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比賽還沒開始,大家都不要太過擔心了,到時候,若是沒有合適的學員組隊,我們幾人也足夠了!」

所有隊員在聽到沐靈夕的話后,頓時一臉自信的抬起頭。

「就是!只要我們前兩輪的成績足夠好,到第三輪時,只要稍加註意就好了!想搶我們的號牌,還沒那麼容易!」

於冉頓時出聲說到。

墨瀾軒對沐靈夕的實力是比較了解的,心中似乎並不擔心。

「多加註意不是壞事。」

沐靈夕祝福,每一個人將號牌收好之後,目光朝著報道台前的女子看了過去。

「多謝學姐指點,我們就不打擾學姐工作了。」

沐靈夕知道這女子多半是因為仰慕墨瀾軒,所以才對他們多番提點,但她還是一臉真誠的道謝。

「大家不必客氣。」

那女子羞紅著一張臉,一邊說著,眼神卻是偷偷的觀察著墨瀾軒的神情。

然而墨瀾軒卻自始至終都未多發一言。

就像是沒有看到那女子的仰慕一般,那雙風輕雲淡的眸子,大多數時間都在關注著沐靈夕的一舉一動。

眾人告別了報道台前的女子,朝著會場中央的方向行去。

剛才那身穿制服的中年男子,似乎在召集著所有報道完畢的學員。

此時的會場中央,已經聚集了不少的外圍學員。

當沐靈夕他們來到近前時,便聽到那身穿制服的中年男子,正高聲說道。

「所有領到身份號牌的學員,請自行前往天賦屬性測試大殿,進行第一場比試。」

中年男子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指向一個方向。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沐靈夕等人看到了一座隱在半山腰中的宏偉大殿。

墨瀾軒看著那座宏偉的大殿,頓時出聲對沐靈夕等人說道。

「那便是宮佑國最大的天賦測試大殿了,裡面的天賦測試水晶,相傳是上古時期的遺寶,距今,已經有上萬年的歷史了。」

聽著墨瀾軒的話,沐靈夕的眼神,閃過一瞬間的猶豫。

然而下一秒,沐靈夕的眼神卻變得堅定起來,隱藏在衣袖中的右手,此時正緊緊的攥著一顆藥丸。

狂戰小隊的其他隊員,此時正一臉嚮往的看著天賦測試大殿的方向,並沒有發現沐靈夕臉上那一閃而過的猶豫。

不過這一切,並沒有逃過墨瀾軒那緊緊跟隨著沐靈夕的雙眼。

「靈夕?」

墨瀾軒有些擔心地出聲。

一雙眼卻是緊緊的看著,沐靈夕那略顯僵硬的手臂。

深淵里的修騎士 沐靈夕聞聲,一抬頭就對上了墨瀾軒那雙滿含擔憂的眸子。

沒想到她的一時失神,還是被墨瀾軒發現了。

為了打消墨瀾軒心中的擔憂,沐靈夕輕笑著搖了搖頭,然後說到。

「我沒事,剛剛只是有些走神了!」

墨瀾軒見沐靈夕此時心緒平靜,頓時放下心來。

「沒事就好。」墨瀾軒說完,話音卻是一頓,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在那位五長老的帶領之下,三個人一路來到了雷氏家族的宴堂之中。

這宴堂之內,此刻倒是十分的熱鬧,歡迎新進客卿的,以及迎接那位所謂的客卿長老晉璇歸家的都有,讓得這宴堂之上頗有著幾分熱鬧的氣氛。

葉天與那鬼霧尊者在五長老的帶領下來到宴堂,索性也是懶得去湊什麼熱鬧,隨便選了個無人的坐席坐了下來,剛坐下沒兩分鐘,妍堂的大門便是被推了開來,一股頗有著幾分唬人的氣息,便是從那大門之外傳了進來。

葉天將目光望去,便是發現走進宴堂的,一個留著一頭暗藍色半長發的中年男人,那男人看上去倒是顯得十分的孔武,一雙英挺的劍眉甚是鋒利,而在其身後,還有著不少雷氏家族的家丁們跟著,看上去端是氣派非常。

而葉天也是第一時間便感覺到了,這傢伙的修為,也是有這一劫涅槃境,與那冥花姥姥是同一級別,顯然,這傢伙也算是雷氏家族的客卿長老之中排頭之人了,架子也是高得沒邊。

那人走到葉天對面的桌席,正對著葉天坐了下來,用著一種頗為不屑的目光在葉天身上打量了片刻之後,方才是雙腳往桌上一翹,拿出一桿煙斗,讓旁邊候著的下人給點了起來,深深的嘬了一口,然後長長的噴出一口青煙,儼然一副煙管里吞雲吐霧的癮君子模樣。

「這就是那個什麼晉璇了是吧?」葉天不屑的望著那傢伙笑了笑,對於這看上去牛逼轟轟的傢伙,倒是一點都不感冒,相比之下,那位冥花姥姥可是要和藹可親的多了。

「喂,小子,你就是族中新來的那個客卿梁雲是吧?見了本尊,怎麼連聲招呼都不打啊?」那晉璇虛眯著眼睛,彷彿是在用眼縫瞪著葉天,手中那冒著縷縷青煙的煙斗緩緩的晃悠著,看上去悠然得不得了。

葉天瞟了晉璇一眼,看著晉璇那一副比他這四劫涅槃境的超級高手還要牛逼的拽樣,當即也是有些好笑,索性是端了一杯酒,朝著那晉璇走了過去。

「閣下就是晉璇前輩吧?久仰大名了,小弟初來乍到,不識規矩,還望前輩見諒,敬前輩一杯,我就先干為敬了。」

一邊說著,葉天便是欲要仰頭將那杯中的酒水幹了,但酒杯方才遞到嘴邊,卻是忽然有著一股勁風抽了過來,直接是將酒杯給抽得粉碎,杯中的酒水頓時撒了一地。

「哎呀,實在是不好意思,我這趟外出,經歷了太多的戰鬥,到現在都還有些氣息浮動呢,意外,這只是個意外,梁雲小兄弟,不要見怪啊。」

晉璇揚了揚嘴角,望著葉天怪笑道。一邊說著,便是重新倒了一杯酒,朝著葉天遞了過去,「梁雲小兄弟,請吧,幹了這杯酒,我們再說別的。」

伸手接過酒杯,葉天頓時便是嗅到了酒杯之中的一股腥臊氣味,這傢伙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朝著那酒壺之中尿了一壺,此刻,倒是裝得十分的像模像樣啊!

這傢伙是會玩兒的!

葉天心中當即便是一陣好笑,身上陡然間便是有著一股風靈氣,不著痕迹的流露而出,直接是將身後一個根本都不知道什麼情況的雷氏家族族人給扯了起來,猛地撞在了他的後背上,那一杯的……直接便是朝著那晉璇潑了過去,在那晉璇毫無防備之下,直接潑了那傢伙一臉!

「你們這些傢伙,怎麼這麼不小心?給我坐下!」

霸道首席你別跑 這般變故,頓時便是讓得那晉璇心中暴怒,猛地一拍桌子便是站了起來,桌上的碗碟都是被拍得一陣顫動!但那晉璇,也是只能講一臉怨憤的表情朝著那撞在葉天身上的傢伙投遞而去,而非是瞪著葉天。

此刻,晉璇心中即便是清楚的知道葉天這完全就是故意的,但卻也沒法直接將火氣發到葉天的身上,畢竟,這事情看起來就是個單純的意外罷了,況且,他一個一劫涅槃境的高手,連這點反應都沒反應過來,著實也是有些丟人的,這般事情都要發火動怒,豈不是太過於的小氣了?

只是旁人都當那潑在他臉上的是酒,也只有他自己心裡知道,那杯子里裝著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了……

「梁雲小兄弟,這般不小心可不行啊,我這被你潑了一臉的酒,你是不是該給我個說法啊?」

晉璇緊咬著牙齒瞪著葉天怒道,此刻,他當真是巴不得將葉天抽筋剝皮!

「那自然該給前輩一個說法了,就不知前輩想要個什麼說法?」葉天挑了挑嘴角,強忍著心中的笑意反問道。

「這簡單,既然你我二人起了點小摩擦,大家也都是修鍊之人,不妨過上兩招,熟絡熟絡,也好讓你我二人,都能將心裡的不悅發泄一下,你看如何啊?」

那晉璇瞧得葉天這般不咸不淡的反應,心中更是惱火,當即便是用著一種十分挑釁的聲音道。

「晉璇長老,你這是幹什麼?梁雲閣下是我族中新來的客卿,你這可是有失分寸了!」

宴堂之內的主位之上,一名看上去一事花甲之年的老者忽然站了起來,皺眉望著晉璇低聲道,那老者,赫然便是這雷氏家族的族長,雷霄。

「族長,您這話倒是不錯。」

晉璇冷哼了一聲,旋即便是抬起手中的煙斗,直指著葉天冷聲道,「我這態度確實有失分寸,但據我所知,梁雲小兄弟方才到了雷氏家族,便出手將我兄弟晉源給打傷,這,是否更加有失分寸呢?」

聽得此話,葉天依舊是一臉淡淡的微笑,只是那笑容之中,卻是隱隱的多出了幾分森寒之意。

打一開始,葉天便知道這傢伙定然會借題發揮找麻煩,而這接二連三的事情,也是讓他徹底怒了,顯然,這傢伙此刻是想要找點什麼借口動手了!

「那依前輩的意思,這事兒應該如何處理?小子洗耳恭聽!」

冷哼一聲,晉璇一邊撥弄著自己的手指甲,一邊便是用著一種輕蔑的目光望向葉天,道:「很簡單,我們修鍊之人向來都是簡單直接的,血債,自然還需血償,你之前將我兄弟晉源的五條肋骨打斷了,我也斷你五條肋骨,此事,我便不再追究了,這樣,你覺得是否還算公平公正啊?」

「胡鬧!晉璇長老,豈能這樣對待新進長老?晉源長老一事,老夫自會有所定奪,無需你在這裡為其主張什麼『公道』!」

聽得晉璇這話,那雷氏家族的族長雷霄當即也是一拍桌子站起身來,聲音頗為憤怒的低吼道。

這晉源晉璇兄弟二人,在這雷氏家族之中歷來都是張揚跋扈的存在,早就已經是讓得族中的不少人怨聲載道了,現如今,這傢伙居然是找這種荒唐的理由準備對葉天這位新來的客卿長老動手,他又哪裡能夠容忍這傢伙這般放肆?

然而,葉天的反應,卻是有些出乎了雷霄的預料——

「族長,無須擔心,我這新來的,總也不能一來就承蒙族長偏袒照顧,不然別人怕是還會說些什麼閑話,既然晉璇前輩有心要試試在下的身手,那便試試好了。」

葉天聳了聳肩,朝著那雷霄擺了擺手,便是直接舉步走到了宴堂的中央,雙手背負在身後,傲然而立,目光帶著幾分冷然的笑意,朝著那晉璇忘了過去,道:「前輩想斷我五條肋骨,那就那點本事出來好了,我也很想領教一下,前輩究竟有何手段呢!」 墨瀾軒見沐靈夕此時心緒平靜,頓時放下心來。

「沒事就好。」墨瀾軒說完,話音卻是一頓,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沐靈夕看著墨瀾軒那為難的樣子,頓時好笑的出聲說道。

「我們之間還有什麼話不好說的?」

不知從何時起,墨瀾軒與她相處的模式竟是變得如此小心翼翼。

沐靈夕的話讓墨瀾軒臉上的神情一愣。

接著卻是失笑的搖了搖頭。

「算了!沒什麼。」

墨瀾軒的語氣再次一頓,眼神中的落寞一閃而逝。

「祝你一切順利。」

沐靈夕知道墨瀾軒剛才想說的話並不是這句。

但是墨瀾軒既然選擇了不說,沐靈夕也並沒有再繼續追問。

兩人之間再次陷入了沉默。

一旁正與夜元鈺等人討論天賦測試大殿的穎月,一臉激動的看向沐靈夕,正想開口說些什麼,結果卻發現墨瀾軒與沐靈夕之間,正處於一種詭異的沉默。

「你們……」

穎月不由得一臉疑惑的出聲問道。

結果話還沒說完,沐靈夕卻是一臉微笑的出聲打斷。

「看你們討論的那麼激烈,我們還是快點上去看看吧!」

一邊說著,沐靈夕伸手一攬穎月的胳膊,兩人率先朝著天賦測試大殿的方向行去。

夜元鈺等人看到沐靈夕已經拉著穎月出發了,連忙快步跟了上去。

「等等我們!」

墨瀾軒看著沐靈夕離去時那堅定的背影,心中不由得苦笑。

你的隱瞞是因為不想得到我的幫助吧!

而我的隱瞞……

只是為了能留在你的身邊!

多想堅定的對你說。

別怕!有我!

可我……

並沒有說出這句話的資格!

……

天賦測試大殿與外圍會場之間的距離並不算遠。

沒過多久,沐靈夕等人就來到了天賦測試大殿的門前。

只見此時大殿的門外正聚集著一些學員,以大殿的前門為中線,分成了涇渭分明的兩撥。

其中一撥人,沐靈夕還算比較眼熟,之前在外圍,會場中見過一些。

而另一撥人,沐靈夕就比較陌生了。

這撥人時不時的打量著對面的那撥人,眼神中隱隱透露著鄙視的神色。

只是看到這裡,沐靈夕頓時明白了自己所屬的陣營。

夜元鈺等人正觀察著,天賦測試大殿周圍的環境,卻看到沐靈夕一馬當先的朝著一邊學員聚集的所在走去,頓時一臉疑惑的出聲問道。

「靈夕!你怎麼知道我們要去那邊?」

其他的狂戰小隊隊員,在聽到夜元鈺的問話之後,也是不由疑惑的看向沐靈夕。

然而沐靈夕卻並沒有回答,只是一路朝著那邊學員聚集的方向走去。

夜元鈺等人見狀,連忙腳步不停地跟了上去。雖然心中疑惑,但是對沐靈夕的選擇,夜元鈺等人還是選擇了無條件的服從。

對面的那撥人在看到沐靈夕等人加入了這波學員的隊伍中后,頓時一臉嘲諷的笑了笑。

那輕蔑的笑容讓夜元鈺等人的心中一陣氣憤。

「大家都是學員,有什麼好笑的?」

沐靈夕所在的這撥人中,忽然有人出聲說道。 見葉天居然是這般輕鬆淡然,整個宴堂之內無論老少,此刻都是臉上頗有些驚訝的朝著這年輕的傢伙投來目光,饒有興緻的想要看一看這位年強的高手「梁雲」,究竟是真的有什麼本事能夠讓他這般自傲,還是僅僅就是……在強裝著冷靜,實則心裡慌得一批。

「梁雲小哥,你也莫要胡鬧,你二人都是我雷氏家族的客卿長老,何必這般對峙?更何況,晉璇長老乃是引渡過一次涅槃劫的超級高手,你們之間根本不在一個層面上,不要給自己找上這不必要的麻煩!」

此刻,那雷氏家族的族長雷霄倒是真的慌得一批,雷氏家族能夠來一個新的長老不容易,而且還是這般年輕就達到涅槃後期大圓滿的青年才俊,這樣天賦異稟前途無限的年輕人,放在任何勢力之中都是會受到極大程度的青睞,而其本身,定然也是有著一副傲骨的,這要是給弄傷殘了,或是給氣走了,那可就是雷氏家族莫大的損失了!

與此同時,周圍一些熟悉晉璇的雷氏家族族人此刻也是一陣議論紛紜。

「他瘋了么?挑戰晉璇長老?這是找死吧?」

「是啊,那可是一劫涅槃境的超級強者啊!這也太不自量力了……」

對於這些議論之聲,葉天倒是並未放在心上,目光帶著幾分微妙的笑意掃過宴堂內的眾人,發現此刻唯有那鬼霧尊者和冥花姥姥兩個人,正用著一種饒有興緻的目光望著他,似乎是在給他加油鼓勁一般,而冥花姥姥的手中,正是已經有著道道風靈氣繚繞了起來,顯然,若是情況不對,這冥花姥姥定會出手救他!

「無妨,族長無需擔心,我想,晉璇前輩對付我這區區一個涅槃後期的小角色,也不至於全力出手置我死地,我倒是也很想討教一番,看看自己與這等超級強者之間,究竟有著多少差距呢,試試唄,總歸,試試又不會懷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