出現了一襲黑色的短刀。

『想殺我,那就看你們打算付出幾條命吧!』齊淳風眼見談不下去了,直接手一揮一柄長劍就出現在了手中。

『我去,這什麼能力?』側下方,褚華被齊淳風這手看的目瞪口呆。

『你會知道的,現在你去幫我看護我的隊員,但你得先去嘗試一下突襲那宋安然,給我製造一個一擊必殺的機會!』秦思宇冷冷的看著跟劉勝等人站在一起的宋安然道。

『行,你看著!』褚華答應一聲,然後整個人在秦思宇面前就失去了氣息,雖然能看見他這個人,但秦思宇的精神視野卻是一片空白,彷彿面前的褚華是不存在的。

而這也是褚華新覺醒的三級異能,潛行藏蹤,連秦思宇的三級精神力也無法發現。

那邊宋安然仗著自己的實力高超,然後一路橫衝直撞的向著特勤車奔去,一路上攔截他的劉勝候元麻籍董瑞琪,先後被他打飛出去,眼看著就快到了車旁。

車前,先前已經被爆炸炸傷過的劉歡等人,哪怕對宋安然的戰力已經絕望,可還是勇敢地站在了那裡,一步不退。

褚華快速向著那邊的宋安然奔去,也就在這時空中的虞雨晴發現了直直向著宋安然奔去的褚華,然後就發現了褚華身上的異常,一邊向著下面落去,一邊高聲提醒道;『宋師兄,小心身後!』

『嗯,找死!』聽見虞雨晴的話,宋安然轉身看來,然後看著宛如普通人的褚華獰笑,直接一劍向後刺去。

『還真是蠢!』褚華眼看著宋安然持劍刺向身前空處,稍微一錯步,身子就斜出去了一點。

『給我破!』宋安然一聲怒吼,然後噗的一聲直接七竅流血,但他先是對著撲來的褚華大手一揮,又是一劍刺去,然後才用收回的手在頭上點了幾下。

車內,突然傳來一陣驚呼聲,然後褚華就隱隱約約聽見裡面有人在說什麼;『小娟昏過去了!』

『小娟,就是那剛才暗中幫手的力量,精神力可真強!』褚華感嘆一聲,然後爆發全速。

這一次少了小娟與潘曉紅的干擾,褚華就看到宋安然的真本事了,無論自己怎麼變動方位,他的劍總是鎖定著自己的身形。而此時前有堵截後有追兵,褚華的形式一時間危險了。

頭頂上方的黑夜中,齊淳風看著突然冒出的褚華臉色鐵青,再看看對面牽制他的二人一臉的若有所思,那還不明白這個新出現的三級進化者並不在他們的計劃中,一時間他的心中也有點亂了。

『你們的運氣可真好,但也到此為止!』齊淳風看著面前的劍尖道,然後一股凌厲的氣勢自他身上散出。

『那我們就來試試!』說話間,齊明抬手一槍射出,遠處屍王一聲怒吼,一個破風聲就呼呼傳來,然後一個黑影直接砸入此方天空。

齊淳風一閃躲開屍王的人身飛錘,然後一拳對著另一個男人轟出,至於齊明射出的那顆子彈,早就被他掃出的一縷劍氣切開。

隨著空中幾位三級存在開始了交戰,地面上一陣陣喊殺聲突然響起,然後一個個身影自黑暗中撲出,全都向著場中撲來。

那邊褚華還在跟宋安然纏鬥,他也不主動跟他碰撞,就是一直騷擾他使他不能前去攻擊車輛,而對於身後悄無聲息來臨的虞雨晴,他就像是沒有察覺到一樣。

宋安然眼中的血已經被他止住了,透過那一層鮮紅,他看見了前面落下的師妹,再看著面前那猶如小丑一樣的男人,他終於肆無忌憚的笑了,嘲笑終於有一名三級進化者要死在了自己的劍下。

看著宋安然笑了,褚華也慢慢的笑出了聲,然後就在虞雨晴出現在他背後幾米時,他的袖口突然落下一柄短刺,然後轉身架住了虞雨晴手中的劍,至於身後的宋安然,他已經沒有機會了。

看著近在咫尺的虞雨晴那張驚懼的臉,褚華心中不禁想道;『原來這等神仙人物也會怕!』

就在剛剛褚華轉身時,就在宋安然以為自己可以手刃一名棄民的三級進化者時,在他的身後,已經潛伏過來的秦思宇終於張開了眼睛,一瞬間一股強大的精神力籠罩了宋安然,然後一柄黑色的長刀刺透了他的胸膛。

眼神明亮、神情陰鬱、氣勢狂暴,在睜開眼的那一刻,秦思宇用這種極端的方式宣布了自己的意志。

『你敢!』空中齊淳風在察覺到秦思宇釋放出的氣勢時就意識到了不妙,等再看見他出現的地方,立刻嚇得怒吼出聲,然後閃身就向下墜去。

『攔住他,先斷他一臂!』齊明也怒吼,然後雙手一推,面前那柄斷刃就原地消失,只留下一陣尖嘯聲。

『滾開!』齊淳風揮劍怒斬,一劍將齊明的斷刃劈成廢鐵,再一劍就向秦思宇劈去,嘴裡悲憤的喊道;『去死!』

『你做夢!』秦思宇冷笑然後一個轉身,鬼刀由下向上帶著一溜火線向上撩去。

『砰!』的一聲,齊淳風的劍氣與秦思宇的黑火刀罡在空中相撞。

下面兩人都拉著各自的隊友迅速後退,秦思宇是因為齊淳風手上突然出現的一疊符篆,而齊淳風則是因為頭頂上壓下來的三位進化者,他不得不退。 第三百三十章請君赴死

齊淳風止住身形,然後按住想要衝上前的虞雨晴,看著對面的秦思宇與褚華冷笑道;『殺了我師弟,你們打算今天留下幾人!』

此時在他的頭頂,漂浮著他剛才手上拿著的長劍,而在另一隻空著的手上,一張張符篆正在嘩啦啦作響,但只有聲音傳出卻不見符篆紙張舞動。

如果不是這場生死相爭,秦思宇可能早就湊上去了,實在是隨著交手,齊淳風展露的東西越來越匪夷所思。他就像是小說中走出的人物一樣,最起碼那一手御劍術,就讓場中所有人看的眼直。

虞雨晴仇視的看著對面的秦思宇,但感受著齊淳風死死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急促的鼻息慢慢的回落了下來,然後整個人平靜的看著秦思宇二人。

看見虞雨晴平靜了下來,秦思宇心中一稟,立刻明白想激怒對方的策略失效了,必須得重新想招。

同時,在齊淳風壓迫虞雨晴冷靜時,其他幾人慢慢的圍了上來,其中那屍王佔據了北面,秦思宇褚華佔據南面,齊明漂浮在西面的上空,至於最後一人,也就是那始終蒙著臉的男人,則站在了東邊,也就是回城的方向。

『五對二,你們以為可以勝我,也未免把我們想的太簡單了吧!』齊淳風眼神斜撇,看了一眼身側的兩人。

『能不能勝試過才知道,但無論如何,今天請你去死!』齊明看著下面自己的堂哥平靜道,就好像不是在說一件強人所難的事一樣,而是兩兄弟在互相寒暄。

『請你去死!』蒙面男人沙啞著發聲道。

他們七人在這邊維持了一個短暫的平衡,但在另一邊,在風景區入口那邊的一片樹林,在特勤車隊的外圍,一張張或歇斯底里或憤怒到扭曲的臉正廝殺在一起,時不時的就有人不甘的倒下去,或者是被各種能力詭異的存在擊殺。

至此齊明率領的研究所精英護衛隊已與韓黨率領的特警隊匯合,但他們所剩的人員也已經不多了,只是勉強的支撐著齊淳風與宋安然帶來那些人的臨死反撲,而且那所謂的暗能步槍,此時也是成了燒火棍。

與他們需要防守的態勢不同,在那片混亂的大亂場上,也有一道道飄逸靈動的身影,他們就像是收割者一樣,不斷地跨過一道又一道的身影。

『神教真是大手筆,看來你們已經選擇了我的兄弟,三王七侍八將,今天來了不少啊,那麼神女也要跟『王』一樣,背棄與我的誓約了!』齊淳風看著場中那不斷在收割生命的一道道身影,臉上有著不加掩飾的憤怒。

『背棄,違約!你可能沒搞清楚,跟你立誓的是誰,還是說你太相信你的智慧了,不然你現在可以試一下,看看你的誓約能制裁誰!』蒙面男撕掉了自己臉上的頭套,然後露出的面容就是秦思宇曾見過的萬磁王沈中磊。

聽見沈中磊的話,齊淳風臉色一瞬間變得很難看,左手一翻一張捲軸就出現在了手上,這一手又看的秦思宇等人眼皮一跳。

拿出捲軸的同時,齊淳風就在一直看著沈中磊臉上的表情,等見他一直無動於衷,齊淳風的心就沉了下去,然後一咬牙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左手上的捲軸突然無風自燃,然後直接被他拋上了半空。

捲軸浮空自燃的速度很快,然後一股青煙飄搖直上,就在這時秦思宇突然感覺到一股神秘的能量波動,但也就是在一瞬間,那波動又消失了,同時那青煙升上三尺突然消散。

『你可以再試一下另一卷!』邊上,那自一開始就沒有出聲的屍王突然字正腔圓的說道。

『你們耍我!』齊淳風臉上閃過一絲羞怒。

『師兄?』虞雨晴不知所措的看著齊淳風。

『你們真以為殺了我二人宗門就會不知道外面的事了嗎,你們也太小看我們了,等著吧!哪怕我們今天死在這裡,他日宗門也會戮絕你們全部,因為你們就是給猴看得雞!

但在這之前我就讓你們見識見識,什麼是讓你們絕望的能力,什麼又是對你們能力的碾壓!』齊淳風鐵青著臉,說完就放開了壓著虞雨晴的手。

齊淳風手剛一松,虞雨晴就撲了出來,然後一道流光閃過,一張張符紙突然飛出,然後向著秦思宇褚華二人迎面封來。

『雷!』虞雨晴左手抬起,食指與中指並立向前一劃,然後一股能量波動就自她指前蔓延而開。

女boss坑仙路 同時她空著的右手上出現了一把與齊淳風手中劍一樣制式的長劍,也不見她什麼動作,那柄劍就像軟鐵打造的一般,宛若游龍一樣繞在她身前三寸處。

隨著虞雨晴說出雷這個字眼,秦思宇心頭一緊,第一時間就拉著褚華後退,然後只聽劈啪一聲平地一聲雷響。

在虞雨晴撲出后,齊淳風手上又出現了一個黑乎乎的疙瘩,看見這東西邊上幾人同時動手,因為誰都不知道他又拿出的是什麼詭異的玩意。尤其是齊明,手一揮那柄破碎的斷劍就重新向齊淳風射去。

另一邊,那萬磁王沈忠磊則是伸出了手,然後發動能力就想將那黑疙瘩吸上來,但他想錯了,那東西看著是黑鐵,但其實卻在沈中磊的能力下一動不動。

齊淳風冷笑一聲,對二人的攻勢看都不看一眼,然後他頭頂的長劍斜劈,將齊明的斷劍砸飛,他則使勁將手中的黑疙瘩往地上一灌。

隨著一聲悶響,一股灰色的煙霧爆開,然後迅速將周圍十幾米的地方都籠罩了進去,哪怕秦思宇已經及時後退,依然還是慢了一步,然後被那股自背後而來的逼人寒氣又推回了煙霧中。

一落入煙霧中,秦思宇第一意識就是腳在地上重重一頓,然後整個人就像出膛的炮彈一樣,激射而出。

但那也是徒然的,上升不足十米,秦思宇又感覺有一道凌厲的劍氣自上方向他襲來,然後躲避不及直接被劈在身上,整個人失控的掉了下去。

而在掉下去的過程中,秦思宇聽見了一聲痛苦的悶哼,那悶哼聲好像是來源於那男性屍王。

『砰!』的一聲落地,秦思宇馬上又翻身而起,然後無聲息的向著左前方跨前幾步,離開了最先落地的地方。而在他剛剛離開,幾聲唰唰的利器入土聲緊接著傳來,甚至破空形成的氣浪吹動了秦思宇腦後的頭髮。

因為看不清任何東西,秦思宇做出了防守的態勢,然後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同時他的耳朵開始一前一後的不斷扇動。

精神視野下,秦思宇看見在自己身邊有一個很明顯的能量場,而在這個能量場中,還時不時的有一道道能量在流動,結合自己耳朵聽到的聲音,秦思宇隱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這片灰霧籠罩的區域是齊淳風故意造成的,而那些流動的流光,則是由齊淳風控制的飛劍,阻止著任何一個想向外逃去的人。至於剛才那聲悶哼聲,秦思宇也看到了他們的位置,但此時場中也只剩下了六個人。

秦思宇心中暗急,不知道少了的那人是誰,而且他剛才明顯有將褚華甩出去的動作,也不知道他究竟出去了沒有,如果出去的不是他,秦思宇已經不敢想象外面會怎麼樣了。

結合剛聽見的那聲慘叫,秦思宇立刻就向著視野中兩人聚在一起的地方而去,不管如何先要幫助這邊這一對,因為如果不幫他,就只能看著一個人死去。

秦思宇身形一動,立刻其他幾個原先本靜止的身影也立刻跟著動了,所有人全部向著秦思宇要去的地方奔去,也就在這時第二聲悶哼聲傳來。

秦思宇雙眼一眯,知道場中人的意思,那就是他們也無法分辨敵我了,於是他的身體在奔行中繚繞上了一層黑色的光暈。

一個兩個的,在灰霧中奔行的身體都微微釋放了自己的能力,然後很快就互相感應到了對方是誰,至此秦思宇看向前方的眼神變了,變得殺氣騰騰。

秦思宇快速向前奔去,右手上的鬼刀拖在身後,然後臨近那塊區域后,直接一個大風車舞動,長刀自頭頂力劈而下,刀刃處黑色的火焰暴漲。

與此同時,另外兩人御使著自己的武器,也先後射進了那一塊區域,一時間那邊悶哼聲不斷。

一刀斬下秦思宇後退少許,但漸漸的秦思宇發現不對了,因為按照剛剛他看到的東西,這一切不該如此簡單才對,如果裡面有那兩人任何一個,這周圍的飛劍應該瘋狂攻擊他們才對,怎麼會像消失了一樣沒有絲毫異動。

『你們等著,我靠近看一下!』不管那邊聽的聽不清楚,秦思宇說了一句就向那片區域走去。

走幾步秦思宇就稍微停一下,然後再走幾步再停一下,等看到那些流光此時都只是彙集在他們的頭頂上時,秦思宇向前使勁一竄,同時他全力釋放出了自己火焰異能。

熊熊燃燒的火焰驅散了少許灰霧,也讓秦思宇的眼前變得清亮,但就在這時他看見灰霧的另一端,一隻裹帶著灰霧的手向自己伸來,然後秦思宇感覺自己腹部一痛。

『齊淳風!』秦思宇怒紅了眼,本來籠罩在身側的火焰圈轟燃爆碎,一股火焰氣浪直接向外席捲而去。

氣浪吹動下,在秦思宇的對面露出了齊明驚恐的臉,而在兩人中間的那處區域中,那名男性屍王與一頭三米多長的變異獸正撕咬成一團,雙方的身上都破破爛爛的。 三百三十一章火龍陣

時間回到灰霧籠罩之前,在虞雨晴向著秦思宇褚華二人喊出『雷』聲時,在齊淳風手中的黑疙瘩爆開時,一道閃電劈在了秦思宇與褚華剛剛的落腳點,然後『啪』的在地上留下一團焦黑。

褚華本來看見那些符篆還有點反應不及,但等看到這些符篆召喚出來的攻擊是雷電時,褚華笑了,然後在秦思宇拉著他大踏步後退時他伸出了手,不等他接到虞雨晴發出的第二波攻擊,他整個人直接被秦思宇甩了出去。

等他在反應過來控制住身體,眼前就出現了一個數十米方圓的霧團,下意識的褚華就向裡面闖去,然後一道流光閃電般向他襲來。

長年的軍旅生涯使得褚華感受到那隱隱的逼人殺機,然後他收回了邁出的腳步,看著那道流光字眼前飛過,然後消失在濃霧中。褚華對著濃霧喊了幾聲,但卻沒有任何的聲音傳來,就像濃霧中和他們不在一個世界一樣。

就在褚華還想再試一下時,突然聽到身後有人焦急的喊道;『小心!』

下意識的褚華原地橫跨,然後將自己的右手直接向後揮去,手在半空一道亮光出現,然後劈啪一聲兩道雷電擊在了一起。

『雷系能力者!』虞雨晴皺眉,然後再度撲了過來,這一次她沒有用符篆,而是指示身前的那抹游龍向前奔襲。

『神兵利器,我也有!』看見那抹亮光,褚華神情一振,然後一柄軍刺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對著那襲來的游龍就劈了下去。

『呲啦!』一聲,褚華身體已經出現在了另一個方向,至於虞雨晴,則飛上了灰霧的上空。

『秦思宇!』褚華對著灰霧中喊道。

『別叫了,你就算喊破喉嚨也沒用,你們這些棄民又如何能理解陣法的奧妙,在這迷魂陣中我師兄穩操勝券,甚至他都不用親自出手,你們的同伴就會自相殘殺,最後死的乾乾淨淨!』虞雨晴看著褚華嘲諷道。

『棄民?』褚華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棄民的意思就是被遺棄的子民,或者也可以說是被丟棄的子民,在某些無法改變結局的事情面前,他們害怕了膽怯了恐懼了,然後有些人丟下自己的子民逃了,逃到了一個自己認為安全的地方,然後他們就自稱自己為隱族,意思是隱居起來的族群!』韓黨臉色嚴肅的出現在了褚華的身後。

『那看來不應該是隱居起來的族群,而是一群被嚇破膽子的膽小鬼,孬種!』褚華明白了意思,然後看著虞雨晴呸了一口道。

『是這個理,但究竟是誰遺棄了誰還不可知,最起碼現在的隱族想回歸了,他們想拾起自己昔日的榮耀!』一個男人出現在了褚華的另一邊,三人成一個箭頭一樣的對著虞雨晴。

『那又如何,隱族天生就是統治者,我們的高貴之處又怎是你們這些棄民可以理解的,你們連最起碼的修鍊都不會,要不是機緣巧合在這末世里覺醒了異能,你們也就只是淪為屍族食物的下場!

但就算你們覺醒了又如何,你們辛辛苦苦的搏殺進化,甚至為此付出生命的代價,好不容易才提升一點點的能力,而我們隱族呢?只需要打坐修鍊,我們自然就會成為你們眼中遙不可及的強者,最起碼我殺你們的三級進化者根本就不費任何力氣!』虞雨晴看著下面三人傲然道,聲音里與眼裡的不屑顯而易見。

『姑娘,你應該也是跟齊淳風一樣被從外界帶進去的吧?』灰霧另一邊,麻叔候元劉勝他們也站了出來,而這句話就是麻叔說出來的。

『那不一樣,我只是流落在你們棄民中,但我體內的優良基因還是會促進我優於你們,就算沒有加入隱族,我也會是這個世界的天之驕子,是你們需要仰望的存在!』虞雨臉色漲紅,就好像什麼難堪的事被人揭了出來,然後怒視向麻叔。

『好好的人不做,非要去當鬼!』又一個聲音響起,然後康華的臉映照在了燈光與火光下。

『是你!』虞雨晴看著康華吃驚道。

『沒錯是我,當然還有其他幾人!』說著話康華讓開了身子,在他的身後,三K會的兩位副會長柯楷、昆鵬,還有末日大隊的隊長田正閶以及戰屍團的副團長趙鵬、閆凱潤,金陵城數得上數的進化者都出現在了這裡。

而這些人,原先都是投降於齊淳風的麾下!

『你們既然背叛我們,那就全部去死吧!』虞雨晴感覺自己受到了羞辱,直接手一揮一疊符篆就向下射去,然後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動散發出來。

來時綣綣,別後厭厭 場中眾人雖然沒有這方面的能力者,也感覺不到周圍能量的暴動,但最起碼的危機意識還是有的,尤其在看見這像是灑花一樣的紛紛符紙,立刻一個個躲開了這一片區域。

『轟!』的一聲,一團巨大的火焰在空中爆開,籠罩範圍數十米,幾個沒有跑出去的進化者連聲音都沒有發出,直接就變成了人形火炬倒下。

『棄民們,在這無盡的火焰中贖罪吧!』虞雨晴傲然道,然後手再一揮,又是三張符篆飛出。

『麻煩,沒完沒了了!』劉勝碎碎念,但卻不得不再退幾步,而其他人也是一樣。

三張符篆飛出落入火海,下一刻三條火龍飛出,頭頂符篆直接向著眾人飛去,而那火海也只是縮小了小半圈而已。

『兄弟,我們得制住她,要不然根本支援不了迷霧裡的人!』韓黨對著另一邊的褚華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