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酒瓶子就拍在衝過來的男子頭上,頓時,酒瓶爆裂,慘叫聲響起。

女生們嚇的驚叫,連忙跑到洗手間躲了起來。

「老馬,不用留手,給我揍!」 癡情總裁:藍色愛琴海之戀 李沖發話,抄起酒瓶直奔王龍而去。

馬宏聞言,哈哈一笑,他早就想動手了,二話不說,一手一個酒瓶子,見到對方的人,就是一下子。

此次聚會,男同學雖然不多,但也有八九個人,短時間內,雙方也打的異常激烈。

楊帥先前被王龍打了一巴掌,早就憤怒不已,又被對方手下搶了手機,更是怒火中燒,此刻雙方開打,他也抄起酒瓶子往一名男子的頭上招呼。

「曹尼瑪,剛剛你不是打我嗎?」啪的一聲,酒瓶應聲炸裂,那名男子慘叫一聲,頭部鮮血直流。

不過,畢竟他們人少,對方有十六個人,而且都是社會的流氓,經常打架鬥毆,十分有經驗,因此,不到五分鐘,楊帥、朱群、還幾名男同學都掛了彩。

只不過,雖然挂彩了,但他們卻是異常興奮。

因為他們看到,馬宏居然一人對付三個,幾下打倒一個,相當的勇猛。

更讓他們震撼的是,李沖獨自面對超過五人,其中的王龍,手裡還拿著一把匕首。

「曹尼瑪,我今天讓你死!」王龍怒吼一聲,手裡的匕首直接向李沖腹部刺來。

此刻的李沖,正被四名大漢攔住,根本沒注意到王龍。

「小心!」

見此,在洗手間的劉倩倩瘋狂跑了出來。 聊了大半個小時,依然沒有找出對付木炭的可行辦法。

羅陽便結束話題,先修鍊狂暴功,在血煞子的幫助下,羅陽進步很快。

只用了半個晚上,就把第一層狂暴功突破了。

剛學會,羅陽都想找個人來試試狂暴功的威力。

不知不覺中,又到了天亮。

一覺醒來,首先接到的是安玉瑩的電話。

接通了,只聽安玉瑩說道:「牛仔,你怎麼還沒有回來呢?」

羅陽說道:「安姐,我在跟客戶談生意,很快回去了。到家見面再聊,我有驚喜給你。」

不說點好聽的,不能讓安玉瑩聽話。

幸好不是唐桂花打來的,不然要花更多工夫哄她。

早餐也是在房間里吃,依然由無為子提供。

羅陽坐在長方形餐桌的一頭,其他人則坐在兩邊。

高調強寵:惡魔老公,停一停 一夜不見第十塊木炭來,並不是好事。

畢竟第十塊木炭還在外面,什麼時候會來找碴,無人能確定。

「花姐,十三姨,師太姐姐,蘭姐,花兒小姐姐,小莎莎,你們有沒有想到什麼好辦法對付第十塊木炭?」羅陽問。

眾人面面相覷,顯是沒有想出什麼妙計。

花襲伊說道:「呵呵,我們大家都指望你,你幫我們想就行了。」

這麼重的任務,羅陽可不敢承接。

笑了笑,羅陽說道:「花姐,三個臭皮匠頂一個諸葛亮,我們每人都想一個辦法,說不定就收拾第十塊木炭了。」

十三姨冷笑道:「小子,你答應過保護我們的。不把第十塊木炭消滅,你就得永遠保護我們。」

聽了這話,羅陽只有苦笑。

原先只是出於好心要保護十三姨等人,不意她們都打蛇隨棍上,現今纏著羅陽不放了。

第十塊木炭在哪兒,又是個未知數。

若第十塊木炭一直潛伏著不出來,那羅陽就慘了,估摸當真得一輩子都保護她們。

「十三姨,我儘力吧。」

明知美人不愛講道理,羅陽只好省些口水。

「小羅,你是我們的保護神,以後還請你多幫我們。以前我們都以為只有血煞子能對付第十塊木炭,直到現在才知原來你也有這個本事。不知小羅師父是誰?」一道師太問道。

能兩次打退第十塊木炭,這絕非等閑之人。

雖說羅陽口口聲聲自稱不清楚第十塊木炭是怎樣被嚇走的,但在一道師太等人看來,那是羅陽太謙虛或者不想讓人知道他的師父是誰。

一道師太認準羅陽是高人的徒弟,心慕那位高人,忍不住就問出口了。

「師太姐姐,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王爺,別崩人設 羅陽笑道。

聞言,一道師太驚訝極了。

左右看了看,也找不出哪位有資格做羅陽的師父。

「小羅,請問是哪一位?」

在場的人,只有莎莎這個人,一道師太不太了解,其餘的人都是知根知底的。

羅陽笑道:「師太姐姐,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此時花兒向師父眨了眨眼,顯是提醒她羅陽剛拜她為師。

恍然大悟,一道師太深感榮幸,當著眾人的面又不好意思認這個徒弟,畢竟徒弟比師父要厲害。

「小羅,你不願說,我也就不問了。」一道師太笑道。

「呵呵,你說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不會說是師太姐姐吧?」花襲伊問道。

沒有得到一道師太的允許,羅陽也不便在別人面前說是師太的徒弟。

當時要拜一道師太做師父,那是為了打探出使用混沌球的方法。

後來達到了目的,拜不拜師都無所謂了。

「在座的都是我的師父,有很多東西我都不懂,還請各位師父多多指教。」羅陽笑道。

這麼一說,在場的美人嘴角都有了笑意。

正扯淡間,羅陽的手機鈴聲響了。

「onlyyou,能帶我取西經……」

拿出來一看,見是白蕙打來的,羅陽暗吃一驚。

不接,那也不行,屆時被白蕙和谷家三姐妹找到了,場面會更加失控。

畢竟她們的魂珠都還在羅陽身上。

當場接電話,讓花襲伊等美人聽見,那也不好。

「我出去接個電話,待會聊。」羅陽說道。

眾人都很好奇。

羅陽走出房間,來到外面,接通了電話,只聽白蕙問道:「你在哪裡?」

電話那頭還傳來谷雪的話音。

「噯,要是你不告訴我們,找到你,休怪我們對你發狠!」

「白妹,雪妹,聽我說。我現在正在跟大家商量對策,你們先找地方住下,中午我去找你們。」羅陽說道。

聽了這話,白蕙沒有異議,只是谷雪表示懷疑。

手機顯是交到了谷雪的手上,只聽她冷道:「噯!你騙得了我們小姐,騙不了我!你現在哪?」

羅陽苦笑道:「雪妹,中午要是我不去找你們,隨你們懲罰我都行。」

有了這個承諾,谷雪才消了一點氣。

「噯!那我們就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再敢放我們鴿子,你就死了!」谷雪氣咻咻道。

「雪妹,就是給個天我作膽,我也不敢騙你們。好了,中午見。」羅陽說道。

哄好了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羅陽才回到餐桌旁邊,坐下重新吃早餐。

「呵呵,誰?」花襲伊問。

「朋友。」羅陽訕訕道。

眾人只是好奇是什麼樣的朋友,居然要出外面接聽電話。

「小子,第十塊木炭為什麼怕你?」十三姨問道。

「十三姨,聽我說。如果我知道,那就好了。就是因為我不知道,我才沒有把握保護你們。我都不知自己能不能活下去。」羅陽說道。

這是真心話。

但在十三姨等人眼裡,卻好像羅陽是故意那樣說,目的自然是想甩開她們,不保護她們。

「小子,你說過要保護我們的,別想賴掉!」十三姨振振有詞道。

「十三姨,我說過我會儘力保護你們。但你們也別抱太大的希望。我的能力有限。對了,你們有沒有方法找出第十塊木炭?」羅陽問。

不擺平第十塊木炭的事,羅陽都脫不了身。

若能捉住第十塊木炭,那很多謎團應該能解開。

「小羅,我們從來不敢去找第十塊木炭,也就沒有研究過這個事。」一道師太說道。

看來是真的,畢竟沒人願意去送死。

羅陽說道:「我們不能坐著等死,要主動出擊。要是能活捉第十塊木炭,那就好辦了。」 當劉倩倩那聲小心喊出來時,李沖就已經察覺到了危險,可還是慢了一步。

「不要啊!」李沖大喊。

「噗嗤!」

匕首,狠狠刺進劉倩倩的腹部。

王龍愣住了,他沒想到刺向李沖的一刀,被自己的老婆用身體擋住。

正在與王龍手下打成一團的馬宏等人愣住了,躲在洗手間,透過玻璃觀戰的女生們愣住了。

李沖,也愣住了。

是她,用身體擋住了刺向他的一刀。

「不!」

李沖怒吼一聲,當下再沒什麼顧慮,手掌一翻,虎魄出現在掌心。

「我草尼瑪!!」

手起刀落,直接將王龍的腦袋砍了下來。

「啊,殺人啦!」

王龍的手下恐懼的尖叫。

「都他媽別想活著離開,老馬,全部殺了,一個不留!」李沖聲音如九幽惡鬼一般,將手中的刀扔給馬宏,抱起劉倩倩,將其放在了沙發上。

馬宏一愣,接過虎魄刀,咬了咬牙,便沒有猶豫,殺向那十幾名大漢。

「倩倩,你怎麼樣?」 愛情1601號公寓 李沖眼睛紅了,深深的悔恨從心底升起。

他一開始只想教訓一下王龍這些人,沒想把對方怎麼著,所以沒有召喚四鬼將,否則只要召喚出來一個,這些人都要廢。

劉倩倩嘴角流出鮮血,腹部插著一把匕首,幾乎過半的匕刃都插進了她的肚子,血液已經浸濕她的裙子,臉色如白紙般蒼白。

「沖,我……我後悔了,後悔離開你,你…你不怪我嗎?」劉倩倩虛弱道,但眼睛里卻浮現一抹幸福,在她看來,能夠在死前躺在所愛的男人懷裡,也算不枉此生。

眼淚順著臉頰滑落,李沖道:「別說話,放心,你會沒事的。」

說著,他意識對著系統大吼:「系統,有什麼能夠救命的丹藥,儘管給我上,如果裝逼值不夠,我願意耗損壽命來換!」

系統慢悠悠道:「放心,她死不了,建議宿主買一枚九轉靈丹給她服用,半個時辰就會好的。」

李沖暗罵自己糊塗。

見到劉倩倩受傷,他已經亂了陣腳,還以為必死無疑,只有重生丹藥才能救了,倒是忘記劉倩倩還沒死,只是受到重創,如果及時救治,還能活下來。

「購買十枚九轉靈丹。」李沖意識道。

系統道:「購買成功,扣除5000點裝逼值。」

拿出一枚九轉靈丹,塞進劉倩倩的嘴裡,頓時,他感應到一股能量在其體內化開,隨後,劉倩倩蒼白的俏臉,開始逐漸紅潤。

李沖鬆了口氣,撫摸著劉倩倩的臉,輕聲道:「放心吧,你會沒事的。」

就在這時,十幾名大漢,全都被馬宏殺死。

ktv包房中,濃重的血腥氣息瀰漫。

李沖的同學們,都已經傻了。

這還是李沖嗎?這還是馬宏嗎?活生生的十幾條人命,就這麼被殺了?

王小麗、王婷、以及諸多女生,恐懼的抱在一起,瑟瑟發抖。

Leave a Comment